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五十三章:四象化尸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21-05-03 00:08:11 全文阅读

夏凉一听这话,愤怒的目光逐渐转为呆滞和恐惧。

“什么叫......他可能不是一个人?”夏凉结结巴巴的,身子也不停颤抖。

我便将这几次通感所看到的景象告诉了他们,老练如老廖也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夏凉将孙兴搀扶了起来,坐在沙发上,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对孙兴也算是极度痴情,就算得知他可能不是人类,眉宇之间也透露出对孙兴的担心。

老廖走过去扒开他的眼皮,用手推动了一下他的眼球,又拉出他的手掌,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叹了口气:

“这人和你一样,是九阴聚首的命格。”

“怎么可能!”我从小就听说这九阴聚首,万里无一,怎么可能面前的人也是这种鬼命格。再者说了,如果真是这种命格,为什么孙兴会一直在这鬼宅里待着而性命无虞?

老廖好像看出了我内心的波动和眼神中的震惊。

“只是他的命格,不是他自己的。”

“不是他自己的,什么意思?”

“换个通俗一点的说法,他的命格,是人造的。”

命格还能人为的造出来?!我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方法,阴行规矩,顺天而生,逆天而亡。世界万物自有因果,无论是采取什么方法,这人造的命格人生,难道能被天地所容?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有我弟弟的脸倒也有理可循。”

阿浩明显已经恢复了冷静,在一旁说道。

“哦?说说看。”

“廖哥可曾听说过四象化尸之法?”

老廖闻言,一拍大腿,面朝着阿浩大喊一声:“难道是那个邪法?!”

“要真是那样的话,我定让那些人为我兄弟陪葬!”阿浩猛地一蹬地面,腰间缠绕着的铃铛叮铃作响,那身处一旁的灵尸突然间动了起来,一拳轰向了身旁的墙面,墙纸打出了一个大洞,整面墙壁被生生打穿,留下了一处三十多厘米深度的坑洞。

我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还好初见阿浩的时候没有和他发生正面冲突,不然以他手下灵尸的战斗力,十个我和老廖估计都不是问题。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被他们两个模棱两可的叙述弄昏了头脑,什么人造命格、邪法,究竟与眼前的孙兴有什么关系?

随着一声轻轻地呻吟,卧倒在沙发上的孙兴艰难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孙兴也算是恢复了自己的意识。

“你刚才究竟看见了什么,你又在害怕些什么?”

孙兴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努力思考着,不一会突然抬起了头:

“我看见,两男两女,浑身流着鲜血,在向我索命!他们不停地让我把东西还给他们,可是,我没拿他们的东西啊!”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让自己十分恐惧的事情一般,坐在沙发上蜷缩作一团微微颤抖,夏凉抚摸着他的后背,让他慢慢冷静下来。

“老廖,四象化尸之法到底是什么?”

“据说这是一种传说中能让人起死回生的邪法,具体怎么实施我也不清楚。”老廖微微摇了摇头。

一旁的阿浩情绪激动:“如果真是这种邪法,我弟弟的灵魂可能永世不得超生!”

面前的孙兴,难道是一个复生的人?

那么他真实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身怀诡异命格的他,又为什么会被派到这个房子里来完成这么诡异的任务?

太多太多的疑点出现在了我们的脑海,这栋房子背后可能不是普通的养阴宅这么简单。

“夏小姐,你是不是说过,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在镜子里看到过鬼魂?”

“是......是的,但是那是刚搬进来前几天的事情......”

“孙兴,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看见那些向你讨债的阴魂的?”

“也就是最近的事......”

老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也就是说,阴魂一开始是找夏凉的,自从你俩......同房之后,这些阴魂就反过来找孙兴了?”

如此露骨的询问让两个年轻人不由得都红了脸,不过二人仔细想想,都轻轻点了点头。

老廖把我和阿浩悄悄拉到了旁边:“这就对了,这孙兴,恐怕真不是人。”

“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过他是九阴聚首的人造命格吧?这种邪法所成之事,不可能如自然天成一般,如果是用邪法复生的人,恐怕就算活过来也是行尸走肉,没有一丝阳气,而获得阳气的方法,便是......”

“你的意思是,夏凉接到的任务,其实不是养阴宅,而是养孙兴这个邪法复生之人?!”我惊呼道。

“没错,按照我的推算,那四个来找孙兴讨债的阴魂,恐怕就是四象化尸用来献祭的冤魂,这四人之中可能有一个是真正的孙兴!”

我突然想起在触碰卍字符号时,出现的那个心房洞开,前来讨债的孙兴阴魂,恐怕还真是如老廖所言。

“恐怕这脸皮和五官便是取自真正的孙兴,也不知道这邪法究竟是如何达成,竟阴毒到这种地步,用四个人的生命来复活一个死去的人。”老廖看着阿浩,喃喃道。

阿浩不禁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老廖十分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又起身对着沙发上的小情侣说:“跟我走吧,还那些阴魂恶鬼一个公道。”

孙兴身世的秘密自然不能被夏凉知道,我们决定顺从因果,让那些阴魂决定事情的走向。

当孙兴前脚回到夏凉的卧室之时,悬挂着的一面面镜子又开始散发着幽暗的光亮,房间的灯光骤然熄灭,阴风阵阵。

奇怪的是,而当夏凉跟在后面走进房间之时,灯光突然恢复了明亮,无故刮起的阴风也随之消散而去。

此时我终于明白了夏凉和孙兴同时被派遣来这个豪宅的原因。

一是孙兴刚被人用邪法复生,与其说是复生,不如说是用四个达到某些条件的人拼凑而成的不人不鬼的形象,按照老廖推测,这几个人的命格多多少少都是阴性的命格,为了塑造这假的九阴聚首,这群人也算是煞费苦心。

孙兴需要阳气来增加自己的人气,不然他自己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而这夏凉又恰是至阳的命格,背后的高人一定看出了这一点,派他们住在同一间房间里,如若是产生了感情,擦枪走火自然是最好。就算不发生点什么,夏凉的任务上也明确写着睡觉要对着镜子,通过这布满镜子的阵法,阳气也能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步进入孙兴的体内,而当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孙兴才能真正真正被这邪法复生为人。

二是孙兴的身上布满了四个鬼魂的怨气,在这镜子的环境中难免鬼魂会通过镜子来讨债,夏凉至阳命格的存在恰恰也在某一方面保护了孙兴不被鬼魂所害,一旦时间达成,恐怕那些讨债的鬼魂真的会永世不得超生,烟消云散。

这安乐房产背后究竟是什么人,此人不光对阴阳玄学了解颇深,手段也是十分阴狠歹毒,不光害人性命,连那些孤魂野鬼也在他们的布局算计之内!

我的脑海里逐渐浮现出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笑意盈盈的商人形象。

难道这件事,也与王哥有关?!

“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突然想起了上次吃饭时王哥对我说的话,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恶寒。

如果这一系列的阴宅鬼事真的和王哥有关,那我们这几次的所作所为是否算是触碰到了王哥的逆鳞?

似乎老赵也说过王哥这个人的手脚不太干净,我不禁心里有些发怵。

“扑通”一声,阿浩在我面前突然跪了下来,腰间的银铃轻响,那具灵尸也俯下了身子,阿浩单膝跪地,冲我和老廖一抱拳:“张老板,廖道长,我苗家阿浩,这辈子没怎么求过人。湘西阴人行走江湖,爽快人间,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情字!如今我弟弟身魂分离,正饱受不入轮回之苦,算我求你们,帮我这个忙,让我弟弟与我,平安归乡!”

阿浩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随后双膝跪地,朝我们行了一个三叩九拜之礼,叩首的声音之大,令我心魂颤抖。

我俩赶忙上前搀扶,他却不愿起身,老廖只得弯腰替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兄弟这是说什么话,我们既然和你一起来了,自然不能放手不管,阴人行走江湖,义字当头,我们既然互称兄弟,这个忙我们自然帮到底!”

老廖手臂拱了拱我,我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小伟还在王哥那里,小伟一天不回来,我就不敢与王哥撕破脸皮,心中不禁发起愁来。

我看着阿浩还是跪在那里,垂头散发,地面上一滴一滴出现斑斑泪痕。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罢了,就算与他王哥对着干又有何妨?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今天便要煞一煞他的威风!

“我有一计,可破此局。”我拍了拍自己随身携带的瓶瓶罐罐,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