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大毒手 > 第一卷、迷雾森林
第2章、寻找祖母
作者:水四火漫天  |  字数:2693  |  更新时间:2021-05-20 22:37:37 全文阅读

晌午,老妪的家中,扎着上扬的马尾、穿着满是补丁的粗布麻衣的司徒飞音已经做好了饭。他手里拿着一根细竹条,一边挥舞着,一边向厨房外走去,其口中还在念叨着:“奶奶每次都是这样,明明都答应了让我去采蘑菇,结果还是自己偷偷先去了!哼!”

司徒飞音一边走,一边抽打着路边个头高一点的野草,待走到门前的茶叶地边,便抬头望向了雾纱笼罩下的上山的狭长小道,可朦胧的小路上却没有一道身影。

司徒飞音就这么盯着雾纱下朦胧的小鹿,仿佛下一刻,奶奶就能从道路尽头的浓雾之中走出。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不久之后,他依旧没有见到奶奶的身影。

司徒飞音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朝着茶叶地外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望着道路尽头的浓雾,期待着能早些见到从浓雾里下山的奶奶。其口中亦在念叨着:“饭菜都快凉了,怎么还不见人,真是的!奶奶到底在干嘛呢!”

司徒飞音走出茶叶地,来到了狭长的山路前,视线也因此望得更远了,却依旧没有见到奶奶的身影。望着山路尽头的浓雾,司徒飞音便想到:“奶奶已经年纪大了,走路肯定很慢,说不定是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念及此处,他便抱怨道:“真是的!”话音未落,司徒飞音便仍掉了手中的竹条,沿着上山的小道,撒腿就跑。

从司徒飞音家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崎岖的山路,对于常年生活在山中且已经十三岁的司徒飞音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他一边小跑,一边环顾四周,两旁的景物在其眼中迅速倒退,一段又一段的路途在他的脚下跨过。

渐渐地,司徒飞音的脚步开始变慢,汗水从他的额头慢慢溢出。又过了许久,司徒飞音已累得气喘吁吁且离家已经很远了,他仍是没有看见奶奶的身影。而后,他慢慢地停下脚步,用双臂撑住膝盖,大口地喘息。

司徒飞音才堪堪歇了几个呼吸,可原本那一丁点不安的揣测,却是在此时一点一点地自其脑海中不断放大,并逐渐压制了其他的想法。

念及此处,司徒飞音的瞳孔于此时瞬间放大,他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前方的浓雾,口中连呼:“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话音未落,司徒飞音已再次飞奔而出,他一边向前跑,一边仔细地环顾四周,并时不时的停下来,用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对着山里大声呼喊道:“奶奶!奶奶!”

不久之后,躺在山腰石头处的老妪终于听见了来自孙儿的呼喊,泪水在她的眼眶中不断打转,视线里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

听着孙儿一声声的呼喊,老妪的心,痛极了,止不住的泪水从她的眼眶中不断滚落,老妪的心,慌了,也乱了,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将自己藏身在石头后面,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敢出声,偷偷地哭泣。

泪水从眼眶中流出后,老妪的视线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她躲在石头后面,偷偷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位,那是在上山的小路上,她的孙儿正在一边奔跑、一边观察着四周,怕被孙儿发现的她,被吓得立刻缩回了脖子,继续小心地躲在石后……

此时的司徒飞音还在山路上一边奔跑,一边寻找着自己的奶奶,并时不时用自己所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呼喊,只是喘着粗气的司徒飞音的速度已经很慢了。

司徒飞音又跑了一会,突然之间,狭小的山路边,一个装满蘑菇的长竹篮映入了他的眼帘,司徒飞音定睛一看,那正是他们家的长竹蓝。见此一幕,司徒飞音赶紧飞奔了过去。他站在装满蘑菇的长竹蓝边上,用肯定的语气自语道:“既然这篮子都在这里,那奶奶肯定就在附近!”

念及此处,司徒飞音再次用双手作喇叭状放在嘴边,并竭尽全力地呼喊:“奶奶……奶奶……奶奶……”

一声、两声、三声……

当司徒飞音的喊声完全落下之际,周围安静到了极点,一点回应都没有,望着周围白茫茫的雾气,司徒飞音的心开始慌了。

躲在石后的老妪听到了孙儿近在咫尺的呼喊,她望着自己滚下来的足迹,会心地笑了。老妪知道,以司徒飞音那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性格,若是找不到她,肯定是不会回去的。她望着自己滚下来的明显痕迹,心思司徒飞音迟早会找到这里,与其如此,还不如早做回应的好。

老妪决定了之后,用打满补丁的袖口匆忙地拭去了脸上的泪水,并用还有些哽咽的声音立刻回应到:“小飞音!奶奶在这里!奶奶在这里!”

司徒飞音因为听不到回应,正在寻找奶奶的踪影,他的目光也看到了右侧山腰处有明显的新鲜痕迹,此时正在仔细地打量着那里,突然听到奶奶的回应从那边传来,便立刻飞奔了过去。

片刻之间,二人相见的那一刻,司徒飞音望着将背部倚靠在石头上、打满补丁的衣服上沾满血迹的奶奶时,两行泪水自眼角瞬间滑落而下。司徒飞音咬紧牙关后,立刻蹲了下来,他凑到奶奶的跟前,用关切的语气急忙问道:“奶奶,您伤到哪了?快让我看看!”

望着近在咫尺的孙儿,老妪缓缓地伸出双手捧住了司徒飞音的脸庞,接着,她用双手拇指缓缓地拭去孙儿眼角下的泪花,最后轻轻地道:“小飞音,奶奶不要紧,就是右腿伤了一下。”

司徒飞音咬紧牙关,立刻低下头来,查看奶奶的伤势,那刚刚被奶奶擦干的脸颊,却再次有着眼泪滚落而下,仿佛是那止不住的泪花。

检查完伤势后,司徒飞音松开牙齿,轻轻地道:“来!奶奶!我背您回家!”

老妪闻言后,却笑着道:“傻小子!就你这瘦瘦的小身板,能背多远!你还是回去请西山头的那个叔叔来帮忙吧!”

司徒飞音却言道:“陈叔叔在不在家还不好说!就算陈叔叔在家,等我把他找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再说了,那么重的柴,我都能挑得动,您又没有一担子柴重,我肯定能背得动!”

“不行!你还是去把陈叔叔找来吧!”老妪也是个犟脾气,死活不同意由司徒飞音来背她。

司徒飞音实在没有办法,便朝着老妪身前一跪,可怜兮兮地哀求道:“奶奶啊!听我的吧!我求求你了!当我求你了!……”司徒飞音一边磕头,一边作揖,口中还在不停地念叨。

片刻之后,老妪见实在拗不过孙子,便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让你背就是!我又没死!你磕哪门子头!”前面话音未落,后面她立刻补充道:“路边的蘑菇别忘记了,一起拿回去!”

司徒飞音闻言后,立刻站起身来答道:“好的!奶奶!”说完他还做了一个展示肌肉,表示自己很有力气的动作。

后来,司徒飞音小心翼翼地背起自己的奶奶,走到路边装满蘑菇的长竹篮边,他弯下腰,让奶奶提起竹篮,小心翼翼地背着奶奶下山。

虽然司徒飞音嘴里说得轻巧,但真的背上奶奶走起路来,还是有几分吃力的。

每逢有适合休息的地方,老妪总是让他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再走。

司徒飞音和奶奶就这么走走停停,等到家的时候,他们看到客厅里那个古朴的时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司徒飞音先是将奶奶放到床上休息,然后又将饭菜热好送到床前,接着和奶奶打了个招呼,说他要去城里请大夫了,说完便匆忙地奔入了下山道路的浓雾里。

老妪本还想嘱咐他几句来的,却没想到司徒飞音说完就没了影。

司徒飞音没有吃饭,他只在临走前喝了几口水,并拿了两个煎饼,在下山的途中,他一边走一边吃,吃完便加快脚步,匆匆地下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