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十章:黑猫,还是白猫?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2135  |  更新时间:2021-04-23 20:34:23 全文阅读

“你是说,你们家猫想吃了你?”

  “是的,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你的阴阳绣,灵吗?我找了好多道长什么的,各种解释都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是正宗的阴阳绣,出入平安、除祸消灾不在话下。”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勇气,也许是想在这位美女老同学面前逞个能,眼睛不眨地吹起了牛。

  我自己的心里也在悄悄打鼓,其实自己也只做过一次阴阳绣,还是在高人撑场面的情况下做的,“不管了,一定要帮到菲菲!”我暗地里给自己打气,也许是想给自己的青春年少一个完整的结局吧。

  “明天我去找你细谈!我知道你的地址的,到时候我带着球球去你店里说!”

  “好的,明天见。”

  挂了电话,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看了看许菲菲的朋友圈,她明显嫁了个好老公,发的照片不是在世界名胜古迹就是在奢侈品店里,而我,只是经营一个七十多平的破店面而已,一个月以前,还在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发愁。

  人呐,都有各自的命。在经历了老赵的事情之后,这种感觉在我心里愈发强烈,命运和报应,虚无缥缈的福报祸报,也许真的在冥冥之中都悄无声息地上演着。一阵感慨惆怅之后,我洗了个澡,难得地去商场买了身新衬衫,剪短了头发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入夜,也许是想以新的面貌面对自己那曾经的暗恋对象,早早地躺在床上想早点睡觉。不知不觉回忆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张序同学,你真的不参加高考了?”班主任在办公室听说我不读了之后大发雷霆,我知道这会影响学校的升学率和老师的考核。许菲菲作为我们班的班长,正在旁边整理考试试卷,都被他偷听了去。

  应付完班主任连珠炮似的盘问,想到爷爷对我的托付,我对大学生活是充满期待的,一直听人说大学生活好啊,可惜自己却被排在门外了。

  “喂,这位帅哥,愁啥呢,愁自己长得太帅了吗?”许菲菲蹦蹦跳跳地走到我的面前。

  我的心咯噔一下,和班里许多同学一样,也许是暗生情愫,只得强撑笑脸和她嘻嘻哈哈。过几天后我收拾班上的东西,准备离开校园,许菲菲在窗口冲我俏皮一笑:“以后,要记得我哦。”

  “嗯,一定!”

  梦境是那么香甜,仿佛我还处在年少轻狂的日子里一样,无奈的是醒来我将会面对这现实的一切,继续为我的生意发愁,继续与可能出现的灵异事件斡旋。

  早上太阳没有如期来上班,天空下起了小雨,一大早我坐在桌子上啃着才买来的油条,想着等会该怎么面对这位老同学。

  “啪嗒啪嗒”我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高跟鞋敲打在瓷砖上的声音,悦耳的女声响起:“你这地方还真难找哦。”

  抬头看去,一位摩登女郎出现在我面前,长长的秀发侧垂在肩膀上,镶钻的项链和耳钉在灯光照耀下显得那么耀眼,她全身珠光宝气,衣服、包包、手表都是名牌,怀里抱着一只纯黑的猫猫,眼睛一绿一蓝,十分乖巧。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班花呀,我当然记得,昨天可是梦到你了哦。”

  “真的嘛!你的变化好大啊!没以前帅了,辍学以后你去干嘛了?听说你去接手家里的生意了,现在怎么开纹身馆啦,不过你这地方实在不怎么样,我家在xx广场有几个店面,要不租一个给你,在这个角落里待着也没生意上门哦。”

  “额,接手的就是这纹身店的生意,凑活着养活自己。”

  “当年你成绩那么好,突然就辍学了,我们班上都以为你富贵发达了呢。”

  不知怎么的,让我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从她的语气里我甚至听出了嘲讽,和不屑......

  “不说这些啦,你说说最近前发生的事吧。”

  “对哦,这只猫叫球球,是一只品种超纯的异瞳猫,我老公特地从国外托人配种买给我的,我老公你认识不,就是那个xx集团的老总啦。”

  “......”我心里一阵无语,这到底是来找我帮忙的还是来炫富的,张口闭口钱的,这让我心中对初恋的幻想彻底破灭了,说实话还挺让人心痛的,当初青春洋溢的校园女神,竟然沦为了一个物质的拜金女。

  “这猫一开始超乖的,但是最近开始不对劲了,白天还好,一到晚上,我感觉它看我的眼神,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在看食物一样.....等我睡着了,他还会跳到我的床边,对我哈气,舔舐我的耳朵,有一次竟然想咬我,把我吓了一跳。”

  “黑猫本就镇邪,一般不会有恶灵附身的情况发生啊,你有没有找专业人士去你家里看过。”

  “请过一个道士,他进来看了一眼就说,白猫入宅凶祸难挡,可我这明明是只黑猫,你说可不可笑,还跟我说八万块钱帮我解决这件事,当场就被我轰了出去。”

  “恐怕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我沉着脸盯着这只猫,他那双异色的瞳孔正人畜无害地看着我,实在是不像有鬼的样子。”

  “大侄子,我听说你准备正式开始阴阳绣行当了,今天给你送点存货来,都是三天内的,保鲜!”

  我看着金叔提着几个小罐子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只见他衣冠不整的样子,脚上穿着个破皮鞋,裤子还破了个大洞,头发弥漫出一股臭味,感觉不是一周没洗澡就是钻进了什么荒山野岭里才回来,考虑到金叔工作的特殊性,要和那玩意打交道,我也表示理解并没有说什么。

  许菲菲看见有人闯进来,不禁直皱眉头,之前淑女的样子荡然全无,对着金叔大喊一声“哪来的叫花子,真是倒胃口。”

  金叔刚想反喷回去,看了眼许菲菲手里抱着的黑猫,嘿嘿笑了一声:“我可不跟将死之人计较,白猫入宅,凶祸难挡哦。”说完便色眯眯地盯着许菲菲雪白的大腿,直喊可惜了可惜了。

  许菲菲不知是被这猥琐的目光冒犯到,还是提到了那句诡异的“白猫入宅,凶祸难挡”震住了,大喊一声:“神经病,都是神经病。”抱着猫便跑了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