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三十二章:鸿门宴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333  |  更新时间:2021-04-17 11:24:35 全文阅读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现在已是中午时分,暴雨消散,太阳悄悄从天边爬起。刺耳的铃声打断了我的赖床计划。

  “喂,老赵。今天怎么有闲心打电话给我?”我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张老板,有些事情我得当面告诉你。”老赵特地压低了自己尖锐的嗓音,听起来十分严重。“是......是关于小伟的”

  我心里一咯噔,难道是小伟出什么事了?还有那个神秘的王总,这不得不让我提防一些。

  “你在哪,我去找你。”

  “不了,我等会就到你店里了。”

  不一会,我听见楼梯传来急促的声响,我赶忙出门去看,迎头就撞到老赵的怀里。

  “进屋说话。”老赵紧皱着眉头,一脸凝重,我和老廖将他迎进了店,给他倒了杯水,老赵抓起杯子一饮而尽。

  “两件事,王老板明晚请二位吃饭。”我看了看老廖,说来也巧,我正想最近去看看王老板和小伟究竟在做些什么生意,刚好明天借着吃饭的机会一探究竟,便对老赵点了点头。“第二件事,两位,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说话间,老赵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色的佛牌。

  “泰国阴牌!”我和老廖异口同声喊道。“从哪弄来的?”

  “小伟最近在卖这些东西。我手下有个司机就买了一个,5万。但是这玩意邪门的很,我想着先拿来问问你们。”老赵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

  “这玩意何止邪门,说害人性命都不为过,不过小伟不是在王哥手下做医疗吗?怎么会接触这种阴邪的东西?”

  “这我就不知道了,对了,提醒你一句,如果佛牌跟老王有关,劝小伟尽早脱身,王老板这个人,手脚不太干净。”老赵一脸郑重地低声说道。

  我点点头,想起来那散发着黑气的黑色佛牌,如果这泰国阴术的生意真是王老板在做,那苏锦和田甜之前经历的事情......

  老赵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便离开了纹身店。

  几天前和小伟吃饭的时候老廖便看出了端倪,没想到竟真的被他说中。这阴行生意,本就是些不遵循天理的事情,如若用来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简直是阴行之耻。

  不知何时,我的心里也产生了此类江湖气息的正义感,那泰国阴术,以初生婴儿为材料,阴狠毒辣,简直没有底线,绝不能让古曼童、佛牌之类的东西出现在粤南的市面上。

  鸿门宴如期而至。这人心难测的饭局定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这是我二十多岁以来第一次出入这么高档的餐厅。推开门,便看见王总满脸笑容地握我的手:“张老板啊,咱们可好久没见了,可想死我了哈哈哈。”

  这一阵莫名的示好让我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环顾已经入席的各位,十个人的桌子基本已经坐满。王哥亲切地拉着我的手开始介绍,房地产李总以前已经打过照面,老赵也暂且不提,入席的还有市中心医院的徐院长和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刘队。

  好家伙,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这破纹身店的小老板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心里头直犯嘀咕,随后王哥便把我拉向了一个黑色皮肤的外国人面前,“这位是萨赞大师,你们应该照过面。这位是阴阳绣传人张老板,二位能人可要在一起多多交流。”随后便把我二人的手重重地握在了一起。

  我讪笑着,望向了面前的黑人,只见这人皮肤发黄发黑,俨然就是东南亚人种,双眼空洞,依稀能看出其中一只是义眼,脖子里带着一块金色佛牌,我这时候才恍然大悟:这就是那个泰国降头师!

  萨赞看着我吃惊的表情,“想必张老板已经认出我了,我对您阴阳绣的能力十分认可,毕竟我们俩在两个月前便有了技艺上的切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我不明白这句多多指教的意思,看向老廖,他示意我先稳住再说,我便只得阿谀奉承了一番。

  转眼看见小伟殷勤地给这些老板不停倒酒,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人可以没钱,可以过苦日子,但绝对不能丧失了做人的底线。这王哥明显是经手了泰国人的阴术生意,小伟绝对不能在他手底下继续做事,必须要想办法尽快脱身。

  酒过三巡,讲得尽是些生意场上的场面话,无非就是些互相吹捧、阿谀奉承之类的。我和老廖显得与这酒局格格不入,只能低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菜品明明昂贵而又精致,我却如同嚼蜡一般。

  找了个借口上厕所出门透气,王哥也紧跟着走了出来,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小张,我们俩以后可以合作一下,保准让你和小伟吃香的喝辣的,一辈子不用为钱发愁。你的阴阳绣,如果就只能蜷缩在那个小店里面,简直是可惜了。”

  我听到这句话便气不打一出来,碍于心中仍对王哥有所忌惮,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得说先考虑考虑。

  小伟是否有把柄在王哥手上,王哥的阴阳绣又出自何人之手,他又是否有我爷爷的线索?一切的谜团似乎都指向眼前这个猖狂无比的男人。

  这次饭局,与其说是他们这些老板的聚会,不如说是王哥在敲打我和老廖,他先是向我展示了黑道白道乃止与各行各业的社会关系,后来又明目张胆的把降头师推到我的面前,其心并不单纯。

  饭局不一会便步入尾声,王老板在酒店门口拉着我的胳膊,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说完便又哈哈笑着送那些老板离去。

  我悄悄叮嘱老赵帮我盯着点小伟,他给了我一个保重的眼神,便匆匆离去。我和老廖没有叫车回家,两人一起走在空荡的马路上,陷入一阵沉默。

  “王老板这是在拉你入伙。”老廖缓缓开了口。

  “嗯,但这都是些害人的勾当。”

  “不光如此,我们之前的生意破坏了他的古曼童和降头术,而他之所以喊上了小伟组了这个饭局,你知道为什么吗?”老廖说着说着便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掏出一根烟,想了想,也给了我一根。

  “是想拉拢我吧,展示他的社会资源和手中的能人。”我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又被烟呛的咳嗽了几声。

  “你错了,他不是单纯的招安,而是在威胁你加入。小伟现在在他手里,不然你以为就小伟这种小角色凭什么能够参加这种级别的饭局?还有那个泰国降头师,也是一种威胁,如果你不答应他,他随时能够对你下手。”

  老廖对今天的解读明显更深于我一层,我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倒不是怕那降头师,我更担心的是小伟该如何脱身。

  夜色已深,黑雾弥漫渐渐遮住了月光,我打了个寒颤,但内心也已经下定了决心,“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小伟先救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