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四十一章:湘西走脚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244  |  更新时间:2021-04-17 11:25:44 全文阅读

我将小林哥他们张家人的草图,与阴阳绣的祖传图鉴稍做对比,就发现了几处明显的差异。

  一是这图案的精细程度,张家人给的图纸只有大结构的框架,虽然图案没错,可是这阴阳鬼绣中最为传神的几笔,却有些记载不全。

  二是这图案的纹绘技巧,张家人给的草图中只有简单的图案,而图鉴中则有具体的描绘方法,是怀还是缠,抑或是背,各不相同,精细到每一个部位,每一块图案该以什么方法去绘制,应有尽有。而往往是那些细节,才决定了纹身的神采。

  这第三嘛,则是纹绘材料,阴阳绣的材料无非就是染料和阴魂,而鬼绣则要求更为苛刻。就比如小林哥身上的墨玉麒麟,爆发力量的时候才会显现,这就需要鸽子血染料。而阴魂就更加需要极凶的凶魂,方能承受这祥瑞神兽的力量。

  反复对比之后,我心中渐渐有了底。现在想来,我当初说这图唯我粤南张序能做,果真如此。

  不一会,老廖回来了。

  “嚯,包租婆走了?”老廖在一旁嘿嘿笑着。

  我一听这句话,便气不打一处来,这老小子一点都没有道门大家的担当,简直就是个老流氓。

  “跟你说个正经事,我去趟闽南给你拉生意呗。”老廖颇为正经。

  听到老廖要走,我心里顿时泛起嘀咕来。其实老廖自从在我店里帮忙,我也没有给他什么提成之类的,现在又要主动去给我拉生意,说的我心里还挺不是滋味。

  “老廖,你就去闽南玩一圈吧,钱我出,放松一下再回来,生意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我拍拍老廖的肩膀。

  兄弟之间也无需多言,订好了晚上的长途车票,就准备出门吃个涮羊肉,纯当践行。

  自然是大口吃肉,大快朵颐,不在话下。

  饭后我带着老廖前往长途车站,问老廖为什么不做火车,他极为鄙视地看了我一眼:“阴邪鬼事,大多出在乡间。你啥时候见过高铁飞机上闹鬼的。”弄得我是哑口无言。

  由于城市规划的问题,我们这里的长途车站还是老的地址,处于郊区,要经过一段颇为荒凉的乡道才能抵达。

  不太宽敞的的乡道上没几辆车,也就仅剩下几辆末班巴士在乡道上摇摇晃晃,夜色逐渐黯淡下来,只有点点路灯能够稍微照亮前方。

  “序哥儿,我怎么感觉,这气氛有点诡异阿,你有没有看过一本小说叫《十三路末班车》?。”老廖打了寒颤开口道。

  “别胡说八道啊,赶紧闭嘴。”我被说的也感到一丝寒意,这荒郊野外的,最怕碰到说啥来啥的事情。

  不巧,转眼间我就看见前面有几个人在横穿乡道,吓得我赶忙紧踩住刹车,一阵车辆制动的声响,终于是在距离那些人五米处停了下来。

  我刚要摇开玻璃对前方发作一顿,老廖一把把我的头按了下来,藏在挡风玻璃后面。

  “嘘,别出声,让他们过去。”

  “他们是......”

  只见那领头一人穿着黑色长袍,带着草编斗笠,手里轻轻摇晃着一串铃铛,走过我们车子之时嘴里喊着:“阴人上路,生人回避。”

  他的后方跟着两个人,也是长袍斗笠,一样的打扮。

  只是后方的人动作极为一致,却有一点不协调感,也不发出声音,就这么默默地跟在后面。

  老廖死死地扒着我的身子让我不要去看那几个人,我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什么情况?”

  他回头看看,确定那些人已经走远,长出一口气,说道:“那领头的人,叫做走脚。”

  “走脚?”

  “就是赶尸匠。你不是老家是湖南的么,这都不知道。”

  “尸体真的能被赶着走?”

  “废话,湘西赶尸可以算作传承最为完整的阴术了。”

  “那刚才那人后面跟着的......”

  “应该是尸体。”

  我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恶寒,这终日与尸体相伴,难道赶尸匠心里不膈应吗?

  “老廖,你还走不?”

  “走个屁,跟上去看看,这湘西走脚出现在粤南这么远的地方,一定有什么原因。”

  我俩就在这空无一人的乡道上缓慢行走着,也不敢开大灯,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跟在湘西走脚的后面。

  “天北清,地北浊,湘西赶尸,生人回避!”那牵头一人悠悠地传来一阵叫喊声,手里的铃铛摇晃声响逐渐频繁了起来。念完咒的一行人速度好快,转眼间就将我们的距离拉开了好几百米,铃声三长七短,在寂静的乡林只见显得尤为突兀诡异。

  突然,我看见那一行三人径直走向道路周围的灌木中,就这么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我赶紧停车下去看,漫山遍野都是虫子的鸣叫、猫头鹰的咕咕声,哪有人影存在的样子。

  “快走,我们尚不清楚这赶尸匠的目的,如果惊动了他的假灵尸,我们俩可就有苦头吃了。”老廖说罢便把我往车子上拉。

  随即周围的树木草丛中突然发出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惊起了不少·停留在树上休息的鸟兽,我好像看见前面的灌木中逐渐站起一个黑色的影子,空气中似乎有一股腥臭的气味逐渐弥漫开来。

  我和老廖掉头就跑,也顾不得看清黑影的来历,脚下踉跄着就上了车。

  返程路上我仍旧惊魂不定。

  “老廖,这湘西赶尸到底是个什么神奇的阴术?”

  “赶尸之术流传千年,外人尚不知情,可道门对其算是颇有了解......”

  原来这湘西赶尸,其实有着十分美好的含义。所谓落叶归根,赶尸匠的工作就是帮助那些客死他乡的人回家。

  赶尸之术无非两种,一是招蛊,二是请灵。可以说这赶尸之术是苗家蛊术和道术的有机结合。这招蛊便是湘西苗人饲养蛊虫,喂入尸体体内,以铃铛起蛊,带动尸体返回故土。这种方法,尸体是死的,而且动作僵硬,行动缓慢。

  而另一种则是请灵,便是将死者的灵魂请过来,附着在尸体上,以铃招魂,算得上是半个活人。可是这及其考验赶尸匠的技艺,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造成恶灵反噬,形成尸变,也就是成为我们俗称的“粽子”。

  “方才这赶尸人,听其赶尸语,用的是天清地浊请灵法,这是请灵术里品阶很高的一种阴术,看来道行不浅。”老廖沉思了一会。

  “尽量不要和他主动接触,粤南不比湘西,没有那么多山路盘绕,更不会有山里那些为走脚准备的赶尸客栈,他不远万里来到广东,一定有所求。

  我听罢点点头,这万般阴术果然花样繁多,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