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74章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21-07-16 20:10:56 全文阅读

典狱长闻言没有应答,而是皱起眉头,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益王察觉到了典狱长的异常,看着他沉声询问道“怎么了韩大人,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典狱长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他前面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把益王引到这个话题上来,他故意做出一副难办的表情,沉默片刻后看着益王为难的道“回殿下,有一件事小的觉得古怪,我怕出现什么闪失这才过来找你”

“ 哦,什么事,你说”益王闻言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对典狱长的话来了兴趣

典狱长满脸凝重,思索片刻后看着益王随即道“为了毒杀韩王,我前前后后做了周密的部署,按理来说这件事情绝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可是我在给韩王下毒后,他当即命人带话给我,说了一些非常古怪的话”

“他给你说什么”益王下意识的询问道

典狱长长呼一口气,看向益王缓缓开口道“韩王在食用过被下毒的饭菜后,命人带话给我,他说,我送的东西他收下了,但是有些事情做了就要承担后果,他问我准备好了没有,我感觉他已经知道我们在他的饭菜里下毒了”典狱长说到这里时眼中透着难以掩饰的惶恐“益王殿下,你说他是怎么知道的”典狱长满脸不解的询问道

益王面色沉重,眼神变得冷厉起来,沉默片刻后他长吸一口气,“他竟然能预测自己的生死,没想到鬼谷占卜术竟如此厉害”益王沉声道,他的声音很小,说话时也没有看向典狱长,更像是在自语

典狱长没有听清益王在说什么,此刻也是满脸的疑惑,“殿下,您刚说什么,什么占卜术”

益王并没有回答典狱长的话,他此刻满脸凝重,像是在思索什么,良久他才看向典狱长缓缓开口道“你说的没错,韩王已经知道了你给他下毒的事情,也一定知道了你的幕后指使就是我”益王坦言,没有丝毫的隐瞒

典狱长闻言也是满脸的惊异,尽管他事先就已经猜到韩王可能知道他们下毒的事情,可这话从益王口中说出时还是让他感到震惊,震惊之余更多的还是忐忑,“殿下,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他有些慌张的看着益王询问道

益王眼神冷厉,看着典狱长沉声道“韩王还能活多久?”

典狱长闻言一怔,随即应道“回殿下,九阳断魂散的药力在第九天致死,韩王最多只能活八天”

益王闻言脸色阴冷,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后,他看向典狱长沉声道“这期间一定要做好保密,尽量不要让天牢的人和韩王有过多的接触,防止他们走漏风声,另外从现在开始外来人等一律不许进入天牢,囚犯亲友禁止探亲,你回去就布置,不许出现任何闪失”益王沉声下令

典狱长闻言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可支支吾吾了半天又没有说出口,益王察觉到了典狱长的不自在,看着他询问道“怎么了韩大人,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典狱长思索片刻后有些为难的道“殿下,天牢之内小的倒是可以一手操作,可是外界嘛,这个……,你也知道,恩王殿下和晨曦公主可是时常会来天牢探望的,小的可没有胆量阻拦他们啊”

“恩王吗”益王冷冷的重复了一句,他的脸色极为难看,这也是他最害怕的一点,韩王掌握着鬼谷占卜术,手里握着他和雅王所有的秘密,每一条都是死罪,而如今的恩王可谓是权势滔天,就连太子也要忌惮三分,这两个人一旦串通一气,他们一定没有好果子吃,更重要的韩王已经知道了他和雅王联合毒杀他的事,这件事一旦被恩王知道,他们就全完了

想到这,益王的眼中有杀意浮现,只想让典狱长再次下手,送韩王早点下地狱,省的惹出什么麻烦,但他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他知道此刻一定不能冲动,如果再次对韩王出手,很有可能会使计划败露,到那时帝王直接就会查到他的头上,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拖住恩王,不让他与韩王会面,只要他们二人凑不到一起,就算韩王掌握鬼谷占卜术也没用,想到这他当即看向典狱长沉声道

“你把天牢的事情布置好,至于恩王那边,我来想办法,他近期应该没有时间去管韩王的事情”益王脸色阴沉,此刻谈及恩王他就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慨,他说的也没错,恩王近些天有其他的事情要办,确实无暇顾及天牢内的韩王,可就算这样,益王和雅王也不可能高兴的起来

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大唐的兵力全部集中在边疆,防止各个节度使起兵作乱,太子这些年也远在关外,执掌军权,可这也导致了大唐内地兵力空虚,防守薄弱,东都洛阳还好,有虎牢关作为屏障,不会受到太大的威胁,可京师长安仅仅只有三万御林军驻守,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很难应对

为长远打算,帝王决定加强京师周围的防御, 一来是为了应对长安城内可能出现的变故,二来是为了对付大唐北边的另一个巨大强敌吐蕃,邠州,潼关是长安城的两大要塞,一旦失守,长安就会变的岌岌可危,为此帝王决定选出一位亲信去接管京师两大要塞的军事防守,负责加强两大要塞的军事守备

可长安城现在又缺兵少将,仅剩的几位大将军还要统领御林军,负责京师防守,根本无法抽身,从边关挑选将领也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关外的情形同样不容乐观,最后在众大臣的建议下,选出一名有作为的皇子来负责京师两大要塞的军事防守

最后在众大臣的推举下,恩王自然而然的接管了两大要塞的军事防守,帝王没有任何异议,一来是在众皇子之中他最偏袒的也是恩王,二来是因为相比于那些有威望的大将军,他更希望把自己的安全交在自己的儿子手中,借此加强皇权的力量

而最不愿意看到这件事发生的也不是那些将军,而是身在长安的其他皇子,因为接手两大要塞的守卫,相当于直接掌管了京师两镇的军队,这可是军权,而且意义非凡,负责长安周边要塞的防务,帝王此举相当于把京师的安危交在了恩王手里

这次事件之后恩王的影响力再一次提升,掌管军权,又手握武林的势力,彻底把其他皇子给压了下去,毫不夸张的说恩王此时的势力完全不亚于远在边疆的太子

益王对此感到深深的不甘与愤怒,但又无可奈何,但这件事也为他毒杀韩王提供了机会,帝王前天颁布诏书,恩王在第二天便离开长安,接管两大要塞的军事防务,这段时间无暇顾及长安

他们毒杀韩王嫁祸给赢家余孽的计划才能顺利实行,想到这他当即看着典狱长道“恩王这些天不可能去天牢,你只要看好其他人就行了”

典狱长点了点头,可眼中还是透着一丝顾虑,他有些为难的看着益王道“殿下,那晨曦公主那边呢,她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到天牢看望韩王,如果韩王把事情的缘由告诉晨曦公主,那不就相当于恩王也知道了吗”

益王闻言摇了摇头,对此倒是没有感到什么顾虑,他看着典狱长随意道“赢家余孽受伤了,晨曦这些天一直在照顾他,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再说了……”说到这益王停顿了一下,眼神中有杀意浮现“如果晨曦真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就不要让她活着走出天牢”益王的话如万年寒冰一般,没有一丝的感情

典狱长闻言只感到脊背发凉,他从未见过如此残忍之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先是毒杀了自己的亲哥哥,现在又对自己的妹妹动了杀心,简直是丧尽天良

典狱长震惊之际,益王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只听见他冷笑一声语气阴沉的道“赢家余孽为报杀父之仇接近晨曦与恩王,靠着这层关系进入天牢借机毒杀了韩王,接近着又杀死了晨曦,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就像韩王被杀一样,凶手理所当然的就是他而不会是我们,韩大人,你说是吗”益王恻隐隐的开口道,声音极为怪异

典狱长僵硬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此刻他感到头皮发麻,眼前这个暴君的行事让他感到不寒而栗,对自己的亲兄妹尚且如此,那对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会有仁义可言

为这种残暴的君主效力,他又会有什么好下场,人命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草芥罢了,典狱长相信,如果有一天自己触及到了益王的利益,他会毫不犹豫的除掉自己,典狱长面色凝重,迟疑片刻后他看着益王随即道“小的明白了,我这就回去布置,告辞”说罢便匆匆告退,离开了益王的大殿,他在心中预谋,怎样才能在这场残酷的皇室暗斗之中活下来,同时他在心中暗自盘算,他要想办法脱离益王的控制,否则早晚都会死

典狱长离开后,益王独自立于大殿之上,像是在思考什么,他的面色凝重,眼神中夹杂着一丝疑惑,“奇怪,韩王既然知道了饭菜有毒,可他为什么还要吃下去呢,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益王自语,阴沉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空灵而又沉重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