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八十四章:算计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21-06-01 07:22:01 全文阅读

“这就是这个故事最精彩的地方,那个把血色玉蝉卖给刘姓富二代的的神秘买家,就是歪三儿。”

老廖嘿嘿笑着,看着我,脸上露出一副询问的神情。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被盯着有些莫名其妙。

“其实这个故事的背景更精彩,我只想告诉你,人都是有嫉妒心的,人有了钱,初心会改变,但是看到自己身边的人有钱,滋生的有可能,就是害人之心了。”

确实,小伟不正是如此么。

原来那歪三儿,可不仅仅是一个扑通的古玩专家,换句话说,他也是一个纯纯正正的阴人。

这血色玉蝉,不仅仅是个从古墓里出土的宝贝,还是个邪门物件。

就在这拍卖会的三个月前,歪三儿正在常走动来往的古玩店吹牛打诨,虽说他的性格讨人厌,但奈何修得一双厉害的鉴宝之眼,业务水平在圈内自然是没得说,因此那些古玩店的老板倒也是乐意让歪三儿串串门,捡了洋漏也会给他一些鉴定费之类的,邻里关系倒是十分和谐。

这天在店里,歪三儿一眼就看出来这块血色玉蝉的稀有之处,那卖家是个淳朴的山里人,普通话也不标准,更别提和老板这纯种京片子交流了,三言两语间老板就烦了,也不搭理人家,会意歪三儿送客。

歪三儿一面冲老板点头哈腰,一面带着山里老乡往外走。

“老乡,你这玉蝉是从哪得来的?”歪三儿虽然做人混蛋,但是心思十分缜密,心机更深,又因为自己是个阴人,为人处事都喜欢刨根问底,弄个明白。

“俺……这是俺们山窝窝里刨出来滴。”山里人面容淳朴,说话也不遮拦,直接把这玉蝉的来历说了个一清二楚。

歪三儿脑子一转,那山沟沟里,可能有古墓,而且看这玉蝉的做工与样貌,殉葬的级别应该不低。

这歪三儿直接把老乡带到了一家涮羊肉的火锅馆,把他灌得是酩酊大醉,后来借着酒劲,才敢小心翼翼地问着:“老乡,你这玉蝉,卖给我呗?”

“你......你出多少钱,俺......俺还要用这钱买点种子回去种地哩。”

“五千!我也痛快点,五千,你卖给我,种子的钱我也掏了,改天送到你家里去,顺便带我朋友去搞个农家乐。”歪三儿偏着头,朝着那淳朴的山里人竖起五根手指,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老板,你可真是……可真是大好人哩,下次去俺们那,你就住俺家,俺给你炖老母鸡吃。”

“哈哈哈哈哈,客气客气,既然这玉蝉让我们结了缘,咱们就是兄弟,你家在哪,兄弟我之后带着农物种子上门拜访。”

“俺们家在……”

就这样,相谈甚欢之下,歪三儿就问到了这玉蝉的出产信息和出产地的地理位置。

歪三儿第二天就去找了几个土夫子兄弟,准备自己去刨点好玩意出来。

他正兴奋地和土夫子交代事情的原委,一边也在揉搓把玩着块玉蝉。

这时候的玉蝉,其实还不能叫做血色玉蝉,它通体都是乳白色,料子有些发青,只能看到玉蝉里有一丝丝红线,如果不在灯光的直射之下,恐怕看的并不明显。

这几个土夫子一合计,直接拍了板,既然能随随便便挖到这种宝贝,那恐怕山沟沟里面古墓的东西更是非同凡响,几人就借着带粮食种子下乡的扶贫者的名号,明目张胆地来到了那老乡的村子里。

村里人一看,这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啊,好心人免费给咱送种子了,这不得好好款待一下。

歪三儿一行几人在那民风淳朴的村子里是又吃又喝,好不自在。

吃饱喝足玩够了,总归是要进入正题,一群人就嚷嚷着要去后山转转,淘淘宝贝。

老村长一听这些人想进山,忙摇了摇手:“可使不得哟,这山可不能进!”

“为啥不能进,咱给老乡们送了这么多粮食,进个山都不行,是不?”土夫子里面嗓门大的立马就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开始大吵大闹起来。

“就是啊,老村长,这进个山总没什么吧。”歪三儿见状也煽风点火起来。

老村长顿时为了难,紧皱着眉头,唉声叹气:“哎,不是俺们不让你去,只是这后山......可闹精怪啊!”

歪三儿这群人可是胆子比天大,这可是群敢在古墓里吃喝拉撒的狠角色,一听说这山中精怪,一个个都嗤之以鼻了起来。

要说也是,许多古墓所在的山村里都会流传着一些精怪传说,有的是闹鬼,有的是野兽野人,有的干脆就直接传神灵了,这些民间传说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掩护山中有墓的事实。

这些志怪传说往往都是民风淳朴的村民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加上这些地方大多都地势复杂、野兽横生,但凡这么多年出现了一两个横死山中或是离奇失踪的案例,都会被扣上“传说应验”的帽子,歪三儿这群土夫子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听到这些民间传说,反而更加兴奋了起来。

“就是,村长,就让他们进山采采果子,赏赏风景吧,您那老一套,吓唬小孩儿还可以,早就不顶用啦。”

“要不然,俺当向导,带上俺家那只大狗,领着他们进山转一圈?”

村子里的年轻人也开始提歪三儿一行人说起话来。

瞬时间一群人围着村长,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

这村子原来,一直都有树精害人的传说。

这可不比聊斋志异立聂小倩的老娘,据说这树精就是纯种的万年大树成精,夏天的蝉、秋天的蛇、春天的熊,等等生灵,一旦是靠上了它,都得疯魔,红着眼攻击最先看到的人。

实在是被大家吵得没办法,最后老村长还是点头同意了。

“吨、吨、吨。”就在我听得正津津有味的时候,老廖开始抓起茶壶灌了起来。

“你猜这群人最后怎么着?”

“怎么了?”我瞪大了眼睛,说道。

“这群人,最后只有歪三儿一个人从山里活了下来!”

“啊,发生了什么事?这山里还真有精怪不成?”

“这倒不清楚,只听说歪三儿出来之后,再也不碰倒斗的勾当,反而凭借着自己卓越的眼力,攀附上了几处高枝富人,开始做起了幕后工作。哦对了,那块血色玉蝉,在一行人死后,就开始变得有些血红,显得十分妖异。甚至还开始影响了歪三儿的气运。”

“这又怎么说?”

“我之前说了,歪三儿也是个阴人,他很轻易就发现了这个物件邪门的很,和兄弟们在山里中了招子之后,又产生了如此诡异得色泽变化,却不能与人诉说,只好想着找一个人傻钱多的主,赶紧把这邪门玩意给交出去,这左思右想,就找到了那刘姓的富二代......”

“你的意思是,那富二代当冤大头,是歪三儿提早就算计好的?”

“嘿,多新鲜啊,玩古玩的,管那种人傻钱多的主顾都叫做肥羊,下套诈点钱财,就叫做宰羊。古玩交易这个圈子,就是单纯的你情我愿,你认为它值这个价,你买了,也怨不得别人,没人强买强卖。就算是吃了亏,那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这歪三儿,心眼也着实是坏,在这里,他使了个局,内行人称作“蒙眼杀熟”。

他事先了解到最近几天会有一场质量比较高的拍卖会,便带着东西前往了那富二代的家,美其名曰帮其淘宝,最近手头有点紧,为了求些打赏,那把这富二代可是吹成了比尔盖茨般的财力,给他弄得有些飘飘然了。

随后歪三儿转身又托心腹去举办方那里登记拍卖古董,商品种类繁多,有个五六件,其中一个,便是这血色玉蝉,他为什么一下子拍这么多东西?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因为拍卖行后台是可以看到拍卖人的基本信息的,而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托些关系,去问拍卖行这些物件的“内情”,歪三儿所拍卖的其他东西,都是残碎的次品,可以说是一文不值,可是这些东西,无一例外,都是土里出来的“古玩意”,也就是墓里盗出来的。

这波啊,这波在文学手法里叫做“烘托”,同一个人,同一批货,同样是年代久远里的墓中出来的,只有一件完品,要是你,会怎么想?

歪三儿抓住了富二代的思想,先给他按了一颗“定心丸”:这东西,是个有价值的古玩意!

随后,通过他的眼力,不经意间向富二代透露了这东西有漏可以捡的事实,故意被富二代老板“抢”了单子,目的就是把东西成功卖给他。

一开始这富二代是真不想买这玉蝉,毕竟寓意比较晦气,也不是什么大吉大利的玩意,哪有压轴的玉如意好啊,奈何经不过歪三儿的阴谋算计,彻底被利用了心理,入了这场灭门之局。

“那富二代最后究竟为什么要发疯屠杀一家亲朋十四口人?”我不禁好奇问道。

“这事就更有意思了,因为那玉蝉中,确实有一只‘精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