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七十八章:卸岭遗孤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1-05-28 08:39:18 全文阅读

小伟的右边脸颊上有一道细长的伤疤,虽然长度不短,可是深度并不深,灯光昏暗,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我心里大概清楚了这事的前因后果,那彩袍人相信也是通过一些奇怪的方式到了现场。

想必这栽赃嫁祸便是诅咒本质,彩袍人是想将这几起凶杀案强加在我身上,此地不宜久留,尽快脱身才是重点。

“叶子警官,我们可以先走了吧?”我看向面前这位美女警官,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她犹豫了一会:“按道理是有48小时的审讯期,不过既然你们不在场的事实得到了验证,那还请你们保持电话畅通,我们会随时与你们联系。”

我冲着她点点头,朝着老廖、胡吉一挥手,三人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大楼。

叶子警官在身后喃喃自语:“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有很多秘密。”

摇了摇头,重新回到了小伟的审讯室里。

我们三人总算走出了警局大门,这次经历倒真是让人心惊胆战。

胡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诅咒也太诡异了些,那滇南人竟然布这么阴毒的局来害你。”

我此时也是惊魂不定,如果不是小林哥和胡吉及时搜集来了这照片和视频的证据,并把那地下赌庄的地址曝光给警方,恐怕我和老廖就真的要被扣上蓄意杀人的帽子了。

三人边聊边往大门外走去,此刻一个粗犷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三位高人留步!”

我们狐疑地转过身去,看着那叫喊出来的人,这人身高有个一米九左右,高大魁梧,下颚上蓄着浓密的络腮胡须,皮肤黝黑,隔着衣服也能依稀辨认出他身体的肌肉线条,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这不是刚才我和警察吹命格的时候,在旁边听着的人么?”

老廖在我耳旁嘀嘀咕咕,同时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这人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那人气势汹汹地走到我们这,竟“扑通”一声跪在老廖身前。

“高人,救我!”

我们三人顿时放松了警惕,莫名其妙地盯着他。

“刚才听到高人在局子里的一番高谈阔论,想必高人也是个懂行的行家,小弟最近遇上了点困难,可否救我一命,某必定感激涕零,以命为报!”

老廖环顾四周,身边不停地有公职人员走过,也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一个大汉跪在我们面前。

一个穿着警服的小哥小跑着过来:“怎么了?需要帮助嘛?”

老廖连忙摆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们朋友多年不见了,他有点激动,您忙。”

警察小哥这才怀疑地离开,一边走一边扭头望着我们。

“这里不宜久留,有什么事情回店里再说。”

我们几人敲定注意,边拉起那大汉,四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店里赶去。

几人回到店里,一个个躺的四仰八叉,事到如今倒是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我叫了几份凉粉,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唆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大汉正望着我们吞了吞口水,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也递上一份。

这黝黑大汉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抓过去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我拿出几罐啤酒递给他们,胡吉却表示不喝这个,他要点奶茶喝。

我便和老廖一碰杯,仰头一饮而尽。

“小伟这......”

老廖斜眼看着我,生怕我听到这个名字不高兴。

“哎,随他吧,沾赌沾毒,自己做的孽,自己还,我俩再也不是兄弟了,以后各走各的。”

我盯着碗里的凉粉发呆,想起了以前和小伟坐在街上吃路边摊的日子。

只是这种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老廖看对面那位黝黑的大汉也在发呆,便开口问道:

“某金点(算命的)老海儿(走江湖)多年,不知正点(客人)是何招子?”

我一看,这老廖竟然连黑话都如此精通,倒还真像个江湖行骗的算命的。

老廖看那大汉还是不答话,继续问道:“支挂子(武夫)还是清挂子(卖艺的)?”

老廖走到我的身边,附身耳语道:“此人身上一股土腥气,看来不是个正经勾当,先问问他情况之后,再做打算。”

我点点头,也颇为警戒地看着面前的人。

那大汉见我二人这副模样,只得摇了摇头,冲着老廖一抱拳,随后又转向我和胡吉:“列为既是江湖上的高人,我也不瞒着各位。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 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

老廖一听,“腾”的一下站起来:“不知兄弟哪门哪派?”

那大汉又坐在凳子上颓然了起来:“卸岭一派,仅剩我一人。”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搬山卸岭的名号我还是听过的,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可是一方巨擎,只不过这种见不得人的行当随着现代化的提升和科技素质的发展,门下弟子也越来越少了。

老话说,这挖坟的勾当,那都是极损阴德的,干阴行的都信这个,而且这行业,危险性也高,墓中就算是没有怪物,也存在着对身体有害的毒气,很少有人能够全身而退。

再者说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人都吃的饱了,没人再做那些刨人祖坟的下三滥勾当了,就算是这些盗门大家,都慢慢地转变成为了古董商人和倒爷,卖的都是眼里的活,这手上的活,渐渐都没落了。

“在下陈二虎,各位叫我虎子就好。”

别看这人外表彪悍粗犷,其实举手投足只见都颇具江湖礼仪,至少与我二人的交流,都没让我们产生半点反感的意思。

“虎子,你们卸岭一派,一向是以人多为重,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下个穴,恨不得百十个人一起炸山,现在门派没落了,该如何谋生?”

老廖看着面前的大汉,倒也不避讳,既然来人都这样掏心掏肺地说了实话,那敞亮人就做敞亮事,没必要拐弯抹角。

“害,早就不做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了。我现在在古玩市场给人掌眼,赚点外快,有时候碰上点漏子,还能赚不少个差价,活的也算自在,只是我这一派等我死了,基本也算彻底没咯。”

虎子说话间,眼神不禁的落寞而下,看得出,他对门派没落的事实还存在着些许难过,我们也不好问他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简单安慰他几句:人总要往前看,只要人还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我在警局听廖师傅讲了很多风水命理,干我这行当的,自然对风水术也是略知一二,我一下子就听出来您是风水大家,不知道您是否能够帮我一个忙?”

老廖对这夸赞十分受用,满意地点点头:“但说无妨。”

“不知道各位是否听说过,墓葬器灵?”

我和阿吉都耸了耸肩,在我们这号称万事通的老廖倒是捏着自己的胡渣,思考起来。

“你是说,那些风水极佳的墓穴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光会生出一些怪物粽子,也会使得一些墓葬中的器具颇有灵智?”

“廖师傅不愧是高人,我说的就是这个!”

“听过倒是听过,只是这种东西极为难遇,你碰上了?”

虎子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嗯”了一声。

“我好像被这器灵缠上了。”

“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事倒是十分新奇,阴魂厉鬼我见了不少,被鬼附生的人我也见得多了,只是这器具之灵我还是第一次见。

虎子喝了口茶水,不紧不慢地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在大概一个月前,虎子正在古玩市场一熟人的店里插科打诨,这时候从店外走进来一个鬼鬼祟祟的年轻人。

年轻人刚进店,环顾着四周,看到虎子正盯着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扭头就走。

那店长也算是阅人无数,一看这年轻人身上就有问题,连忙走上前拉住他。

“小哥,别走啊,手里有宝贝?能否给咱长长眼?”

这老板生的是慈眉善目,要说这在古玩圈子里摸爬滚打的人,那一个个的都是人精,冲着那外面的小哥是又吹又捧,好不容易把人家忽悠进店里。

这小哥也渐渐放下了心中的戒心,斜眼看着面前的二人,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布兜。

拿出来这个物件之后,小哥也不多说,只是紧紧攥在手里,他冲着虎子他们二人自我介绍起来。

原来这小哥,是粤南市立医院的一名医生,有一天晚上医院里一下子送来了七具尸体,由他和负责太平间的保安师傅一起送往停尸房。

两人在停尸房里忙碌了起来,将这一具具尸体分别放入冷冻柜中。

这时候,小哥突然发现最后一具尸体脖子处,正透过白色的尸袋散发出幽幽的绿光。

他趁着保安师傅背过身子忙碌的时候悄悄拉开了装着尸体的尸袋,尸体脖子上戴着的东西使他大吃一惊。

说着说着,小哥打开手中紧紧攥着的布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禅。

老廖听到这感到有些奇怪:“玉蝉,一般不都是墓穴中垫在墓主舌头下面的陪葬品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