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九十七章:五鬼开门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154  |  更新时间:2021-06-16 09:22:51 全文阅读

“靠,你疯了,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跳楼?!”

我身后传来了老廖的声音,一回头,看见他一手拿着一个古朴的小铜铃,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罗盘法器卸下来的指针。

我想到自己恍惚间听到了铜铃声和后背吃痛的感觉,应该是老廖用指针戳我后背,救下了我。

我从窗户上跳下来,老廖随即就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说你刚才中了什么邪疯,从沙发上爬起来,然后缓缓地上二楼往阳台上面走,最后,竟然还打算从阳台上跳下去。

要不是老廖拉着我,我现在没准已经摔下去了。

“我刚才,刚才被一个女人给迷了。”我对老廖说。

老廖顿时眯着眼睛,问我:“你确定是有女的迷你?”

“对!”我斩钉截铁地说。

原来我刚才一个人在家,老廖和Lisa全都消失不见的景象都是假的,也可以说,都是幻象。

“喵呜!”我又听见一声凄惨的猫叫,老廖环视了一圈这里,有些凝重地说:

“这院子里诡异的不止是奇怪的槐树和树下出现的那群女鬼。”

他指了指窗外槐树旁边的矮墙,墙上安静地趴着一只猫。

“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探头望去,先是向下看看,这二楼窗台得有个三米多高,要是从这里跌下去,恐怕半条命都没了,想想可真是后怕。

我又抬头看向老廖指着的那个猫咪,我一看,那猫咪的样子看起来更是诡异,它的面容五官哪里还有猫的样子,空洞的眼睛,灰白色的绒毛,满是尖牙的口腔正对着我龇牙咧嘴,似乎是对我被老廖叫醒而心生不满。

那猫的前腿比后腿还长,看起来像是坐立着身子在墙上一般。

这丑陋的东西吓到了我,我忙问道:“老廖,这特么是什么玩意?”

老廖想了想,说道:“这玩意,应该叫做猫鬼,也是种邪门的玩意,是猫的鬼魂所化。这猫鬼喜欢害人,又特别喜欢捉弄人,尤其是用美人计。它们见到女人,就幻化成帅哥,见到男人,就幻化成性感姑娘。它刚才,就是要害你!还好我及时叫住了你......”

这丑陋的东西盯着我和老廖龇着牙,发出呜呜的吼叫声,随后当着我们俩的面跳下了墙头,一头扎进了槐树的树根下,再也不见踪影。

老廖呼了一口气:“这槐树,可不是一般的凶,Lisa在这住了这么久没出事,也算是运气了。”

我看了眼身后的Lisa,她似乎也受到了惊吓,一言不发地站在我们身后,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廖哥,你说,李总知不知道槐树的事情?”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怀疑地说道。

“难说,他房子这么多,自己又不住,这木槐生鬼的情况也实属少见。”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那奇怪的槐树,突然动了......

“唉!唉!廖哥,你瞧瞧,那死人树,动了。”我小声的对老廖说道。

“是吗?”

老廖看了死人树一眼,这时候,死人树的一条颀长的枝条,突然像是一根人手一样,交缠着枝叶肆意伸展着,只是那枝叶上,依稀可以看见一具男性尸体。

“坏了,树上有人,快去救人!”

老廖一声大吼,我们也顾不得当下的恐怖氛围,直接下楼往门外走去。

天蒙蒙亮,微风吹动,槐树的枝桠轻轻摇摆,看起来是那么安静和谐,哪来的木鬼缠尸的恐怖景象?

由于天已经亮了,我们对这诡异的院子的恐惧感明显减轻不少,老廖也趁机仔细观察了一下附近的环境,在他东走西转几个来回之后,悄悄回到我身边便,轻轻说道:“序哥,扯呼,这地方,不干净!”

“不干净?”我寻思这老东西昨晚咋看不出这院子不干净,莫不是今天有些后怕开始忽悠我?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急得直跳脚:“这院子可是‘五鬼开门’的风水煞局!”

“五鬼开门?”

“你看啊,这院子建在老街的西头,再往西走就是公路,南面是胡同,将大门开在南面,做的是北房,由于商住两用的经营需要,又在西面开了个商用门,方便客户走动,也方便做生意。可这风水上南方离卦和西方兑卦同时开门,风水叫五鬼开门,主失火、失盗、严重的连住户的心性都会受到影响,甚至会有血光之灾。

另外这房子西面是一条南北向的河流,西南方常年有水,在西南的后天八卦种,为坤卦,属阴。而西南方在先天八卦中为巽卦,也属阴。这两种卦象都属于阴见阴为的重阴之地,要是在房子的西南角还有什么属水的物件,那可是大不吉利。”

我听这话,忙往院子的西南角望去,果然,那西南角落有一口古井,旁边还有以前用来压水的设备和管道,看来是用作庭院的浇灌的。

得,这口井,看来就是这邪门的风水眼。

“怎么办?”我问老廖。

“先把井填起来,破了这风水局,回去看看有没有治树鬼的阴阳绣,实在不行,把这树砍了!”

我一听也是,知道了这邪门的原因,毕竟我们是活生生的人,难道还能被这一棵树,一口井给害了?那不是给阴阳绣抹黑么。

我们二人与Lisa交代了一下之后,随后就找来了铁锹和铲子,开始填井。

挥汗半个多小时,旁边多出一处深坑,这井也算是被彻底填了起来,这要是有水泥,把它封起来可是再好不过,可惜没这个条件。

“Lisa小姐,你这几天千万不要靠近这棵树,一定要等我们的电话,切记切记。”我语重心长地对Lisa说道。

她似乎被吓坏了,现在安静地像一只小猫,瞪大了眼睛冲着我们点点头。

交代完这些琐事,我就和老廖离开了这件房子,隔着大门,看着那槐树伸出房外的一根根枝桠,我感到一阵心有余悸,风水之道竟然如此神奇,那Lisa放荡的转变,难道是和这风水局有关?

我将自己的心理所想说给老廖,他点点头:“有可能,加上她的面相本就如此,何况树下还有猫鬼作祟,日积月累变成这样也不是不可能......”

刚走出院子,背后传来一声叫喊,我转过身,突然看见远处飞来一块板砖,直直地朝我脑门飞来,已是躲避不及,瞬间天昏地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