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的恐怖直播间 > 正文
第二章 我是恐怖主播
作者:碧天朽  |  字数:3405  |  更新时间:2021-09-13 10:40:44 全文阅读

我平时就是一个死宅。

喜欢她说不上,是因为钱吗,有这方面的原因。

不过,我从来没问过小彩旗的真名,就连她的家庭背景也一无所知,我居然在潜意识里忘记了许多事。

试想一个跟你呆了一个星期的人,而你记不清她的相貌,是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最重要的是,她还给你留下了一段很诡异的记忆。

模模糊糊,就像这个世界没有这个人。

“叮咚!”

诡异的气氛里

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在这个充满恐怖的房间里,心几乎都快要跳出来了。

还好,我这人胆子并不小,很快就能从恐怖氛围中缓过神。

打开信息,发件人地址是从境外发过来的,上面是一连串的数字,有十几位之多,信息内容也简单。

“恭喜你!通过考核成为新一代的主播,请击图标核实身份点。”

一个醒目的图标诡异的出现在手机里面。

“什么鬼玩意?”对于这种神经病的信息,我一向的宗旨就是拒之门外。

可是指头刚刚触碰到手机,无论我怎么滑动,手机都像是卡机一样,一动也不能动,像是有一种魔力跟灵魂串联在一起。

这时候,我才看清手机上忽然多出了一个图标。

莫名其妙。

“手机上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软件?”我震惊得说不话。

图标是一张女人的脸,很漂亮,鉴于真实与虚幻之间,乍一眼感觉没什么问题,但看久了,似乎会被深深吸引,不小心就会迷失自我。

一个软件能有如此魔力?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在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其实也在凝视着你。”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女人的相貌确实很美。

不过看着女人的脸我感觉有点熟悉的味道,到底在哪里见过她呢?一时间我脑海里全是模糊的记忆。

不过我能确定的是,一定在哪里见过她。

“这会不会是一场恶作剧?”我联想着那些以诈骗名义专门设计的软件,很多头像都是用美女图标做导引,专门骗取单身男子的钱。

“似乎有这个可能。”我干脆把这个软件删掉。

但奇怪的是,我刚刚把软件删掉,下一步那个软件又重新出现在我的手机里面。

“奇怪?难道我手机中病毒了?”我就不信这个邪。

打开手机杀毒软件,上面跳动的数字过得很快,一下子就清扫完毕,可得出的结果大大出乎我的预料,结果显示为零。也就是说,我手机里根本就没有病毒。

“那这......”

我有些无语,同时也感觉了一丝不安。

“难道我真的被某位黑客画圈圈了?”

我不死心,从抽屉里拿出一部旧手机,刚开机滑动了几下,手上又出现一个同样的图标,而且令我更悚然的是,此时的手机根本没有网络。

“没网络能自动下载安装的软件,天底下真的有这种可能吗?”

我试着点击图标,这时我已经不去管这个软件是干什么用的,没网络能自动下载安装的软件,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点击图标,屏幕上泛起一圈圈涟漪,那是我以前设置的屏保特效,除此之外那个软件没有任何反应。

而那张女人的脸,一点变化也没有,就好像刚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境。

沉闷的气氛压得我透不过气。

发了一会呆。

金黄的阳光从外面射了进来,立体的光线慢慢移动,从窗的边缘移动到我的脚下,我突然打了一个哆嗦。

窗外熙熙攘攘,黝黑的柏油路,时而有人经过。

他们欢声笑语充实了这个快乐的世界,可仅仅一面墙的距离,我却仿佛处于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没有欢声笑语,只有无尽的黑暗。

有点可悲。

这时我才想起,原来在二十年里我根本没有什么朋友,连一个交心的也没有。

长出一口气,我的心情稍微安心不少,直到现在我敢肯定,之前遇见的小彩旗一定是有问题。

她究竟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

不过现在想想,接下来我要考虑的是如何面对,总感觉钻进了别人的圈套。

那个手机软件是有何用途?

“咚咚!”

正想着,楼下的大门突然被人敲响了,我神经反射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因为敲门的人很有可能跟这个软件有关,也有可能是记忆中消失的小彩旗。

我仿佛找到了突破口。

慌忙跑到楼下,我顺手拿起扫把。

外面很安静,敲门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快速的开了门。

用力一拉。

两扇大门向左右分开,我正想着一棍子抡下去,结果却发现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奇怪,我明明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举目扫了一圈,我顿时皱了皱眉。

“没有人,那会是谁敲的门?”

地下有三张白色的纸,石子就轻轻压在上面,此时一股风轻轻刮过,吹得那些纸张摇晃的飘了起来。正好飞进我手里。

“嘶!”

我倒吸一口冷气,就算会魔法的人也不一定有这种手段。

心里感觉有些毛毛的,打眼一看。

是一份合同

“我什么时候去签约了,难道是梦里?”

我撇了撇嘴,粗略的翻看着。

“恭喜你成为新一代的主播。”

我粗略的扫了一眼。

剩下的都是一些直播间的规定,以及内容,确实是一份合同,上面清晰的写着我签下合同的时间,以及我的手印。

但当我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彻底的傻了。

介绍人居然是小彩旗,而最后面清晰的写着“灵魂契约”

“我的大名!”

我非常愤怒,想想之前,小彩旗接近我的确是另有目的。

此刻想想,确实是我太单纯了。

“果然如此”我苦笑的摇了摇头。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仔细重新阅读一遍,上面的内容要求我一个星期直播一次,而且是进行恐怖直播,无条件服从,简直是霸王条款。

我知道有些娱乐公司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我也只能在心里默认了。

阅读完毕,正想把合同藏好,结果我的手指头突然一疼,好像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

从手到脚,再到深处的灵魂,仿佛被人烙上了一道毒印。

久久不散。

接下来更让人震惊的是,我拿在手中的合同突然无火自燃,化成一缕黑烟,消失在眼前。

“合同毁了?”

但我脚下却留下了一行小字,“恭喜你成为新的恐怖主播,距离直播时间还有一天的时间,请注意直播失败,或未按时直播,你将会遭到死亡惩罚。”

“失败,不直播也会死?”我紧紧攥紧拳头。

本以为再也不去直播,没想到只是换汤不换药,把命也搭上了。

“什么直播平台?”

我拿起手机,扫过上面的图标,最终落在了一个美女头像上。

“是她。”我想起来了“小彩旗,别让我找到你。”

我咬紧牙,这一次彻底被她坑惨了。

没办法,当时我确实是鬼迷心窍了,那女人太会装了。

一晚上,我都琢磨着直播间的事,我原本就是一个主播,所以暖场这些根本不用担心,我害怕的是那些无法掌控的场面。

迷迷糊糊睡去。

翌日醒来,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里面多出了一条未读信息。按合同里的规定,今天就是任务发布的时间。

“花开花落终有时,相逢相聚本无意。”

“欢迎来到恐怖直播间。”

“任务地点西城旧区,十三号公馆,找出下诅咒之人,存活至天亮。”

“提示,泄露直播,未按时直播,或者任务失败,你将接到死亡惩罚。”

“距离直播时间还有十三小时。”

“这么快!”我一看上面的时间,刚好早上十点。

“这一次直播恐怕真要玩完了。”

有关于公馆的内容,从来都没有断过,新闻也专门报道过,十三号公馆是一个很邪乎的地方。

最早那个地方不叫公馆,而是一个义庄,大概是民国时期,区政府为了摆脱封建社会,特意推平了义庄,重新建立一所房子,改名为公馆,后来因战火纷乱,公馆一直荒废,听说那时公馆就死了好多人,都是一些政府的要员。

后来有一个人看中那地方,买下了公馆,把这所建筑改建成一座民宅。

之后那个地方就变得更加恐怖,据说买公馆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专门抓一些流浪汉做实验,把人命当作艺术,制造成一座人体雕像,后来不知道谁报了警,自此之后那里就被贴上了纸条,一直至今。

之所以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因为我爷爷就是写那篇报道的人,只是当时地方政府不允许印刷,说是会影响社会动荡,才只留了一张底子。

有一次收拾房子的时候,我亲眼见过爷爷写的那篇文章。

现在想想,那张报纸就藏在杂物间里。

“这未免太凑巧了吧。”

我盯着手机上的直播任务,六七十年前我爷爷就是因为这件事无故病逝,我父母也因为追查这件事意外身亡,到了我这里却又要重新面对这个谜题。

我坐在电脑旁思索,单手撑着下巴。

“这个公馆跟我们一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打开电脑搜索相关的资料,关于公馆的传闻少之又少,可以说是没有,上面都是一些无聊的八卦。

公馆的资料就好像被人刻意的抹去,找不出当年的一丝蛛丝马迹。

“看来只有调查才知道当年所发生的事。”我背靠着椅。

沉默许久,终于关上电脑,换了一身衣服,匆匆出门。

找出原因,才能接近真相,我决定一探究竟。

出了门,太阳晒得皮肤生疼,我一路寻找,在一条街上买了一些野外用具。

进行直播有些工具必不可少,我又重新整理了一下。

阳光慢慢下移,吃了一顿晚饭之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向西城奔去。

西城新区距离旧区有一段路程。

“大叔能不能送我到旧区,价格好商量。”我盯着前面的司机,一脸真挚。

“旧区?不去不去,那地方不通车,根本开不进去。”司机撇了一眼后视镜。

上面正映照着一张年轻的脸,英俊帅气,二十多岁左右,那便是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