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14章)以后小说内容增加,求收藏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4976  |  更新时间:2021-06-11 16:23:09 全文阅读

恩王一行人刚到总兵府,恰逢白虎等人也赶了回来

曹彰看到白虎,当即大骂到“白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带兵组织御林军,你居心何在,是想造反吗,恩王在这里,我看你今天有什么话说”

白虎冷笑一声“曹彰,你休要血口喷人,你毁我庙宇,杀我百姓,恩王你评评理,我身为虎牢关总兵能不管这件事吗”曹彰意味深长的看着曹彰,满眼玩味,他这是在恩王面前先告了曹彰一状

果然恩王在听到这些话后眼神变得冷厉起来,言辞犀利的质问曹彰道“曹公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虎说的可是真话”

“呃,这个,不是,恩王,当时情况极其混乱,我若不是杀一儆百,恐怕局面会失控”曹彰看恩王脸色不对,顿时有些慌了,慌不择失的辩解道

“皇兄,我作证,他带着那么多御林军上山意图拆毁赢无伤庙宇,我还亲眼看到他杀了年逾古稀的老人,意图将在场的百姓都抓起来,”

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

“你,你血口喷人,好大的胆子”曹彰听到有人指正他,当即恼羞成怒,准备发狂,可当他抬眼一看,竟看到晨曦公主不知何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顿时大惊失色,一时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晨曦,你怎么跑到虎牢关来了”恩王看见自己的妹妹竟在虎牢关,一时间又惊又喜,一开始的冷厉也消失了一大半

“皇兄,我是和凌仓一起来的,我们来虎牢关后得知了赢无伤的事迹,就一起去清灵山上祭拜,谁知我们祭拜完准备下山时曹彰就带着御林军杀上山来,扬言要烧掉庙宇,抓走前来祭拜的所有百姓,我出来组织,他就命令御林军把我绑起来”晨曦在恩王面前故作恼怒的说道

恩王越听眼神越冷厉,尤其是听说曹彰指挥御林军要绑晨曦时勃然大怒,“曹彰,你还有什么话说,好大的胆子,连当朝公主都敢绑,你真以为自己离开天子脚下就无法无天了吗,还是说,你觉得我李连好欺负呢”恩王冷眼看着曹彰,言辞犀利的怒斥道

看到向来温和的恩王发怒,曹彰一下子就慌了,再加上晨曦的指正,他一时间更是有口难辩,当下赶忙对晨曦赔礼道歉

“公主啊,您真是误会老奴了,你就是借老奴就是有10个胆子老奴也不敢绑你啊,再说了,老奴是看着你长大的,怎么可能绑你吗,我只是见当时局势难以掌控,怕有心之人挟持了公主,那我的罪过才大了,我只是就张校尉把您请回来休息,万万没有绑你的意思啊”曹彰一改在晨曦面前嚣张跋扈的样子,满脸委屈的说道,面不改色,一本正经,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是冤枉他了

曹彰不怕晨曦,可不代表他不怕恩王,他知道恩王把晨曦当成亲妹妹一样,再加上他如今在皇上面前深受器重,此人极有可能继承大统之位,成为大唐天子,曹彰得罪他那到时候还有他的活路吗,他说这些为了晨曦好的话都是做给恩王看的

可惜恩王不是傻子,晨曦更不是

这时凌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先对恩王行了个礼,然后转身冷眼看向曹彰,当着众人的面恶狠狠的说到“你要是再敢欺负晨曦,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

“我……”凌仓的话再一次让曹彰颜面扫地,要放在平时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他一定会狠狠的报复对方,可现在恩王和晨曦都在这,他也不敢在说什么,只能把这口气咽下去,但心里却把凌仓记下了,以后一旦逮到机会,他一定要让这小子后悔活在这世上

晨曦恼怒的瞪了曹彰一眼,“曹彰,今天的事情没完,你给我等着”说罢便拉着凌仓向总兵府内走去

曹彰心里暗骂一声,看向恩王,委屈的说到“恩王殿下,你看他,他太嚣张了,刚才就是他打伤的张校尉,我看他是华山派的人并没有为难他,他还要找老奴算账”曹彰一脸委屈,好像受了莫大的冤屈

恩王看着他冷笑一声,慢慢的凑到曹彰耳朵前,语气阴冷的说到“他刚才说的话也是我要给你说的,你给我听好了,别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晨曦是我亲妹妹,是我最亲的人,她在宫中是一无所有,没人疼,没人爱,可是,谁要是以为这样就可以随便欺负她,那我李连一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哪怕那皇储之位我不争了也罢”

说完便挥手转身离去,留下曹彰一人在风中凌乱,他这次真的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想着借恩王的刀杀一杀白虎的威风,谁知非但没能把火烧到白虎身上,反而得罪了晨曦公主和恩王,今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在恩王面前一定要夹着尾巴做人,曹彰现在感到一种深深的危机感,新朝旧臣的悲惨例子太多了,历史上每个帝王登基的第一件事无不是清除异己,恩王本来就看他不怎么顺眼,现在又结下这么深的梁子,这以后他要真登基做了皇帝,自己能有好下场吗,想到这里曹彰愁眉苦展的哀叹一声

白虎笑呵呵的走过来,故作不知的看着曹彰问到“哎,曹公公,你这是怎么了,我咋看你不太高兴呢,呀,不会是我惹曹公公生气了吧,曹公公,你这样,你去恩王面前告我一状,我白虎决无二话”白虎说话时语气玩味,满脸的幸灾乐祸

曹彰也没有心思和白虎斗嘴了,他现在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彻底没了底气,只是看了白虎白虎一眼,冷哼一声便愤愤的走进总兵府

关豹看着曹彰那狼狈的样子,指着他的身影哈哈大笑,一边笑还一边叫骂“曹彰老贼,你也会有今天啊,哈哈哈哈”一直对曹彰恨之入骨的关豹自然也不忘这落井下石的机会

白虎也不阻止关豹的叫骂,而曹彰则咬着牙向总兵府走去,今天这些人他记下了,凌仓,白虎,关豹,恩王和晨曦他不敢惹,所以他把这笔账记在了凌仓等人的身上,早晚有一天他会讨回来,他一直以来就是这种恃强凌弱,睚眦必报的人

凌仓和晨曦由士兵带到客房休息,没过多久恩王便敲门进来

“皇兄”晨曦见此高兴的迎了上去,脸上难掩欣喜之色,凌仓看的出他们的兄妹之情有多深

恩王再次见到自己疼爱的妹妹也甚是高兴“晨曦,你没事吧,那老太监没伤着你吧”恩王关切的问道

晨曦轻轻的摇了摇头,撒娇的说到“你妹妹什么实力你还不知道吗,再说,还有凌仓那保护我呢,”说这话时还不忘看凌仓一眼,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

凌仓听的晨曦夸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觉间脸已经红了起来

恩王满脸笑意的看向凌仓“凌兄,真是谢谢你了,我这妹妹一路上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凌仓赶忙回到“恩王说的哪里话,保护晨曦是我该做的事,这一路上都是她在关照我”

“哎,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叫我恩王,以后我们以兄弟相称”上一次武林盟会时凌仓给恩王留下了很深的映象,他对这个少年也很是欣赏,加上晨曦和他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在心里早就把凌仓当成了自己人

“哎,臭皇兄,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嘛,你妹妹是那种让人操心的人吗”晨曦嘟起嘴,故作气恼的说到

“哈哈哈,皇兄知错了,晨曦是全天下最懂事,最善良的女孩”“也不知哪个混小子能走大运,娶了我的公主”恩王说这话时满眼玩味的看了凌仓一眼,晨曦听到这话,心中又紧张又兴奋,感觉到一种情窦初开的喜悦

“哎,对了,晨曦,你们不是在洛阳吗,怎么会来虎牢关来”三人寒暄许久后,恩王才想起了正事

“我,嗯,怎么说呢,这里是凌仓的老家,我是陪他一起来的”

“哦,凌兄的老家竟然在虎牢关”恩王有些吃惊的说到

“嗯,我很小的时候生活在虎牢关,后来家中出了一点事情,我就离开了,后来才上了华山派”凌仓说到这里眼神有些失落

晨曦见此赶忙转移话题“哎,皇兄,你也别光说我们,你现在日里万机的又是武林盟主又是大唐恩王,怎么还有时间跑到边疆玩啊”

话说到这里恩王也不由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说道“我是奉父皇的旨意来抓一个人”

“哦,什么人至于让父皇如此大动干戈,还派你亲自拿人”晨曦不解的问道

凌仓也来了兴趣,看着恩王期待他的下文

恩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赢无伤你们都熟悉吧,他当年被父皇下令诛杀,他的家人都受到了牵连,听说曹彰当年一把火烧了赢府,赢府之内的所有人都尸骨无存,但他有一个儿子逃了出来,父皇下诏让我通过武林的势力来找到他”

“什么,一个当年逃掉的孩子而已,父皇为什么要如此兴师动众,”晨曦不解的问道

恩王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摸不透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

晨曦思索了片刻,有些为难的恩王问道“皇兄,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恩王笑了笑“你我兄妹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讲的,有什么话尽管说”

晨曦顿了顿道“皇兄,我有一种感觉,我感觉赢无伤并不像你们想的那样是个反贼,我来虎牢关之后亲眼所见,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百姓们谈及赢无伤无不是敬重有加,你有时间可以去清灵山上看一看,前去祭拜他的人把青灵山都站满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会受到百姓如此爱戴,我觉得这样一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反贼”

恩王听完点了点头“嗯,你说的没错,其实我也感觉赢无伤并不像是反贼,当年的事情有蹊跷,父皇和曹彰一口咬定他当年勾结西戎,可赢无伤有什么动机去勾结西戎呢,就算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西戎又怎么可能和他合作,要知道赢无伤当年可是让西戎吃尽了苦头”

“对啊,我还听一个百姓说,赢无伤当年一个人杀入西戎军中,连斩对方数百名大将,西戎军肯定对他恨之入骨,怎么可能和他合作呢”晨曦接话到

恩王想了想,转头看向凌仓问道“凌兄当年是虎牢关原住民,不知对这件事是否有了解呢”

凌仓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在3岁的时候就离开虎牢关了,我在来虎牢关前甚至都不知道赢无伤这个人”凌仓眼神有些暗淡

“哦,这样啊”听凌仓这么说恩王感到一些失落。

“皇兄,我觉得我们不能这样做,如果赢无伤当年并不是反贼,而是被人陷害的,赢家当年已经被毁了,我们现在还要杀他唯一幸存的儿子,皇兄我们不能让忠烈之人含恨九泉,那岂不是会寒了边关将士的心吗”

听完晨曦的话恩王的眉头皱了起来,叹了口气说到,“这件事远比我们想的要复杂,我也不敢妄自行动”

听到恩王这么说,晨曦感到有些失落,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看着晨曦失落的样子,李连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你也别想这么多了,等我这次回了长安,亲自找父皇聊聊,把在虎牢关的所见所闻告诉他,看看他是怎么想的,也好弄清楚当年的事情,如果赢家真的一门忠烈的话,我相信父皇也不是不能通融的人,如果有可能,我会劝父皇为他平冤昭雪,至少劝他放过那个无辜的孩子”

“真的”晨曦眼中有光芒闪过,但转机又暗淡了下来“当年的那个孩子一定很恨我们吧,毕竟是朝廷让他家破人亡,现在又兴师动众的追杀他,他一定很痛苦吧”晨曦澄澈的眼神中透着同情和担忧,明明自己就是个可怜人,还总是去可怜其他人,可谁让她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呢

恩王也叹了口气“那孩子倒也是个可怜人”

凌仓自始至终都在旁边听着,没有说过一句话,不知为何,现在谈及赢无伤的话题,他都有种说不出口的感觉,在他得知赢无伤当年有一个儿子逃走时,那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

谈了这么多令人苦恼的事,气氛一时间沉闷了起来

最后还是晨曦打破了压抑的气氛,她摆摆手说到“哎,算了算了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该怎么样就咋样,我们一群人在这瞎着急也没用是不是”晨曦的话缓解了这沉闷的氛围,再加上她摇头晃脑的样子甚是可爱,惹的凌仓和恩王一笑

“也罢,这件事就以后再说吧”恩王也摆摆手说道

晨曦笑着说到“就是嘛,这样才对”

随即又嘟起嘴抱怨道“哎,这虎牢关这几日禁食,我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都快要饿死了”不得不说晨曦这绝世的容颜每次撒娇都给人一种很大的诱惑,看的凌仓一阵心悸

“哈哈哈,还真是巧了,我来虎牢关也没吃过东西,凌兄,今晚可敢一醉”恩王豪气中天的看着凌仓说到

“哈哈,有什么不敢的,能和恩王把酒言欢,我求之不得呢”凌仓也豪气的说到,都说一醉解千愁,凌仓从小到大没少喝过酒,尤其是在自己伤心时都会一个人抱着一坛子的酒坐在华山山峰上喝上一宿,他有时候还挺喜欢那种喝醉的感觉的

“来人,上酒上菜”恩王对着门外士兵吩咐到,尽管现在还算是虎牢关禁食的时间,但是恩王他们并不是虎牢关的人,自然没那么多忌讳,而白虎也早就命人备好了酒宴,只是他自己并未出席,因为,当年最开始禁食的规则是白虎为了祭奠赢无伤给自己设立的,后来军中之人纷纷效仿,最后才在民间流传出来,由于赢无伤深得民心军心,所以虎牢关境内便形成了夏末中旬的三天里不得进食的习俗,以告慰赢无伤的在天之灵

凌仓与恩王都喝了很多,喝了酒之后二人也都放开了,二人时而大笑,时而悲愤,彼此之间称兄道弟,畅谈古今,讨论大义,也彼此诉说着自己的过往,晨曦也喝了一些酒,但她并不敢喝多,因为她还还得照顾眼前这两个不醒人事的醉汉,一直到二人大醉,开始昏昏欲睡,他才叫人来撤掉酒席,又分别把二人扶回房间这才躺回床上,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如果有一天他们三个成了一家人,皇兄继承大统当了皇帝,凌仓当上了华山掌门,而她还是那个晨曦公主,那该有多好,晨曦心里这样想着,只可惜造化弄人,人终究逃不过宿命的安排,今天的晨曦也永远不会想到,凌仓有一天会成为朝廷不共戴天的仇人,而与他们也站在了以命相搏的对立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