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六十章:胡三刀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21-05-12 09:24:11 全文阅读

“胡记狗肉煲?!”

这不就是老金给我们带狗肉砂锅的那家店么?狗肉店每天都在屠宰肉狗,难道狗灵和那家店铺有关系?

“想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老廖看我们在这嘀嘀咕咕半天,也凑了上来。

“基本能确定是狗灵上身的阴事,可能和那家胡记狗肉有关系。”

“就是我们上次吃的那家?”

我点点头,有点犯难,我毕竟是个纹身的,这给一个小毛孩纹身也不合适啊,这可怎么办。

老廖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确实,孩子太小,纹身不太合适,鸽子血纹身呢,有办法弄不?”

我摇了摇头,这鸽子血纹身,做是可以做,但孩子毕竟年纪太小,以后万一上体育课之类的一出汗一激动,身上出现一道纹身,可能会轰动整个校园,给老傅也会带来不小的麻烦。看来这事,阴阳绣还真派不上用场。

“要不,去那店里看看?”

“成。”

我和老廖还是决定先去店里一探究竟。

胡记的店铺也不算什么老字号,可以说就是近两年才兴起的,粤南人是出了名的爱吃,这家店铺就以狗肉煲闻名。

特别是近两年兴起的爱狗人士和吃狗人士之间的舆论风波,不仅没让胡记这种店铺亏损关门,甚至还有愈发火爆的趋势。

这狗肉馆虽然听起来档次平平,可等我们来到他的店铺,真叫人大吃一惊。

这哪里叫餐馆啊,这胡记竟包揽了近半条街道大大小小五六家门面,归并联通了起来,这还不算楼上的包厢部分。

这里可以说是胡记专属的狗肉一条街也不为过。

不光是餐饮部分,街道的后方还有专门用来养殖和屠宰的小工厂。刚一走近,就听到大大小小的犬吠声响,震耳欲聋。

老廖皱皱眉头:“这么扰民,周围邻居难道不投诉么?”

这话被在路边下棋的老头听见,没好气地说:

“哪敢啊,挡了那胡三刀赚钱的路子,他不找你玩命?”

这句话倒是给了我们提醒,老廖赶忙走上去,讪讪地给那下棋老头递上一根烟。

“上马,将你的军!”老头下棋下的正起劲,可惜被对面一手卧槽马将死,还有些不服气,吵吵着再来一局,想要搬回些颜面。

周围旁观的老头们立马就不乐意了,骂骂咧咧地把他轰下了板凳。

老头一看象棋玩不成了,这才接过老廖递上的香烟,跟我们吹起牛来。

“两位,想吃狗肉?”

老头点着烟,眉毛一挑,用眼睛的余光瞄着我们。

“是啊,早就听说这边的胡记狗肉是最好的。”老廖一边嘿嘿笑着一边点头哈腰。

“肉是好肉,可惜人不是好人。”

那老头站在路边,猛地唆了口香烟,鼻子和嘴巴里吐出一层又一层厚重的烟圈。

“这话怎么说?”我一听话里有话,一定有内情。

原来这胡记狗肉的老板外号叫胡三刀,以前是个杀猪宰羊的屠户,最古怪的是,他以前的家里,养了一条土狗,那时候他天天巴不得和家里的狗睡在一起,爱狗之心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不对啊,他要是爱狗,怎么会开狗肉餐馆,还开这么大,这天天都在杀狗啊。”老廖在一旁打岔,我不禁瞪他一眼。

“别打岔,我说的那是以前。”老头从门口的烟酒店搬出一个小板凳,靠着墙边做了下来,继续给我们讲起了胡记的故事。

要说这胡三刀的发家可是艰难坎坷,当屠户的时候,虽然生意不错,但赚钱的利润也是微乎其微,基本都只能算作卖体力的辛苦钱,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做上了卖狗肉的生意,家里狗也不养了,屠宰铺子也不开了,和人合伙开了一家狗肉餐馆。

那家餐馆就是现在“胡记狗肉”的前身。要说人有了奔头真算是干劲十足,他开始贷款、装修、宣传、研究食谱,再到后来干脆把店后的厂房买了下来,自己从外地进肉狗,自己养殖、屠宰。他自己也考了厨师证,学习了中西高档餐厅的经营方法,摆脱了落入俗套的狗肉火锅、狗肉火烧等宣传和经营策略,开始吞并周围的店铺,逐渐把这狗肉的产业做大做强,变成了养殖、屠宰、烹饪、外卖、茶楼、休闲等多功能的产业链。

“胡记狗肉”的招牌就这样正式的响彻整个粤南,由于其装修精致,不落俗套,在外卖配送不到的范围,店家竟愿意自己派人送货上门,这一系列的服务策略为胡记赢得了不少好口碑,众网红和营销号也开始纷纷到店打卡,这胡记狗肉的生意也算是蒸蒸日上。

“听起来这胡三刀可是著名白手起家的好商人啊,您怎么说他不是好人呢?”我心里也暗地里为胡三刀的发家史感到敬佩,不禁让我想起搞运输的老赵。

讲故事的老头一听这话突然就急了,一把将嘴巴里叼着的烟头狠狠地丢在地上。

“好人?哼哼,这人面兽心的畜生,你知道他为什么叫胡三刀么,他屠宰的绝活就是三刀,一刀毙命,二刀断肢,三刀剥皮!他就是个巧取豪夺的恶霸,连我们家活了十几年的老狗,都被他抓去烹了。”

这胡三刀,竟还是个偷狗贼?!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一个爱狗人士变成狗肉店老板和偷狗贼?

谢过了老头的分享,我和老廖决定进店一探究竟。

只是这狗肉餐馆竟然火爆到这种地步,门外已经排了一道长长的队伍,大门旁有一尊黄铜的小狗雕塑,不少女生正围在旁边拍照打卡。

“您二位想吃点什么,麻烦再等一会,等空出了小桌子就排给你们。”

迎面走来了一个身着黑色制服的高大男人,横眉冷目却又满脸堆笑,透过这店里特制的制服可以辨认出此人身材之魁梧。

“叮咚”一声响,手里的号牌微微震颤着,二人桌排队的时间很短,惹得那群五六人同来的食客在我们背后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鄙人胡三刀,是这家店的店长,欢迎二位光临。”那制服男子一边把我们迎进店面,一边笑呵呵地做着自我介绍。

原来他就是胡三刀,看起来丝毫没有大老板的架子,人多的时候竟然还亲自在店外做着人流的疏导工作,真是亲历亲为。

我和老廖坐下,立马从过道里跑过来一个小姑娘,准备招待我们,我一看那胡三刀准备回头招呼其他客人,赶忙把他拦了下来。

“哎,胡老板别忙着走,给我们推荐推荐,有什么好吃的菜?”

胡三刀一声场面的笑声过后,将菜谱翻动开来摊在我们面前。

“这红焖狗肉是我们这的一绝啊,还有狗肉煲。”

“胡老板爱狗么?”

“狗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啊,可以说是它们给了我一碗饭吃哦,怎么能不爱呢?”

我盯着他的眼睛,也许是感觉气氛有点尴尬。

“那就这两样吧。”

“好嘞,您二位稍等,马上就来。”

我看着这胡老板跟店小二一般的举动,不禁心里发笑。

“老廖,现在的有钱人都这样的吗?看起来没不妥啊。”

我一看老廖,这老东西正在津津有味地啃着桌子上的肉脯干。

一边吃,一边嘴巴含含糊糊地说:“别管他,先吃,等晚上关店了再去找他。”

不一会,菜品端上,不得不说这胡记的狗肉简直是绝了,红焖的卤料也是恰到好处,连我这个对狗肉不怎么感冒的人也不禁大快朵颐起来。

风卷残云一般,我和老廖把这两道菜吃了个干净,老廖恨不得把盘底也舔一遍。

看到我俩吃饱喝足,这里的服务员也不催着我们结账,反而是走近了问我们想不想去楼上休息。

老廖神情古怪地看着我,小声嘀咕着:“这卖狗肉的难道还有特殊服务?”

我一巴掌打在老廖后脑勺:“老不正经的,那二楼不是茶楼吗,”

跟在服务员后面,我俩来到二楼,这里都是统一制式的日式榻榻米风格,分为一个个小的包间,2人到8人不等。

原来这餐馆只是胡记的门面,酒足饭饱只是产业的最基础的一部分,等人吃饱喝足之后自然想要做一些后续的休闲,打牌、玩游戏、看电影或者是洗澡小憩,在这里都能得到满足,至于结账,则只需要最后离开的时候由前台清点服务项目,再统一结算即可,而且消费的项目越多,折扣优惠就越大。

不得不说,这胡老板真是做生意的人精,把消费者的各种心理都把握地死死的。

我和老廖本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高尚情操毅然决然地走进了二楼的包间里。

吃饱喝足在床上躺下,看着吊在面前的平板屏幕,再点一场惊险刺激的好莱坞大片,人生快乐不过如此。

“喂,我们是来调查阴事的,别忘了啊。”

“我们这不是在等下班呢么。”

我和老廖一边插科打诨,一边等待时间流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