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七十五章:以力破巧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275  |  更新时间:2021-05-25 07:08:31 全文阅读

“借刀杀人......好算计啊!”

我嘴里喃喃自语,想起老金曾经看似轻描淡写地与我说过:切莫毁人生意,这阴人江湖复杂得很。

那龙岭碎尸案,看来真的引火烧身了。

也许,杨子之前给我送来的蜈蚣干尸,是对我的一个提示?

看来她早就知道自己难逃彩袍人的魔爪。

“怎么办,杨子的事情,我们该不该报警?”

老廖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你特么有毛病啊,自己送上去让人家怀疑?一次两次都可以说是巧合,第三次又出现在案发现场,你以为你是江户川柯南?”

“那杨子怎么办,不管怎么说,好歹她也在虫蛊上放了我一马。”

“这个简单!”

我看着老廖换上一件黑色风衣,拉高了领子,拿出一顶针织帽,走出了大门。

不知道老廖究竟葫芦里卖了什么药,胡吉也耸了耸肩。

老廖走后,胡吉悄摸走到我身边问了一句话:“你觉得老金这个人,怎么样。”

我很吃惊他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回答:“老金待我就像自己叔叔一般,虽然有时候有些贪财求利,但对我还算是比较好的。”

胡吉的脸色愈发凝重:“可据我所知的老金,并不是这样的人,我很久以前就和他有过业务上的接触......他其实,是一个非常狠的人......”随后抬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嘿嘿一笑:“算了,不说了,可能是我想多了也说不定。”

老金非常狠......究竟狠在哪个方面?是手段,还是心计,又或是有些其他方面的事情?

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着说着阿吉非要我陪他打手游上分。

看着他2-16的战绩我不禁陷入沉思。

蓝色的victory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阿吉开心地叫喊了起来:“玩的好啊序子哥,我是废物!”

门外出现了脚步走动的声音,原来是老廖回来了。

“什么废物?”

我没理会他的话,连忙问他干嘛去了。

“我去报警了,只不过是找了一个多年不用的公共电话。”

“你就不怕暴露?到时候显得我们更可疑......”

“放心放心,以你廖哥我的水平,反侦察意识贼强,我在巷子里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弯才回来,电话亭里面也没留下什么痕迹。

明明不是我们下的手,为啥我有种我们是杀人凶手的既视感......

“不过我觉得你还是要想一下万一警察来找我们,我们该怎么说。毕竟......他们身上都有阴阳绣......”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讨论了一整晚。

太阳依旧正常升起,只是离最后的期限仅剩下最后一天。

要是小林哥在就好了,凭他的道行,应该根本不怕这印记,俗话说“以力破巧”,只是小林哥现在身在何处尚未可知,不知道眼下这一劫是否能安全渡过。

果然,杨子遇害的事情,终究是被警方知晓,只是发现尸体的地方是在高校,警方竭尽全力把此时压制了下来。

可高校的八卦传播速度终究是更快一些,这些日子,在校园里传出了各种“某女生为情自杀”“某老师侵犯学生”等八卦谣言顿时成为了粤南大学学子间的谈资笑料。

在我的店里,叶子警官站在我的面前,正眼神凌厉地盯着我。

此刻的叶子警官一头短发,耳朵上带着长长的耳环坠饰,身穿碎花时尚上衣和修身的长筒牛仔裤,这要是走在街上,活脱就是一个摩登女郎。

“叶子警官......没想到,您穿这身,还是挺有女人味的。”

“你说什么?!”

我看着叶子警官眼神中迸发出的熊熊怒火,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说吧。”

“说......什么?”

“还装呢?为什么几个死者,身上都有你做的纹身?”

“这个......我说闹鬼,您相信么?”

“你又跟我玩这套是不是?”

“我说姑奶奶,我是真的不知道阿,你也调查过吧,死亡时间内我根本没有出现在哪些地方啊!”

确实,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和脱罪的证据。

就在气氛降至冰点之时,我看见门外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

“小林哥!你总算回来了!”老廖这人倒是拍马屁拍的勤快,直接一个健步就想往小林哥身上扑,小林哥一个闪身,走到我的身前。

“有事找你,关于麒麟。”

“好,我们出去说。”我看小林哥的反应,看起来事情还颇有些严重,拉着他就往外走。

“慢着,警察,身份证请出示一下。”叶子警官正盯着小林哥,喊出这句话。

她伸手拉住小林哥宏伟的手臂,另一只手展示着她的证件。

“松开。”

“......”

“我说松开,别让我再重复第三次。”

小林哥的语气低沉而又霸道,他轻轻一跺脚,从体内好像伸展出了一股磅礴的气势,叶子警官的姿态一下子就被压了下去,轻轻松开了自己拉着他的手。

叶子似乎并不服气,手臂向后弯曲,伸向自己腰部藏着的手铐......

“哎哎哎,误会啊,都是误会。”老廖见状识趣地插在两人之间,把二人隔了开来。

“这是我们店里的......顾问,我们都叫他小林哥。”我解释道。

因为小林哥出身和职业的敏感性,我实在不想让他和警察有太多接触,只好拿出这副说辞。

“我还是希望你们不要隐瞒,积极配合我们调查。”

“一定配合,一定配合!”老廖讪讪地回应着,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把叶子警官送出店门。

真是个难缠的主。

夜色渐深,我们四人围坐在桌子边上讨论最近发生的事。

小林哥斜了一眼正在玩游戏的胡吉:“胡家的人,就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阿吉年轻气盛,这话像是一下子就触碰到了他的逆鳞:“你这话什么意思?吴家了不起?来来来,咱俩练练!”

我反身抱住阿吉把他往后拖,这小子就像四爪乱舞的猫一样闹腾不止,嘴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

“小林哥,你说吧,碰上了什么事。”我看小林哥最近情绪有些暴躁,要是换做以前,他压根不会理会胡吉,谁知道今天竟然主动挑衅,一定是遇到了一些什么问题。

“我上次去的墓,有点问题,可能墓里的东西,是导致我麒麟纹身淡去的原因。”

“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如果条件允许,我想让你,和我一同去一趟那个墓穴。”

啥?让我去探墓?且不说会不会碰到粽子不说啊,这盗墓,逮到可是就要蹲局子的生意,这玩意谁敢涉足。

“当然,不是让你下墓,而是在上面接应我,这事情说来十分复杂,到时候可能要用到你阴阳绣的技法。”

我含糊着答应下来。

“只是,我碰到的这个诅咒印记,究竟如何破解?”

入夜已深,这最后一晚,有小林哥在,我心宽慰了许多。

小林哥走到墙壁旁边,摸了摸印记,此刻子夜已至,那印记最后一道正在熊熊燃烧!

小林哥双指对准那正在燃烧发光的最后一道印记,微微用力,那两根手指竟然直插入了墙壁中。

这是何其恐怖的力量?!

透过他的衣服,依稀可以从胸口、背部和手臂处露出的地方看到他隆起的肌肉,和逐渐蔓延开来的麒麟图案。。

麒麟鬼绣的力量,再一次被使用了出来。

看着最后一个印记彻底变成了鲜红如血的颜色,五道横杠最终都变为一体,我赶忙把手掌贴在印记上,熟悉的眩晕感再次席卷我的大脑。

只是这一次,一切场景都不一样了。

我率先看到的,竟然是小伟。

他正在某处赌桌上,肆意笑着,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把桌子上大把大把的筹码揽向自己的面前。

“哈哈哈哈,今儿一晚上可真是收获满满啊!”

“你敢不敢,和我赌一局?”小伟对面的坐着的人将自己面前全部的筹码都推进了下注区域,面容挑衅地看着小伟。

“切,你小伟爷爷这么长时间来,还没怕过谁。”小伟也是相同的动作,潇洒而有自信。

对面神秘的男子嘴角扯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结果显现,对桌男子玩味地扭动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呵呵笑着。

小伟盯着自己面前空荡荡的桌子发呆。

“我还有一个赌局,不知道你敢不敢玩。”男子用手臂拄着自己的脖子,饶有兴趣地问着。

“怎么个玩法?”

“你赢了我这些钱全都给你。”男子手臂从满桌筹码上挥舞而过。

“输了呢?”

“输了,把命留下。”此刻对桌的男子哪里还是寻常的赌客,阴风吹过,羽毛飘散,瞬间变成了那个诡异的彩袍人!

“小伟,别答应他!”我声嘶力竭地朝赌桌上的小伟喊着。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猛地回头看向四周,不过好像并没有看见我。

“赌!!”小伟咬着牙,十分不甘心的样子。

“咯咯咯,有志气,那就来吧。”彩袍人也诡异地笑了起来,应下了这场赌局。

结果不言而喻。

小伟输了。

那彩袍人一挥衣袖,一把巨大的弯刀凭空出现在了赌桌上:“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周围的赌徒仿佛都麻木了一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都在忙着玩自己的。

“留下性命。”彩袍人一拍桌子,身体以一个极为迅疾的速度朝着桌子对面的小伟冲了过来。

“不!!!!”我盯着眼前的场景,只能大声嘶吼。

就在刀芒即将触碰到小伟睁大的瞳孔时,一个声音陡然从我身后响起。

“苗疆偏门的装神弄鬼之辈,还不住手,想死不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