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五十八章:剃头匠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21-05-08 07:13:31 全文阅读

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虽然睡得是天昏地暗,但也经不起肚子的咕咕直叫。

我大喊着老廖的名字,得到的回应也只不过是沙发上传来的哼哼声。

这次经历的鬼事太过离奇,不仅没从夏凉那赚一分钱不说,还进了趟局子,真是血亏。

“咚,咚咚咚,咚。”大门外传来了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

我一听,赶忙跑去开门,老廖也伸着懒腰从沙发上坐起来。

阿浩穿着黑色的袍子,带着斗笠,正依靠着门框。

“你们俩没事吧,听说在局子里待了一天一夜。”

“没事没事,就凭咱这道行,谁能降的住啊?”

老廖看来是休息够了,一开口又恢复了他跑火车的嘴炮。

“我听说那美女警官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警队上上下下可怕她呢。以后得小心点做生意,毕竟我们这行当很多事情都见不得光。”

“嚯,没事,根据我的经验,等序哥儿把她追到手,做一家人不就完事了。”

老廖一边开玩笑一边用手肘拱了拱我的身子。

我被说的有些恼,伸手就要锤他,惹得阿浩在旁边哈哈大笑。

“阿浩,你这是要走了?”

门外还站着几个一袭黑袍打扮的人,背上背着大包小包的行囊。

“嗯,弟弟的事情也算有了结果,我也该回湘西了。”

“那害你弟弟的人,不找了?”我还是有些惊讶,以我的了解,阿浩绝对是有仇必报的狠角色,不可能放任那些作恶的坏人不管。

“这事一时半会可能还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总不能一直在粤南耗着不是?还是先回湘西,你们如果有线索了就联系我。”

我点点头,这事确实需要从长计议,我刚步入阴行,资历尚浅,这事和王老板有没有关系暂且不说,就算是有关系,也该好好规划一下。

“张老板,我想我们以后在湘西必然能见上一面。”

“为什么?”

“你上次施展的鬼绣秘法,总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那种力量,我在湘西可能遇见过。”

听到这里我又不禁皱起了眉头,对于湘西的印象,我记得实在不是很清楚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难道阴阳绣一脉真的和湘西阴人有什么关联?

“二位,今日就此别过。行走江湖,义字当头。二位对我阿浩的帮助,在下没齿难忘,以后但凡用得上我的地方,但说无妨!珍重!”

阿浩面容真挚,摘下自己的斗笠,露出那疤痕丛生的丑陋面容,冲着我们一抱拳,一作揖,一鞠躬。

“天涯未远,江湖相见!”我和老廖也冲着他一抱拳。

阿浩哈哈大笑,转身摇动着腰间拿出来的银色小铃铛,走出了店门。

整个楼道都回荡着他爽朗的笑声,慢慢地渐行渐远。

“老廖,你说这阿浩,倒是个真汉子啊!”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禁感慨。

“那是必然,湘西阴行我以前也算有所接触,他们来北方,根本不拜码头,直接就亮真手艺。那时候饶是道门天师也要让个苗家圣女三分。”

阴行,真是个真真实实存在的江湖啊。

“你们那个道门天师的礼让,不要也罢!”

正说话间,门外悠悠传来一道人声。

老廖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恼火,正要对来人发作,定睛一看,原来是老金来了。

“喂,老金,你为啥这么说人家师傅?”我见老廖被拆台,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凭我和老金的关系,可不会相让与他。

老金并没有回话,摆了摆手,示意不提这事。

只见他拎着一笼小鸟,挂在我店的房檐边上,掏出一根木签,正饶有兴致地逗着鸟。

“听说,你们碰上了鬼宅生意,还进了局子?”

还真的什么事情都瞒不住这老家伙。

“是啊老金,那宅子可是太邪门了,龙岭那个地方可真不是人能住的。”

“那是自然,那地方鬼怪颇多,就算是我们店里的伙计,捕灵也从来不去龙岭那一片地区。怎么,阴绣对那正主没用?”

“这次多亏了我的鬼......”

我正要说鬼绣钟馗的神奇际遇,老廖一把在后面拉住了我,默默地对我摇了摇头。

我顿时也是心领神会,老廖果然对老金还存在一份戒备心,于是把鬼绣和四象化尸的事情都隐瞒了下来,编造了一份阴绣小鬼破局的戏码。

“既然你进入了阴人的行当,有句话叔必须要提醒一下你,阴人也分辈分和堂口,以后我会带你去见识一下。这个暂且不提,重要的是,不要轻易毁人生意,这事想必老廖心里明白,容易多生事端。”

“那就算人家做些伤天害理的买卖,我看到了也要忍气吞声?如果受害者是你的家人怎么办!”

我愤怒地一拍桌子,老金的一番言论彻底激怒了我,前天在龙岭的豪宅里才目睹过四个受害者的死亡惨状,老金却在这里告诫我遇到事情要熟视无睹?

老金似乎没想到我会冲他发火,一拍手,哈哈大笑:“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大侄子,现在颇有些阴行大家的气派。”

随后他面容又阴沉了下去:“如果你想包揽更多的事情,那就让自己变得更强,让自己的势力足够大,地位足够强势!因为,不光是阴行,甚至是整个社会,都信奉强者为王!”

我瞪着老金的眼睛,从他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一些什么别的情感,老金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稍微一怔,又恢复了以前混不吝的模样。

“好了好了,给你带了一锅狗肉煲,你们也受罪几天了,吃点好的补补。要有需求直接找阿毛,最近店里存了不少货。”

老金从地上拿起一个黢黑的密封砂锅,端在我们桌前,还不等砂锅打开,便从锅里传来了一阵阵肉香味。

我不禁吞了口口水,刚起床,确实正是最饿的时候,这狗肉煲来的真是时候。

“我走了,回见。”老廖从房梁旁取下他的鸟笼,哼着小曲离开了纹身店。

这老金直把我捧上了阴行大家,让我哭笑不得。我接触这行才多长时间,对阴行的了解不算深,甚至还在学习的阶段,哪能想到什么责任和势力。

不过这狗肉倒是香气扑鼻。我看着那个砂锅,正从盖子上的洞孔慢慢悠悠地飘出一阵热雾。

老廖坐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吞了吞口水。

“哦对了,有时间的话去找老傅一趟,他找了你两天了。”

老金又从门外探进来一颗脑袋,一副忘了事情的模样,把我们吓了一跳。

我们含糊地答应了一声,把老金送出了门,转身又围着狗肉煲坐了下来,老廖迫不及待地打开印着“胡记狗肉煲”的外包装,吃了起来。

我俩一边胡乱抹着嘴角的荤油,一边对这狗肉津津乐道,不一会砂锅就见了底。

“这狗肉煲可真好吃啊,下次去这店里点个大份的吃。”

我也点头对老廖的点评深表同意。

吃饱喝足之后,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

“老金是不是让我们去找老傅一趟?”

老廖一拍脑袋:“哦对,他找你有事来着。”

这老傅就住在我们店面后面的小巷子里,准确地说,他也算是阴行里的手艺人,只不过他做的行当太过边缘化。

老傅,是一名剃头匠。

剃头匠这一职业,其实流传已久,从古至今都在民间默默传承着,只是到现在已经逐渐没落了。

现在的各种美容美发行业和皮肤护理行业盛行,人们也越来越新潮、爱美。这种开在街头巷尾的小店也越来越不受待见了,也就几十年下来的老顾客会光顾生意。

剃头匠的手艺主要分为剃和刮。

剃嘛,就是剪发,给人剃一些清爽的发型;而这刮,就是刮面,给人刮去皮肤的角质死皮和胡须,连带着按摩的手法,给人一种放松的舒适感。

人体发肤易染阴邪,这剃头匠之所以成为阴行边缘,据说用他们祖传的手法,可以把附着在发肤上的阴邪之物给去除掉,因此也算是剃阴驱邪的行当了。

老傅就是一个有着祖传手艺的剃头匠,巷子里的老人家都喜欢找他刮面剃头。

“老傅,老傅!”

我和老廖来到巷子后,他的小店门口。

用作剃头的店面很小,大概只有三十多平,仅能放下两个用来理发的座椅,而给人刮面的躺板则是支在店外面。

我们去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个中年男人刮面,手里挥动着细小的刀片,轻轻地刮动着男人下颚上的胡须,手指轻轻在客人的脖子长按着,一切都刮干净之后,他舀上一瓢清水,轻轻扑在客户的脸上、下巴上,在用准备好的温热毛巾盖在他的脸上,轻轻按着。这样才算彻底完成了一次刮面。

“哎,还是老傅你的手艺地道,现在这刮面的绝学,在外面根本找不到,这老手艺可要失传咯。”

客人一边付钱一边感慨着,老傅也在旁边笑着点点头。

把客户送走后,老傅将我们迎进了店。

“老傅,听说你找我有事?”

老傅锤了锤自己佝偻的腰,十分费劲地坐在小凳子上,叹了口气:“哎,我那个小孙子,最近好像招惹上了狗灵,想问问你有没有破解的方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