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七十七章:背刺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92  |  更新时间:2021-05-27 11:54:12 全文阅读

“什么,有人举报我们?”老廖气坏了。

“是谁?跑这来污蔑我?!”

“孟伟,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小伟!怎么会是他?!

“呵呵......”我不禁得苦笑了起来,这真是太讽刺了,被人下蛊我没有害怕,被彩袍人诅咒我也没有害怕,小祁和杨子的死亡我更是没有害怕,反而是这自家兄弟的背刺,令我感受到了无限的恐惧,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让我不禁地发抖起来。

“鬼心易懂,人心难测。”

我突然想起,在我最初接触阴行生意的时候,接到的第一个单子,搞运输的老赵。

那时候事成之后胡吉留下给我这句话,起初我只是以为那只是老赵阴事的一次总结。

没想到一语成谶,竟是我落入这般田地的真实写照。

人心难测,比鬼神更加可怕的,是人心。

这段时间以来我见到了太多的人,因为利益而丧失头脑,也见过许多的客户,为了达成目的,满足自己内心的欲望,甘愿选择阴绣,哪怕是小鬼缠身也在所不惜,这些人在我眼中,简直比阴魂厉鬼的形象还要扭曲,还要恐怖。

客户死亡,亲友背叛,锒铛入局。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诅咒。

“哎!哎!你不能进!”

门外传来了一阵跑动的脚步声响,一名年轻俊俏的男子扶着门口,穿着粗气,手里拿着一份档案袋,出现在了门口。

胡吉!

他明显看到了我和老廖,冲我俩比了个大拇指。

我们看到他的手势,重重地松了口气。

这事,估计有转机。

“叶子警官是吧,我希望你好好看一看这份材料。”

胡吉走到叶子警官的面前,把手里的档案袋递给她,转头经过我俩身边,用仅有我们三个人能听见的细小声音说道:“小林哥找到了关键性的证据,至少能保你两人无忧,至于背后始作俑者究竟是谁,还要看小伟如何交代。”

我和老廖对视,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了底。

叶子警官打开档案袋,拿出几张照片和一个U盘,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我们三个人被分隔开,只有我手还被“银手镯”束缚着,分别在三个警察身旁坐着。

我哭丧着脸,看到胡吉朝我使了个眼色,定了定心。

不一会,叶子出来了。

她把手中的U盘交给负责材料的工作人员,对我们说:“U盘的内容已经拿去给鉴别课鉴定了,里面的监控视频如果鉴定是真的,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我和老廖心照不宣地对了一下眼神。

叶子在一旁表现地欲言又止。

“叶子警官有什么需要,但说无妨。”我冲她笑笑。

“我想请你们和举报人,当面对质询问一下,因为种种证据表明这个人不太正常。”

“小伟,他怎么了?”

“他的尿检结果,呈阳性。”

......

审讯室的大门骤然被打开,我看见里面的小伟,正垂头丧气地趴伏在桌子上。

他看到我进来,表情先是惊讶,然后恐惧,最后是忏悔。

“序哥儿!我对不起你!”

他疯了似的朝我挪动自己的身体,我厌恶地看着他,坐在他的对面。

身旁的警官安抚好他的情绪,我喃喃开口。

“为什么害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是受人蛊惑的......”

“我问你,为什么要害我!”

对面的小伟痛哭流涕,双拳不停砸向桌面,倾诉着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小伟在我这纹完聚宝鬼觥的图案之后,就开始整日流连于各种地下赌庄。

他在赌圈一夜成名,每次都能赚的盆满钵满。

现场许多人都叫他“粤南陈刀仔”。

这让赌场老板看不下去了,派了两个心腹和他同桌,想看看他有没有出老千。

可怎么都查不出有何端倪。

这老板也不是个善茬,知道小伟背后的关系,便私下里请小伟吃饭。

意思就是你在我的地方赢钱可以,但是别让赌庄损失太多,他也想靠着小伟的明星效应吸引一下粤南其他的赌徒。

小伟自然也是聪明,自然也懂得赢钱丧命的道理。

于是一场“赌王擂台赛”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举行了起来。

擂主自然是手腕上有着聚宝鬼觥加持的小伟,而打擂的人自然就是五湖四海闻名而来的赌徒们。

这场地下比赛也吸引了不少有钱的老板来看热闹,不得不说保密措施做的也很好,警方竟然没有一点消息。

小伟凭借着聚宝鬼觥带来的无敌气运,一路披荆斩棘,无论是什么项目,都是赢多输少,最后把那些挑战者赢了个一穷二白。

那赌场的老板似乎也是发现了小伟身上的一些端倪,毕竟谁也不是傻子,久赌必输,这是更古不变的真理,哪有什么能一直赢下去的人啊。

好在这次擂台赛小伟帮他赢了不少钱,可这老板暗中也是动了坏心,如果小伟一直与他合作倒也还好,如果他时候想走,以后可就再也没有这种来钱这么容易的渠道了。

于是他便在给小伟泡的茶里偷偷下了“料”。

小伟事后自然也是发现了自己中招,奈何本能的生理反应让他无法拒绝,渐渐的越陷越深......

昨晚,正是活动的最后一晚,经过一晚上的最终选拔,仅剩下四人在场。

中场休息,小伟正在厕所方便,这时候从厕所隔间飘飘然落下一张纸条。

小伟顺手接下,打开查看。

“阴阳绣张序要取你性命!”

一行血红的大字出现在字条上,赫然醒目。

小伟吓得把字条一下子冲进马桶里。

经历了社会的敲打,也做过许多违法乱纪的事情,小伟本性已经变得十分多疑而又自私,他顾不得思考这字条上的字究竟是真还是假,此刻只想尽快抽身。

他找到赌场老板,告诉他自己想撤。

赌场老板却不乐意了,正到了最赚钱的时候,哪能你说走就能走的?

“你要是走了,以后可从我这再也拿不到货了。”

老板抛出了最致命的一个条件。

这条件小伟无法拒绝。

算了,等活动结束再说吧。

下半场的比赛依旧是顺风顺水,小伟看着眼前垂头丧气的赌徒,一股极为自负的心里充斥着自己的心头。

他大笑着把面前的筹码揽向自己的身前,仰天长笑着。

此刻另外半区的胜者也产生了,赫然便是那个彩袍人!

彩袍人在小伟这桌坐下:“怎么样,敢不敢和我来一局?”

......

这才出现了我通感之时,看到的彩袍人刀砍小伟的情景。

“纸条上说你要杀我!那个穿着彩袍的人竟然真的要砍死我!”

“你竟然相信那个纸条,不相信你从小到大的兄弟......”

小伟无话,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可......可我在现场好像听见了你的声音!”

我一怔,难道是通感中小林哥救下小伟的场景,被他感受到了?

“啪”!正在我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身旁的叶子警官一巴掌将几张照片拍在了小伟的面前。

“你好好看看!那个赌博窝点我们已经查封了!这是从现场拍下来的照片,全场就只有你和一群赌徒狂欢的画面!哪有彩袍人?”

小伟盯着照片愣在原地。

我一听,赶忙也把照片拿了过来,仔细看着。

果然,照片上满是小伟抱着筹码和酒杯,在赌场上狂妄的身影,哪有什么彩袍人的影子?

不对啊,我的通感明明看到了彩袍人下手,小林哥明明和他还有短暂的交锋,为什么全然没有一点痕迹?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警察,把U盘交给叶子警官,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叶子点了点头:“U盘里的内容已经鉴定过了,我们也和那个窝点查封的监控做了比对,确实没有伪造的痕迹。”

这代表着我和老廖的嫌疑基本已经洗清了,我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叶子打开投影,播放起了当场的视频。

只见整个场馆,烟雾缭绕,灯红酒绿,满是一阵奢靡颓废的场景。

小伟坐在最中间的大桌上,身旁簇拥着几十个赌徒,围绕着他,好像是这里的皇帝一般。

一个有一个人在小伟的对面颓废地垂下了头,小伟看着自己身前的筹码越堆越多,不禁癫狂了起来。

他站在凳子上扭动着自己的身姿,甚至把筹码随意丢给那些扭动着自己身体的跳舞女郎。

只是这个时候,小伟的眼神瞬间呆住了,他恐惧地看向对面的桌子,疯狂向后倒退着,身边的人也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看着他。

“救命!救命!”

小伟疯狂叫喊着,倒退着,最后被逼到了墙角,大概又过了几分钟,整个人安静了下来,整个大厅又恢复了正常。

我狐疑地看着叶子:“这个录像,有点奇怪啊,看起来并没有人要伤害他啊。”

我内心嘀咕着:莫非那彩袍人和我一样,并不是亲身所至?

叶子用手轻抚着自己的下巴,一副沉思的样子:“莫非是吸嗨了,产生了幻觉?”

小伟此刻瞪大眼睛,神色慌张:“不可能!不可能,如果是幻觉,我脸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定睛一看,果然小伟的右侧脸庞上,有着一道七八厘米的细小伤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