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三十四章:鬼胎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308  |  更新时间:2021-04-21 21:36:30 全文阅读

做纹身行当,改图和补图是最难的两件事。改图,就是要彻底推翻原作的基本框架,要么洗、要么盖,要么添。而这补图,则更考验纹身师的手艺,因为一幅图的风格和基调基本都是由上手的纹身师奠定好的,如果后者想要补图,很难能做到把图像补得看起来自然天成。也很容易出现一幅图两个风格的尴尬局面。普通纹身尚且如此,何况有特殊能力的阴阳绣?

  不过还好,有一年的时间去考虑小林哥的业务,现在我的头等大事,便是要搞清楚这鬼绣的来历与方法。

  根据小林哥的说法,阴阳绣除了阳绣和阴绣,还有鬼绣这种图案。而且鬼绣的作用更为直接,更具有实用性。比如那吴家的墨玉麒麟,就是直接给自己的身体带来力量上的提升。按道理来说,应该还有其他的鬼绣图案,作用更应五花八门才是。

  我打开小林哥给我的纸条,上面写着正楷的十六个大字:阴阳鬼绣,受之五行。没之于水,现之于火。

  我和老廖坐在凳子上,直盯着这行字一个下午了,却丝毫没有头绪。此时隔壁便利店的光屁股小孩闯了进来,“老张,有个漂亮姐姐找你,不害臊,不害臊。”说罢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我听的莫名其妙,漂亮姐姐找我和我害不害臊有啥关系。

  只见从店门外走进来一位微微挺着肚子的孕妇,操着一口唐山口音,进来就问,“张老板在吗?不要抛下俺们母子不管啊,救命啊。”

  我去,这不是讹人吗,这肚子里的孩子跟我有啥关系,老廖正以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老弟,你不是告诉我你是个雏吗?啥时候都当爹了,666啊。”

  “去你的,你现在喊我爹,我勉强能认下你。”我张手就去打老廖。

  那孕妇看我俩还在打闹,更急了:“你们哪位是阴阳绣张老板,能不能救救俺哩。”

  不得不说这女子看起来还颇为清秀,穿着干练的风衣,头发侧顺着垂在肩头,一副自立的现代女性模样。

  “我就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这是我的孕检b超,您看看。”

  “不是,你怀孕跟我真没关系,给我看这个干啥?”我慌了,难道这位真是来讹人的不成。

  “不对劲,你来看看,这b超图里,哪有婴儿啊?”老廖拽了拽我的衣服。

  我拿过b超图仔细看着,确实,这人体的轮廓看着十分清楚,但这子宫内的情况,只有一片黑色的阴影,根本看不到婴儿的所在。

  “但是医生给俺做的血检之类都是正常的,就是怎么样都看不见婴儿的图像,你说怪不怪。”那孕妇焦急地解释道。

  “怎么称呼,您是从哪知道我们店的?”

  “俺叫刘娟,那做运输的赵军和我是一个小区的,他在8幢,我在44幢。”

  我脑海里又浮现出老赵瓮声瓮气说话的情景,这人跟老赵一个小区,想必住的也是别墅咯,应该也不缺钱吧,看来这单有得赚。

  “廖哥,这b超找不出小孩儿,有说法?”

  廖哥把我拉到旁边的角落,“嘿,多新鲜啊,阴邪鬼祟,b超当然是照不出的。”

  “你的意思是,她肚子里,有鬼?”

  “嗯......我想......她肚子里应该是个鬼胎。”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不会这么邪门吧。

  “等会跟她谈,你别说话,看我的。”老廖拿出了他吃饭的卜卦玩意,说道。

  “成!”

  我们俩商谈妥当,走向那刘娟。老廖敲了敲自己手里的破铜碗,便说:阴祟作祟,阴祟作祟,你碰巧今天遇上高人了,你这鬼事,唯有阴阳绣能解。这也算你我的缘分,你命中自有此一劫难,遇见我们,也算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报。

  嚯,我一听这江湖骗子般的口才直乐,这老廖不去天桥卖艺简直是可惜了。

  可当我仔细看着那个女人的模样,我咧着的嘴顿时僵在了原地。

  那女人柳叶弯眉,皮肤白嫩,身材婀娜多姿,要是单论长相,和网上那些美女主播比都不遑多让。可奇怪的是,这刘娟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巴更是没有一丝红色,整张脸仿佛像纸人一般。

  老廖拿起桌子上的一根纹针,戳了戳她的手指,只见她的皮肤瞬间瘪了下去,却并没有血液流出来,整个手部十分苍白干瘪,我在旁边也暗暗奇怪。

  “对,是这样,我做孕检抽血的时候也是在我胳膊扎了好几针才能抽到血。”

  老廖捏了捏她的手,只见这两双手仿佛像充气的皮球一般深陷了下去,松开之后又悄然膨胀了起来,老廖摇了摇头:“美女,你家和老赵住一个小区,就是那个有名的别墅区吧?我们过几天去你家里看看成么?”

  “嗯,好,那你们来之前给我打电话。”说罢便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离开了。

  “廖哥,咋样,这阴事,凶不?”我第一次看到鬼胎的情况,心中还是有点不安。

  “应该不凶,不然这女的不可能活到现在,可能是房子有问题,明天我们去看看。你知道她为什么抽不出血来吗?这血液都被她肚子里的鬼胎吸走了。”

  我恍然大悟:“哦!怪不得她去医院做血检的时候看不出什么异常。”

  “一切等明天晚上自然见分晓。”老廖拍着胸脯说道。

  客户走后,老廖便拉着我出门直奔古玩市场,我心想这老廖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去看古玩?没想到他带着我冲进了一家典当行里。

  “老板,把我的吃饭玩意赎回来。”老廖像探头一样在典当行里环视着。

  “那个破罗盘?成,2万。”老板靠在躺椅上不紧不慢地说。

  “我靠,当时你才当了我4000块。”

  “话不能这么说,你现在发达了不是,当时说实话我可是四千都不愿意给的,是你死活往我店里塞。”

  老廖思索一声后又眉开眼笑:“老板,您这青花瓷碗像是刚出土的玩意吧,啧啧啧,好像还带着土腥味呢,不知道派出所想不想知道它的来历。”

  老板喷出一口茶,“你这么做可不地道。”

  “彼此彼此,把我的吃饭家伙快拿出来。”

  “六千,不能再让了。”

  “成,老张,给钱。”

  “我靠?花我的钱,赎你的东西?”我不得不为这老廖不要脸的精神感到敬佩。

  “你不懂,这可是我的法宝,有了他,就能提前预知到那些阴祟了!也算是我出力了不是。”老廖满脸兴奋。

  “靠,这老家伙也太黑了。”我内心一阵无语。

  只见老板从内屋子拿出一件古老的罗盘出来,这罗盘表面由红木制成,盘面上有三根粗细不一的银针,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老廖抓起罗盘,狠狠地亲了一口,“你不知道,这玩意,在寻阴探鬼方面,那可是道门奇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