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七十章:赌鬼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248  |  更新时间:2021-05-20 08:05:14 全文阅读

“改图?”

我当初给小伟纹了一个钱币的图案,名叫通宝铜钱,是一个有益无害的阳绣。

小伟也靠着这个阳绣获得了不少的财富,为什么突然想要改图?

小伟嘿嘿一笑,凑在我的耳边,把他这段时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我越听越气,手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不行,绝对不行!”

小伟的脸顿时阴沉了下去,表情有些凶狠,令我感到十分陌生。

“这么多年的兄弟,这点忙都不帮?”

“不是我不帮,我帮你等于是害你!”

我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小伟的脸。

原来小伟跟着王哥做生意之后,整日流连娱乐场所,长了见识,也混入了老板的圈子。

大部分老板的生活都是糜烂的,成天就是喝酒、女人,还有一个项目,就是赌博。

小伟一开始是因为一个项目,被一个合作方的老板带去了当地的某个地下赌场,那晚他两个小时就赚了四万。

突如其来的财富令他头昏脑胀,一股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和幸福感充斥了他的全身。

穷苦出身的小伟,看着满桌的筹码,高档的红酒,性感女人扭动的身姿,彻底沉沦在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中。

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通宝铜钱起了作用,他很快就赚了一辆奔驰跑车。

从此以后他就深深地陷入了赌场里,甚至有时候也会跟大老板们组团去澳门玩一圈,那种生活更是潇洒、奢华,他实在是太喜欢有钱人的生活了,跟着那些老板,在澳门的赌场中,所有人都对他们客客气气的,他们住着最豪华的套房,有着专门的助理,享受着全场最好的服务。

小伟说,这就是上流的生活,也是自己一生的追求。

他说,现在自己的钱足够花了,但是就是喜欢那种在牌桌上一掷千金的快感,他在诉说着这种病态的、畸形的想法之时,并没有流露出一丝丝悔恨之意,反而兴奋极了。

可能是他越玩越大,现在铜钱效果已经满足不了自己的欲望了。

这让我十分恼火,也十分自责。当初是我放他去王哥那里打工的,如果我当时死活不同意,或者不带他接触这个圈子,也许他就不会变成这样。

我的拳头再次狠狠砸在桌子上,是后悔自己当时的头脑简单,也是哀小伟的不争气。

从小到大我都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同样没有家人关怀,同样没有高校的学历,同样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以求饱腹。

有人说,兄弟可共苦不可同甘,可这并非我的本意。

只是有些人走着走着,就变了。

我看着眼前小伟的模样,他正咬牙切齿,略显癫狂。

“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怎么这么自私?”

“我自私?你这是赌博!你会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

“呵呵,你没看到我现在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我问你,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作你的一条狗?我就是你的一个小跟班!你根本没把我当作兄弟!也根本没有看得起我过!”

小伟咆哮着,怒吼着,双目赤红。

我感觉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流出了一阵酸涩的感觉。

原来你都这么看我。

“从小到大,你都高高在上,你有人缘,你有店铺,你没有酗酒的父亲,也没有成天成夜需要躲避的家暴!你多幸福啊,想干嘛干嘛,就算是这个纹身店,我也被当作你的跟班,呼来喝去,说看店就看店,说给你发传单就发传单,你什么时候,真正的把我当作兄弟?

现在我富贵了,你看着心里不舒服了?看着我开好车,你难受了?我告诉你张序,我不欠你的,我追求的就是荣华富贵!

少在那里假惺惺的跟我扯人文道德,我只喜欢钱!懂么!”

老廖站在一边,默默听着这一切,没有说话。

小伟发泄完之后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禁握双拳,眼神空洞。

我坐在椅子上感觉到一种极其心痛的挫败感,此时此刻我第一次觉得阴阳绣这个玩意不是个好东西,至少,它让我的兄弟,彻底走偏了。

“一句话,你到底纹不纹,兄弟我富贵了不会忘了你,希望你别这么自私。”

“不是回不回报的问题,阴阳绣这玩意你也知道,是要沾惹上脏东西的,你就不怕......”

“怕?我告诉你,没钱才怕,没地位才怕,这个社会,钱就是地位,钱就是一切,鬼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人!当你送外卖的时候,因为摔倒迟到了一分钟,就被客户破口大骂祖宗十八代的时候,你知道是什么感受么?当你送餐的时候看到地沟油好心提醒,还被商家骂成死送外卖的管什么闲事的时候,你知道是什么感受么?当你没钱的时候,从十几公里外没钱坐车,只能一步一步走回家的时候,你知道是什么感受吗?良知、道德,有什么用,还不如钱管用,懂么?”

此时此刻我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我把他当作兄弟,可是我一直不懂他的内心,原来他对我有这么大的偏见,做兄弟做成这样,还真是可悲。

我看了看老廖,他只冲我点了点头。

记得老廖说过:“阴阳绣无法决定宿主的命运,是宿主自己选择了他们的命运。”

好,纹完这个图,我们便不再是兄弟。

我深呼吸几下,调整着自己的心情,拨通了老金的电话。

“喂,老金,拿点货。”可能是伤心之至,语气十分冰冷,惹得老金也开始疑惑起来。

“碰到什么事了?需要我出面不?”

“没,碰到了一单财运的阴绣,有没有货。”

“嘿,你这就问对人了,前几天阿毛才送来的货,死在牌桌上的赌鬼。够猛吧,用来改财运绝对是效果倍增啊。”

“那你给我送来吧。”

“好嘞,阿毛,阿毛!把前几天那货送去你序哥那!”

我听着老金电话那头的呼喊声,心中饶不是滋味,老金这种势利眼在听出些问题的时候还想着替我出头,老廖这种半路入伙的老人精也和我同舟共济,但小伟这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发达了没来看过我几次不说,竟然在我面前心心念念的都是钱。

哀莫大于心死的感受不过如此。

我摩挲着图鉴上通宝铜钱的图案,想着小伟走前,我们在ktv里说的话。

“兄弟,我要送你一幅图,让你荣华富贵。”

我还清醒地记得当时说的话,没想到如今已经物是人非。

这图要改,倒也是有改的方法,有许多图案都是互通的,在众多阴绣中,有一幅图,叫做聚宝鬼觥,是一种古代的容器,主要用来盛酒。

这幅图最巧的地方不在于他精细的浮雕篆刻,也不在于他杯口绘着的小鬼嘴巴,而在于他的杯口,悬浮着一枚铜钱。

这枚铜钱,正是小伟身上纹着的通宝铜钱,如果想改图,这聚宝鬼觥便是最好的选择。

阳绣改阴绣,按理来说是风险巨大的,阴魂在图案中的主导权不同,所发挥的功效自然不同,这就需要宿主有着极其强大的自我精神和足够坚定的意志。

这聚宝鬼觥也有着一个诡异的故事。

传说中汉朝末年,有一商人,在带队行商的路途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这个山洞形状怪异,就好像一张大嘴一样朝外敞开。一行人十分好奇,便走进去看看洞里都有些什么。

果不其然,在山洞的最深处,发现了一个金银锦盒,盒子的做工十分巧妙,包装富贵逼人。

只是这个盒子怎么都打不开,商人便带回家仔细研究,就在某天晚上,商人在阅读竹简之时,手指被竹简未削平的棱角刺破,滴滴鲜血落在桌面,恰巧滴落在锦盒之上。

这锦盒竟不需任何外部人力,自己打开了。

商人也十分好奇,伸头望去,只见锦盒内部静静躺着一尊酒觥,这酒觥造型怪异,通体都雕刻着点点浮雕文字,看起来并不是本朝产物,最重要的是,他的觥嘴,雕着一个小鬼的头颅,那小鬼面目狰狞至极,张大着自己的嘴巴,显得十分诡异。

商人寻思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东西,究竟有什么作用,用来喝酒的话,看那个鬼头有些骇人,用来当工艺品的话相貌又太过丑陋。

于是就放在了桌子上胡乱摆着。

说来也巧,这天正在吃饭,商人抓起烧鸡正吃着,突然鸡腿脱落了下来,正落在了那个酒觥杯子里。

奇怪的是,鸡腿落下之后就神奇地消失了。

过了一会,酒觥里传来了奇怪的抖动,叮咚一声脆响,从酒觥里蹦出十几枚钱币来。

商人大喜,这酒觥原来是个变钱的宝物,便开始大肆试验了起来。

最后他发现,用鸡鸭鹅鱼肉来投喂酒觥,得到的就只是钱币,赚的太少,直到有一天,他滴入了自己的鲜血。

竟然从杯子中跳出了一枚金币!

贪婪的商人开始愈发疯狂起来,用仆人、下人的血肉来投喂酒觥,获得了不少的财富。只不过这杯子随着时间推移,效果越来越小,金币也越来越少了。

商人不服气啊,竟剁下自己的手指,放在酒觥之中,谁知道酒觥吞下手指后不仅没有吐钱,杯口的小鬼竟突然转过头,从杯子上跳了起来,扑在了商人的面门上,那天,商人一家四十七口全部罹难。

老廖听完故事,啧啧称奇,我看着小伟:“听完这个诡异的故事,你还要纹聚宝鬼觥的图案么。”

我想这这个故事好歹能够劝一下小伟,让他害怕,谁知道他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纹呗,天上掉钱,干嘛不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