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七十六章:入局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152  |  更新时间:2021-05-26 09:55:20 全文阅读

一声怒喝,竟让那彩袍人乱了心神,小伟也避开了要害,只是被刀芒划过脸颊,划出一道小小的豁口。

我转身望去,只见小林哥正赤裸着上身在我们身后站着,横练的肌肉上有点点黑色光芒展现,开始蔓延在上半身的各处,逐渐凝聚成一尊凶猛异常的麒麟图像。

麒麟鬼绣,霸道逼人!

小林哥手边一把古朴断刀横在身旁,彩袍人看了看他身上的麒麟纹身。

“吴家的人?”

随即冷笑一声,手上的苗家弯刀绕过头顶,刀锋一竖,拖着刀就往小林哥这里冲了过来。

现场的桌子椅子,各式木制用具,在弯刀拖行的过程中,触碰之后均被划为两半。

小林哥声势并不低人一等,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发了疯一般拖刀跑来的彩袍人。

就在彩袍人距离小林哥还剩十几米的时候,小林哥动了。

只见他左手持着刀鞘,重重地往地上一戳,那古朴风格的刀鞘竟直接插在了大理石地板内,地板被生生砸出了一个凹陷!

这是何等的力量!

手中那看起来并不锋利的断刀绕着小林哥的手腕直转了几圈,发出了沉重的嗡嗡声响,随后小林哥将刀一横,也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往前冲去,断刀划破长空,发出阵阵破风声响,几秒钟后与那弯刀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金铁交加的响声。

“铛!铛!”两声尖锐的金属碰撞声响起,二人分离开来,整个区域又陷入一阵沉默。

我回身望去,自小林哥浑身上下,特别是纹身所显现的部分,正环绕着小林哥的身体表面,散发出一股黑气,这阵黑气正不断朝着小林哥的手臂,乃至那柄断刀攀升。

黑气缠绕上那柄古朴断刀,小林哥将它横在身旁,散发出一阵阵诡异的黑芒。

而那彩袍人,正在房间另一端,刀间垂向地板,拄着刀柄大口喘着粗气。

“叮当”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手里的弯刀已经彻底断为两半。

彩袍人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低头看着自己手里仅剩的半把弯刀和掉落在地上的刀尖部分。

胜负,一招便知。

小林哥将手里的断刀抗在肩上,身上的黑色纹身愈发浓烈,一步一步地走向彩袍人。

两人的位置不断拉近,小林哥身上的黑色也越发浓烈,那麒麟图案竟然动了起来,贴在他的身上,肆意朝着彩袍人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看似嘶吼了起来。

“说,你是何人。”

小林哥声音深沉而有沙哑,他举起自己的黑色古朴断刀,以刃相向。

“不愧是吴家,舞的一手好刀法,不过......你真以为你能救得了他?我背后的势力,你是得罪不起的,诅咒已经生效,阴阳绣的生意,毁了!等着接受大黑天的怒火吧!咯咯咯咯咯哈哈哈啊哈哈!”

这彩袍人肆无忌惮地仰天大笑起来,声音飘散在房间上空,诡异而又空洞。

银色刀芒一闪而过,彩袍人的头颅应声而落,在地面上滚动了一会,整个人的尸体发出了一阵阵的鸟类扇动翅膀的破空声响,再低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彩袍人尸体的身影,地上只剩下一地的彩色鸟毛。

“还是被他跑了。”小林哥喃喃自语,走到我的身边,一扯我的衣袖。

一阵虚空旋转,映入眼帘的便是黑色的夜空,和老廖的身影。

“发生了什么?”

胡吉和老廖焦急地问着,我看了看身旁的小林哥,他正在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古朴断刀。

“没事,小伟那边可能出事了。”

我刚要拿起手机给小伟打电话,老廖一把把我拦了下来。

“等会,你别冲动,我们不能再和案子里的人产生关联了,你还嫌身上不够脏么?”

“你说什么呢?他可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我试图挣脱老廖紧抓住我的手,可是他手上的力气明显增大,显然是不想让我打这个电话。

“人家把你当兄弟么,在他眼里,钱才是兄弟,你怎么还是不懂!”

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扯着自己的头发,仰天喊叫了几声。

“大夜晚嘅唔睡觉啊!扑街仔!”不知从哪里有人吼叫一声,打乱了我们的谈话。

刚才的动静实属有些扰民了。

照那彩袍人说的话,他背后有着极为复杂的势力支撑,这黑神的诅咒究竟会带来怎样的灾难,我们也不得而知。

小林哥天一亮就走了,顺便还带走了胡吉。

这让我感到有些奇怪,这两位能人刚见面的时候还在互呛,怎么这时候又一起出门了?

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

店里安静的可怕,就连窗外也没有一丝鸟叫、行人说话的嘈杂声响,偏头看着老廖,这厮还在熟睡之中。

突然间,我好像听见了店外出现了一丝丝异样的响动。

“咚咚咚”接连出现有节奏的敲门声。

“谁啊!”

门外并无人应答。

我狐疑地用遥控器打开店面的卷帘门,随着门逐渐上升,我并没有看见门外有任何一个人的身影。

“砰”一声巨响,店铺的大门被轰然推开,我身子一沉,被反手按压在了地板上。

那人随后便用膝盖顶住我的脊柱,把我死死地按在地上,丝毫不得翻身。

“不许动!警察!”

我惊讶地回身望去,果真是一群荷枪实弹的刑警闯入我的店铺,这群人有的身着便服,有的穿着警服,但无一不是对我充满警惕,怒目相向。

警官们转瞬间就控制住了我的纹身店,过了几分钟,我看见老廖也一脸郁闷、垂头丧气地从店里被压了出来。

随后我看见人群后方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子警官!

“你们涉嫌多起谋杀案,请跟我们回局里调查!”

这......什么情况?

我看着老廖,他也无奈地对我耸了耸肩。

一定是有人恶意报复,这下算是中招了。

难道彩袍人所说的诅咒应验,就是这个意思?

“带走!”

随着叶子警官一声令下,多名刑警闪身而出,架着我俩就往车上压。

就在上车的一瞬间,我见远处巷子的尽头,似乎有一个穿着色彩斑斓的袍子的人影,正在暗中注视着我们。

彩袍人!

“警官!是他!罪魁祸首是那个穿着彩色袍子的人!你们快去抓他啊!”

我扒着警车车门不肯上车,嘴里声嘶力竭地嘶吼着。

突然间感觉腰间一阵触电的酸麻感,头脑渐渐眩晕了过去,整个视野天旋地转,恍惚间只能看见眼前警察沉重的表情和老廖冲着我喊叫的样子。

再次醒来已经身处警局的审讯室。

眼前的叶子警官看起来还是那么冷酷傲人。

“醒了?说吧,孙兴、小祁和杨子,你为什么杀害他们?”

“杀人?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啊警官!”

“昨天晚上你人在哪里?”

“昨天?昨天我和老廖就在店里啊!”

“有没有其他人证明!”

我沉默了一会,小林哥的身份实在是不好为我出面指正。

“有!有个小兄弟叫胡吉,东北人,这几天来粤南找我玩,你们问一下他就知道了啊!”

“他人呢?”

“我不知道......”

叶子警官柳眉紧蹙,玉手一拍桌子:“你到现在还不说实话!你说的胡吉,压根就没有这个人!”

没有这个人?!怎么会?

我的脑海中浮现起胡吉的音容笑貌、行动举止。

他是个保家仙啊!

现实里用的估计不是“胡吉”这个身份吧......

得,这次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叶子警官,我是真没骗你啊,那几个人各自的死亡时间和我们分别出现在他们家的时间,压根就对不上号吧!”

叶子坐在我对面,紧紧皱着眉,沉默不语。

这下我知道,这句话讲到了问题的疑点所在。

说白了警方并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证明我们和这几场凶案的关联。

“你的那几个纹身,究竟有什么含义?”

叶子警官似乎想起了我第一次在警局里说过的话,开始怀疑了起来。

你相信鬼么?

这句话似乎又重新出现在了她的脑海。

只见她反复摇了摇头,似乎觉得有些可笑,轻笑了一声,把我带出了房门。

此时此刻老廖正坐在一个警官工位对面的座椅上,翘着二郎腿,嘴巴里跑着火车。

“兄弟,你这八字,时柱有食神,可喜可贺啊,这时柱可是命格里的最后一柱,那可是财运官运亨通啊,只是越老越红,你现在尚且年轻,这大富大贵之日,可能还需要再等等哈。”

我听着想笑,这老东西,竟然忽悠到警察局里来了。

谁知道那对面坐着的中年警官竟然十分受用,想必是人过中年还是普通科员,内心也憋了许多年的怨气,此刻听到老廖忽悠,竟然真的相信了,压根没把他当作嫌犯,反而是搬了个板凳坐在他旁边,反反复复问起细节来。

周围的人叽叽喳喳,还有个留着络腮胡的大汉正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们,时不时地点点头,一副学到了知识的样子。

这场景倒是更搞笑了,叶子见状狠狠地敲了敲桌子:“聊什么聊!还不干活!”

老廖收起自己的二郎腿,偏过身子:“我说警官,我俩真的是无辜的,你为什么抓我们来?”

叶子指了指另一边的房间,对我说道:“有人报警说自己遇害,说是你在现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