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凶神阴牌与血色佛莲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557  |  更新时间:2021-04-16 15:02:10 全文阅读

我看了看地上的小人,又看了看吴昊,他的脸上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这是个娃娃?”

  老廖从地板上捡起娃娃,用指腹摩挲了几下,冷笑道:“不光是娃娃,还是用人皮做的娃娃。”

  吴昊本来还想伸手拿来看看,一听是人皮做的便惊慌地缩回了手,“苏锦惹小鬼的事情,果然是你做的!”我瞪着吴昊,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小鬼,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把这玩意拿走!”

  “不,应该不是他做的。”老廖看着那被拉上的窗帘,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到现在都保持着沉默的人——田甜。

  吴昊看着这个女式背包,突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妈的,原来是这个死女人做的好事。”抓起背包便往车子后方走去,只听得一阵乒乒乓乓的撞击声响,这吴昊抓着田甜的头发,残忍地拖行着往我们这里走动,田甜衣衫不整地匍匐在地上,裸露的春光并没有给人带来什么欲望,杂乱的头发零零落落飘散在地板上,她叫喊着,谩骂着,随后这声音越发低沉,逐渐变成了冰冷的数落和恶毒的诅咒:吴昊!我要杀了你,让你永落轮回地狱!

  吴昊并没有留情,打开车门,一脚将田甜踹下了车,随后把她的背包和娃娃恶狠狠地丢在她的身上,“死心吧,恶心的女人,要不是当初你悄悄跟在我和苏锦的背后,去医院的事情被你发现,你以为你能和我躺在一张床上?你以为你能当那电视剧的女主角,别做梦了,我和你在一起也就是逢场作戏而已。”

  怕他出手太重把人打伤,我和老廖也下了车,“砰”的一声,吴昊重重地关上了车门,我们只能隔着车门听见一句嘟囔:“妈的,三个疯子。”

  田甜握着自己的项链,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身边的人皮娃娃安静地躺在草坪上,眼睛流出血红色的泪珠,看起来十分诡异。

  “田小姐,苏锦有事想问你,不知道能不能坐下来一起聊聊?”我将纸巾递给她,她却一巴掌拍落至纸巾,抬起头,恶狠狠地说道:“我要你们所有人都死,死在凶神的邪法之下!”

  她的头发已经被拖拽的脱落了不少,头皮流出的鲜血也已经从额头汩汩流下,她却毫不在意,死死用手攥住自己的项链,眼神恶毒地盯着那辆房车。

  “不好,她手中之物极为阴邪,如不阻止,可能吴昊、苏锦都会有危险!”

  不一会田甜的团队闻讯赶来,还好这拍摄场地记者无法进入,不然就今天发生的事情绝对会连爆一周的热搜。

  田甜的经纪人是一个极胖的女人,看起来十分和蔼,将我们带入休息场地,亲切地给我们倒了壶热茶。

  “两位叫我秀姐就好了,今天的所见所闻,希望两位能够替我们保密哦。女明星的感情生活是那些狗仔最喜欢打听的事情了,麻烦你们了。”说罢又深深对我们鞠了一躬。

  老廖打断了她的殷勤,摆了摆手:“可不可以把田甜脖子上的挂坠给我们看看。”

  秀姐的神情突然变得慌张复杂,“什......什么吊坠,这是私人物品,不太好吧。”

  “哼哼,果然如此,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应该是泰国的佛牌吧,不,具体来讲,应该是用凶魂做的阴牌吧。”老廖慢慢品着一杯碧螺春,我清楚地看到秀姐的脸色慢慢地由晴转阴。

  老廖并没有理会她态度的转变,“还有这人皮娃娃,我估计也是出自那位泰国降头师之手吧。你们想要作死我不管,只是为什么要拖累那苏锦?”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二位请回吧,我们探班的时间结束了,也要返回公司了!”随即我们就被轰出了营地,只留下田甜远远给了我们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事情的大体经过我们也算了解了个大概,养小鬼、下降头、请佛牌这类事情在娱乐圈并不奇怪,其实最让我恶心的其实不是田甜所做的邪恶阴事,而是那个玩弄别人感情的吴昊,那个趾高气昂、视女性的感情如草芥的伪君子。

  回到店里已经深夜,我向老廖询问了一番佛牌和阴牌的事情,毕竟异国文化差异的原因,老廖最终也只是说了句“应该和苗疆巫蛊差不多吧”这类的结论,躺在床上回想着所见到的娱乐圈奢侈、糜烂的生活,我也逐渐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太阳照常升起,我被一阵敲门的声音吵醒,只听到一番用手敲打着卷帘门的巨大声响。

  “请......请问张老板在吗?”一个文文弱弱的声音响起,“难道是苏锦自己来了?”我一脸疑惑地跑去开门。

  掀上卷帘铁门,只见一个可爱女生站在店门口,脑袋上包着一圈纱布,额头上贴着粉色的创可贴,竟然是昨天见到的女明星田甜。

  我见是她,便想关门送客,田甜赶忙用小手挡住大门,门框将她玉白的小手挤出红印她也没有放手,“求求你,救救我。”

  我疑惑地看向她,把门打开将她迎进店里。老廖正光着上半身,一边在厕所扭动着身体一边刷牙,看到有个女孩子走了进来,尖叫一声关上厕所的门。

  我挠了挠头,示意她随便坐,她拘谨地坐在沙发上搓手掩饰自己的尴尬,“那个......我其实平时不像昨天那样,昨天你们讲的话提醒了我,我觉得你们像是懂道行的高人,所以今天想来咨询一下。”

  老廖一脸尴尬地从厕所走出来,此刻已经换好了一身便装,“咳咳,能不能,把你的佛牌给我看看。”

  田甜轻轻从自己衣服内部拿出一枚小小的玉石佛牌,取下来递给我们。奇怪的是,这佛牌虽然贴身佩戴,但却并没有染上人体温度,还是冰凉至极,与普通佛牌不一样的是,这玉石内部,雕刻者一尊黑佛,而不是寻常的玉佛或是金佛,这黑佛隐约间散发着青黑色的光芒,看起来诡异之极。

  “还真是泰国邪术,可惜我并没有什么破解之法。”老廖无奈地耸耸肩膀,“你这牌子是从哪来的?”

  “这是......这是秀姐送给我的。”

  “那那个娃娃呢?”

  “也是秀姐给我的,说让我拿她撒撒气......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只是嫉妒苏锦有更好的资源,能和阿昊在一起而已。”言语之间已经带着哭腔,“我最近经常会变成另一幅模样,我好害怕,能不能救救我......”

  老廖推了推我,“序哥儿,到你表演了,这不是来生意了么。”

  “你们女明星,能纹身不?”

  “纹身我倒不是很排斥,就是秀姐那边......”

  “她都给你和苏锦下降头了,你还一口一个秀姐,保命要紧。”老廖一把将田甜推了过来。

  “要说纹身的图案,我这里倒有一幅阳绣,和你这黑佛之灾倒也契合。”

  我打开一张速写纸,拿出黑色红色的画笔,轻轻勾勒着一个形状,约莫十几分钟,一朵盛开的血色莲花跃然纸上,“你那黑佛,原型应该是佛教传说的黑莲圣使,也就是电视剧改编里面出现过的无天佛祖之类的邪佛。

  我这阳绣,名叫血色佛莲,古传小乘佛教里有一八臂血金刚,嫉恶如仇,好战嗜杀,不被传统佛教所认,只得入六道轮回体验六道疾苦,这血莲便是这位金刚的座莲,不同于观音的玉莲和佛祖的金莲,这血莲对阴祟更有克制作用。一口价,五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