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冲突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5690  |  更新时间:2021-05-07 13:39:51 全文阅读

崆峒派主殿之内此刻人满为患,众位长老与亲传弟子连续几日被召集于此,就连民间的入世弟子在这几日也被陆续召回,平日里空旷的大殿一时间热闹起来,崆峒派掌门高寒天此刻立于大殿之上,他背负双手,一袭白袍着地,颇具仙风道骨,只是脸色多少有些凝重

“掌门,青城派举一派之力来攻山,此事已经不可避免,我们是战是和,还请掌门早些定夺”一位长老率先发问到,其余众人也齐齐的看向高寒天,等待他的答复,崆峒派内这几日关于这件事情是战是和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下,青峰被杀一事青城派一口咬定是崆峒之人所为,而且青峰确实是死于崆峒派的功法,这件事情现在要解释已经解释不清了,现在要商量的是如何应对

崆峒众位长老们认为应该避其锋芒,尽量满足青城派的要求,避免大规模冲突,而很多亲传弟子则觉得青城派不分青红皂白便前来攻山实在是欺人太甚,主张全力应战青城派的进攻,这件事情直到现在也没有讨论出结果来

掌门高寒天并未第一时间给众人表态,他此刻闭眼深思,权衡利弊,战吧,难免两败俱伤,导致崆峒派大伤元气,不战吧,人家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一味示弱又会丢了大派威严,到时候整个江湖都会觉得崆峒派是怕了青城派

高寒天缓缓睁眼,这件事情,死结,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在众人争执不下之际,大殿外便传来守山弟子急切的通报声,是方才百川派来通禀掌门的那位守山弟子

“报,禀报掌门,青城派的人马已经到达崆峒山下了”情况紧急,那名弟子顾不得规矩直接冲进大殿,他此刻大汗淋漓,捂着胸口直喘大气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太快了,怎么这么快”青城派的速度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料

“掌门,没时间了,我们怎么办,你赶快定夺吧”殿下一名长老急切的催促到

“是啊,掌门,你快些拿主意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大殿之上嘈杂声一片,都在催促高寒天给出个主意来,看着众人喧哗,高寒天缓缓抬起一只手,众人见此立刻安静了下来,片刻后,高寒天沉声说到“崆峒派所有人做好迎敌准备,随即应变,见机行事”高寒天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作为掌门他无法在未来和尊严之中做出抉择,所以只能下达这样的掌门令,他决定先看看青城派能做到哪种程度

如果龙象不要太过分的话还好,他就决定拉下这张老脸向青城派赔礼道歉,虽然这件事并非崆峒之人所为,可为了门派的未来赔上他高寒天的面子倒也值了,毕竟青峰死于七伤拳,多多少少和他们有些关系,可如果龙象不留任何余地,执意开战的话,那为了门派尊严他也必须与之一战,至于开战的结果是什么,那就不是他高寒天所能决定的了

众位长老与亲传弟子见掌门下令,纷纷下去准备

一时间,崆峒派所有弟子于山门外集中,众长老和亲传弟子亲自前来坐镇,所有人一律身着崆峒道袍,背负刀剑,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

……

如此同时,青城大军如期而至,来人迅速排阵,将崆峒派团团包围,诺大的山门外黑压压一片,却留着泾渭分明的一条线,两派人马皆面露杀意,怒视前方,一时间形成势均力敌之势

青城派掌门龙象冷眼看向崆峒派阵营,脸上写满了愤怒,“让你们掌门滚出来”龙象大喝,剑修8阶的修为外放,强大的威压震慑着崆峒派的每一个人,好强的修为,好恐怖的实力,众人隔着老远便感受到了龙象的强大内力,这等人要是入了军营,一定是个举世无双的大将军

片刻后,崆峒派内有一老者缓缓走了出来,来人一袭白袍,步伐飘逸,白发三千流泻在肩头,可谓是仙风道骨,来人正是崆峒派掌门高寒天,同样是一位8层修为的强者,精通武道,剑修,道法三种术法,堪称奇人,实力与龙象相比只强不弱,江湖传言他已经快要踏入9阶修为的门槛,9阶是修行者的巅峰,纵观历史,修为能达到9阶的人寥寥无几,每一个都堪称旷世奇才,而当今天下修为达到9阶的人仅有一人,便是华夏剑道巅峰华山剑灵方清辉,会不会有比九阶修为还高的境界,没人知道,至少当今天下的人想象不到

高寒天眉宇微皱,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龙象的威压宣泄,只是这种威压对于同等修为的高寒天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同样的高寒天也将自己的修为外放而出,抵消了龙象对崆峒派的震慑,龙象的修为压迫被卸去,崆峒众人一时间感觉轻松了许多

龙象冷哼一声,看向高寒天沉声道“高寒天,是恩要报,是债要还,你们崆峒派杀了我最重要的弟子,这笔账我们该怎么算”龙象语气冷厉,神情愤怒,再看青城派众人,无不是这种神色,青峰被杀,触犯的不是龙象一人,而是青城派的众怒

面对龙象的质问,高寒天不卑不亢,“龙掌门,这件事情我在之前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青峰被杀并不是我崆峒派所为,如果你不信,我愿拿我的人格担保”高寒天说话时气宇轩昂,没有丝毫的心虚

可其他崆峒弟子不这么想,龙象态度如此嚣张,而掌门高寒天的语气明显弱了对方几分,难免会让他们觉得是崆峒派在示弱

“哦,高掌门,你说这些话不觉得可笑吗”龙象戏谑的看着高寒天说到,随即话锋一转“简直是一派胡言,青峰被杀,乃是七伤拳所致,高掌门,这你总不会否认吧,你说的那些话不觉的可耻吗”龙象愤怒的说到

高寒天面色一紧,思索片刻后叹了口气,看着龙象缓缓说到“龙掌门,这件事情我认”

什么,听到掌门这么说崆峒派众人皆是一惊,人不是他们杀的,为什么要认呢,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高寒天继续道“龙掌门,一码归一码,我高寒天一直以来就是恩怨分明的人,尽管青峰被杀不是我们崆峒之人所为,但是,他死于七伤拳确实无可厚非,这里面有我们的责任,这件事我认”高寒天斩钉截铁的说到,表情严肃认真

“哼,你敢认就好”龙象冷厉的说到“高掌门,既然你说自己是恩怨分明的人,那么是恩要报,是债要还,这件事情你必须给出个说法”龙象的态度没有丝毫的好转,青峰被杀不仅使他失去了爱徒,还使青城派损伤了未来的掌门人,这么大的损伤不是高寒天一句我认就可以打发的

龙象的态度让在场的每一个崆峒派弟子都感到愤怒不已,掌门都已经这样放低态度了可对方却没有丝毫的收敛,如此蹬鼻子上脸简直是欺人太甚

高寒天看向青城派的每一个人,良久,缓缓说到“青城派的诸位道友,青峰死于崆峒派的七伤拳,这件事情我确实脱不了关系,是我掌门的失职,我在此向龙掌门,向青城派赔礼道歉”说罢朝着青城派的阵营鞠了一躬

掌门是在一派之中,无论是威望还是地位,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崆峒派众人看着掌门向另外一派弯腰低头一个个气的直咬牙,他们恨青城派是非不分攻打山门,恨龙象得寸进尺咄咄逼人,甚至有些人恨掌门高寒天的一忍再忍,起初诸位长老主张避战求和,满足青城派的要求,可当他们看到掌门在他人面前忍气吞声,弯腰低头时恨不得和青城派拼个你死我活

可崆峒派众人又怎会明白掌门高寒天的一片苦心,高寒天举手投足之间看似低声下气,实则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却没有将崆峒派牵扯进来,也就是说,无论高寒天的态度有多么谦卑,却仅仅代表他个人,言外之意,赔礼鞠躬,忍气吞声的是他个人,而不是崆峒派,高寒天城府极深,作为掌门,他不会像龙象那样意气用事,而是考虑到整个门派的利益

他不想双方开战,搞得两败俱伤,所以即使崆峒派没有错他也选择了低头服软,赔礼道歉,这是为了避免冲突,可大派威严不可侵犯,他也决不会搭上崆峒派的尊严去讨好龙象,所以他选择了牺牲自己的颜面,避免这场冲突同时保存了崆峒派的威严,这是他作为掌门远胜于龙象的地方,尽管二人举手投足之间龙象占了上风,可是作为掌门的境界与大局观上,龙象已经输了。

高寒天鞠躬道歉,让龙象及青城派众人皆是一愣,他们没想到高寒天竟会如此软弱,可即便如此,也没能平息龙象丧徒的怒火,相反,他认为这是崆峒派心虚的表现,高寒天的态度让他更加怀疑青峰被杀就是崆峒派所为,不光龙象一个人这么想,青城派的其他人也都有了这样的想法

“高掌门,你可知道青峰对青城派来说有多重要,他是我们未来的掌门,担负着我们几十年的基业,关系着青城派的兴衰,我们培养这样一个弟子耗费了无数的物力资源,可现在说没就没了,你一句道歉就想打发我们吗”一位青城派长老面色铁青的质问道,他说的没错,掌门对门派来说是无可替代的,掌门人的选择关系着门派未来的兴衰,所以无论是哪个门派培养下一代掌门都是耗费巨大,青城派如此兴师动众,不惜开战也正是这个原因

只是这话在崆峒派众人听来就是另一个意思了,青城派不分是非的把青峰被杀的账硬算到他们的头上,掌门还做了这么大的让步,可青城派还是如此咄咄逼人,简直是欺人太甚“青峰被杀关我们屁事,青城派的兴衰又与我们何干,”一位崆峒派长老愤怒的回应道,看着掌门对青城派卑躬屈膝,他早已是愤怒不已,再看崆峒派阵营的每个人无不是怒火中烧,恨不得上去和青城派拼个你死我活

高寒天面色一沉,冷眼看向对方“既然你觉得我的脸面不值钱,那不如你来告诉我,你想怎么办”高寒天面色铁青,语气也冷厉起来,舍弃自己的颜面这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要是换成其他掌门或许早就开战了

那名长老冷笑一声“很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崆峒派以命抵命”那名长老丝毫不惧怕高寒天的,他的背后站着龙象以及整个青城派,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始终觉得自己是有理的那一方

“哦,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尽可以来试试”高寒天眼神冷厉,面色铁青,他是8尺修为的强者,他脾气好,可他并不好惹

可这话在龙象看来就是一种威胁, 看着高寒天变脸,脾气暴戾的龙象愤怒的说到“哼,高寒天,你当真以为我龙象好说话吗,我既然敢带人前来就没有什么什么不敢做的”随即又转向身后道“把人给我带上来”

身后立刻有两名弟子脱出来一个人扔在地上,正是方才被青城派抓起来的守山弟子百川,他此刻浑身是血,失血过多让他晕却了过去,被砍断的双腿止不住的颤抖

“百川师兄”崆峒派众人脸色大变,看着同门被青城派伤成这样,一个个悲愤不已,有人已经拔出了刀剑

“放了他”高寒天面色铁青,冷冷的说到

龙象冷笑一声,看着高寒天恶狠狠的说到 “你们杀我徒弟,我就杀了你的弟子为青峰偿命”说罢便一掌挥出,强大的内功掀起气浪袭来,直取百川性命,就在快要打向百川时有一道反方向的气流挥出抵消了龙象的攻击,高寒天出手了,与龙象对了一招,二人的功力极强,出手对碰的一刻众人都感到极强的震荡。

青城派众人见状一个个剑锋出鞘,准备大杀一方,他们本就是冲着开战来的,此刻更是铆足了劲,而崆峒派众人也是眼神犀利的盯着对面,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哼,高寒天,既然如此,那就开战吧”龙象指着高寒天厉声说到,而后者没有回应,他还在犹豫,即使青城派咄咄逼人,即使百川被他们抓住,可他还是想要尽量顾全大局,避免战争

“怎么,不敢吗,既然你不想弟子被杀,那就你来抵命”龙象厉声说到

高寒天沉默不言,即使是一向沉稳的他在面对龙象这般无礼的要求时也感到些许愤怒,崆峒派众人更是怒火中烧,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盯着龙象和青城派阵营,恨不得上去撕了龙象,再这样下去,即使高寒天有心避战恐怕也难以阻止众人的怒火

青城派众人一心想为青峰报仇,此刻也是恶狠狠的看着对面,满脸的愤怒,双方的关系恶化到了极点,大战一触即发

高寒天此刻还在犹豫不决,对于龙象和青城派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好话了,可在崆峒派未死人之前,他不会率先下达开战的命令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远处一个人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众人转头看去,来人是一名崆峒弟子,正是与天明一起被人截杀时逃走的那个小弟子,此刻神色慌张,大汗淋漓,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那名弟子刚跑过来看到高寒天便扑通一声跪下,“掌门,死了,全都死了”他嚎啕大哭起来,脸上写满了悔恨与自责

高寒天闻言眉头一紧,隐隐感到一种不好的预感,当下赶忙询问道“常鱼,怎么回事,你不是跟着天明他们在一起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常鱼定了定神,擦了把满脸的汗泪,看着高寒天说到“我和天明师兄他们接到了门派的召回令,于是便一路往回赶去,谁知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蒙面人的截杀,所有师兄都被杀了,天明师兄挡住了那个人让我跑回来报信,可是,可是……”常鱼说到此处又是一阵抽泣“可是那个人太厉害了,天明师兄恐怕已经被他杀害了”

“什么,天明”高寒天脸上满是震惊与担忧,天明是他的亲传弟子,也是极有可能继承崆峒掌门之位的人选,就相当于青峰在青城派的地位一般,“是什么人截杀了你们”他看向常鱼冷厉的问到,脸上已没有了最开始的谦和,崆峒派的其他人也满脸担忧的看着常鱼

常鱼顿了顿,咬着牙说到“是青城派,那个人使用的杀招是青城派的柳叶剑法”常鱼脸上满是愤怒

崆峒派众人听闻后一个个怒目圆瞪,纷纷拔出了刀剑指向青城派,在众人看来,一定是青峰被杀,青城派怀恨在心,派人报复崆峒的入世弟子,杀了天明等人

高寒天此刻脸色铁青,脸上有杀意浮现

倒是青城派的人听完常鱼的话有些摸不着脑门了,他们举派前来攻山,何曾派人截杀过崆峒弟子,“小子,你休要信口雌黄,我们从未派人截杀过你们,我看这就是你们为了迷惑我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龙象指着常鱼说到

“哼,你们有没有做自己心里清楚,柳叶剑法杀人于无形,招招毙命又不留丝毫血迹,天明师兄一早就认了出来,怎么可能有假”常鱼决然的回应道,亲眼见到那么多师兄惨遭杀害,仇恨与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一向胆小的他在面对龙象那般暴戾之气时竟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

“哼,高寒天,好你个老狐狸,你们崆峒派杀了青峰不认账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反咬一口,你以为这样就能借此避战吗,你以为我们青城派的人都是傻子吗”龙象看着高寒天厉声说到

崆峒派众人认为天明等人被截杀是青城派存心报复,而在青城派的人看来则是对方为了避战而栽赃陷害,此刻双方都愤怒到了极点

“给我杀,灭了崆峒派,为青峰报仇”青峰被杀龙象本就愤怒到了极点,现在崆峒派又反咬一口,本就脾气暴戾的龙象怎能忍受,当即一声令下,率先朝着高寒天冲了过去

“崆峒派弟子听令,胆敢上前一步者,杀无赦”高寒天沉声下令,一心想要避战的他受到龙象无礼挑衅时就愤慨万千,现在得知亲传弟子天明被杀更是愤怒不已,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当即大喝一声朝着龙象迎了上去

两位八层修为的强者战在一起,二人灵力外泄,各种杀招层出不穷,强大的内力让周围气浪翻滚,无论是青城派还是崆峒派的弟子,此刻已经是怒火中烧,双方阵营很快便刀剑相接,战在了一起,崆峒派山门外喊杀声一片

高寒天与龙象几息之间便已经各自出手了上百次,二人杀机尽显却又能彼此见招拆招,一时间平分秋色,难胜对方分毫,双方阵营更是打的难解难分,战斗异常激烈,短短时间便有数人丧命,受伤者不计其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