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火 > 正文
第一章 衣锦还乡
作者:小张大人  |  字数:1966  |  更新时间:2021-07-13 09:13:09 全文阅读

“胖娃胖嘟嘟,骑马上京都”

  “京都又好耍,胖娃骑大马”

  “大马跳的高,胖娃耍关刀”

  “关刀耍得远,胖娃中状元”

   …………

  开宝八年春三月,春寒陡峭、万物还苏、鸢飞鱼跃、草长莺飞。

  距青崖县城二十里的上院村,一条小河蜿蜒穿行,水流潺潺、清澈见底,在余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如同闪烁着金光一般。

  桥头岸,清风拂柳,随风摇曳,三五成群的垂髫顽童在草地上肆意奔跑,你追我赶,嬉戏打闹,口中不时唱着朗朗上口的童谣。

  然而,站在桥边的宋清风此时心情却没有一丝舒畅,人倒霉到极致什么感觉他不清楚,但非要用一句话来表达此刻的心境,只能是:三角坟地插烟卷——缺德倒霉带冒烟了。

  来这半月有余,宋清风不明白为何霉运好似阴魂不散似的无时无刻不跟他套近乎。

  就今早来说,刚起床他就郁闷的发现眼皮子肿的老高,果然刚出门就摔了个狗啃泥,接着吃饭时居然恶心的吃出一只小强!

一气之下,宋清风将碗筷直接扔了出去,好家伙不偏不倚正好砸中院子里晨练的老何头。

  见老何头捂着脑袋拎着菜刀迎风站在院子里骂娘,宋清风吓得脸都绿了,赶紧回屋关门,结果好死不死一头撞到门板上,鼻子立刻两条红线。

  “卧槽!这……这他妈到底怎么了?难道是世界末日了?男生也来大姨妈?”

  宋清风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的砸进河里,惊得水面上几只野鸭子慌忙逃窜,又狠狠的对着河里吐了口口水,心情才稍稍缓和。

  遥想一个月前,他还是一个为社会主义增砖添瓦的四好青年,可就出任务买包烟的功夫被逆行的大卡车给怼了。他妈的死就死了,没想到临死之前居然发现手里攥着的是盒假烟,这找谁说理去!

  人都说对男人而言,买到一盒假烟其郁闷程度不亚于洞房花烛夜发现老婆不是处女!士可忍孰不可忍,宋清风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之时发了毒誓——下辈子老子一定要戒烟!

  也许是老天爷被他的毒誓感动了,之后的事完全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他的身上突然泛起一道异样的光芒直冲云霄跟闹鬼似的,接着空中一声巨响,天空中出一条裂缝,又接连着几声犹如大炮般的声音,渐渐看见裂缝显示出一个奇异的世界,其中山川河流树木房屋人物,飞禽走兽都和人间一模一样。

  一会儿,空中出现两个直径半米的红色的光球互相攻击,来来去去,很是激烈,其中一个光球慢慢的降低高度,似乎落入了下风,另外一个从上面逼近它,突然上面这个光球一声爆炸,变成了一团火光,消失了。

下面的光球得胜后,向下降落,慢慢笼罩着宋清风的身子跃入了奇异世界,又是三声大炮一般的声音后,火球和宋清风消失了。

  直到半个月前,宋清风才被上山砍柴的何老头背回来,结果刚转醒又差点吓晕了。

  湛蓝的天空,蜿蜒的河水,一望无际的的田野,阡道相陌,袅袅炊烟,低矮的土坯房,穿着异样的男女,甩着尾巴耕作的老牛,这一切像极了古装电视里的情景。

  如果说人生是一本书,人人都在写,人人都在评说,可他这算什么?荒诞故事会?离奇小说?还是惊恐电视剧?

  宋清风不禁欲哭无泪,越想越气,发神经似的将眼前的一片花草斩杀殆尽,看着满地狼藉,只剩几朵小野花拉耸着脑袋在微风中瑟瑟发抖,心想:这年代应该不会有‘践踏花草,罚款五十’的标语吧?”心有余悸的左右看了看,生怕有老太太拎着小包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要罚款。

  在没来这世界以前,其实宋清风也是个挺不着调的人,说好听点就是个二混子,整天混吃等死的主儿,而且从小到大家里人对他最多的评价就三个字——没出息!

  唉,没出息就没出息吧,反正咱也不指着有什么大作为,宋清风以前总这么自我安慰,以至于上学那会成绩一直很稳定。最后高考考了280分,想着找个电子厂挣钱算球,可家里老头子不乐意,硬逼着他去了个大专。

  结果毕业几年一事无成,最后还是家里老头托关系在当地给他找了个押运的生计,没料到才上三天班就被车怼到宋朝来了。

此时的草地上,一群孩童吓得面面相觑,躲得老远小声嘀咕:“都躲远点啊,我阿娘说他是个疯子,脑筋不好使,得了癔症。”

  “不对,我阿爹说他会咬人,专咬小孩子的屁股……”另一个孩子赶紧把屁股捂住。

  “你们说的都不对,我阿爷说他是敌国奸细,专门抓小孩子去做奴役。”

…… ……

  庄上的人大多都知道,宋清风是半个月前老何头上山砍柴时从乱葬岗背回来的,此人穿着怪异、举止古怪、口音独特、短发齐耳、总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和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所以直到现在村里人大多对他敬而远之。

  听着小孩们的谈论,宋清风淡淡一笑,毕竟是成年人了,气量再小也不至于拿孩子撒气,默默起身抄起一个石头扔了过去,骂道:“妈的,信不信老子把屎给你们打出来!”

  一声怒吼,几个孩子吓得捂着屁股各自逃窜,而此时,桥头上却传来一阵铃铛声叮当作响,宋清风不禁顺眼望过去,就见桥头上不知何时行来三驾马车。

  三匹高头大马依次慢行,马蹄声娓娓而来,脖间的铃铛不停晃动,每一辆都是宝马雕车、车盖相连,车后跟着几个青衣小帽和挽髫罗裙的丫鬟,车顶的最高处旌旗飘扬,上面规规整整书一个大大的“周”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