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39章)分歧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2956  |  更新时间:2021-06-01 09:08:19 全文阅读

日上三竿时,凌仓才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皇室御用的贡品竹叶青不亏是上品中的上品,昨晚喝的尽兴,此刻却不觉得丝毫头晕

凌仓爬起床洗漱一番后便出了待客厅,径直后花园走去,想比于恩王府那几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他还是更喜欢那座不起眼的小花园

今日的天空灰蒙蒙的,长安城内和风细雨,一扫酷夏的燥热,凌仓走进后花园,想要享受这一番难得的幽静,却发现晨曦也在此处,她换了一身锦绣长袍,在花海草丛之中,甚是养眼,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花与茶的香气,花园内更是茶香四溢,沁人脾肺,晨曦此刻坐于花园小亭中煮茶,动作娴熟而又优雅

她听见有人前来,放下手中的活计抬眼望去,便见的凌仓正大踏步朝他走来“你醒的还挺早啊,我给你们煮了醒酒茶哦”晨曦满脸笑意的说到

“嗯,看来今天又有口福了”凌仓走进亭中在晨曦对面入座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这茶是谁煮的,别人想喝还喝不到呢”晨曦有些傲娇的说到

说话间,恩王也已经来到花园,只见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走过来笑着说到“我在睡梦中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茶香味,便起床顺着茶香味赶过来,没想到还真是晨曦在煮茶”恩王满脸笑意,对即将出炉的茶充满期待

“ 皇兄,你现在责任重大,以后可不能再喝这么酒了”晨曦有些担忧的说到

恩王摆摆手,倒是对此事毫不在意“害,这不是见到你们高兴吗,再说喝酒又怎么了,古今豪杰谁不好酒,你说是吧,凌兄”恩王笑着说到

凌仓微笑“喝酒倒无妨,只是李连兄政务在身,昨日喝酒不影响你上早朝吗”

恩王摇摇头“无妨,今日无要事,我已经派人向父皇告假了,今日也好休息一天”恩王有些疲惫的说到,看的出来他回到长安后每日都要处理繁重的政务

“对了,皇兄,上次在虎牢关,关于赢无伤在民间深受爱戴的事情你可有向父皇反应”晨曦突然想起了这件事,看向恩王询问到

凌仓闻言也是来了兴趣,看向恩王期待他的答复

恩王叹了口气,看向二人缓缓摇头“这件事情我在刚回长安时就像父皇反映了,但父皇一口咬定赢无伤的谋反重罪,其他大臣亦是这种意见”恩王有些无奈的说到

“啊,怎么会这样呢,赢无伤在百姓眼中明明就是忠烈之臣啊……”晨曦有些失落的说到

“恩王,会不会是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凌仓看向恩王说到,即使他奉师命下山辅佐恩王,可他对朝廷内部的事情毫无兴趣,但不知为何,自从上一次从英灵殿出来之后,他就对赢无伤的事情非常上心,这种在意连他自己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恩王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当年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从父皇眼中看出他谈及此事时表现的很不自然,好像在忌讳着什么,我觉得当年虎牢关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们所不了解的事情”恩王满脸沉重的说到

“这么说来,父皇还是不肯放过赢无伤的遗孤吗”晨曦满眼失落的说到,只有一个内心真正善良的人才会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担忧

其他人都想着早点抓住这个素未谋面的人然后将他处死,在别人看来他是反贼之后,是帝王的眼中钉 肉中刺,这样的人不管本身善恶与否,都没有资格活在这世上

而在晨曦眼中,不管赢无伤当年是否真的谋反,但他的儿子那时只是个牙牙学语的孩童,朝廷和武林为何要追杀这样一个无辜的孩子这么多年

恩王叹了口气“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父皇下了御令,对此人严加追查,宁愿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就连武林势力也得加紧追查此人”恩王无奈的说到,看的出来他其实也并不想这么做,但奈何君令难为,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凌仓面色沉重,沉默良久后看向恩王道“李连兄,如果你有一天找到此人你会怎么做”凌仓眼中满是认真,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老是在这件事情上过不去

恩王沉默良久,满脸沉重的看向凌仓说到“我会按父皇要求的去做”

凌仓皱了皱眉头“那如果赢无伤当年根本就没有谋反呢,杀了他的儿子岂不是太过残忍了”

恩王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后看向凌仓满脸凝重的说到“从个人情感来说,我根本不想为难这个孩子,因为我觉得祸不及家人,何况在我看来赢无伤也不像是逆贼,但是……”说到这里时恩王面色一沉,言辞犀利的说道

“君命不可为,我是大唐恩王,他是帝王的眼中钉肉中刺,是整个大唐的通缉要犯,我若有朝一日抓住他,除了杀了他之外别无选择”恩王眼神中透着从未有过的杀伐决断

凌仓与晨曦呆呆的伫立在原地,这一刻,他们头一次从恩王身上感到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与之前那个心怀社稷,一身仁义的恩王判若两人,但二人也无法理解恩王心中的感受

他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之一,肩上责任重大,又岂能因为私人情感而置君命于不顾

晨曦有些失落,也不再说话,只是埋下头摆弄茶具,凌仓也沉默不言,他现在虽然与恩王以兄弟相称,可说到底自己也只是个外人,这件事情上恩王站在了朝廷的立场他也并不能说什么

本来欢快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死气沉沉,恩王也意识到在这个场合说出这种话来有些不妥,当即摆了摆手,看向二人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件事情了,我说的也只是一种最坏的可能,又不是代表我下定决心要手刃赢无伤遗孤一样”

恩王意识到气氛不对忙转移话题道“对了凌兄,你上次在虎牢关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但因为我的事情耽搁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恩王看向凌仓询问道

凌仓闻言摇了摇头“我现在也是没有的丝毫头绪,好像当年的一切就没有存在过……”说道此处凌仓叹了口气“当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恩王闻言皱了皱眉头,迟疑了片刻继续道“凌兄,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这次下山是你师父有意为之,一个目的是让你参加武林会盟,扶植皇室,另一个目的便是让你去找寻自己的身世之谜,我想既然如此,你师父一定对你的曾经有所知晓吧”恩王看向凌仓说出了自己的心中猜想

凌仓迟疑片刻后点了点头“师父他对我的过去一定知道些什么,我也多次询问过他这个事情,可他都没有告诉我,只是让我下山自己了解,并告诉我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自然会知晓”

恩王闻言沉思片刻后继续道“既然你师父这么说了,那便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不过凌兄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会派人去寻找,相信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恩王看向凌仓宽慰道

凌仓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在他眼中,恩王李连是晨曦的哥哥,也是他的兄弟,无论是才华还是情感来说,他对此人一直以来非常信任,但是刚才恩王说出那句话时,他的心中又对恩王产生了一种隔阂

“茶煮好了,快尝尝吧”气氛又有些尴尬时晨曦站出来说到,并拿起茶杯给二人沏茶,一股浓郁的茶香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肺腑,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

三人都不再言语,拿起茶杯静静的品了起来,不知是何缘故,这次的茶没有第一次那么有味道了

品过一番茶水之后,恩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向晨曦说到“对了,你待会去看你七皇兄时给他带一些府上的竹叶青过去,他喜欢这个酒”恩王看向晨曦嘱托道

晨曦点了点头“我一会再煮些茶水给他一并带去”

恩王点头,随即看向凌仓道“凌兄这些天车马劳顿,不如这几日就在我府上好好休息吧”恩王脸上满是真诚,凌仓看的出来即使那件事情二人立场不同,可恩王还是把他当兄弟的

凌仓笑着婉拒道“李连兄,你也知道我这人自由惯了,在府中也实在呆不住,这样吧,一会我和晨曦走一趟,正好去拜会一下韩王”

恩王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也好,老七看到晨曦未来的驸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恩王玩笑道

这句话也缓和了沉闷的气氛,凌仓与晨曦相视一笑,不置可否,之前有人谈及这样的话题时二人心中会感到十分的激动和些许的害羞,可现在谈及这个话题时,二人的心中都淡然了许多

就这样,三人在和风细雨,花香草丛之中品过一番茶后便暂时散去,恩王回到书房处理一些政务,而晨曦与凌仓则起身去天牢看望韩王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