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八十章:医怨迷云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21-05-29 17:09:59 全文阅读

“替死鬼?”虎子瞪大了眼睛,

“嗯,那小哥肯定不是寻常的医生,一定是有什么隐情。”

虎子听罢,猛地一拍桌子:“他奶奶的,这货竟敢害老子!”

老廖拿起自己的外套:“走吧,市立医院走一趟。”

“廖哥,大恩不言谢,这事您要是给我解决了,我那些藏品您随便挑!”虎子大咧咧地笑道。

“倒也不是看在古董的面子上,我就是单纯的喜欢乐于助人......”老廖老脸一红,应承道。

......

晌午,粤南市立人民医院。

“什么?你们这没有这个医生?!”虎子的大嗓门响彻医院,引来旁人嫌弃的目光。

似乎感受到了这股尴尬气氛,他又低声说道:“护士长,您再帮我们找找,有没有这个人。”虎子拿着一张不怎么清晰的照片,看起来是那小哥第一次去古玩店的时候偷拍下来的。

“编内人员是真没这个人,外包工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你们是病人家属嘛?别激动哈,有话好好说,我们医护人员都是对病人最好的情况进行救治的。”那护士长看到虎子这五大三粗的彪悍模样,头上冒着冷汗,不停地解释着。

看来是把我们当成来医闹的病人家属了。

“这可怎么办?”虎子没了辙,瘫坐在走廊的座椅上,显得十分颓废。

“要不,去太平间看看?”胡吉突然插话道。

我和虎子犹豫了一下都点点头,只有老廖一个人开始嘀咕起来。

“这也太晦气了,能不去不?”

“问的好,不能。”

我们拖着老廖三步并作两步走向电梯。

粤南市立人民医院占地非常大,光是医院大楼就有四座,更别提住院区了。

我们处在第一座的大楼里,太平间设置在地下一层。

医院对于太平间的登记制度是十分严格的,我们来到前台登记的地方,只有一个护士和一个保安师傅。

那护士正在看带货直播,时不时地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保安师傅则是在一旁用手机玩牌。

大白天的,如果没有什么突发事故,基本这类工作还是相对轻松的,所以他们平常也就是摸鱼,打发打发时间。

在得知我们的诉求之后,他们又坚决地拒绝了我们进太平间的想法。

“那,保安师傅,见没见过这个人?”

我把虎子手上的照片拿过来,递给保安看了一眼。

那保安大概50岁出头,头发已经花白,满脸都是褶皱皱纹,显得十分苍老。

“哦,这是小李啊,前几天,他请了长假,还没复工呢。”

我们听后大喜,忙问了保安小李的住址和电话急匆匆地就往外赶。

走出医院,胡吉说了句:“我有点事,你们先去,我忙完了再回来找你们。”

随后他便一个人匆匆离去了。

我们三人也不多话,虽说胡吉的本事是我们中间最强的,但是我们此行只是去见一个保安小哥,总不至于出什么事吧。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小李家的楼下。

这是一栋老旧的住宅楼,走进单元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腐朽的年代感,就像是城市改造第一批小区建筑一般,虽然房屋年头已久,但周围的住户还是很多,这里的门窗还是老式的那种,每家每户没有那种金属防盗门,里面一道木门,外面一道带纱窗的铁门。

“咚咚咚”老廖敲了敲小李家门外的铁门。

并没有人回应,但我依稀好像听到了房间内发出了一些声音。

“咚!咚!咚!”老廖有些不耐烦,加重了敲门的力度。

“嘎吱”里面的木门开了,透过铁门,我们看到从里面探出一个贼头贼脑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看了看我们,眼光落在了我们身后高大魁梧的虎子身上,突然露出了吃惊、慌张的表情,反身就准备关门。

“开门!不开小心我给你把门踹开!”虎子急了,一拳锤在外部的铁门上,坚硬的拳头和铁门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沉重而又巨大的声响。

这举动一下子就把小李震慑住了。

犹豫了一会,他还是给我们打开了房门。

虎子一看房门打开,一个箭步冲了进去,魁梧的手臂一下子就把这小子拎了起来,顶在墙上:“你这小子,为什么害我?!”

小李的表情更慌张了,眼神不停瞟向别处,视线最后落在里屋。

我一看心里就有了数,冲着老廖点了点头,我们二人直接踹开了里屋的门。

红灯闪烁,烟雾飘散。

这里面,竟然有一个小型的供台!

这小李心也太大了些,竟然在自己睡的房间里摆上蜡烛,设置供台,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不害怕么?

只是眼前这个供台实在是太过简陋,与我们以前见过的供奉古曼童的供台简直不能比,包括连贡品的方位,摆放顺序等等,都弄错了,一看就是外行人设置的。

虎子站在里屋门外,一把将小李放了下来,推力使得小李一个踉跄,跪在地上。

“说说吧,那玉蝉,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这摆的贡品又是什么?”我抱着手臂,问道。

小李一看事情败露,转过身子,手脚并用匍匐着爬到虎子身旁。

“老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原谅我吧!或者,你打我一顿也行啊......”

这小子突然间的举动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他死死地抓着虎子的裤腿,弄得他是哭笑不得。

“不对,你们看他贡台上供奉的是什么?”

老廖突然在我身后惊呼一声,我转身看去,原来这供台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蝉蜕!

蝉蜕的数量多到令人看了一眼就头皮发麻,这玉蝉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小李要做这样的祭祀?

“快说,这玉蝉究竟是怎么来的?”

“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小李并不是医院的医生,只是负责运送尸体的安保人员,同时也负责与火葬场的接洽工作,基本上是处于两头跑的岗位,有时候碰到需要处理的尸体,他也负责押送去火葬场,小李的性格外向,善于交际,医院和火葬场两边关系都处理的比较好。

半个月前,高速上出了一起巨大的交通事故。

天气原因,雨天打滑,十几辆车连环追尾,死了7个人,这件事也成了轰动全市的大新闻。

那七个人当场就断了气,当送到医院里来的时候也是血肉模糊,基本不需要再抢救了,简单清洗之后就被送去了太平间。

当天值班的人,就是小李。

小李这个人,虽然平时挺上道的,但是这天他也动了歪心思,想看看这几具没人认领的尸体身上,有没有能够捞起来的好处。

结果令他大失所望,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东西。

就这么过了好几天,仍有几具尸体没有家人认领,有人说,这几个人没有亲人,都是外地人,打工的,在询问无果之后,警队和医院协商,先送去火葬场开死亡证明,再等待火化。

这是一起很正常的交通事故,流程也正常往下在走,碰巧又是在小李值班的这周,由于人手不够,他就被派去帮火葬场和医院做一些交界的工作。

小李工作还算是认真负责,赶忙联系了灵车,把七具尸体都送去了火葬场。

由于经常来,小李对于火葬场的工作人员都十分熟络了,由于是体制内的单位,这火葬场虽然听起来晦气,但其实人员待遇都不错,编内人员基本也不用守夜之类的值班,到点就走,就剩下一些外包人员,守着库房和火化室。

这天和小李办理交接的是火葬场的老刘,老刘这个人,是个彻彻底底的老流氓,好赌好嫖,也没成家,不算好人,但是对朋友倒是十分仗义。

他和小李的关系也是很好,有时候值班,小李也会留下来陪老刘打牌。

他们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嚯,这就是出车祸的那一批吧?”

“可不是么,死了不少。”

“可惜咯,人也死了,车也毁了,想我老刘还没开上小汽车呢。”

老刘摸着头发,嘿嘿笑着。

“你也别一发工资就去打牌洗澡,不够你挥霍的呢。”小李经常这么劝他,但是没什么用。

“嘿,人生在世,也就这几点爱好,及时行乐懂不懂?身上有钱不,借我200!”

小李嘴里嘟嘟囔囔,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塞给他,老刘把交接单还给他,说道:“还是你老弟爽快,来,我值班室藏了一瓶二锅头,咱俩等会烧锅炉的时候给喝了!”

“今天就烧?这也没人给你搭把手啊......”小李一听这尸体刚交接完,老刘就要给他烧了,心中有些吃惊。

老刘好像是已经喝了些酒,叫喊着:“怕什么!上面让我们明天烧,今天提前一晚上动手有啥区别?省的他们那些家属看到火化的场景吓个一跳。”

小李拗不过他,心里想着反正跟自己也没啥关系,又不用担责任,就在这吃吃喝喝也没啥不妥,就答应了下来。

讲到这里,小李突然开口问了我们一句:“你们听说过‘挺尸’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