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五十五章:镜中世界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21-05-05 05:27:41 全文阅读

众人一怔,这才反应过来那应是钟馗的笑声。

“乖乖,虽说这钟馗属于我们道教,但我是真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钟馗显灵啊。”老廖目瞪口呆,在一旁喃喃自语。

我见那罐子的抖动频率越来越剧烈,连忙抓起铁罐,一把扣在纹身图案的面门上,只见从罐子中逐渐爬出一股紫红色的烟雾,绕着孙兴的后背游走而去,转了几圈之后,一头扎进了图案之上。

我赶忙抓起纹针对凶神的面容继续纹绘,不一会这浓眉怒目、凶神恶煞的图案基本完成。

就在我最后一针点在钟馗的眼睛上时,那孙兴背后的卐字符号开始变得滚烫起来。

“啊!”

孙兴闭着眼睛,紧抓着床单,露出了极为疼痛的惨叫。

“怎么回事!”夏凉跑过来一把推开我,伏在床边紧紧抓着孙兴的双手。“他的身体,好烫,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夏凉转过头对我怒目而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原本还因为她过激的动作有些恼火,但看到她眼眶中打转的泪花,这股怒火转眼间又烟消云散。

孙兴的身体越发滚烫,背后的卐字符号也逐渐由黑色的墨印也变成了赤红色的烙印一般。

“吼!”

突然间孙兴抬头咆哮起来,随后坐直了身体,挺着胸膛冷静下来。这声吼叫声势骇人,震住了在一旁慌乱的我们。现在的孙兴眉头紧皱,怒目环顾四周,瞳孔中满是红色的光芒。

他的目光四处环顾,最后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这是......上身了?”

我被盯的也有点心虚,连忙上前一步,行了一礼。

孙兴还是不开口说话,逐渐移动着自己泠冽如刀般的目光,随后猛的一锤床头的柜子,那红木立柜顿时化作一阵湮粉。

我不禁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想过鬼绣可能会带来神奇的力量,可没想到这威力也太猛了些。

至于这钟馗是真是假,到底是一缕残念还是真的显灵,我也不好多做评判,只能在一旁静待事情发展。

只见那孙兴锤碎家具之后,整个人直坐在了床沿边,背后的图案散发着赤红的光芒,尤其是钟馗的双眼,散发着威慑的气势。

渐渐的,那图案动了起来,逐渐在孙兴背后凝聚成一道虚像。

虚像做什么动作,孙兴也做什么动作,好像是提线木偶一般,这时我们才肯定,无论这钟馗是真是假,孙兴现在也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那庞大的虚像手握腰间,似是举起一柄长剑一般,对准房间内东南西北四个角落里的落地长镜,大喝三声:“有冤报冤,轮回因果,而后往生!”

随着三声大喊,那四面镜子的镜面诡异地向前弯曲,似乎在向着虚像行礼一般,窗外的阴邪木雕也向着窗口的方向微微弯曲了枝桠。

诡异的是,由东边的镜子里开始,出现了画面。

画面中是一个年轻女生,面容姣好,皮肤白皙,正在医院接待着病患,看起来像是刚刚接触医护专业的实习生,就在给病人换好输液瓶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小杨啊,来主任办公室一趟。”

“好的,马上来。”

女孩子一路上与病患和医护人员亲切地打着招呼,走到了主任办公室,敲了敲门,进了房间。

突然间,嘴巴好像被捂上了什么东西,潮湿而又刺鼻,渐渐的失去了自己的意识,眼前一片漆黑。

再次醒来,她已经身处于漆黑无比的地下室中,判断不出具体所处何处,只能听到水滴从水管砸向地面的声音、手脚束缚在椅子上的绳索摩擦的声响,她试图呼救,却发现嘴巴被彻底堵住,只能发出呜咽的低吟。身边传来一些脚步声,甚至有交谈的声音出现。

“她醒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嗯,这是第一个。”

“那就开始吧!”

“别急,想救你的儿子,我们得把条件说好。”

“不是说好一千万么。”

“那可不行,我要你在你们集团里,20%的股份......”

“可这需要股东会的同意!”

“我相信这难不倒你,是吧,徐董。”

突如其来的一阵沉默,让女孩子的心跳骤停了几拍,随着一阵高跟鞋渐行渐远,一道身影逐渐靠近了她,轻轻抬起了她的额头,她看见一道锋利的刀芒闪过,自己的双手便失去了任何知觉。

随着两声什么物品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她也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黑暗之中,镜子中出现了一双纯白色的胶底皮鞋,一只手正用丝绸质地的手帕擦拭着自己皮鞋上的血迹,那手背上,纹着一对燕子图案。

画面戛然而止,似乎是这阴魂的主人在诉说自己遇害的过程,气氛逐渐凝重了起来,“孙兴”正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好像瞳孔中生出了熊熊怒火,正在燃烧。

还未等我们说一句话,那戛然而止的景象对面,西面的镜子又出现了斑斓的景象。

仿佛是在看电影一般,一切却又那么真实,给人身临其境的体验感。

这次的主角,是一个乞丐。

这天,他正抓着自己的铁碗,倾倒出自己今天乞讨来的财富。肚子太饿了,他只想快点找个超市,买一些便宜又能饱腹的快餐产品。

突然,十几张红色的百元大钞从高处飘下,他看见了一双造型精致的白色胶底皮鞋,“这是遇到贵人了!”,他激动地抬起自己低伏在地上的头。

“跟我走,我给你两万块钱。”

“去......干什么?”乞丐虽然穷苦,但也深知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也是略显警惕。

“帮我试一种药,这两万,算是报酬。”

原来是药物贩子,乞丐松了一口气,满心欢喜地跟了上去。

在深巷中七绕八绕,走进了一个复式的小楼房,皮鞋男人拿起了桌子上的一颗胶囊:

“吃吧,这是治失眠的药,还没面向市场,我们需要实验数据。”

乞丐深信不疑,一口吞下药丸,随后感觉天旋地转,一阵困意翻涌而上,扶着墙:

“这药效,好快。”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醒来后便是眼前的漆黑一片和阴暗潮湿的感觉袭来。

“你是,第二个。”皮鞋男人的声音响在他的耳畔,也不顾他的低声呜咽,只是自说自话起来。

“其实我也讨厌这样,容易脏了我的手,只是你的命格刚好合适,又刚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就让我,送你上路吧,不,是送你重生。”

随着一阵刀芒起舞,他的下肢滚落在地上,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充斥着脑海,画面赫然定格而止。

“看来孙兴之前看到的四个人,都是冤死的祭品!”老廖看到这里突然惊呼而出。

这四象化尸,未免也太邪门了些!竟然用人的生命献祭,简直是丧心病狂。

北面的镜子也亮了起来,镜面景象中,一名身着旗袍的古典美女正在对着镜子轻梳着自己的长发。

“小冉姐,你的硕士论文写好了吗?”

“嗯,下午去找教授面谈。”

“啊,是那个色眯眯的老家伙啊?”

“别乱说,教授是一个很好的人。”

“切,学校贴吧里可是有人爆料他以前骚扰女学生呢,你小心一点哦。”

“知道啦~”

......

这个名叫“小冉”的知性美女穿着旗袍准备出门,照了照镜子,皱了下眉头,又进房间换成了一身休闲运动装,拎上自己的电脑包,快步走出了粤南大学的大门。

“咚咚咚”指尖轻扣大门,从里面探出一个贼眉鼠眼的秃头男人,看起来十分猥琐。

“小冉来啦,快进来,你那个论题还是有点问题哦。”

“嗯打扰教授了。”

书房里这名猥琐的教授不停的往小冉身旁依靠着,看似不小心地用手触摸着女孩的手臂。

小冉触电般缩回自己的手,尴尬的把手紧扣在大腿上。

“咚咚咚”敲门声音响起。

“呵呵,喝水,我去开门。”教授转身走出房间。

小冉仿佛得到解脱,抓起桌子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五分钟后,一股燥热感遍布全身,她的头脑越来越昏沉,感觉自己的大脑越来越重,趴在桌子上怎么都抬不起头。

一声开门的声响,出现了两个男人的声音。

“就是她?”

“嗯,跟你的描述一模一样。”

“那我带走了。”

“别,你带走之前,能不能让我爽一下?”

男人短暂的沉默,轻轻叹了口气。

“那你快点。”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随后便是令人心碎的禽兽景象。

一切结束后,女孩穿着破碎的衣服,眼神呆滞。她似乎被人扛在了肩上,只能看到男人皮鞋足尖露出的白色胶底。同样来到了熟悉的漆黑地下室。

“来世,投个好人家。”男人的语气冰冷,感觉没有任何感情,女孩只感受到自己的脑袋上被一柄长刀划过,自己的头颅瞬间被切割开,露出了森白的头盖骨,一双手朝着她的大脑伸了过来......

镜头再次定格在了这里,所有定格的场景都是那个熟悉而又冰冷的地下室,潮湿而又阴暗,就像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一样。也许这就是他们生命终结的地方。

三处镜面已经停住,我们都将目光投向剩下的南面镜子,转眼间,镜子里出现了一个身着西装的俊秀男子,正对着看似自己领导的男人低着头。

“你被开除了。”

“为什么!”男子抬起头,露出了自己俊秀的脸。

“阿兴!我的弟弟!”阿浩看见男子的脸庞之后嘶吼道。也不顾众人阻拦,跑到那南面的镜子处,跪坐在镜子面前。

镜子中男子的脸上,眼眶中蓄满了热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