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八十三章:潘家园的血色玉蝉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065  |  更新时间:2021-05-31 06:53:55 全文阅读

“那时候,可是在尸体的嘴巴里发现了一只玉蝉!”老廖凑近了,一本正经地说着。

“和这次的玉蝉一模一样?”

“那倒不是,听当时在场的人说,那尸体里发现的玉蝉,更加邪门,是一块通体血红的血色玉蝉!”

老廖在一旁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好像在极力告知我当时画面的诡异和神奇之处。

“那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出于我对这玉蝉的好奇心,我问道。

“嘿嘿,且听下回分解。”

老廖一副神经兮兮地犯贱表情,我心里一阵暗骂,这老东西又开始装X了。

强忍着想要骂街的心思,我扯了扯老廖的衣服:“廖大师,再给我讲讲呗,我这诚心请教啊。”

老廖从脖颈里取下之前用来擦汗的毛巾,往自己的左手小臂上轻轻一绕,就像是道家的拂尘一般,口中轻轻念到:“无量天尊,这位施主,天机不可泄露。”

太贱了,实在是忍不了了!

我冲上去就是一拳打在老廖的脸上:“我靠,我忍你很久了,你特么再装逼,我把你从楼上丢下去!”

老廖摸着自己微微有些发青的眼眶,嘴巴里嘟囔了几句,继续了他的诉说。

这当时可以说是名动帝都考古界的潘家园血色玉蝉,原来还真的发生了些邪门的东西。

当时那玉蝉,起拍价格并不高,虽然颜色是十分稀有的血色宝玉,但毕竟只是一个玉制的殉葬品,无论是造型还是寓意,价值都十分有限,起拍价格也仅仅是五千起价。

要说当时潘家园也有着一众有头有脸有本事的能人,他们的眼力和社会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也推动了潘家园古董业务的发展。

当时,就有一个名叫歪三儿的能人,处于种种原因,也出现在了当时拍卖的现场。

这歪三儿呢,用帝都当地话来说,叫“宝儿相”,用大白话来翻译,也就是“鉴宝定相比较厉害的人”,眼力那自然是不必说,像这种级别的拍卖会,凭他自己的能耐,那是断然无法凑热闹的,这天也是很巧,他跟着一个以前帮过捡漏的富二代老板,进了主场地,也在老板旁边落了个一席之地,凑凑热闹。

这血色玉蝉初始拍卖的底价并不高,所以出场的顺序十分靠前,那富二代老板当日的目的本来是一尊雕花双蠡纹壁玉如意,无论是做工、艺术价值都属于上品中的上品,因此这血色玉蝉出场之时,并未入他的眼,甚至还轻啐了一声:“怎么拿了个死人的舌垫子来,真是晦气。”

这话自然是被座位旁低头喝茶的歪三儿听见,也是激起了他的兴趣,看了几眼之后,那叫一个双眼放光。

“刘爷,我把这玩意拍下来,盘一盘,图个乐子?”

那富二代也算是人精,一听这歪三儿开口,也猜出了个大概:这东西,恐怕有内容。

歪三儿也只是在一旁尴尬地咧了咧嘴巴,这自己准备把他偷偷拍下来,捡个漏,没想到正主反而在旁边有了兴趣,这一趟,恐怕是要空手而归了。

“三儿,这玩意,价值如何?”一旁那刘姓的富二代玩味地转着自己手里的碧玉扳指,也不看歪三儿,只是轻轻地问道。

歪三儿一看自己怕是瞒不住了,只能全盘托出:“和这一比,那雕花双蠡纹壁玉如意,简直屁都不是。”

此言一出,另那富二代瞠目结舌,内心狂喜,便示意身旁的助理开始举牌子走拍卖流程。

在场的也是有不少人认识歪三儿的,自然也是知道他的本事。

于是场上参与竞价的买家也是越来越多,气氛竟然在主展区刚开始的时候,就进入了一阵热闹的浪潮。

歪三儿在旁边看得是心潮澎湃,随着身旁的金主一次次举牌,一次次抬高价格,三声清脆的叫喊声后,一声沉重的锤声落下,那位刘姓富二代最终以300万的高价成交了这块血色玉蝉。

只是这个价格实在是超过了自己的心理预期,那压轴的雕花双蠡纹壁玉如意倒是无力竞争了,富二代此时有点沉不住气,便问歪三儿:“这玩意真的值这么多钱?”

歪三儿嘿嘿一笑:“不是很确定,应该吧。”

“要是这玩意实价差别太大,我打断你的腿!”

歪三儿也不听他威胁,在一旁倚着椅子,吹着小曲,好不自在。

这富二代在拍卖场的下半场自然也是没有任何出手的行为,极为出人意料的是,那座压轴的卖品雕花双蠡纹壁玉如意,最终成交价格也只不过是280万,竟然还没有这血色玉蝉的成交价格高,这让当时在场的无数专家、老板、发烧友也是大跌眼镜。

老廖说到这里,悠悠地喝了口茶,说道:“如果我记忆不出偏差,这次出现的金线玉蝉,和当时京都潘家园出现的血色玉蝉的雕工和形状一模一样。”

我瞪大了眼睛,竟还有这么巧的事呢?

“那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廖说这潘家园拍卖场出现的血色玉蝉,发生的故事,比这次我们碰到的更加诡异,这就更激起了我的好奇心。老廖吹动被子上浮起来的茶叶,嘿嘿一笑:“当时那姓刘的富二代,一个月之后竟然发疯了,他拿着菜刀,把他家里整个四合院中的所有人,他的父母、保姆、管家、朋友,都给杀了,一共死了十四个人。”

我听完倒抽了一口凉气,难道是血色玉蝉的作用,竟然产生了这么恐怖的凶案。

据老廖所说,这富二代自从得到了那块血色玉蝉之后,爱不释手,每天必佩戴在身,就算是洗澡也不舍得摘下半刻,仍然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经过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歪三儿与他接触了几次发现,这血色玉蝉里面的血红颜色,越来越红,由一开始乳白底色其中有着点点红色色块,到后来整个玉蝉都变的通体血红,就像是......就像是浸泡在血水中一样。

这时候,老廖抬起了头:“你知道这玉蝉一开始的主人,也就是卖给那富二代的人,是谁不?”

“谁?”

“就是歪三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