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四十九章:养尸地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393  |  更新时间:2021-04-17 11:26:20 全文阅读

我看着眼前为了金钱已经丧心病狂的小祁,又想起了死在自己老公手下的许菲菲,难道为了金钱,她们可以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灵魂奉献给恶鬼么?

  我拿着纹针在小祁的肩上不断游走,黑色小鬼的骨骼逐渐形成,随后就是细长的手指指甲、伸开的双手手臂,蜷缩的双脚,还有那骇人的血盆大口,颗颗尖牙交错横生,似乎要吞噬掉眼前的一切。

  大概轮廓已经基本勾勒完成,剩下的就是上色,这次上的颜色很简单,就是黑墨与青墨,我用沾满黑墨的纹针勾勒着小鬼脑袋上的符文,自己的思维好像慢慢不受控制一般。

  好像时间静止,眼前的舂臼小鬼缓慢地从小祁身体上爬起,四肢蜷缩着弓着身子,面容警惕地盯着我,随后转身用它细长的手臂反手抱住小祁,张大自己满是尖牙的嘴巴咬了下去,血肉模糊、骨肉交错。

  小祁好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遏制住一般,嘴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珠迸裂,那小鬼已经咬到了她脖子上的气管,随着一声尖叫,大量的鲜血涌现出来,小鬼、小祁的身上、地板桌子上,到处都是。

  我一个激灵,从幻觉中惊醒,一切都太过真实,好像空气中还存留着刚才弥漫的血腥气息,我赶忙扔下纹针:“不干了,要是真的纹上去你绝对会死的!”

  小祁的脸上凝聚出一股烦躁不屑的神情:“行啊,你等着律师来索赔吧,我不光要砸了你的破店,还要让你赔个百八十万的,臭屌丝。”

  她的神情是那么厌烦、鄙夷,我想起她平常在直播间露出的可爱、平易近人的面容,看着她的脸,不知怎么的,舂臼小鬼的面容和小祁的脸庞在眼前逐渐开始融合,好像她本身就是小鬼一般......

  老廖轻轻捏住我的肩膀,微微一用力,把我从沉浸的幻想中拉了回来:“给她纹吧,人各有命,皆是自身的定数。”

  “哎,这就对了嘛,还是这老家伙懂事理,有钱你不赚,你不是傻么?”小祁也不遮掩,露出了自己轻佻的本性,好像丝毫不在意即将纹在她身上的是一只恶鬼。

  “不过这可是你说的,所产生的一切后果都由你自己承担,纹完身,我们店铺和你老死不相往来。”老廖面容阴沉,一字一顿。

  “没问题,结完账我就再也不来了。”

  我看着小祁又躺在纹床上嘻嘻笑,好像已经在想象自己收礼物盆满钵满的场景。我咬了咬牙,又抓起了纹针,刺入她的皮肤内。

  随着一个又一个符咒的雕纹完成,这幅舂臼小鬼也已经进入了尾声,远远看去,和锁骨处的蛇盘牡丹图仿佛融合了一般。现在呈现的图像则是一只大头小鬼,伸着自己纤细的双臂环绕着那朵牡丹花和青色小蛇,好像在把玩它们,从它漆黑的目光中闪烁着对食物的贪婪。

  随着染料上身,那尖叫声慢慢又再次出现了,但这尖叫与之前的刺耳完全不同,像是迎合着小祁一般,随着点点染料附着在纹身上,尖叫声音越来越小,而小祁也慢慢发出了阵阵呻吟。

  成功了......我瘫软在纹床一旁的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这是我第一次在纹身过程中近距离地与阴魂进行接触,也许是阴绣的原因,又或许是和小祁的需求契合的缘故,不知这次阴绣,是福是祸。

  可能是两幅图变一幅图的原因,小祁倒是对这次纹身十分满意,十分爽快地付了我五万块钱,把协议当着我的面撕碎了去。

  本来以为她会借着这个把柄再要挟我一段时间,看到他撕毁了协议,我心中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这就对了嘛,张老板,直播间再见咯。”

  “再也别见了吧。”

  小祁蹦蹦跳跳地出了我的纹身店,此时我听见老廖嘟嘟囔囔地说着些什么。我坐到他的身旁,他拿起自己的茶杯一饮而尽,说:“你知道我当道士的时候做的最多的错事是什么?”

  “泄露天机?”

  “是,也不是。我做的最多的错事,就是把因果看得太重,救了太多不该救的人。自作孽,不可活。有些人,你不能救,也救不了。因为你救了,便才是违背天意。”

  我点点头,从老廖的话语中好像悟出了些什么道理。

  “做阴行的,顺天而为,才有善终。”老廖又点燃了一根烟,我向他要烟,他摇摇头,没给我,直接坐到一旁看电视去了。

  我这人确实矫情,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过小祁的事情让我明白了好心不一定有好报,干脆就过的洒脱一点,毕竟还没产生什么恶果,我们还需要去解决夏凉的事情,那个鬼宅,才是真正令我们头疼的事。

  不知不觉坐在椅子上睡着了,醒来之后看见老廖正在符纸上画咒,我走近看了看:“廖哥,你说我们晚上去龙岭豪庭有凶险不?”

  “干这行的哪次没有凶险?碰到危险了不要慌,两个字。”

  “?”

  “扯呼!”

  也对,打不过,难道还跑不过么,“快九点了,我们出发?”

  “再等等。”

  “等什么”

  “等阿浩。”

  我差点把阿浩忘了,这事明明就是他扯到我们身上的啊!不行,如果解决了这件事,我一定要好好敲一顿他的竹杠!

  不一会,阿浩出现了,熟悉的黑袍,熟悉的斗笠,熟悉的疤痕,和熟悉的腥臭气息,只是这次的腥臭味也太重了,甚至还夹杂着一股......胶类的气味?

  老廖走了过来,笑着说:“湘西走脚的灵尸手艺,可是久仰多时了啊。”

  我看着阿浩让开大门,背后跟着一个同样穿着黑色长袍的身影,联想着老廖刚才说的话:“你们是说,这是一具......”

  “嘘,行走江湖,还请保密,被查到就不好了。”

  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坐火车坐飞机了,身边跟着秘法制作的尸体,只能走土路才能不被查出来把......

  阿浩欠着身子,对我和老廖一抱拳:“苗家阿浩,感谢二位助拳!”

  我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江湖义气的温暖感觉,也许这就是阴人江湖独到的默契吧。

  “出发!”

  龙岭豪庭,顾名思义,是一个靠着山区开发的豪宅区,这里房子不多,但都面积庞大,基本用豪宅来形容都不为过,一般都是富豪用来避暑用的。

  绕过蜿蜒的山路,在黑色的夜幕下,我们驾车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小区入口。

  由于靠着山区,这座小区的安保人员都是聘请的村里的人,靠着这高档小区给的工作机会和不俗的待遇,村子里就靠着小区的几幢豪宅也建起了一座座小洋房。

  将车子停在路边,我刚要走进小区,老廖一把拦住我,对着阿浩说道:“阿浩,你看出这小区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没。”

  阿浩绕着小区大门走了几圈,看了看身后庞大的山区,低声道:“发脉抽心穴秀嫩,藏风避杀紫茜丛。欲知骨石黄金色,动静阴阳分合明。坏了,这是一块养尸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