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送魂 > 正文
第二章 尽
作者:生吃肉  |  字数:5627  |  更新时间:2021-07-29 23:05:59 全文阅读

孝武陈皇后(宋·徐钧)

阿娇宠极爱还衰,何用黄金买赋为。

覆水欲收宁复复,此情惟有谪仙知。

偌大的宫殿里冷冷清清,一个女人气弱游离的躺在床上,她的意识逐渐在消退。将死之人不再顾及苏苏从暗处出来,站在窗前看着女人说到:“该走了,已经到尽头了。”女人有些疑惑,艰难的想抬起手却发现没有力气,努力想开口说话:“爸,妈……”吐出两个字之后女人感觉身体清晰起来,整个人都变得轻盈,不再有呼吸不顺的感觉,看到床上的自己,开口道:“你能送我回家吗?”苏苏右手发力逐渐周围空气凝固成一柄寒气逼人长剑,抬手的瞬间剑已经抵在魂魄头部。“送完你还有很多魂“说完之后苏苏身边的女鬼便低下头落寞的说了一句:“走吧。”

两个影子一前一后慢步走着,走至一山林之中,之间两边景色渐渐葱郁,日光渐落,葱葱郁郁分不清几时。说是山崖,但一路上也平坦,到第一座山洞后面两坐大山,中间凸出来一条阴森路。路周围没有花草,没有树木,没有鸟兽,除了两座山什么也没有。整个布局像是一个“甲”字一样,走的时间久了,女人有些混沌,幽幽的问了一句“这就是黄泉路吗?”

“嗯”苏苏在后面随意回了一句,还在想最近的事情,最近有一缕恶魂,听说在皇宫作祟。自己赶到皇宫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这事儿一会回去怎么跟狱主交代。女人的魂魄继续在前面游着,路过了一片红色的花海,女人停了下来,目光呆滞的看着一朵盛开的红色彼岸花。她蹲了下来,试着靠近花朵,思绪像是走马灯一样,她看到自己从出生开始的故事……

山西安城的一个小医院里,一个男人坐在手术室门前有些紧张还有些局促。一会站起来焦急的来回踱步,一会又坐下来搓手揉头!“出来了,陈先生!女儿!六斤半呐恭喜啊!”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笑着贺喜,刚才还在紧张兮兮的男人总算放松了下来。直奔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因为麻醉的原因睡过去还没醒,刚放松下来的男人有些紧张连忙问旁边收拾东西的护士:“护士小姐,我爱人他怎么样。”收拾东西的护士抬头笑着说:“别担心,您爱人就是睡着了。”男人这才放心点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辛苦了辛苦了。”随后男人赶去看自己的宝宝,看着孩子在保温箱里好好的,男人擦了擦自己的汗又张急忙慌的跑回自己老婆身边守着。七天后准备出院了,男人在收拾东西,女人抱着孩子想哄孩子睡觉,可怀里的孩子像是知道今天要出医院一样,一直哭闹个不停。女人耐心的哄着,男人也耐心的检查东西终于收拾好了,男人把东西搬上车以后又回来接孩子。终于把女人孩子都安顿上车了,男人笑呵呵的冲女人孩子喊到:“宝贝老婆宝贝女儿咱回家喽!”随后小汽车启动一家人乐乐呵呵的上路了,车子来了大概十来分钟拐进去一个小区。男人让女人拎着东西先下来,自己则去地下车库停车,不一会男人也拎着东西回来找女人两人刚准备上楼,一个老头拦住了两人,老头穿着深蓝色道服拂尘一甩挡住两人的去路!笑呵的说到:“恭喜夫人恭喜先生啊此女日后会有一番经历啊。”两人一听都是一愣,女人耐不住直接反问:“你什么意思”道士呵呵一笑:“天机不可泄露!”。男人倒是很大方直接掏了两百块钱塞到道士手里说:“大师也莫言吞吞吐吐,这两百就当孩子跟您的见面礼”。大师摆了摆手说:“我不要钱,和孩子有缘,我想给她个名。”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名字是还没起,不如大师先说无妨?”道士又呵呵一笑说:“你们两个这辈子就这一个孩子,多陪陪孩子单一个娇字。还有句话送给小姑娘,欲乘黄泉归此间,莫改命里强作为。”男人睁大了眼镜,妻子身体不好,要这个孩子之前已经有一个孩子死在腹中了!男人转头看了妻子,妻子也有些惊讶看着他,两人一起看着孩子,男人终于定了定神说:“好,就叫娇,娇娇!陈娇娇!”说罢再回头那道士已经不见了!

因为我是独生子女,所以父母一直都很宠我而今天!我!陈娇娇!终于考完了高考也终于第一次不和父母一起出来!旅!游!毕业旅游和闺蜜已经安排了好久好久了!

“出去玩一定要注意安全,跟好朋友,千万别一个人走丢了啊,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别吝啬,使劲玩使劲吃,不够了让你爸再给你打,还有一定要每天打电话报平安,还有住酒店的时候……”面对老妈无止尽的絮絮叨叨,陈娇娇终于忍不住了:“我亲爱的妈妈!我是出去旅游,还有小小,不会有问题的,而且我今年已经成年了!!你就不要再担心那么多了!”老妈叹了口气,这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屏幕上三个大字“狗女人”陈娇娇赶紧接起来电话那边已经传来高小小的咆哮:“娇妹!已经八点了!你是不是!又!睡!过!了!”陈娇娇揉了揉耳朵感觉自己被吼的有点耳膜破裂!随后调侃到:“大小姐,我们约的是八点半,我猜你还没到吧?”对面的高小小当仁不让:“那我也是怕你迟到,好了速来!挂了!”嘟嘟嘟……陈娇娇小声骂了一句“狗女人”。高小小和陈娇娇是发小,住在陈娇娇隔壁楼,俩人小时候被父母带出来在公园里玩,第一次见面陈娇娇直接被高小小伉俪的嗓门震哭了,后来两个人就好上了!从幼儿园到高中,两个人还约了同一所大学。毕业旅行两人越约好去最近很火的几个西安景点玩。

下了大巴先把行李放在预定的酒店两个人就开始了扫荡模式!“陈娇娇,你不要抢我鸡翅!你自己的鸡翅都还没吃!很过分!”整个整个饭店都洋溢着高 小小的嘶吼 。陈娇娇抓住桌子上的纸扭成耳塞的样子,装模做样的塞住耳朵,然后埋头扫荡桌子上所有带肉的东西。出了餐厅两人踱步去了地铁站一起坐地铁先去看了大雁塔,拍了照给家里报了平安然后两个人一起回旅馆准备休息。顺便约好了第二天的大唐芙蓉城之旅,晚上两个人扮演娘娘扮演太监玩的不亦乐乎。高小小掏出两套珍藏数年的汉服,一套坦领,一套柯子裙,陈娇娇一眼相中红绿相间的柯子裙,直接抢了过来,两个人换好衣服又简单往头上卡了两个饰品。陈娇娇就开启了做作模式:“高常在,见了本宫为何不归跪啊?”正在整理衣服的高小小头都没抬,直接一个枕头扔了过来。两个人嘻嘻哈哈了有一会才个自换了衣服准备睡觉。

夜,静悄悄,谁在梦里,谁在风里。

“阿幻,你看看我,阿幻”似有似无的身影夹杂着似有似无的声音飘出来两句又安安静静,好像是幻听。陈娇娇揉了揉肉眼惺忪的眼睛看了看房间里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不过就看到一个睡得死沉的高小小,一巴掌拍在高小小屁股上。“高小小!你梦话吵到老子了!”说完侧身又躺下睡,高小小被拍的莫名其妙也转过身去又睡过去。

“滴—滴滴—”汽车的鸣笛声慢慢根据太阳的上升变化变得此起彼伏,一声局促的闹铃声响起来,陈娇娇开始满床摸手机,摸了快五分钟高小小终于忍不住了。“吵死了!!!”高小小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耳朵边的手机,还有正在床头另一边闭眼乱摸的陈娇娇。随后直接蹦起来把陈娇娇从鸡窝一样的床上扒拉出来吼道:“再不起来酒店的自助早餐就没了。”陈娇娇这才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两个人相视一笑,眉毛一挑起床洗漱。

9:40两人吃好收拾好背着包包带着相机踏出酒店。

10:20从地铁出来,陈娇娇翻来覆去的看了百八十次地图最后一抬头:“我们找不到路了,姐妹!”

高小小边吃冰棒边拿出手机还要嘲讽一句:“你真菜啊陈娇娇?”

10:50陈娇娇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脸上的墙,听着高小小的导航里传出来的“前方直行500米”

“高小姐,请问你会穿墙吗?”陈娇娇已经累的气喘吁吁,面对面前的墙,绝望的问到。高小小摸了一把汗嘿嘿笑了笑说:“这导航就是这么说的,哈哈哈——……要不围着墙走走应该有入口哈哈……”顺着墙往前走了半个小时,看到一拱桥,在往前走一个大大的标识西城遗址,两个人都蒙,也不知怎么就走到个地方了?陈娇娇叹了一口气,问了一句:“你的导航你喝了假酒吗?”高小小还在来回倒腾手机心里也嘀咕怎么到这地方了,听到陈娇娇的话抬头回:“放屁,我新手机。要不顺着往前走走吧,反正都到了逛逛?”陈娇娇努努嘴也回答:“那逛逛?”说罢两个人从背包里拿出瓜子和塑料袋,边吃边往前说说笑笑的走去,走到河道旁边陈娇娇又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阿幻,你……我……”

陈娇娇一抬头:“你说啥,你大点声!”

高小小很奇怪:“啥?我说让你再给我点瓜子!!!听见没!!”

“不是,我听到什么幻,什么你的?”陈娇娇奇怪的问到挠了挠头又说“昨天晚上好像也听到了!”说完抬头看了看四周,可是四下并没有人。高小小奇怪的问:“陈娇娇你不会有幻听症吧?”

“你放屁,我多健康。估计听错了吧?”陈娇娇没当回事,抓起瓜子继续吃起来,然后努了努嘴:“对面好像有个石碑去看看不?”高小小转了一圈头就看见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有个石碑脱口而出:“这么远?走过去?”陈娇娇有点奇怪:“不就对面吗?远吗?”说完就往前走了过去,走到护栏旁边回过头对着高小小指了指对面:“那里,对面不就是?”话刚说完陈娇娇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推了自己一把,自己距离石碑没几步路了,就往前走了过去,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石碑的轮廓清晰了,规规矩矩的正方形石碑孤零零的立着,后面是个半圆的鼓包,这好像是一座孤单的坟头?陈娇娇顿住了,又隐隐约约看到墓碑上写着,爱妻孝武陈皇后之墓,一口凉吸上来。陈娇娇背后直冒冷汗回头想叫高小小,这一回头看到了十几年了最诡异的一幕,刚才的精神注意力好像被吸引过去了,忘记刚才护栏护住的是一条小河,自己刚才被推了一下,却直接走了过来,而这会回头却看到高小小急匆匆的对着水面一个扑棱的水花喊自己的名字,旁边站着一个身着汉代装扮的中年男人,双手颤抖,看到陈娇娇看向他,他开口叫了一个名字,陈娇娇看懂了,他叫的是“阿幻……”陈娇娇只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突然发生的一切太过诡异了,绷紧的神经突然思绪涣散,接着整个人轻飘飘的就睡了过去。高小小看不到身边的男人,周围又没有人,自己也不会游泳,着急的一边喊人一边打110,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从栏杆翻过去?

“娇儿,娇儿……”一个头带金叉玉枝的女人叫着床上的小姑娘,小姑娘一点也没有要醒的意思。

“几个废物一个小孩都看不住,真真不如我看只狗儿猫儿都比你们好?”偌大的宫殿里几个公宫女跪在地上,不敢吱声。不大一会几个拎着箱子的御医,急匆匆的赶过来,朝着大吼大叫的女人欠了欠身子:“长公主”,随后直接跟着带路的宫女进了里屋。把了脉翻了翻眼皮随后出来先作躬了一下然后对着女人说:“长公主,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只是失血有点多睡得沉些。”长公主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姑娘一扭头直接走了。出了偏殿,径直走到长乐宫正殿随后直接跪在正殿门口不起来了。看门的公公赶紧跪下来:“长公主,你这……这……有什么话好好跟太后讲。”长公主看都没看太监一眼直接骂了一句:“滚开“。太监识趣进正殿里禀告,不大会一个身穿绿素锦的女人走了出来,皱着眉头看着长公主,眼里说不清实在思考还是在算计。女人过来准备扶长公主,手还没伸出来,长公主一头扣在地上:“求母后给馆陶做主,给您孙女做主!”素锦女人就是当今皇上的生母,孝文窦氏,女人一转眼珠,扶起来长公主画了个大饼:“馆陶先起来,这件事我定是让皇上严查,哀家倒是要看看,我窦太后的孙女也是有人敢打主意的。”一句话不仅安抚了女儿又甩锅给了儿子,扶起长公主之后又打圆场:“馆陶儿也莫太放在心上,那几个照看娇儿的奴才我都已经严厉的惩罚去了,任他们有十个心肝肺也不敢伤害皇家的血脉,还有你弟弟在给你撑着腰,还能让人给欺负了不成?”长公主见太后搬出了皇帝又给了台阶,自己再闹下去真把刘启闹火了就不好下这个台阶了,于是就扣了个头起身搀住太后委屈的回道:“喏 !不是儿臣想追究,若是无意之举让那几个奴才长长记性还好,若是!……”话说了一半馆陶停下来看了一眼窦太后的脸色,又补充道:“若是有其他岔子,女儿以后入宫看望母后,便不方便了,更何况我哪里还敢带娇儿……”说着呜呜的抹起来眼泪。窦太后拄着拐杖得手一抬,啪的一下戳在地上,带着怒气说到:“哀家管不住这后宫是怎么了?”身边的丫鬟太监噗通全跪了下来,馆陶公主不敢再多说什么才做了罢。窦太后摸了摸拐杖叹了口气对馆陶说:“带哀家去看看娇儿”。馆陶低下头“喏”了一声就扶着窦太后往后偏殿去了。

偏殿里的女孩揉了揉额头,从床上做起来,丝绸金线的被褥子被推到一边,喃喃的说了一声:“搞什么飞机啊,高小小!”睁开眼睛看到漆金的床上,挂着装潢的暗红带金印花纹的珠子,屋里简单的放了一张桌椅,桌子上是几只古香古色的水杯茶具。再往外半掩的卷珠帘安安静静的挂着,几个模糊的人影守在门口。陈娇娇不由得往后缩了缩,不敢再吭声,最后索性悄悄摸摸的又躺回去,心里只有两个字“装死!”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卷珠帘哗啦一声被掀开,华贵女人搀扶着一个青衣妇人进来,青衣妇人被扶到床边坐下来,伸手覆上陈娇娇的额头,摸索了一下。试探的叫了一声:“乖孙”陈娇娇也不好睁眼就感觉外面十几个犀利利的视线,硬生生的盯着自己,整得人还有点不好意思……终于是没忍住眼珠动了一下,就这小小的动作也还是被太医看到了!太医马上大声说到:“太后娘娘,臣似是看到有清醒的迹象,还请太后让微臣细看。”窦太后听了很是高兴:“张太医还请细看”。说完就起身腾出位置,太医上前先把了一下脉,又对着陈娇娇的眼睛吹一口气,然后静下来一直盯住陈娇娇的眼睛看,终于不一大会,陈娇娇的紧闭的眼珠子乱转了一会,一下子睁开了!陈太医摸了摸胡子呵呵一笑说到:“太后娘娘,小公主已无大碍了。”窦太后和长公主都松了一口气,长公主过来看了一眼床上的小公主叹了一口气,抱在怀里自言自语:“上天庇佑,上天庇佑。”窦太后心细指示旁边的小宫女去御膳房报几道小公主爱吃的点心,随后说了一句:“哀家年龄大了,折腾一下就累了,先回去了。”太医见状也说回去开几服药送来就跟着太后一起走了,随后一群太监宫女乌泱泱一大群出了偏间。陈娇娇半晌不好出大气,好一会感觉都快喘不过来气了,长公主才放开自己。径直走到桌子前,双臂甩过桌面,一套白玉瓷器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碎的碎,破的破。女人眼里一股深深的幽怨,恨不得直接穿透空气戳死谁一样。随后一拍桌子吼了一声:“太岁头上动土,不知好歹的贱婢!哼!”随后长公主没看一眼床上的人儿,扭头就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