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忠奸善恶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21-05-15 19:01:52 全文阅读

“哦,什么现象,快快说来”帝王听到恩王这么说,顿时来了兴趣

恩王沉思片刻后随即道“儿臣在虎牢关探访民间时,发现虎牢关的百姓对赢无伤爱戴有加”说到这,恩王犹豫了片刻随即继续道“在虎牢关百姓的口中,但凡谈及赢无伤三个字,无不是敬重有加,没有一个人将他当做反臣贼子来看待,相反,百姓们将他奉为虎牢关的守护神”

恩王眼神笃定,他早在虎牢关时就决定把他所看到的一切如实告诉给皇上,因为在他看来,赢无伤也不像是一个反臣贼子

“哦,竟有这样的事”帝王皱起了眉头,言辞之中尽显震惊之意,就连台下众臣闻言也是满脸的惊异,他们都觉得一个逆臣贼子受到百姓如此爱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唯有一人神情自若,就好像这件事情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此人正是当朝宰相杨绾

“确有此事”恩王看向帝王继续道“赢无伤死后,百姓自发的为他修筑了祠堂,每年夏末中旬的三日里虎牢关全城禁食,前去祠堂祭拜的百姓可谓是人山人海”

皇帝大感震惊,他没想到16年过去了,镇西大将赢无伤还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可他并没有正面回应恩王与群臣,而是含糊其辞的说到“嗯,看来赢无伤当年镇守边关确实有些功绩,以致于这么长时间来还有人记得他”

恩王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问到“父皇,赢无伤既然如此得民心,会不会是……”恩王有些犹豫的说到“会不会是当年的事情有什么误会”

帝王闻言脸色大变,威严的脸上竟浮现出些许的慌张的神色,他没有回答恩王的问题,曹彰见状赶忙跳出来解围“恩王殿下,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许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曹彰言辞凿凿的说到“或许赢无伤当年镇西有功,在百姓心中有些威望,但是……”说到此处曹彰话锋一转,眼神冷厉了起来

“这也恰恰是他阴险狡诈的地方,为什么当年赢无伤平定西戎后不愿回到长安,而是选择留在虎牢关,”曹彰言辞冷厉的说到“在虎牢关的那些年,他招兵买马,收买民心,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培养自己的势力,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

众大臣听完曹彰的纷纷表示赞叹,唯有宰相杨馆对曹彰所说的话不屑一顾,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为人所查知的愤慨”恩王皱起了眉头,曹彰所言不无道理“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吗,那个深受百姓爱戴的镇西大将真的是反贼”恩王心中这样想着

“好了,这件事情就此打住,不要再议了”就在众人还在议论纷纷之际,帝王开口打断了众人的议论,有些喧闹的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恩王也不再多言,现在赢无伤到底是反臣还是忠良他也有些说不准,可他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帝王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恩王了解,这不是父皇的性格,可他为什么会如此忌讳谈及这个问题

“恩王,你此次前去虎牢关,除了赢无伤的事情,还有什么见闻,百姓生活是否安逸,大唐西境是否太平”帝王转移话题,看向恩王发问到

帝王的提问打断了恩王的思绪,他猛的反应过来,忙应道“回父皇,我边关西境少有战事,边疆安定,百姓生活太平,安居乐业”恩王把在虎牢关的所见所闻如实告知帝王

帝王听完后也甚是满意,“嗯,很好,虎牢关是我大唐西境的保障,虎牢关安定,可保洛阳无忧,如此甚好”帝王满意的点了点头,边疆安定这对他来说,总算是个好消息

可就在这时,曹彰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皱着眉头对帝王说到“皇上,老奴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帝王闻言点了点头“曹彰,你此次和恩王一起前去虎牢关有什么发现就说吧,趁着宰相和众大臣都在”

“ 是”曹彰顿了顿用极其阴柔的声音说到“臣此次随恩王殿下私访虎牢关,虎牢关也确实如恩王殿下所言,近些年少有战事,边关安定,但是……”说到这里曹彰话锋一转,言辞冷厉起来“臣觉的虎牢关的内部却有着诸多的隐患”

一听到虎牢关充满隐患,帝王当即色变,朝廷这些天来事端横生,长安城内可谓是人心惶惶,众大臣闻言也纷纷皱起了眉头

“曹彰,虎牢关有何隐患,你细细说来”帝王面带威严之色,言辞冷厉的说到

曹彰顿了顿看向帝王和众大臣说到“众所周之,虎牢关是逆贼赢无伤盘踞多年的地方,那里也是他的根基所在,虽然赢无伤现在已经死了,但仍有些人贼心不死,若不彻底铲除赢无伤的余孽,恐怕终有一天会有第二个赢无伤出现,尤其是虎牢关现在的守城大将白虎”

此人一直对赢无伤忠心耿耿,赢无伤被赐死后,他非但没有引以为鉴,反而为那逆贼修建了庙宇,怂恿百姓前去祭拜那反臣贼子”曹彰义正言辞的说到,他此次前去虎牢关受尽了耻辱,现在回到天子身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报复的机会

果然帝王听到曹彰的话后龙颜大怒,有些愤怒的说到“曹彰,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曹彰一本正经的说到“老奴在得知百姓前去祭拜逆贼赢无伤后,担心百姓被奸人蒙蔽,于是带着御林军前去阻止,谁知,谁知……”曹彰咬牙切齿的说到“谁知那白虎直接带虎牢关守军杀上山来,打伤了御林军统领张校尉,他甚至还扬言……”说到此处曹彰故意支支吾吾起来,他这是想勾起帝王的怒火

果然帝王越听越恼怒“他还说什么”看向曹彰愤怒的说到

曹彰故作迟疑了一下,继续道“他甚至还扬言谁要是敢动赢无伤的庙宇,那就是他虎牢关的敌人,无论是谁,都立斩不赦”曹彰把在清灵山上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在帝王面前说了一遍,看着帝王被激怒,阴险的曹彰心中乐开了花

“恩王,曹彰所言可是真的吗”帝王眼神冷厉,看向恩王沉声说到,帝王这一问,曹彰刚才还小人得志的心思顿时有些慌张起来,他在虎牢关绑架晨曦一事惹恼了恩王,所以在他心里对恩王很是忌惮

恩王沉思片刻后随即道“父皇,虎牢关守城大将白虎确实和御林军发生过冲突,但是儿臣以为曹公公所言太过片面,这并不能说明白虎及麾下众将有谋反的心思,白虎守关多年,虎牢关边关太平,少有战事,从这一点来看,他们都是我大唐的有功之人,如果仅凭他和曹公公发生了一点冲突就给他们扣上反贼的帽子,这恐怕难服于众”

恩王将自己心中所想如实说来,他虽然有些记恨曹彰,但他更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所以他在陈述这件事时,既没有偏袒白虎,也没有诋毁曹彰,只是客观的评述这件事情

帝王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又发问到“虎牢关的守军与百姓为赢无伤修建庙宇的事情可是真的”帝王言辞不善,可见对百姓祭拜赢无伤一事还耿耿于怀

恩王沉思片刻后看向帝王说到“回父皇,却又此事,不过……”恩王迟疑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儿臣以为赢无伤镇关多年,保一方百姓太平,再加之白虎等人本就是赢无伤的旧将,所以百姓与虎牢关守军祭拜他倒也在情理之中”

帝王闻言皱起了眉头“你是这样想的吗”随即思索恩王所说的话,恩王所言倒是不无道理,帝王沉思片刻后看向台下众沉说到“众卿家,你们怎么看待此事”

众臣闻言皆皱起了眉头思索起来,恩王和曹彰的话都有一定道理,事发时众臣也不在现场,所以他们也不太好判断谁对谁错”

“陛下,臣以为恩王殿下言之有理,赢无伤镇关有功,军民爱戴他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一位大臣率先说到,他的话音刚落,又一位大臣接话道

“陛下,臣以为虎牢关守军与百姓为赢无伤修建庙宇实为不妥,就算他有再大的功劳,也难以抵消反贼的罪名,祭拜反贼可是大逆不道之举,白虎身为虎牢关总兵非但不制止反而带头祭拜,臣以为应当重罚”另一位大臣言辞犀利的说到

众臣接二连三的发表意见,支持恩王和曹彰的各占一半,但大伙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宰相杨馆又和上一次一样没有说一句话,众人心中诧异,宰相这是怎么了,平日里直言善谏的他每次谈及赢无伤的事情就变得一言不发

帝王听完众臣的意见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手指在龙椅上有节奏的敲打着,片刻后他看向曹彰道“曹公公,你是当事人,也是最了解虎牢关情况的,你觉得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

曹彰等的就是这一刻,只见他先是做出故作沉思的样子,随即皱着眉头说道“陛下,白虎带头祭拜反贼赢无伤此乃大逆不道之举,再则……”说到此处曹彰眼神冷厉起来,言辞犀利的说到“白虎是赢无伤最得力的部将,对赢无伤忠心耿耿,老奴看来,此人不除,后患无穷啊”曹彰眼神怨毒,看着帝王恶狠狠的说到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