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69章)陷害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21-06-28 10:42:01 全文阅读

益王点了点头,他看向后者缓缓开口道“很好,我喜欢你的态度”说到这益王停顿了一下,随即看向后者继续道“韩大人,我需要你在天牢之中帮我杀一个人”

典狱长闻言一惊,下意识的询问道“不知殿下要杀何人”他心中暗托,是哪个倒霉的家伙招惹了当今益王,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益王平和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眼神中有杀意浮现“韩王”他看着典狱长缓缓吐出两个字

“什么,韩……韩王”,典狱长脸色大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韩王和韩王是亲生兄弟,前些天益王还专门来天牢告诫守卫,要他们务必保证韩王的安全,可现在益王却要求他杀了韩王,他如何不感到震惊

“没错,我要你杀的人就是韩王,你是典狱长,这件事情也只有你能办到”就在典狱长满心疑惑之际,益王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让他心头一颤,他战战兢兢的杵在原地,不敢接话,他的头上直冒大汗,他没胆子接这个差事,也不敢违逆益王

“怎么,不敢说话了,你方才不是还说能有今天的位置全是靠我的提携吗,现在让你办一件事情都不肯办吗”益王语气阴沉的质问道,他的眼神中有寒光乍现,让人不敢直视

典狱长两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身体直打哆嗦,他低着头颤颤巍巍的开口道“益王殿下,非是小的不愿为您效力,若是其他事情小的绝不会有二话,只是……,只是谋杀韩王这件事小的实在是不敢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还请益王殿下绕过小人吧”典狱长眼神中满是惶恐,说话间他的他埋的更低了

益王冷哼一声,眼神冷厉的看向典狱长沉声道“韩元,你以为你拒绝本王的差事就能独善其身了吗”益王言辞犀利的道“我可以让你坐到典狱长的位置,掌管监牢,同样也可以把你拉下来,让你和韩王一样成为阶下囚,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典狱长浑身发抖,他的额头上直冒冷汗,眼神中透露着难以掩饰的恐惧“益王殿下,益王殿下,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还请益王殿下看在小人这么多年尽心尽责,忠心耿耿的份上你就放过小人吧”话落,他的头在地上磕的砰砰作响,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违背益王的意思可能会断送了他的前途,可是谋杀皇室宗亲一旦被查出来那可是要诛九族的,他在刑部谋事多年,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所以他就是丢掉头上这顶乌纱帽,也不愿去背上谋杀皇室的罪名

只是,益王并没有因为他的求饶而放过他的意思,他冷眼看着典狱长,语气阴沉的说到“韩元,你怕帝王诛你的九族,难道你觉得本王做不到吗”益王眼神冷厉,语气之中让人感到一种不容反驳的威严

典狱长闻言心头一颤,止不住的浑身发抖,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益王冷笑一声,看着后者沉声道“不管你做不做这件事,韩王都会死,到时候,天牢上下所有人都会一起指正就是你杀的韩王,你觉得那时候帝王会放过你吗,恩王会放过你吗,不过嘛”益王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你如果答应做这件事,事成之后,本王不但可以保你无忧,还会让你加官进爵,如何”益王恩威并施,循序渐进

典狱长的心里也在动摇,如果他不答应做这件事,那么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他在益王身边多年,清楚益王的作风手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且说到做到,无情最是帝王家,韩王是他的亲兄弟可威胁到他的利益一样会痛下杀手,何况他只是人家手上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

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接下这差事说不定还有加官进爵的可能,想到这他抬起头,“殿下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他满脸凝重的看着益王询问道,其实他之所以接下这个差事,一是因为益王的行事手段让他不得不冒这个风险,二是因为他知道一旦韩王被杀,那么益王不可能不出来做善后工作,倒不是为了典狱长,只是因为谋杀韩王的罪名太大了,事后如果不处理干净,益王他自己也无法独善其身,所以他在权衡利弊之后,咬牙答应了这件事

益王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他很是满意的看向典狱长道“你安安心心为本王做事,我保你以后平步青云,地上太冷,起来吧”

典狱长站了起来,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长叹一口气后看着益王缓缓开口道“殿下你说吧,需要小人怎么做”

益王笑了笑,沉默片刻后看着典狱长开口道“我听说前几天晨曦公主和一个剑修来天牢看望过韩王,有这件事吗”

典狱长闻言一怔,随即开口道“回禀殿下,确有此事”他在回话的同时心中暗自惊异,益王的消息竟如此灵通,虽然他是典狱长,但天牢内发生的一切恐怕都在益王的掌控之中,这个关押着无数穷凶极恶的大牢之中不知有多少益王的眼线,典狱长暗自心惊,他到现在才明白了益王的可怕之处,太子和恩王常年远离京师,益王在各司部门的威信不断提升,各部要员中不知有多少都是他的势力,益王要捏死他简直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就在典狱长思索之际,益王阴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听说那名剑修和韩王独自在监牢之中待了很长时间是吗”

典狱长猛的回过神来,益王正冷笑着看向他,眼神之中透着说不出的阴冷怪异,典狱长忙回应道“回殿下,却有此事,晨曦公主和那个剑修本是一同进入天牢的,但公主在进去一个时辰后便出来了,而那个人独自在关押韩王的天牢中待了两个时辰,直到天黑了才离开”说到这,典狱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哦,对了,那个剑修好像和晨曦公主的关系不一般,他在韩王监牢的那段时间公主一直在天牢外等他”

益王点了点头,对典狱长最后的那番话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在意的样子,他的眼中寒光乍现,嘴角挂着一丝阴险的笑容“如此,甚好,甚好啊”益王语气阴冷的自语道

益王的表情让典狱长心中一阵胆寒,他没明白益王的意思,思索片刻后看着益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殿下,不知殿下突然说起这件事是有什么其他安排吗”

益王冷笑,并未直接回答典狱长的话,只是看着后者缓缓开口道“韩大人,你知道那日与晨曦公主一起来的剑修是什么人吗”

典狱长闻言一愣,随即毕恭毕敬道“回殿下,小的不知,只是看得出那人与公主殿下的关系非同寻常”典狱长如实回话道,他见过凌仓,只是连后者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提他的身份了

益王冷笑一声,眼神冷厉的看着典狱长道“韩大人,我告诉你那个剑修的真实身份,他是叛将赢无伤的儿子,帝王寻找整整16年的通缉要犯”

典狱长闻言脸色大变“什么,殿下,你……,你是说那天和晨曦公主一起来天牢的那个青年是逆贼赢无伤的儿子,朝廷通缉了16年的要犯”典狱长很是震惊的询问道,眼神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益王点了点,也不再多说什么

典狱长得到益王二次确定后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神中也多了几分震惊,“殿下,既然那人是赢无伤的儿子,怎么会突然在京城,还和晨曦公主那般亲近”他满心疑惑的看着益王询问道,赢无伤当年勾结西戎密谋造反计划败露后被帝王赐死,朝廷通缉了赢无伤的儿子整整16也没有找到关于他的任何讯息,这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突然出现在长安城之中,还和当朝公主一起来了天牢,他如何不感到匪夷所思

益王轻笑,并没有回答典狱长的话,而是看向后者反问道“韩大人,赢无伤的儿子是帝王的心腹大患,朝廷找了此人16年也没有找到此人,可他现在突然出现在长安,还刻意接近晨曦和恩王,你觉得是为什么”

典狱长闻言又是一愣,没明白益王是什么意思,他哪里知道赢无伤的儿子突然出现在长安是为了什么,当下只能毕恭毕敬的回话道“殿下,小的见识短浅,猜不出那贼子是何用意”

益王闻言大笑几声,随即看着典狱长言辞犀利的道“帝王当年赐死了他的父亲赢无伤,大内总管曹彰更是把赢府上下屠了个干干净净,韩大人,你知道帝王为什么要追杀赢无伤的儿子整整16年吗”

典狱长闻言一怔,沉思片刻后随即道“回殿下,赢无伤狼子野心,帝王追杀他的儿子是为了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益王轻笑“没错,赢家上下几十口人都被朝廷杀死了,赢无伤唯一的儿子会善罢甘休吗,他一直以来都对帝王怀恨在心,此次回到长安就是来报仇的”益王言辞犀利,眼神狰狞

典狱长眼球飞快的转了转,他知道益王话里有话,可一时半会也猜不出来,益王找他是要他杀韩王的,可现在突然扯出赢无伤的儿子不知是何用意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