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二十二章:斩凶魂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019  |  更新时间:2021-04-21 21:10:50 全文阅读

“要是您真的能帮我解决这困扰,五万绝对没有问题!”

  “这泰国阴人的下三滥玩意怎么和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阴术相比。”在民族脸面的层面老廖倒是感触颇深,一脸兴奋地看着我准备纹针和染料。

  “喂,金叔,我这边来生意了,找你买罐阴魂。”我拨通了老金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麻将牌碰撞的声音。

  “行,碰你八万!要啥样的,纹的啥图?”依稀能想象到金叔一边叼着香烟一边驰骋麻将桌的场景。

  “一个佛莲,有没有合适的魂?”

  “有个尼姑的,你要不要?”金叔那可能刚被胡了一把,心里有点不耐烦,也不等我回话,“好了好了,我等会让人给你送过去。”

  材料的事情落听,你心中长舒一口气,但这牛已经吹了出去,心里仍旧一直打鼓。毕竟亲眼见识了那鬼娃娃和这阴牌的诡异场景,说实话我是不想趟这趟浑水的,但自打我和老廖合伙以来还没有展示过阴阳绣的神奇之处,为了自己身上的谜团和不知所踪的爷爷,转念又想到苏锦那一边吞食着油炸食品一边低声啜泣的怜人情景,我咬了咬牙,“纹就纹!”

  阳绣的图案大多都较为正面,以佛类、动物植物类、器物类居多,这次的图案虽然偏门,但也和佛法沾边,不得不谨慎一些。以防万一,我也沐浴焚香礼拜了一番。一切妥当,金叔的伙计也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将一个小罐子交到我手上之后,说了句“金爷说记账,下次一起结。”转身又离开了我的纹身店。

  我让田甜坐在纹床上,轻轻将罐子打开,与以往的黑暗阴凉感觉不同,罐子里传来了一阵梵语呢喃的声音,刺破田甜的手指,挤出三滴指血投入罐子中,我心中默念:“祖师爷保佑。”

  罐子一阵抖动,呢喃的声音愈发强烈,“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诵经的声音愈发强烈,在场的三人都不自觉这神奇的传颂吸引了去。

  “这是《般若波若蜜多心经》!这纹身有戏!”老廖一拍桌子大喊道。

  “佛家前辈莫怪,阴阳绣传人请佛上身,驱除异邦邪魔。”我心中默念到,让田甜平躺着将手臂摊开,佛莲的图案色彩鲜艳,抗和怀的一般纹绣技法都不合适,我采用了埋针手法,待到图案轮廓大致构建完成,通过“打雾”的方法拓展色块的颜色划分,具体细节纷繁复杂,便不再赘述。

  虽然面积不大,但由于图案特殊,也花费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纹这类细致的图案十分花费刺青师的精力,我站起来的时候几乎快要眼前发黑晕倒过去。喝下两口热茶,我抓起田甜手臂上的纹身端详着,一朵十六瓣的血红莲花悄然开放,靠近花蕊的几片花瓣上纹刻着些许梵语经文,整个图案艳丽而又神圣,我满意的点点头。

  “这莲花好好看啊!感觉以后上镜也没必要遮挡了,说不定还能成为我的亮点呢!”

  “是的,阳绣的图案大多比较符合大众审美,以纪实纹刻为主,不会丑的。”

  “张老板,我的手臂有点烫,这正常吗?”

  “纹完之后没有消炎消肿,有点发烫也算正常。”

  “不对吧序哥儿,可这温度也太高了。”老廖摸了一下田甜的小臂,奇怪的说道。

  我赶忙上前查看,炽热的手臂已经达到了诡异的温度,导致我都无法好好抓住她的小臂。仔细感受一下,这高温正是从那血色佛莲散发而出。

  突然,桌子上一阵异响,只见那原本平躺在桌子上的黑色阴牌突然立起,在桌子上疯狂旋转了起来。阴牌周围缓缓散发着层层黑雾,整个画面诡异至极。随着黑牌的响动,她的手臂更加滚烫,好像不受控制般,田甜轻轻举起自己的双手......

  现在的田甜横眉怒目,眼神好似好迸发出火焰一般,紧盯着那正在旋转的佛牌黑雾,口中呢喃自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揉了揉眼睛,依稀间看到一道金刚身影悬浮在田甜身后,这金刚身生八臂,也是横眉怒目,手中还拿着一柄黑红色的禅杖,那虚影手中的禅杖随着田甜的动作高高举起,突然挥舞而下,直直地朝着黑色佛牌落去......

  “吱啊......”一阵凄惨的叫声响起,伴随着清脆的牌子破裂声响,那块阴牌破碎开来,里面雕刻的黑佛也骤然四分五裂。未曾想那阴牌碎片中突然窜出一阵黑雾,直直往窗外飞去。

  我仿佛看见那名八臂金刚朝我微微颔首,我连忙冲那虚像作了一揖,随后那金刚的虚像便消失在田甜身后。

  “啧啧啧,这纹身竟然威力如此巨大,竟能隔空打碎阴牌,不过凶牌破碎,这里面禁锢的凶魂也没了束缚,毕竟这牌子是秀姐请来的,她估计要倒大霉咯。”老廖幸灾乐祸地说道。

  田甜也从虚弥的意识中恢复过来,我赶忙凑上前观察着田甜的反应,“你们两个,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景象?”

  “啊?没有啊,我就看见田甜一挥手,那牌子碎了......”

  “.......”难道这是刺青师和纹绣之间的羁绊?这景象只有我能看到?我心中一阵嘀咕。

  好在佛牌的事情告一段落,过了三天,田甜也如约将五万转给了我,这几天我和老廖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沙发上点外卖看电视。只能说做这阴行生意太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与那阴祟之物交往的多了总归会有些神经衰弱。

  不知道苏锦的食量有没有恢复正常,我又拨通了王梅的电话。

  “喂,王姐吗,事情已经解决了,苏锦这几天状态怎么样?”

  “你们快过来一趟吧......苏锦......她出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