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八十一章:挺尸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88  |  更新时间:2021-05-30 00:10:36 全文阅读

“挺尸?什么意思?”我们三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小李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李一看气氛已经缓和了下来,舒了口气,给我们解释了起来。

原来啊,这火化过程中,有着一种非常诡异,又非常科学的自然现象。

尸体躺在火化炉中,经过高温的炙烤,有时候会“腾”的一下坐起来,甚至嘴巴里会发出凄惨的尖叫。

照那老刘的说法,在他刚烧尸体的时候,简直被吓个半死,习惯以后也就见怪不怪了。

其实这是一种很正常的自然现象,尸体体内有时候会充斥这空气,当然还有水分,在极高的高温进行炙烤之后,体内的空气受到压缩、水分蒸发、肌肉萎缩,很自然地就会出现躺着的尸体突然“坐起来”的现象,嘴巴里发出的凄惨叫声,也是空气受到压缩产生的。

但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没这么简单。

两人坐在锅炉房门外的值班室里,吃着花生米,喝着二锅头,一口一个哥哥弟弟的,好不快活。

就在这时,锅炉房传来了“滴滴”的声响。

“得,等会再吃,看来是锅炉收拾好了。”

原来是烧尸体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了。

不一会,七具尸体一个一个地被老刘推进了锅炉房,并排地躺成一排。

“今晚有的忙咯,还好你在这里跟我一起,也有人说说话。”

像火葬场、公墓这些地方,晚上值夜班一直都是一个人,至于为什么,有句老话说“人吓人,吓死人。”

一个人值班反而比两个人值班要轻松得多。

毕竟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遇见诡异事情的概率毕竟是少数。

两人确实喝多了,也实在是闲着无聊,竟然打开盖着尸体的盖头,一具一具地评论了起来。

“这人一看就是社会精英,你看,他连胡子都打理得好好的,身材也健身的不错,看来是个白领,可惜了可惜了。”

“呦,这人有够惨的,脑子都撞开了,车祸现场的时候可能这脑浆都流了一地啊,啧啧啧。”

“嘿,这小姑娘不错哎,长得真好看,可惜香消玉殒咯,哎,想我老刘一生洗澡无数,也没娶到过像这么漂亮的女人啊。”

两人就对着这些尸体,一具一具的观察了过去,嘴巴也没闲着,一个一个评论着。

转眼间,老刘就推着推车,把第一具尸体推进了火化炉。

灯光大开,功率推到最大,整个房间的温度都攀升了起来,小李和老刘二人就在玻璃外看着,仔仔细细地盯着里面躺着的尸体逐渐变得漆黑一片,再慢慢萎缩着,化成一阵湮粉。

接着是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

就在两人看得无聊了,在值班室里打开了电视的时候,那火化炉里的尸体突然“腾”的一下坐了起来,老刘倒是表现的十分淡定。

“靠,这挺尸有点突然啊,吓我一跳。”

小李倒是第一次见这事,心开始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虽然心里直到这类事情的原理,但当自己亲眼所见时,还是有点惊讶。

尸体坐起来之后又缓缓躺了下去,身体也和前几具一样,慢慢萎缩,慢慢化成粉末。

老刘从火化炉另一端取下烧出的骨灰,放在准备好的盒子里,贴上标签,写上序号和姓名,这就算完成了。

还剩下一具尸体,烧完就可以回家睡觉了。

二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着。

老刘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剩下的最后一具尸体推进了火化炉。

不知怎么的,小李恍惚之间好像看见那在小推车躺着的尸体的腿突然痉挛了一下。

“难道这人还活着?”

这种想法在小李的脑海里转瞬即逝。

怎么可能,医院都鉴定过了,而且都在太平间这么多天了,就算是活人也早该饿地跳起来了吧。

小李摇了摇头:“肯定是跟老刘喝酒喝多,产生幻觉了,竟然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这老刘给我喝的酒肯定是假酒,这老东西不地道啊。”

“砰”得一声,火化炉又重新被关闭上锁。

老刘熟练地扭动机器的功率开关,那机器瞬间又轰鸣了起来。

就在二人神态已经放松下来准备继续吃吃喝喝的时候,突然发出“啪啪啪”的一阵声响。

两人赶忙走到玻璃旁边去看。

只见火化炉里的那最后一具尸体,竟也坐了起来。

“害,怎么这具也挺尸了?”

两人毕竟见过世面,没当回事,可之后发生的事情,彻底让他们二人傻了眼。

那具尸体,不光是坐了起来,他就像突然活了过来一样,竟然一下子跳了起来,由于火化炉空间很小,里面的尸体费力地扭动着身体,将身体正对着玻璃,疯狂地敲打着玻璃,嘴巴里同时发出了撕心裂肺地惨叫声。

“老刘......这......这人不会是活过来了吧。”

饶是经验老道的老刘也没见过这么恐怖的画面啊,那人还是在疯狂拍打着玻璃,看着他们的眼神阴邪而又恶毒,看得他们俩心里直发毛。

“这......”老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要不然我去把阀门关了,打开火化炉的门看看?”

小李说着说着就要伸手去够阀门的拉杆。

老刘走到他的身边,“啪”地一下打落他伸过去的手,表情十分凶狠:“不,不要关,管他是死是活,直接把他烧成焦炭,叫他这个狗日的吓唬我们。”

“那万一他还活着......”

老刘转过身子,抓着小李的肩膀:“没有万一!能送到这里的,都是死人,明白不?”

看起来老刘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开始抓着小李的肩膀疯狂摇晃了起来。

两人达成了一致,便站在那静待事态发展。

锅炉里的尸体,嘴巴不停发出凄惨的叫声,拍打玻璃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也化为了一片灰烬。

老刘熟练地从锅炉后侧乘出他的骨灰,忍不住啐了一口唾沫:“呸!什么玩意,死了还吓唬老子。”

突然间,他看见那锅炉里面好像有两个什么东西,正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奈何锅炉实在太烫,他处理好骨灰,挨个放好之后,喊来小李。

“哎,你看看里面的东西,是啥?”

“好......好像是饰品?不对啊,我在太平间就检查过了,这些人身上都没有饰品留下啊。”

“等个半个小时,等余温散去了,我们拿出来看看,嘿嘿,你今晚跟着哥哥也算没白来,到时候咱俩分分,也算是赚个外快。

小李对赚外快的事情倒也不是很积极,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尸体坐起来拍打玻璃嘶吼的恐怖景象,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了一般。

这半个小时过的是异常的漫长,小李也没心思喝酒,老刘倒是没心没肺,一口酒一口花生米,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等待余温散去。

酒足饭饱,老刘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拉上小李走向锅炉,伸手一捞,捞出来两块玉蝉。

“哎?奇怪了,这火化炉的温度大概都能达到850-900度了,就算是玉也该烧的一干二净吧,怎么会剩下来两块玉蝉呢?”

老刘十分疑惑,他用手指摩挲着这两块玉,只感受到这玉通体冰凉,就像是侵泡在了冰冷的泉水中刚被打捞出来一样,根本无法想象这是刚从火化炉里面捞出来的。

不过要说这老刘胆子是真的大,他也不想太多,一把揽过小李的脖颈,塞了一块玉蝉在他手里:“兄弟,别说哥哥对你不好,你这一晚上陪我,也辛苦了,现在捞出来两件宝贝,你一件,我一件。咱们过几天找个地方给他卖个几万,也算是发笔小财对不对?今天你可没白来,哈哈哈。”

小李摸着手里发凉的玉蝉,脑海中回想着尸体发出的惨烈声响和那怨毒的眼神,连忙告别老刘,从火葬场跑了出来。

“嘶......”老廖听了这个故事,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就算是在古墓里摸爬滚打出身的虎子,也禁不得颤抖了几下。

“那老刘呢,带我们去见他一下。”这故事确实离奇诡异,不见到当事人,看到另一块玉蝉,可能还无法解释。

小李显示沉默了一会,看了看我和老廖,又看了看自己摆着的供台。

“老刘,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怎么死的”

“自从我从火葬场拿回这块玉蝉,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梦,梦到我来到一颗巨大无比的树下,看到成群结队的蝉趴伏在一个人的身体上,啃食着,吮吸着,走进一看,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小李回忆着自己的梦境,手臂环抱着肩膀,声音颤抖。

“老刘死的太诡异了,他浑身的血,都被吸干了,身上也长出了像蝉蛹的壳一般的薄膜......我想,那个梦如果再做下去,恐怕我也会落得这个下场,所以我才急着把东西出手。”

“身上长出蝉蛹的壳?”我疑惑道。

“就像这样。”小李撸开自己衣服的袖口,露出自己的小臂,只见手臂上附着一层角质,看起来跟大号的蝉蜕并无二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