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痕落雨 > 始章
第三十七回 幸福的男人
作者:落痕神语  |  字数:4102  |  更新时间:2022-01-27 18:14:51 全文阅读

解决掉了拟态异种之后,天宇痕思索了一会说道:“这群家伙的战斗力因为拟态而有所下降了,但这应该只是因为这样更容易进食人类吧,不缺乏会有强大拟态异种的可能,但显然,异种不止这一类。”

“你们这边掌握的情报是不是有点多?”陈幽有些埋怨的看向了天宇痕,又说道:“我们这里情报局的人跟乌龟一样,慢的跟残疾人一样。”

“别侮辱残疾人。”天宇痕说道...

“多损呐,跟我来一趟警局吧,这次的消息要上报给上面,等等,你好像就是上面的人,真是个奇怪的男人。”陈幽说着摇了摇头,似乎对天宇痕这种人感慨几分。

“不要用那么奇怪的名词说我啊...”天宇痕有些无奈的笑道,不过陈幽也并不在意这家伙的说辞。

虽说是上面的人,这家伙可比大多数人好说话多了,脾气相当来说也好多了,当时真是他帮忙,也肯定是顺手加班,无论他怎么做,其实也多是善行,何必在意。

只是...

眼下无已经进化到了异种就等于告诉他们,无可能是在不断无休止的变强,需要紧急抑制这种情况。

见状,陈幽问询了天宇痕:“你有辨别他们的方法吗?不然只会更多的影响了百姓的生活。”

“性情大变,且有诸多与之前不同的习性,这些都是嫌疑,但最经常也不被注意的习惯可能不会改变,这是我这段时间调查的唯一辨别办法,或者...气息,感知气息。”天宇痕无奈的叹息着,这也是他这段时间尽力所做的的事情了,毕竟他也不想让异种不断的杀人,这会对社会产生动荡,说不定自己也不能好好生活了,就借这个机会告诉陈幽好过不少。

在警局二人把事情上报以后,陈幽也不解的问天宇痕:“话说回来,你知道无是怎么出现的吗?”

“我调查了将近三年,其实都有些线索,但每一次都在关键时刻断掉了,目前只知道,跟秦氏基金会有关。”天宇痕说道,他顺水推舟这一举动,也算是必要的。

“秦氏基金会啊,那群家伙终于坐不住了吗?”陈幽靠在墙面上,虽然他也知道他们可能会有所行动,但没想到会整出这么大的麻烦。

“诶,我记得你肩上的星星好久没动了”天宇痕有些诡异的笑道。

只是这一笑,陈幽也开始笑了,秦氏基金会再牛又怎么样,一群人搞它这个杂碎,怕他不成?

“是的,该动一动了哈。”陈幽说完甚至已经在休息室狂笑了,一旁的人见这陈幽犯病都在摇头叹气。

“这陈幽中二病怎么又犯了...”

“要不然我们凑凑钱给他送到医院看看?”

“我看行!”

虽然声音很小,狂笑的陈幽听不见,但天宇痕听的是一清二楚,只是忍着微笑,不想言语罢了。

主要是怕笑出声...

瞧见这一幕,天宇痕也无奈的叹气,不过他有些无奈的是...好像...没钱了...

钱都在行李箱里,而行李箱在酒店里,而酒店...

被炸了。

兴许是感慨着人生,天宇痕望着窗外,曾经喜欢蓝溪的自己,是不是有些蠢呢?

想要保留过去的自己,是不是也愚昧无知呢?

他有些捉摸不透这世间有何梦想可谈,想一跃成为最强吗?

那是不可能的,只有戏本子会这么写,普通天赋的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想了想事情,天宇痕问冥落雨要了点钱,说来也没什么,也就他几个月的工资钱拿回来了,毕竟他一直吃冥落雨的住冥落雨的,有点不好意思要,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老姐,最近你那里还好吗?我记得会有拟态异种需要谨慎对待。”天宇痕严肃的话语也引起了冥落雨的注意,后者嘘寒几句便挂了电话。

问题是为什么无的进化速度会到这种程度,已经到了不能放任不管的情况了,天宇痕也有些不安的来到走廊看向窗外。

思考了一会儿,天宇痕问陈幽:“你说...我可以提前到魔都上圣纹者的大学吗?”

“你还需要上大学?”陈幽嘟囔了一句就去安排天宇痕的事情了,很快,天宇痕又来了个电话,仔细一看...

周欣语?

接了电话之后,周欣语第一句话就让天宇痕沉默许久:“我在魔都买了房,我们一起住!我也要搬到魔都!”

一旁安排好的陈幽惊掉了下巴,看着天宇痕就像见了鬼一样,那模样可比被天宇痕打败的时候还难看。

“输了战斗,还输了人生,这就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吗?天哥!哥呀!有富婆电话号码的单子吗?我不想努力了!”陈幽哭诉着就要抱着天宇痕,但被天宇痕的一只手抵住了。

“你最近还好吧,那边也陆续出现拟态异种了。”天宇痕说道,随后撇了眼没出息的陈幽微微叹息。

“刚刚的声音,你应该是研学旅行出意外了吧,想来应该是警局的人诶。”周欣语说着,拿出口袋的机票不禁微笑着。

“嗯,咳咳...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要不然我去接你吧?”天宇痕似乎想征求周欣语的同意可对方却先笑出了声回道。

“那你可不许反悔!”

挂了电话以后,天宇痕撇了眼陈幽说道:“你可是圣纹者啊,出息呢?”

“出息?能换钱吗?”陈幽的说辞顿时让天宇痕答不上来...

闻言,天宇痕只得叹气,顺带找了酒店住了下来,因为配的房间正巧有电脑,天宇痕就打开电脑查了许久的资料。

“人类本身就存在不同的职业,圣纹者只是一种能力的提现,可圣纹者显露之前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道士之类的传闻,搞不懂。”天宇痕不清楚这些法力是如何被民间夸张到这一地步的,所以他也有些好奇。

总不能说,圣纹者出现前都是靠人肉献祭对抗邪祟的吧?

那可太可笑了...

倒不如说是可悲?

傍晚,天宇痕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周欣语发给自己的:因为飞机晚点慢了些现在才要快到,对不起嘛...如果你睡觉了就不用过来接我了,毕竟你这段时间挺忙的...

见状,天宇痕无奈的摇了摇头,收拾好行李后便向机场出发了。

周欣语走了飞机来到机场之后四处张望着寻找着天宇痕的身影,正当她失落的准备招呼出租车时,纤细的手轻轻捏住了她的脸颊,回过头却发现...

那顶金发的少年就站在她的身后注视已久....

“哟,好久不见啊,欣语。”天宇痕笑道,周欣语似乎有点小生气,轻轻在天宇痕胸口锤了一拳,威胁式的拍开他的手。

“哼,在你还不回我信息啊!我...”周欣语转过头去,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天宇痕只是轻轻拍了下周欣语的头顺带招呼了个出租车司机。

“别闹变扭了,话说你在哪买的房子?不会...很贵吧?”天宇痕有些好奇这件事,帮周欣语把行李放好以后,就坐到了周欣语旁边。

“市中心别墅小区,3000万,怎么了?”周欣语见天宇痕有些沉默就看向了他,而天宇痕陷入了无尽的深渊。

闻言,天宇痕不甘的躺在了周欣语的怀里喃喃道:“原来只有我最穷吗?”

“登徒子,占了便宜还卖乖!”说着,周欣语轻轻的轻轻捋顺着天宇痕的金发,司机在前面开着车不由的问了句:“年轻就是好啊,话说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诶?”天宇痕呆滞了一下,看向周欣语的脸颊...

似乎因为害羞已经红到耳根了...

“大...大叔...您...您在开什么玩笑啊?”周欣语颤抖的声音倒是让天宇痕笑出了声。

“等我毕业以后就结婚!”天宇痕反手就是一记补刀,让周欣语捋他发丝的玉手都有些不稳。

司机闻言也开怀大笑的说:“这是对感情不错的未婚夫妻,婚房都选别墅,恐怕手里的钱也不少吧?想来是可以办成了。”

等到了地方下车后,周欣语轻轻拽住了天宇痕的衣角问:“刚刚...你在车上的...话...认真的?”

“我啊,本来就没有活着的亲人,如果你想跟我结婚...也可以啊?不许出轨哦。”天宇痕似笑非笑的回答了周欣语的话,顺带从后备箱里把东西拿出来,她望着眼前的青年,他的确失去了太多了。

“我...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啊!走吧!”周欣语放弃了思索,拿起行李就准备去新家了,天宇痕也顺手敲了敲她的脑袋。

打东西收拾好之后,天宇痕躺在了沙发上只想安稳的睡觉,就算是圣纹者从傍晚到晚上一刻不停的把家具和物品摆好位置也会累。

洗完澡的周欣语轻轻拍了拍天宇痕的脸颊说道:“别躺在沙发上,不舒服,洗完澡到床上睡觉不好吗?”

“唔...好...”天宇痕说着,揉了揉眼睛就去浴室洗澡了,周欣语倒也不急,就在门口等着天宇痕,洗完澡以后看到了一旁的周欣语就不自觉的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头。

“蠢的可爱啊...”天宇痕微微低声上扬了嘴角,周欣语支支吾吾了半天反驳道:“我不蠢!”

微微无奈的天宇痕开始意识到了什么,问道:“话说我睡哪?”

“不就一个卧室吗?”周欣语说着,轻轻挽起自己的秀发,好奇天宇痕在想什么,而天宇痕的脑子似乎不大好,以为是要睡沙发,却被周欣语拽到了卧室。

两个人就躺在床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天宇痕搂着床上的抱枕,两人近的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周欣语把他们身上的被子盖好轻声说道:“别光盖肚子,小心着凉。”

望着眼前的美女,天宇痕却说不出的有些无奈,只好轻轻替周欣语捋顺了浅蓝的秀发便搂着她睡着了,这几天对于天宇痕来说,睡的都很不踏实。

次日清晨,周欣语揉着眼睛起床了,见天宇痕还在睡觉就知道他这几天忙得很,几乎没时间休息,就先起床去做饭了,顺带把自己的鲨鱼闹钟关掉了。

“臭鲨鱼,不许把他喊起来,听见没?”

说完,周欣语就放心的离开了,去做早饭,等天宇痕起来的时候,周欣语早就做好饭等他起床了,或许是怕饭凉了,她自己也没先动筷,只是保温。

“去洗漱吧,然后吃饭。”周欣语一副傲娇的表情让天宇痕无奈的耸了耸肩,洗漱好后,周欣语就把早饭在桌上摆好了。

见状,天宇痕也是震惊地对周欣语的厨艺伸出了大拇指,说道:“比我姐好太多了,她做的都是黑炭,吃下去怕不是得进医院。”

吃完早饭后,天宇痕的手机就响了,接过电话,那头就是陈幽的怒吼:“你去哪了你!你这人!我找到了冥王殿分部说你现在没到他们那!那你还问我安排魔都圣纹大学?你好歹报个地址好吗?”

“市中心别墅区9号,你过来吗?”天宇痕的话再一瞬间击溃了陈幽的防线,警局里出现了一声哀求。

“富婆联系号码手册来一份!求求你了!”

没一会,就有人在敲门了,天宇痕打开门后只见陈幽把手续和不少证件交给了自己,看向天宇痕身上还有只抱着他穿着睡衣的美少女,用着怀疑人生的语气说:“白富美?天哥,牛哇,人生赢家,人生赢家啊!”

闻言,天宇痕只是接过那些证件看了看,沉思了会反问道:“居然过几天就开学了,真可惜调查不能那么频繁了。”

对此,陈幽也严肃的起来,说道:“下次有什么线索先联络我,这对百姓的安危太重要了,这方面耽误不得。”

“哦,我知道了。”天宇痕敷衍了几句就把陈幽赶出去了,开什么玩笑,就剩几天假期了还不能享受享受,睡个懒觉看会电视什么的?

当我天宇痕工作狂魔啊?

天宇痕是那种人吗?

口袋里冥落雨打来的电话响起,天宇痕看了一眼“冥落雨”三个字,沉思了一会。

哦,是的,就是那种人。

——本话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