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七十一章:聚宝鬼觥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21-05-21 07:00:01 全文阅读

“张哥,货来了~”

一声轻快的喊叫声打破了我们尴尬的气氛。

阿毛不愧是飞毛腿,一会的功夫就把货给拿来了。

我在讲述聚宝鬼觥的故事之前心里就下定主意,如果小伟不听劝,听完故事还是执意要纹,我就再也不认他这个兄弟。

好,好,这是你逼我的。

“躺下,我给你纹!”

我咬牙切齿,其实内心一阵绞痛,想不到和小伟的关系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真是令人唏嘘。

“张哥,我们掌柜的托我跟你带句话。”阿毛把阴魂罐子交给我之后,大咧咧地说道。

“什么话?”

“金爷说,如果赌钱常输呢,输的是钱。如果赌博常赢的,输的是命。赌钱的输赢,不在牌桌上,而在牌桌外。”

这话就如尖刀一般刺入我的心脏,我看了看小伟,这货正挠着耳朵,压根没听进去一般。

“嘿嘿,这罐子里阴魂,就是从赌场收来的,金爷这句话,放在万千赌徒身上,百试不灵啊。小伟老板,保重啊。”

阿毛也算是常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老手了,不光和脏东西接触,平时碰到的人也鱼龙混杂,这道理,他是想得透彻。

只是这个浅显的道理,小伟不懂,也不愿意听。

罢了,只能找个时间把他强行从王哥那边拖回来,让他彻底脱离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

小伟躺在纹床上,嘴巴里还在嘟嘟囔囔:

“哎,这就对了,序哥儿,咱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你可不能给兄弟我藏私,我富贵可不就是你富贵么,等我混大发了,也少不了你的。”

此刻的他已经被金钱欲望蒙蔽住了双眼,张嘴闭嘴都是金钱和权力。

我示意他不要说话,拿出细针扎破他的手指,挤出指血滴落在阴魂罐子中。

霎时间,阴风阵阵,头顶吊着的风扇疯狂摇晃了起来,电灯也发出了兹拉兹拉的声响,一闪一烁着。

我知道这是罐子里鬼魂太凶的缘故,看向阿毛。

阿毛也耸了耸肩,说:“这正主是赌场里的老手,但是运气极差,百万身家都被他败坏光了,后来老婆和孩子都离开他了,他也不悔改,还是天天流连于这些场所,最后欠了一屁股债,也借不到钱了,就跟人家赌手指,一根手指两万,最后输了6根。也没个地方住,死在了外面,但是他的阴魂却久久不散,天天围绕着赌场转圈,我也是受人家老板之邀,去把它拘了来。”

这阴魂竟然是如此赌徒,和此时的小伟真是莫名讽刺的相配啊。

阴风还在肆虐,窗户旁的帘子被拍打着,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罐子中逐渐传来了呢喃的声响。

“庄!庄!买庄!”

可怜的人,成为阴魂之后念念不忘的还是牌桌上的那些事情。

老廖从包里掏出一张符咒,手里默默结下几个印结,突然间那符咒就在手里莫名自燃了起来,老廖将燃烧着的符咒放在阴魂罐子的上方,随着符咒燃烧殆尽,黑灰落下,罐子中的声音才逐渐消散。

“廖哥,好功夫!”阿毛惊得目瞪口呆,在旁竖起了大拇指。

“见笑了。”老廖被夸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摸着后脑勺嘿嘿直笑。

“你们玩够了没,什么时候开始纹?”

小伟从纹床上坐起来,语气极为不耐烦地催促我们。

老廖眼看自己好心的举动被当作驴肝肺,怒火中烧,正准备冲上前去揍他。

我一把拦住老廖:“算了,老廖,今天都依他的,以后我再也没这个兄弟。”

“嚯,这话哪跟哪啊,你张序能耐了,现在不认我了,我可不就是你一个小跟班么,想用就用,想扔就扔就是了,今儿这图你给我纹完了,我要是再来找你,我是孙子!”

我闭上眼,深呼一口气。

“随你便,开始吧。”

小伟也不再说话,又躺了下去。

改图这件事我也做过几次了,这次是阳绣改阴绣,把之前的图案当作新图案的一部分,小伟的通宝铜钱是纹在手背上的,因为原图的大小是没办法改变的,因此这图要想再改,就只能把那聚宝鬼觥纹在手腕上,看上去就是手腕上缠着一尊聚宝鬼觥,手背上漂浮着一枚精细的铜钱一般。

定好了思路,稍作消毒,我便开始下针,这缠纹的手法略显精细,况且小伟又不是寻常客户,我这次纹的就尤其认真,光是描边就足足描了有半个多小时,经过大概的勾勒,聚宝鬼觥的杯身已经初现端倪。

这图案颇为古朴,特别是杯口的鬼首,我在纹绘的过程中,竟感受到一丝心悸。

初步勾勒完成,我抓起罐子,反手一巴掌把罐子拍在了小伟的手腕上。

那罐子就像活过来一样,紧紧地吸在小伟的手腕上,我尝试着扒开罐子,却丝毫未动。

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我急坏了,冷汗直流。

小伟却躺在纹床上一动不动,好像并没有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

罐子接口处紧紧咬在小伟的手腕上,以至于勒出了斑斑红印,罐子内部不停地传来了“沙沙”的声音,十分诡异。

突然,从罐子里慢慢升腾出一股黑色的气流,缓慢地爬行着。

那气流不停地发出“沙沙”的声响,攀升在小伟的手臂上,将他的小臂紧紧缠绕住。

然后一掉头,往纹身图案所在的地方钻了过去。

“啪嗒”一声,罐子掉落,那黑色气体就这么消失在了纹身图案上。

好像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抓起小伟的手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那图案已经彻底完成,杯口的鬼首图案,竟黝黑发亮,小鬼的眼睛散发着点点红光,简直栩栩如生。

老廖和阿毛站在旁边,也不敢插话,这次纹图和以往都不太一样,就好像......阴魂主动迎合了上去一般?

小伟见图案已经完成,腾的一下从纹床上蹦了下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只见他抓起茶几上散落的一副扑克牌,这是我前几天和老廖闲着无聊玩的牌。

小伟从一沓扑克牌中随意抽了一张,翻拍一看,是一张“大王”。

他的眼中似乎迸发出金光一般,又手忙脚乱地洗乱了扑克牌,又从中随意抽了一张出来,还是“大王”。

小伟显得尤为兴奋,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骰子,往桌子上随意一丢,点数为六。

又接着试了几次,每次都是最大的点数。

“乖乖,简直神了。”老廖在一边瞠目结舌,我也看得呆了。

想过阴绣会给人的财运带来影响,但这抓牌永远抓最大牌,也太邪门了吧。

好了,这下那些研究概率论的数学家们非得从坟墓中跳起来不可。

小伟还在愣神,呆立了一会之后,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才对嘛,这才是我要的效果,序哥儿,啥也不说了,好兄弟!等我发大财了也有你一份!”

小伟的反映略显癫狂,一直狂笑不止,和我说完话之后就直接走出了我的纹身店。

“纹完就走,还真是势利啊......”

老廖递给我一根烟,叹了口气。

我接过老廖的烟,点燃猛吸了一口。

烟似乎太熏人了,熏得我眼睛有些湿润。

一股失落感在我的心中升腾而起,形同陌路,大概就是这种感受吧。

送走阿毛,我和老廖对立倚在门框上抽烟,我不经意间摸到了门边得一块墙壁上有着奇怪的凸起。

走出店铺仔细一看,竟然有着一个奇怪的血红印记,就印在我的店铺门旁。

“咦,这是什么?”老廖也发现了这个印记,也凑过来仔细研究着,这是五道横线,交错而生,歪七扭八的。

“会不会是小偷做的记号?”

我经常看到有些博主科普,说是小偷踩点会根据不同的情况在门外做一些记号,方便行窃。

“管他呢,刷掉不就行了?”

老廖也不废话,从杂物间中拿出一罐子白色墙漆,用刷子沾上就开始刷起墙来。

奇怪的是,这五道血红印记压根就刷不掉。

准确的说,墙漆覆盖在印记上之后,竟然如流水般脱落滑动下来。

我又找来铲子,准备把这块墙皮铲掉。

也是丝毫未动,这血红色得印记就好像彻底长在了我们店铺旁的墙上一般,拿它没一点办法。

“你看,这个印记好像颜色不太一样。

我顺着老廖手指着的地方看去,确实,有一道横杠是血红色的,如鲜血一般,其他四道都是暗红色的,有些发黑。

“要不......问问小林哥?”

我点点头,拨通了小林哥的电话,几声忙音声响,并没有接通。

看来小林哥又去做什么神秘的事情了。

这怎么办,突然出现的符号让我心生烦躁,直觉告诉我这东西肯定没这么简单,要么把它去掉,要么问出个所以然来,这样我才心安。

突然间,我又想到一个人,他盘起的头发和尖细的狐狸眼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想着想着,我便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靠,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我正排位呢啊!”

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胡家阿吉果然又在打游戏。

“我这边碰到个奇怪的符号,能帮我看看不?”

“你挂掉,打视频,赶紧的,我打排位呢,不能挂机啊。”

视频拨通,对准门外的符号,阿吉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

“这是一道鬼画符啊,你应该是被人诅咒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