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八章:赤红马驹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1917  |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3:10 全文阅读

阳光,真刺眼啊。

  不对,我怎么睡着了!竟然在自己的纹身店里醒来,可我明明记得我是在老赵家里捉鬼啊!

  摇了摇已经昏沉的脑袋,抬头就看到小伟正啃着苹果,仿佛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

  “你这个叛徒,你特么知不知道我差点就回不来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啊!”

  “你估计还没睡醒,给你买了包子记得吃,早上送你来的小哥给你留了字条,上面有电话。我出门送外卖了啊。”

  我嘟囔着挣扎起来,挠了挠自己蓬松杂乱的头发,呆坐在椅子上,昨晚,我明明看到了鬼魂上了赵夫人的身,一副要杀死我们的模样,我又怎么会在自己店里醒过来呢?

  我望向桌子上的牛皮纸条,伸手一把抓了过来,“人非人,鬼非鬼,鬼心易懂,人心难测”

  短短四句话,看得我摸不着头脑,还好上面有电话,我赶忙拨通了阿吉的手机号码:“喂阿吉,你在哪呢,我去找你问点事情。”

  “啊,我在机场,等会回东北了。打王者吗,我们俩屠杀一盘?”

  “打个屁啊,你写的纸条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我只能告诉你,你把事情想复杂了,也可能把事情想简单了,天机不可泄露,这件事的秘密可能要靠你自己去挖掘,不过放心,你的生命安全还是没问题的,虽然你凌晨差点吓得尿裤子。所以,来王者吗,我马上要登机了,晋级赛!我给你当辅助,来一盘啊!”

  “啪”挂断电话,真是故作玄虚,明明自己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吧,我翻弄着纸条,发现背后还写着一行蝇头小字:阁下的阴阳绣令我着实大开眼界,希望有一天能够感受其奥妙。——九龙拉棺。

  九龙拉棺,又是九龙拉棺!没想到刚接手阴阳绣就碰到这凶名赫赫的图案。祖传的图鉴上说,这九龙拉棺是我的第一大劫难,可是图鉴和书信也是他寄给我的,他和我爷爷、和阴阳绣到底是什么关系?!

  (三天后)

  “咚咚咚!”沉重的敲门声打断了我聚精会神的玩电脑游戏。老赵探进头来,然后一脸诡异的坐了下来,“张老板,老马死了。”

  “什么?”

  “你可以看看早间新闻。”

  “据当地公安机关报道,今日凌晨,在我市xx高速上发现一名男尸,面目布满赤红鬃毛,从五官内生长而出,经过警方认定,死者系本地一名货车司机,名叫马xx,46岁,无犯罪记录,目前本案仍在调查当中。”

  “红色马鬃,赤红马驹!快给我看看你身上的纹身!”

  老赵也一脸慌张的脱下自己的衬衫,由于太胖,头都转不过来,我抓着他肥胖的身体定睛一看,这赤红马驹的红色鬃毛已经变成了纯黑色,乍一看与普通骏马无异。

  “可能真的和这纹身有关,只是我给你纹的明明是阳绣,并不会害人,为什么纹身上的红色鬃毛会长到老马的身上?”

  “这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昨晚,这马驹给我托梦了......”

  “哈?”

  “他告诉我,老马会害我,他这是在护主。我一开始以为是个很平凡的梦,没想到一大早就收到了老马被害的消息。”

  “别胡思乱想,所有诡异的事情都在三天前的那一晚了结了,别想了,你最近生意怎么样。”

  “嘿,托你这纹身的福,所有的车子都顺利营业了,里里外外连一次小的剐蹭掉漆都没有,神奇的很,这是二十万现金,今天主要是给你结账来了,嘿嘿。”

  “您这价格可比说好的翻了一倍啊。”

  “别这么说,如果马驹真的帮我挡了一灾,加个零都不为过,年纪大了,信这些。”

  我也不再推脱,收下了这第一桶金,想着过几天看看去提辆车,在小伟这二货的面前秀一下。短暂的寒暄之后,老赵离开了,我翻看着图鉴上那匹红色的马驹,这图画仿佛在纸张上跳动起来,嘶吼着,跳跃着,奔跑着,欢腾着,开心极了。

  (一个月后)

  突然陷入沉睡,甚至意识清醒的同时却又怎么都醒不来,梦中我躺在一片辽阔的草原上,突然有一个身着红色连衣裙的漂亮少妇走到我的身边,手旁牵着一匹红色的骏马,她在我身边坐下,对我说:“谢谢你,了却了我的心愿。”

  “你是?”

  “那晚,我扮作狐仙吓你。其实我是老赵的前妻。他现任的妻子和老马想要联合起来害死老赵,根据遗嘱,那女人会得到所有遗产,到时候老马会来接任他,他们俩早就有一腿了。”

  “你是老赵那位车祸去世的前妻?”

  “没错,我知道这么多年老赵都觉得亏欠我,我也不舍得从这人世间离开,看他娶了新的妻子,事业蒸蒸日上,我本心安准备离去,可是当我得知老马和那贱人的奸情之后,由于担心老赵的安危,我只得导演出一场狐仙的戏码,想要提醒老赵,还好你的纹身帮了我大忙。老马死了,这一个月来我占据那女人的身体,享受了一个月和老赵的甜蜜时光,此生无憾,今日特来感谢你的恩情,再见。”

  霎那间我的身体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突然想到胡吉说的四句话:“人非人,鬼非鬼,鬼心易懂,人心难测。”也明白了胡吉让我自己去找寻真相的意义。

  几天后,听老赵说他的老婆突然变得癫傻,但这一个月是他最快乐的时光,所以无论妻子变成什么样,他都决定不离不弃。

  我知道,是她离开了,只剩下了一副空荡的躯壳,不过也许这就是最圆满的结局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