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五十六章:因果轮回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92  |  更新时间:2021-05-06 06:30:52 全文阅读

“阿兴,你究竟怎么了!”阿浩跪伏在镜子前面,双拳狠狠地砸向地面。

镜子中的孙兴并不答话,他对面的领导却开了口。

“今天下午你去总部一趟办手续,有人会接待你。”

也不说明他被辞退的原因,孙兴咬着牙,眼睛里流露出万般的不甘,抱起自己的随身物品走了出去,猛地摔上办公室的大门。

孙兴没有与分店的任何一名同事打招呼,他默默从抽屉里掏出一把水果刀,藏在自己的外套口袋里,开车直奔总部而去。

会议室内,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向他递上一张支票。

“这是什么意思?”孙兴的手紧紧捏着口袋中的刀柄,看起来随时都准备和面前的人拼命。

“一部分是你的失业补偿,另一方面,是想找你借个东西。”西装男身体侧过身去,从办公室内厅走出来一个身着五颜六色袍子的人。

那人隐藏在袍子之下,根本看不清长相,背部佝偻着,身上各式各样奇怪的装饰叮当作响。

他缓缓朝着孙兴走来,一言不发,从怀里抽出一张面具。

孙兴好歹也算是苗家人,虽然没入阴行,但也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张人皮。

这人皮面容丑陋,皮肤褶皱。彩袍人慢慢走到他的面前,声音沙哑而低沉:“把你的脸,换给我们。”

孙兴瞪大了眼睛,一股由心而生的恐惧感袭来,不由得向后后退几步。

“你......你别过来!”

彩袍人丝毫不听他的,只是拿着那张人皮继续朝他走了过去。

孙兴慌了,一把将口袋中的水果刀抽了出来,刀刃相向,对准了面前的两人。

“妈的,找死。”那西装男见状发出了一声怒吼,此人身手极为矫健,转瞬间就移动到了孙兴的身旁,只是此时,孙兴的胸膛已经被洞穿,留下了一股股殷红的血液。

孙兴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往后又移动了几步,终是体力不支地倒在地上。

最终这四面镜子里的景象都逐渐暗淡了下去,房间内的灯光又恢复了明亮,现在的“孙兴”不再怒目而视,而是恢复了之前的不解和困惑,其身后的巨大虚影却手持青锋长剑,发出了威严而又震慑人心的声音。

“这人世间,早已没有你的一席之地。”

声音威严之极,震的我们脑袋嗡嗡直响,那钟馗虚影对着孙兴的背后喃喃道。

随即虚影欲拔剑斩向孙兴的后颈,谁知青锋长剑刚要挥下,那孙兴背后的黑色卐字符号光芒大震,竟生生的挡下了青色的剑芒。

“咦?”那虚影正疑惑间,孙兴背后的黑色光芒越来越刺眼,显得十分诡异。

位于房间四个方位的几面镜子却又出现了奇异的场景,镜子中景象转动,逐渐出现了两男两女四道身影。这几个人,一个没了双手,一个没了双腿,一个头顶鲜血淋漓,最后一个脸上全是刀痕,胸部也被洞穿。

这四个人就这么静静地伫立在镜子里,佝偻着身子,目光紧紧盯着孙兴,眼神怨毒,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那道钟馗虚影眼泛红光,手中的青锋长剑狠狠一挥,瞬时间阴风大作,灯影婆娑。

“好邪门的道法。”老廖正扒拉着自己的罗盘,那盘子上的银色指针正疯狂旋转,仿佛下一秒就会飞出盘面一样。

镜子中的四个鬼影,开始缓慢移动起来。

他们走的走、爬的爬,距离镜子越来越近,渐渐地从镜子表面上浮现了出来,就好像从镜子里的世界彻底走了出来一样。

四个阴魂从房间的四个不同的角落缓慢地朝着床边坐着的孙兴走去,身上的处处伤口还在往外涌动着血液,从他们的七窍之中也在往外涌现着黑红的血液,滴落在红木地板之上,再踩出一个又一个骇人的血色脚印。

他们的行动都只有一个唯一的方向,床边坐着的孙兴。

钟馗的鬼影仍旧在其背后挥舞着那把青锋宝剑,嘴巴里念念有词,好似是道家咒语,我看了眼老廖,他紧紧皱着眉头,也没有做出过多解释,只是示意我静观其变。

四道身影距离孙兴越来越近,这时候夏凉尖叫着挥舞着自己的双手,让他们不要靠近自己心爱的男人。

她拼命地挥舞着,击打着,甚至朝着那个失去双手手臂的女鬼撞击而去。

事情并未朝着她想象的方向发展,她接触到女鬼身体的一瞬间,突然失去了重心,直直地跌倒在了地上。

夏凉竟然穿过了缓慢移动的鬼影,跌坐在地上,陷入呆滞。

四个鬼魂已经走到了孙兴的面前,直接将他围在了中间。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因果报应,后入轮回。”孙兴背后的虚像喃喃说着,四鬼好像会意了什么一般,直朝着孙兴扑了过去。

“啊!”几声凄惨至极的尖叫声音划过房子上空,却不是孙兴发出的声音,而是那几个鬼魂正惨叫着。

细细一看,这些厉鬼刚接触到孙兴的身体,就被那身后黑色的卍字印记正发出黑亮的光芒,仿佛灼烧着他们的灵体一般。

只是这种灼烧丝毫没有阻止鬼魂们前进的脚步,他们甚至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扑在了孙兴的身上。逐渐地,将他包裹地严严实实。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别碰我!别碰我!”孙兴恐惧中带着绝望的声音从这鬼魂身下渐渐传来,他身体散发出来的黑色光芒也在逐渐消散,光芒与鬼魂接触之处不断传来液体蒸发般的黑色烟雾,那些鬼魂的身体也渐渐变得黯淡,身上的伤口逐渐散发着黑色的光芒。

“看来这几个鬼魂受的折磨不小,他们宁可损坏自己的灵体也要报复这个孙兴啊。”老廖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

“阿兴!不要啊!”身旁的阿浩一听这话,赶紧冲上去对着自己那失去脸皮的弟弟灵魂大喊道。

那男鬼身体一怔,却并没有停止动作,继续包裹着孙兴的身体。

随着“噗呲”一声响动,那个失去双臂的女鬼竟一把将孙兴两条手臂生扯了下来!

随后便是他的双脚、大脑和自己和人脸......

整个画面诡异极了,夏凉瘫坐在一边已经被吓得精神涣散,饶是我们三人也被这恐怖的场景吓到了。

那些鬼魂有的抓着拔下来的手臂,有的抓着双腿,有的抓着人脸,更诡异的是,孙兴身体的撕裂处并没有流出任何一点点鲜血。

别说是鲜血了,他的整个身体就好像是洋娃娃被生生扯断一般,丝毫没有命案现场那种鲜血淋漓的感觉。

四个鬼魂的动作都逐渐停了下来,那孙兴仅剩下自己的躯体,脸部只留下了一块烂肉。

仅剩下头颅和躯体的身子在床上疯狂地抽搐着,渐渐地开始肉眼可见地腐化开来,不一会便散发出一阵阵恶臭。

“孙兴”,彻底僵在了原地。

这四象化尸至此,应该是破了。

“因果报应已现,小鬼们,该步入轮回了。”那钟馗的虚像拍了拍自己腰间挎着的玉葫芦,示意小鬼们该投胎去了。

两女一男三道身影转瞬间化作一缕缕青烟直飞进了葫芦中,“孙兴”被肢解的部分瞬间掉落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而孙兴真正的鬼魂,并没有动。

他抓着自己的人脸,缓缓转过身去,面对着阿浩。

他的脸布满了两道半圆形的疤痕,看起来是被人用特殊的工具分别划了两道半圆,生生将脸皮剥了出来,整个面部显得那么狰狞而又恐怖。

只是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丝丝泪花,慢慢地流过面部的烂肉。

“哥,我现在这么丑,是不是也可以做赶尸匠了。”

众人沉默,只留下阿浩掩面痛哭。

“我们回家!”阿浩从怀里揣出一幅金色小铃铛,朝着自己弟弟伸出了手。

“鬼差做事,你还想劫魂不成?”突然间那虚影怒吼一声,拔起自己的青锋宝剑就欲朝着阿浩砍来。

孙兴的鬼魂往身前一横,直接挡在了青锋剑芒的面前。

“哥,我这辈子就到此为止了,等来世,再做兄弟。”他半透明的身体挡在阿浩的面前,阿浩一听这话便想冲向那道青锋剑芒夺回自己弟弟的魂魄,却被老廖一把拉了下来。

“你也是阴人,顺从天意吧。”

阿浩瘫软坐在地上,望着自己弟弟的身影逐渐模糊,孙兴回过头,朝着阿浩灿烂一笑,便化作一缕青烟,朝着钟馗腰间的玉葫芦直飞而去了。

魂魄入壶,那钟馗的虚影稍微抖了抖自己的身子。

“砰”的一声,虚影发出了一声巨响,瞬间化作了一片湮粉。

粉末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飘散在房间里,留下了愣神的我们,和地上四分五裂的尸块。

我和老廖面面相觑,夏凉和阿浩已经各自哭成了泪人。

我望着这些尸块,犯了难。

“这些东西,怎么办,这也太吓人了些,简直是杀人分尸现场啊。”

老廖没回答我,倚靠在房门上抽烟。

我们没注意到的是,夏凉在一边拿出手机,悄悄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公......公安局吗,我的男朋友,死了......地址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