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68章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068  |  更新时间:2021-06-24 23:59:10 全文阅读

晨曦看着凌仓远去的身影,激动的心绪也逐渐平静下来,凌仓如此反常的变化着实让她感到震惊,她不知道凌仓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他要说出和自己分开这样绝情的话

尽管凌仓给了他承诺要和她一起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但她还是感到隐隐的不安,凌仓巨大的变化是从和韩王的那一次秘密谈话之后开始的,她要尽快天牢见自己的皇兄韩王,她要搞清楚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

长安城阴雨连绵,阴冷的天气使得繁华的闹市冷清了不少,风雨欲来,街上的行人匆匆赶路,都想在大雨来临前赶回家中,小商贩门也纷纷收摊寻求避雨的地方,一男子穿过闹市,与匆匆忙忙的市民擦肩而过,行人见他皆让开一条道路,因为他是朝着行人相反的方向走去的,那个方向是……天牢

天牢门口,一众守卫严阵以待,目视前方,看大门的工作本该是百无聊赖的才对,但自从益王和恩王下了死命令之后,天牢上下从典狱长到狱卒每个人都紧张起来,生怕天牢内的大人物出现什么意外

“这该死的天气”看着即将到来的大雨,守卫长忍不住抱怨一声,恩王与益王先后到访,命令加强天牢的守卫工作,众人都以为天牢近日有什么大事发生,每个人都怀揣着紧张的心情,甚至禁止了亲朋前来天牢探亲,哪成想,天牢只是比平时更安静了,除了每日倒班的守卫狱卒,便再无一人出没

这让成天精神紧绷的一众守卫感到强大的心里落差“哎,无端的加强天牢守卫,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可这么多天过去了连个鸟都没见着,真不知道朝廷的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守卫长又忍不住抱怨道,想到这些天把人弄的人心惶惶,他便气不打一处来

“就是,那些达官贵人一句话说的轻松,倒是把我们弄得提心吊胆,天牢能出什么事嘛”一守卫接话道,引的众人的一致赞同,低落的情绪再加上天气阴沉,弄得众人的情绪很是低落

“行了,待会一下雨,咋们也不站岗了,到牢内烫壶酒找个地方喝酒去,他娘的,这一天天的能出什么事吗”守卫长沉声道,众人闻言皆面带喜色,巴不得赶紧下雨

可哪成想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一个不速之客径直朝着天牢的方向走来

“守卫长,有人”天牢门口响起一守卫警觉的声音,众人皆寻声看去,只见一男子正缓缓朝他们走来

来人一袭黑袍,蒙着面纱,守卫长刚刚放下的心又立刻悬了起来,片刻间,男子已来到了天牢门口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此乃朝廷禁地,胆敢在此停留者格杀勿论,还不速速来开”守卫长看着来人沉声呵斥道,一众守卫早已拔出刀剑,警觉的看着眼前来人,此人实在是太诡异了,一身黑衣,蒙着面纱,活脱脱像是个刺客,平日里寂静的天牢突然出现一名不速之客,众守卫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此人一旦有异常立刻上前杀了他

来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众守卫,面对守卫长的警告不屑一顾,“我要进去,让典狱长来见我”男子沉声道,好像压根没有看见眼前的刀光剑影一般

守卫长闻言面色一沉,没想到来人竟点名要见典狱长,心中也多了几分思量,来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莫不是朝廷的官员不成,可想到天牢现在处在特殊时期,他思索片刻后还是看向来人沉声道 “恩王和益王有令,没有皇室许可,不管来人是谁,都不许进入天牢,你还是请回吧”守卫长边说边示意身边的人收回刀剑,说话的语气也客气了几分

来人闻言微微皱眉,倒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从腰间摸出一块令牌给守卫长递了过去,守卫长一怔,示意手下接过令牌,他先是警觉的看了看打扮怪异的来人,又拿起令牌打量了几秒,他的瞳孔猛的一缩,满脸诧异的看了来人一眼,沉思半刻后对着后者恭恭敬敬的行礼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赎罪”守卫长眼神里透着震惊,语气都有些颤抖

黑衣男子收回令牌,看着守卫者沉声道“把门打开,叫典狱长来见我”

“是,是,大人里边请,小的这就去禀报”说罢便赶忙上前打开天牢大门,冲着来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大门打开后,黑衣男子便踏入天牢,径直向典狱长所在的房间走去,守卫长紧随其后,脸上写着一丝惶恐,面对来人他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赶忙去找典狱长通禀情况

男子朝着典狱长所在的房间走去,来往的狱卒皆对他投去诧异的眼光,“此人究竟是谁,竟能随意在天牢走动,还有,他这身装扮是怎么回事”

男子依稀听到身边狱卒的议论声,但他对此毫不在意,只是大踏步朝前走去,众人看的出他对天牢内部的布局很是熟悉,对典狱长所在的房间也是驾轻就熟,很快他便来到了一间守卫森严的处所,这里不同于天牢的其他地方,尽管阴森却很是整洁,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朝廷官员办公的地方,这里便是典狱长的房间

男子径直走了进去,门外的狱卒看着来人脸上满是诧异的表情,不过他们也并未进行阻拦,他们知道这个时候还可以随意出入天牢的人一定是朝廷的大人物,只是他的那身装扮着实让人惊异,好像是在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

男子进入处所,在公堂桌案前入座,没多久,典狱长便急急忙忙的小跑进来,他累的直喘气,满头的汗珠,脸上挂着难以掩饰的慌张,典狱长看见来人后,先是一愣,随即恭恭敬敬的行礼道“小的见过大人,不知大人大驾光临请赎罪”

男子摆摆手,思索片刻后看着典狱长沉声说道“让你的人先离开,我有要事与你商谈”

典狱长闻言先是一怔,随后马上对门口吩咐道“在我门前10米外的距离守着,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门外传来狱卒的应和声,接着便是脚步离开的声音渐行渐远,在确定狱卒离开后,典狱长回头看向男子,很是震惊的说道“殿下,您这是……”典狱长小心翼翼的指了指男子如刺客一样的装扮,脸上满是不解

男子摘掉了脸上蒙着的面纱,面纱下是一张象征着权势与地位的脸庞,若守卫狱卒看到这张脸一定会倍感震惊,谁能想到这个打扮怪异的神秘男子竟是当朝益王

典狱长看见益王的脸后眼神中又多了几分惶恐,他看向益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殿下,你……今日为何这身打扮啊”

益王没有回答典狱的问题,只是看着后者沉声说道“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今天来过天牢”

典狱长闻言一愣,对于益王的话很是不解,可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恭恭敬敬回道“小的明白,您就放心吧”

益王点了点头,也不再言语,他知道只要他发话典狱长就没那个胆量走露风声

典狱长看着益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不知殿下突然来天牢,是有什么事情与小的交代吗”

雅王没有应答,沉默片刻后看着典狱长缓缓开口道“韩大人,你觉得我对你如何啊”

面对益王突入其来的发问,典狱长又是一愣,不明白益王这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低下头恭恭敬敬的道“王爷对小人恩重如山,小的能有今天也全靠王爷栽培”典狱长毕恭毕敬,不过他倒也是实话实说,他今天的位置确实是靠益王提携上来的,近年来诸王清除异己,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典狱长在益王的提携下也是顺风顺手,所以在朝廷一众官员之中他属于益王的人

益王点了点头,也并未再多说什么,他沉默片刻后看着典狱长缓缓开口道“韩大人,我当年之所以栽培你,是看重了你的秉性和为人,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不知你是否愿意”韩王面无表情,语气之中没有流露丝毫的情绪

典狱长对着益王拱手道“殿下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的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益王轻嗯一声,“韩大人言重了,本王只是让你帮我办一件事情,你放心,不用你万死不辞”益王看着典狱长沉声道

典狱长心中诧异,他只是个小官,在朝堂之上人微言轻,不知道当朝益王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来办,当即恭恭敬敬的询问道“不知殿下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属下效劳的,属下一定竭力去办,绝不会让殿下失望”

益王点了点头,他看向后者缓缓开口道“很好,我喜欢你的态度”说到这雅王停顿了一下,随即看向后者继续道“韩大人,我需要你在天牢之中帮我杀一个人”

典狱长闻言一惊,下意识的询问道“不知殿下要杀何人”他心中暗托,是哪个倒霉的家伙招惹了当今益王,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益王平和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眼神中有杀意浮现“韩王”他看着典狱长缓缓吐出两个字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