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六十八章:蛊女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1-05-18 00:15:10 全文阅读

听杨子所言,她吃掉自己男朋友的诡异行为都是受了彩袍人的蛊惑,不过她和男朋友堃之间的故事倒也算是凄美。

我起身,对杨子说:“节哀顺变,感谢你为我打开心扉,这件事我会深埋心底,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

“那样最好,张老板,你慢走,我就不送了。我已经准备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了,这个城市没有他,我也失去了停留的理由,我准备去堃的家乡,度过以后的日子。”

我本来还想劝劝杨子,但没能说出口,只好走出了实验室的大门。

我刚出大门,正准备回身给杨子关门。

此时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背对着我的杨子,桌子上的镜子中倒映出她的脸颊。

我突然发现,镜子中的杨子露出了一副阴邪恐怖的笑容......那笑容阴邪、诡异,令人不寒而栗。

杨子,绝对不像她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此地不宜久留,我连忙关上了门,三步并作两步跳跃着下了楼梯。

门外阳光依旧,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我的脸上,我张开双臂,肆意感受着这天地间的温暖。

林荫小道几对情侣缓慢走过,旁边的足球场上有一群男学生正在进行足球比赛。

阳光温暖,岁月静好。

我坐在操场的看台上慵懒地晒着太阳,看着那群大学生踢球。

从塑胶跑道上缓慢走来一个身影,衣衫褴褛,步伐歪斜。

这人慢慢从塑胶跑道走了过来,走过看台入口,踩着一级又一级台阶上行。

好像是......朝着我的方向靠近了?

慢慢地,他的身影经过了我,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味,原来是个乞丐。

这味道,就好像一个月没洗澡一样,难闻至极,这乞丐歪着头,嘴巴里留着哈喇子,不停地发出“嘿嘿嘿”、“咯咯咯”的笑声,听起来怪瘆人的。

他从我身旁走过,我下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没想到他并没有找我,而是在我后两排的位置坐了下来。

只是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实在是难闻,而且背后坐着一个奇怪的人总会让人心里不爽。

我起身准备离开学校。

“张序先生,请留步。”

我愣在原地,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在乞丐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

这乞丐竟究竟是谁?

我回头望去,发现这乞丐的神情并没有之前的痴傻迷茫,而显得十分镇定严肃。

我面对着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警惕地看着他。

“我叫褚衍堃,你叫我堃就好。”那人叹了口气,又开口说着。

堃?他不是死了么?

“你就是杨子的男朋友?”

我狐疑地问着,毕竟这人衣衫褴褛,形体丑陋,实在是和杨子所描绘的优秀男子没有什么共通之处。

他点点头,示意我坐下来聊。

我在板凳上侧身坐了下来,抬头望着他。

“你们这些高人应该知道鬼上身吧。”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明白了。

小时候就听爷爷说过,这疯子傻子,最容易被鬼魂上身,因为他们体内少了一魄。

堃这是上了乞丐的身。

“刚才我看你进了杨子的实验室,你们的对话,我其实都听的一清二楚。关于我俩的故事,她说的对,但也不全对。有烟不?”

我慌忙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他。

“我的确出生渔村,父母也确实早亡,我一直努力读书,就是想要过好自己的生活,我不想有人看不起我。

但是,我也不想和别人有任何交集。

直到,我遇见了她。

我们在完成学业之前,彻底坠入爱河。

学生时代的爱情总是这么美好,每天都有充足的时间呆在一起,我们的生活,仅仅只有彼此存在。

可这一切,都在步入社会之后,变了。

我们每天都有自己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后,少了互相理解,多了争吵和埋怨。

张先生,你知道么,杨子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女人。”

我认真地听着堃的倾诉,确实,从我与杨子短暂几天的接触中,我发现这个人并不像表现得那样知性和文雅,相反地,她更有些执着和感性。

也许是从小到大当习惯了高材生吧,她总是喜欢在旁人面前装作是一个高冷且智慧的女性角色。

或许正是如此,在面对自己爱情的时候才会显得那么执着和无力。

“你知道,撞死我的是谁么?”

“是谁?”

“就是杨子。”

我惊得从看台的座位上跳了起来,杨子不是说,他们是争吵过之后,堃走上马路被货车撞死的么?

如果是这样,杨子到底是他的恋人还是杀人犯?

堃抽着烟,看着火星慢慢烧向烟屁股,他徒手将烟头掐灭,轻轻把熄灭的烟头放在了自己破烂的口袋里。

这是一个多么有素养的男人啊。

我心里这么想到,就算附身乞丐,他的一举一动也颇有教养,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像杨子说的那样做出轨的事情呢?

堃又开始了他的诉说。

我坐在下方的座位上沉默地倾听着。

原来堃进入研究所之后,对于杨子来说,内心其实是嫉妒的,他们这对神仙眷侣,都是高材生,博士时期也都获得过国家级奖项,毕业后的推荐名额,教授给了堃,原因是堃认真负责,待人真诚,又富有钻研精神。

教授说杨子的骨子里有一种傲意,抱着这样的态度是无法做好研究的。

于是堃就进入了研究所深入学习,而杨子经过学校推荐,进入了粤南大学担任导师。

彼时他们还在陷入热恋,对于堃的进一步发展,杨子也表示出了祝福和骄傲。

杨子整个心里都是堃,她那时觉得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堃就是她的全世界。

傲慢、冷漠如杨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曾经一个那么骄傲的人,竟然有朝一日也会为了一个男人而那么卑微。

同居之后,两人白天都忙于工作,杨子仿佛就变身成了小女人一般,每天都在想堃什么时候回家,她也自甘为堃做一些洗衣做饭的琐事。

堃的成就越来越高,应酬也开始慢慢变多,带的师妹、徒弟也越来越多,自然而然的,和杨子相处的时间就少了起来。

她甚至开始疑神疑鬼,找私家侦探跟踪堃的行踪,偷看他的手机和电脑,甚至连每个异性朋友都要知根知底。

只要堃一和异性接触,杨子就大为光火,哪怕是工作上的安排也不行,这让堃十分苦恼。

一边是自己热爱的事业,一边是自己喜欢的女朋友,两者渐渐出现了矛盾和分歧。

“她竟然......她竟然要给我下蛊。”

“下蛊??”

杨子还会下蛊?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不知道么,杨子是湘西女娃,她为什么主修昆虫科目的生物科学,其实是因为她对虫子的了解甚多。这是只属于我和她的秘密,只不过她平常并没有显现出自己的能力,也只是把自己当作普通人和我相处。”

“你和一个会下蛊的女朋友一起生活,你不怕吗?”

堃苦笑一声,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怕?我永远都是孤独一人,我的生活本身是黯淡无光的,是杨子给了我生活的阳光,和她在一起之后我才理解了生活的意义和追求,我才有勇气去追求我的事业和爱情,知道她会下蛊又怎么样,我爱她,哪怕她不是人,我也会和她在一起。”

堃的态度诚恳而又神情,我不禁唏嘘。

一个深情的男子,和一个病娇的蛊女,真是讽刺。

“那天,她又因为我的异性同事和我争吵,她一口咬定我背叛了她,还说为了惩罚我,要给我下情蛊,这样我就永远属于她一个人了。我当时害怕极了,夺门而出,在马路上闲逛,渐渐地走到了人迹罕至的巷子里。

没想到在我意识空洞地盲目行走时,背后突然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突然我感觉自己飞出去十几米,失去了意识。眼前不断发黑,在失去意识之前,我看见熟悉的身影蹲了下来,那个我爱的脸庞,她正狞笑着抚摸我的脸......”

原来是这样,这是彻彻底底的病娇女啊,这种占有欲和控制欲,应该已经属于重度的心理疾病了吧。

“要我帮你报警么?”

堃双手掩盖住自己的脸颊,苦笑着:“不用了,我不恨她,她曾是我生命的一切,就算她杀了我,我也爱她。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好纠结的呢,张先生,我是要感谢你。”

“感谢我什么?”

“杨子在撞了我之后,自己也感到十分后悔,她曾经去问过一个神秘的彩袍人。那个彩袍人告诉了她食爱的方法,其实这种方法不能让我们永生永世在一起,而是把我的灵魂捆绑在她的身上,让我永世不得超生。你的阴阳绣释放了我,让我重归了自由。

但是,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

彩袍人是知道杨子会用湘西虫蛊的,他在告诉杨子食爱的方法之后,提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他要杨子,用虫蛊,杀了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