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京都烽烟录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储君该立谁?
作者:南归客  |  字数:2301  |  更新时间:2021-07-05 19:46:46 全文阅读

夏至时,西南的战事渐渐平息,嘉义王府也被朝廷的大军攻陷,李辞与张彦虚均被押送到了皇城。朝议时众人倒是没有在如何给这些押解进京的罪案定罪的事情上纠缠,反而是对立储的事情争论不休,李凤歌身子不大好的消息,到底是流出了皇宫,文武百官自然是害怕有一日李凤歌轰然倒下,大胤再一次陷入混乱。

如今后宫之中,除了皇后谢氏之外,其余妃嫔皆已经有了身孕,按照长幼之论,云娘所生的阿蛮为长,自然是当立阿蛮为太子,可是若是以嫡庶来论,日后皇后若是有孕,所生若为男,嫡还在长之前。

“陛下春秋盛,此时若是立储,未免不吉利,臣倒是听闻陛下久未与皇后同衾,陛下不该行此宠妾灭妻之事,当早日与皇后殿下孕育子嗣,以正后宫以延国祚,此才是当下急切之事”御史台的一帮人参奏说道,这显然是谢家的老首辅大人,李凤歌的外祖父指使。

“国赖长君,陛下纵然春秋盛,可储君与寻常皇嗣毕竟不同,皆应该自幼好生教养,日后方为仁德之君,贤明之君,臣请陛下准臣所奏,立长皇子为储”尚书省左仆射站了出来跪在御阶下。

李凤歌强撑着疲惫,将身子坐直些,望着大臣们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还是先等等吧,今日朝议便先到这里”说完李凤歌便站起身子,朝着后宫走去。

慕白靠在躺椅上,一旁的内侍手中拿着团扇,轻轻地摇了摇,一旁还放了许多冰块。以往慕白在军营中,哪里享受过这等待遇,竟一时间变得有些慵懒,或许怀有身孕也是缘故之一。

一旁的内侍官见到慕白缓缓睁开眼,赶忙走上前将一杯凉茶递了上去,宫里的人最是伶俐,贵人们的一个眼神,便能领会到其中的用意。

“陛下呢,还没回来?”慕白侧着身子望着那名内侍官问道。

“陛下刚刚下了朝会,此时在寝殿躺着歇息,今天朝臣们惹得陛下头疼,怕是陛下要睡上好一会儿”内侍官见慕白问话,赶忙跪在一旁,小心地接过慕白手中一饮而尽的瓷盏。

“怎么回事?今日林将军与赵将军押解李辞与张彦虚进京,照理来说是大喜事,怎么还会惹到陛下呢?”慕白皱了皱眉头。

“娘娘不知道,大臣们为难陛下的不是这件事,而是……而是立储!”那名内侍官将声音压得很低,低到只有慕白能听的见“幸好陛下没应下此事,立储之事,还是等娘娘生下小皇子再提不迟”。

慕白望着自己的肚子,伸手轻轻地摸了摸说道“我只希望他平安健康,至于会不会被立为皇储,我倒是并不在意”。

“娘娘慎言!”内侍官急的皱着眉头朝着慕白说道“小人在宫里呆的久了,皇家的事情比娘娘知道的要多些,伺候了这么多贵人,小的还没见到哪位皇子能逃得过立储的风波,娘娘不知道,刚刚走了的那位天德皇帝,为了继承地位,可是杀了自己的亲老子,娘娘莫因为一时的心善,断了小殿下的前程”。

内侍官话音刚落,慕白恍然间愣了一下,她好像是忽然间才想起,这里是皇宫,是离权利最近也是离亲情最远的地方,方才慕白说不想让肚子里的孩子当皇储这句话是真的,可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健康这句话也是真的。

朝堂对于立储之事的议论,同样传到了云娘的耳朵里,云娘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手上摇着的拨浪鼓忽然间停了下来,她望了望阿蛮,转过身子朝着身边的宫娥问道“陛下真的将此事押后了?”。

“千真万确,娘娘要小心些了,纵然陛下欲娘娘这么多年情深义重,可是立储的事情,不是陛下一个人能定下来的,怕是谢家的人有什么心思”宫娥说着用帕子将阿满嘴角的口水擦拭干净。

“谢家人想干什么?陛下答应世代谢家女子可以为后已然是恩宠,他们还想要什么?”云娘有些愠怒。

“娘娘好生糊涂,如今娘娘生在局中自然是看不明白,这血缘关系有多重娘娘不会不知道,当初谢家之所以愿意倾尽全力支持陛下,还不是因为陛下的骨子里有一半谢家的血液?”宫娥边说边皱着眉头,神情很是焦躁不安。

“这件事,本宫知道了,你莫要对外面乱说什么,虽说你是从潜邸跟着进宫的老人,可是这里是皇宫,说话都注意些”慕白叮嘱道。

“是,娘娘!”。

皇帝的寝殿内,李凤歌在御榻上辗转反侧,说是安养,事实上哪里安了下来,这储君之事自然为大,自己的这副身子李凤歌又是比谁都清楚,怎么可能不急着想要立储?可是谢家的态度李凤歌也不能不照顾,只是谢家如今便敢这样,那么等自己日后,若是皇储年幼,又该如何?

李凤歌撑着靠在床头,刚打算让一旁的内侍官倒杯水送过来,便听见皇后谢氏的声音,李凤歌侧目望去,一个活泼烂漫的少女,哪里有半点皇后的样子?走路说话全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皇后一屁股住在御榻的床头,拉着李凤歌的胳膊便说想要出去骑马。

“别闹,朕今天身子有些不舒服,你要是无聊了,便去找皇太后去闹去”李凤歌在皇后的大腿上掐了一下,皇后才将手扯了回去。

“陛下,母后让我来你这儿,你又将我朝着母后宫里推,还让不让人活了?我的好哥哥,我都无聊死了,皇宫里太无聊了,要不咱们出去逛逛吧?”皇后趴在李凤歌的胸前撒娇道。

“就知道胡闹,你现在是皇后,怎么敢胡乱去街市?让百官知道了,朕明天又该被他们念叨一个早晨”李凤歌的指头在皇后的额头眉心处狠狠地点了一下。

李凤歌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皇后谢氏赶忙去端水,一边捧着茶盏一边朝着两旁的内侍官骂道,责问他们是如何伺候的陛下,两名无辜的内侍官,只得跪伏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好在这位皇后只是小孩子的脾气,只是责骂几句,并没有真的罚什么。

“好了,等朕先歇一会,吃过午饭再陪你闹腾”李凤歌喝完水说完话便打算躺下来,谁知道皇后谢氏立马脱了鞋子直接跨进床沿靠里面的一次,一同躺了下来。

“那我陪陛下一起,母后说了,咱们俩应该睡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生孩子的”皇后谢氏抱着李凤歌的一只胳膊枕着。

“怎么母后天天都教你这些?”李凤歌皱了皱眉,可还是任由皇后谢氏躺在自己的怀里,毕竟她是大胤的皇后,皇后与皇帝同榻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只是李凤歌一直抗拒罢了。

“陛下不是要歇息吗?”。

“朕闭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