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七十二章:鬼画符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2021-05-22 09:26:52 全文阅读

“诅咒?鬼画符?”

鬼画符这词我倒是十分熟悉,以前上学的时候,就经常被爷爷骂作“鬼画符”、“鬼咁样”,一般是形容字丑,鬼都不知道写了些什么,这五道诡异的印记,竟然是真的鬼画符?

阿吉的脸色异常严肃,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什么事情这么上心。

“你把镜头拉近些,看不太清楚。”

我赶忙把手机伸过去聚焦在这诡异的图案身上、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印记总共有五道,这是一个倒计时。”

“倒计时?”

“对,代表了诅咒生效的时间,仅剩下五天。”

“那这印记上呈现的不同颜色......”

“一道鲜红,证明已经过了一天,今天晚上十二点,应该有第二道印记转变为鲜红色,你最近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沾上这些东西?”

我一听急坏了,诅咒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我哪里能够承受得住?何况这东西就像死亡倒计时一样,还剩下四天,这局究竟该如何破解?

“算了,我明天飞去粤南,一切等我到了之后再说,记住,等我来了之前,不要做任何生意。阴阳绣的手段,暂时不要再用了。”

“好,我们等你来。”

挂断电话,我又盯着那印记沉思了起来,那几道鲜红的印记,就像长在心里的一根刺一般,令我有些膈应。

不过既然胡吉说了,就关门大吉几天,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回到店里,我开始做着关店的准备。

“话说,小伟那个纹身,真的没什么问题?”

我听这话,动作一顿,嘴巴干涩地回道:“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增加财运而已,我担心的不是图案,我担心的是他得罪什么人。”

老金也说了,赌输了输的是钱,赌赢了输的是命,就看这小伟什么时候能够回头了。

我和老廖买了一堆吃的,屯在店里,两个人准备当几天仓鼠,这诅咒听起来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的。

“不会是跟那个电影《死神来了》一样吧,家里某个地方的螺丝掉了,然后引发一系列蝴蝶效应,最后产生意外?”

老廖平常就喜欢看这些国外的恐怖电影,美其名曰“练胆子”,但每次都被吓得躲在沙发上瑟瑟发抖。

但我是丝毫不信这鬼画符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诅咒,世界上有阿飘,有因果,这些我都信,但我不信有人的力量能够用安排别人的命运。那跟神仙有啥区别?

胡吉坐的明早的飞机,要明天中午才能到,我和老廖实在是心里没底,决定半夜十二点爬起来看看这个印记会产生什么变化。

时间转瞬即逝,不觉中已经入夜,我和老廖丝毫不敢入睡,开着电视,眼睛却时不时地瞟着墙上的时钟。

11:58。

我和老廖赶紧打开店门,电动卷帘门摩擦着向上缓慢升起,在寂静的黑夜中发出略微刺耳的声响,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世界,我内心十分忐忑,此刻我宁愿外面出来个什么鬼魂索命,也不愿意成天到晚提心吊胆担心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11:59。

距离十二点还剩一分钟,我们跑到店外,死死地盯着那些印记,此刻还和白天一样,一明四暗,五道印记没有任何变化。

“咕咕”时钟发出了整点声响,那墙上印刻着的印记,动了......

只见那几道印记,就像被瞬间点燃一般,一闪一烁地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那红色的光芒妖异至极,我和老廖盯着它没有半点办法。

“妈的,我就不信这鬼玩意擦不掉!”

老廖抄起旁边正在装修店面门口的铁锹,竖起铁锹前端,狠狠地朝着墙壁上的印记挥舞了过去。

一声强烈的摩擦声响,铁锹带出一些墙皮、灰尘应声而落,掉在地板上。

只是那墙上的印记丝毫未动,虽然墙壁深深陷进去一块,但那诡异的印记就好像镶嵌在了墙壁内部一般,紧紧地贴合在墙上。

老廖又拿出一盆水,一股脑地泼在墙上,一瞬间,墙壁被水打湿,我也拿起一块抹布,疯狂地擦拭了起来。

这不擦拭倒还好,经过反复的擦拭,那印记发生了变化。

墙上诡异的印记不再发出红色耀眼的光芒,但是第二块印记已经又暗红转变为了血红色。

我和老廖赶忙凑近了看过去,还真如阿吉电话里所说,第二道印记,也变得通体血红。

二明三暗,距离诅咒发作的日子,又近了一天。

我撇下手中打湿的抹布,伸出手轻轻触摸着刚刚变红的印记,脑海中好像突然有一道电流划过一般。

似乎与之前鬼宅里的的卍字符号一样,这鬼画符也能让我的通感,有所反应。

仿佛身陷漆黑一片的空间中,被剥夺了所有感觉,周围完全寂静一片,我只能缓缓朝前走着,前方好像伫立着一个身影,在等我。

我不禁加快了脚步,朝着那道身影走了过去。

定睛一看,是一个身穿着彩色袍子的人影,诡异地站在那里,脸部戴着血红的面具,眼睛好像透过面具,正死死地盯着我。

这是我才有机会看清彩袍人的长相,身高不算太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看不清男女,身穿的彩色袍子十分诡异,之所以为彩色,是因为袍子上面粘着各式各样的鸟类羽毛,五彩斑斓,却又十分诡异。

他戴着的红色面具,呈笑脸造型,眼部弯曲着,好像是一个微笑的人半眯着眼睛,面具通体血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血腥气味。

他抬头看我,发现我正在默默观察着他,之间他缓慢行动了起来,整个人仿佛是一个被人控制的提线木偶一样,手脚半垂,缓缓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头部微微转动,脖子处传来了咔哒咔哒的生硬声响。

他的脖子竟然就这么旋转了三百六十度,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形态,扭动了一圈,面具之下发出了“咯咯”的诡异笑声。

“还有三天,诅咒来临。”

生意沙哑而又干涩,丝毫听不出任何特点。

“你到底是谁!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派杨子害我!”

想到鬼宅里看到的那些诡异场景,还有我吐出来的半截蜈蚣,我怒火中烧,直接朝着前方的彩袍人冲了过去,挥起一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的一声,眼前的彩袍人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片片飘落而下的鸟类羽毛。

“呼,呼”我大口喘着粗气,原来自己已经被拉回了现实,老廖正扶着我,面露焦急。

“通感又犯了?”

我点点头,说知道要害我的是谁了,只是对方道行颇高,一时半会还查不到他的真实身份。

“算了,回去睡觉,等阿吉和小林哥来了,看能不能解决这件事。”

我和老廖又回到店里,我看了看门口的血红印记,正在黑暗中散发着诡异的红芒,只能将店门又拉了下来。

一夜无话,一筹莫展。

直到......阿吉的到来。

再次见到阿吉是在机场,这个胡家帅气得有些“妖艳”的小伙子,有着保家仙的力量。

只是再看到他的时候,这厮果然还在打游戏。

他正坐在出站口的台阶上,盯着发灰的屏幕发呆。

好家伙,真有你的,菜且有瘾。

老廖开车,我和阿吉坐在后座。

他一脸兴奋地拿出手机:“timi?”

“T你大爷,我人都要没了,t个屁阿!”

阿吉这才收起自己玩世不恭的姿态:“等到店里看看再说。”

“就是这个印记么?”阿吉环抱着手臂,紧皱着眉头,手指轻轻触碰着墙壁。

“嗯,你摸这个印记的时候,脑袋里,有没有出现其他什么画面?”

“摸上去有种凉凉的感觉,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通感的画面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到?

“晚上的时候印记是如何变化的?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我讲凌晨时分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阿吉。

阿吉沉思了一会,抬头看向我:“不瞒你说,这种印记,我见过两次,但是......”

“但是什么!”我和老廖异口同声。

“但是情况有点不同,一次印记只有三横,一次却有七横。而且诅咒触发时产生的结果也大不相同。先说三横的那次,其实也没什么,我碰到的那个人,只是出了车祸,断了手臂,其他并没有出现什么其他诡异的事情。

但是......七横的那次,七天之后,那人从十二层的楼上跳了下去,人最后虽然摔成了肉泥,但诡异的是,尸体跌落在地面上时,喷出的鲜血,竟然绘成了那七横印记的模样,你说奇不奇怪。”

我和老廖对望了一眼,也就是说这次的诅咒程度,并不一定会伤及性命,但是肯定会带来什么不好的事情。

阿吉走进店里,坐在沙发上,捏了捏自己盘起来的长发:“诅咒这种事情,太玄了,无从考证,而且这种印记,应该出自一个特殊地区的传承。”

“苗疆?”老廖狐疑地问道。

“没错,而且是滇南苗疆,这和他们供奉的摩诃迦罗黑神有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