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十二章)一触即发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4266  |  更新时间:2021-05-21 18:14:39 全文阅读

凌仓与晨曦二人跟着人流来到清灵山赢无伤的祠堂,清灵山今日人流密集,山上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传说,每年的这个时候,虎牢关每家每户都会有人前来祭拜

二人很快便来到祭拜的庙宇前,凌仓抬头看去,只见庙宇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英灵殿”

英灵殿内已经是人头攒动,进进出出的百姓红着眼,所来祭拜之人无不失声痛哭,英灵殿内一片哀嚎

“真没想到赢无伤竟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晨曦显然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能受到百姓如此爱戴的人,怎么可能是反贼逆臣”凌仓愤愤不平的感叹道

英灵殿内人山人海,哀嚎声淹没了一切,二人很难听到彼此的声音,说了几句话后便不再言语

二人径直来到英烈大殿内,准备上香祭拜,殿内烟香四溢,大殿之上有一尊鼎炉上面插满了祭拜的香火,顶楼后边屹立着一尊守护神雕像,这座雕像想必就是镇西大将赢无伤,

雕像之人身披银甲,手持长刀,面色威严,这是虎牢关百姓根据将军生前的模样建造出来的雕像,雕像正对西面,是百姓们认为将军死后英灵不灭,他的魂魄依旧守护着虎牢关不受外敌侵犯”,同时也是虎牢关百姓的感情寄托,是一种对将军的缅怀

二人来到雕像前,晨曦恭恭敬敬的跪地上香参拜,没有丝毫身为公主的架子”

凌仓跪地参拜后抬头看着雕像,不知为何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悲凉之情,这种感觉很奇妙,不同于第一次听说赢无伤的故事后所感到的惋惜,而是感到一种由内及外的悲痛,那种感觉就好像在祭拜一位死去的故人

“凌仓,你,你没事吧,你怎么哭了”晨曦看到凌仓的样子很是震惊,关切的问到

凌仓回过神了,他不知道他跟雕像对视了多久,就连自己流泪了也混不自知

看着晨曦担心的看着他,凌仓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我就是想着将军的故事想的太入迷了,一下子被沙子迷了眼”

晨曦看到他的样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馋着他朝殿外走去,她可以肯定,凌仓刚才的表现决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他脸上的表情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悲伤,只是她不知道凌仓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感觉

凌仓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可站在赢无伤的雕像前就好像是在面对一位死去的故人

“晨曦”

“嗯?”

我,我感觉我好像认识他”凌仓颤抖的说到

晨曦挽着他的手臂,他感觉到凌仓在发抖“别想那么多了,赢将军都已经死去快20年了,你那会还未必出生呢,怎么可能见过他嘛”晨曦关切的说到,她觉得凌仓不可能会认识赢无伤,可他为何会如此悲伤,连她也说不上来

凌仓不再说话,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阵马蹄嘶鸣的声音响起,盖过了大殿内的哀嚎声,殿内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生活在边关的人对这种声音异常敏感,马蹄嘶鸣的声音响起,也往往意味着战争来临,前来祭祀的人一个个面露惊恐之色

“怎么回事”凌仓朝大殿外看去,只见远处一队身披金甲的士兵纵马朝大殿赶来,上山下山的人惊恐不已,慌不择失的让出一条路来

“御林近卫军”,怎么可能”晨曦看到来人后震惊的说道

“什么,御林军怎么会到虎牢关来,凌仓不可思议的问到

晨曦摇了摇头,“不知道,自从离开洛阳后我便没有和皇兄联络过,我也不知道御林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话间,那一队御林军已经来到大殿前英烈庙前,将庙宇团团围住,殿内的人一个个惊恐不已,御林军纷纷下马,为首的正是大内总管曹彰

英烈庙外的百姓见这阵势哪里还敢前来祭拜,一个个慌不择失的朝山下跑去,庙宇被御林军包围着,里面的人出不来,一个个大惊失色,惊恐不已

“你们这帮大胆刁民,竟敢在光天化日之日之下祭拜反臣贼子,你们是想造反吗”老太监尖锐的声音在英灵庙内回响,百姓们看这阵仗,一个个吓得不敢出声

“晨曦,他是何人”凌仓看见曹彰嚣张跋扈的样子忍不住问到

晨曦皱起了眉头说到“他是父皇身边的大内总管曹彰,怎么连他都来了”

“大人,是不是你们搞错了,赢将军镇守虎牢关多年,保当地百姓一方太平,他怎么会是反臣贼子呢”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说道,身后前来祭祀的百姓纷纷附和

“老太监冷笑一声,对着老人隔空挥出一掌”强大的内功瞬间将老人轰倒在地,老人五脏六腑被震碎,抬头看了一眼曹彰便咽了气,死不瞑目

“杀人了,官兵杀人了”看到曹彰出手杀人,百姓一个个惊慌失措,安静的大殿一下子沸腾了

曹彰冷眼看着众人对旁边的御林军说到“胆敢再有喧哗闹事者,杀无赦”

御林军闻言搭弓拉箭对准众人

“住手,谁让你们对百姓出手的”晨曦见状忙上前阻止到

御林军见晨曦上前不知道她是何人,一个个将弓箭对准了她

张校尉守卫皇宫多年,自然认得晨曦,忙呵斥道“都住手,放下弓箭”随后对晨曦跪地参拜到“末将参加公主,不知公主殿下在此,请殿下赎罪”

御林军听闻来人是公主,赶忙收起刀剑,向晨曦跪地参拜

“晨曦公主,你,你怎么会在这”曹彰见到晨曦震惊的说到

“曹总管,我问你,为什么要对百姓出手”晨曦看着曹彰质问到

“公主,老奴也是替陛下考虑啊,这些刁民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祭拜反臣赢无伤,这件事情等同造反,你没听到那人说什么吗,他发表赢无伤是忠良的言论这要是让陛下知道了可是要诛九族的”曹彰看着晨曦辩解到

“曹公公,我不管你为什么来这里,但我现在命令你立刻带着御林军离开”晨曦看着曹彰愤怒的说到

“公主殿下,这件事情恕难从命,此事事关重大,老奴此次前来虎牢关就是奉旨前来清除赢家余孽的,公主就不要再无礼取闹了”曹彰并不畏惧晨曦,他在宫中待了多年,知道晨曦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公主,所以她知道晨曦在宫中并没有什么权势

晨曦见状忙问道“曹公公,我问你,你想怎么处理这座庙宇和这里的百姓”

“哼,赢无伤大逆不道,我怎能容忍他的庙宇在这世间,至于这些刁民,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听候皇上发落”曹彰阴冷的声音响起,百姓们听闻一个个跪地求饶,求公主救命

“不可能,曹公公,你不能这样做,先不论赢无伤到底是不是反贼,这些百姓都是我大唐的子民,怎么能不分是非随便抓人”晨曦坚定的反驳道

“公主殿下,老奴是代替陛下行事,如果你执意阻拦,那么老奴就只好得罪了”

“你想怎么样”

“张校尉,带公主下去休息”

“你敢,谁敢动我,我回宫即刻告知父皇”

曹彰冷笑一声,他是打心底里瞧不上这个公主“殿下赎罪,我相信陛下是不会怪罪我的,张校尉,还不动手”

张校尉看看曹彰,又看看晨曦,权衡一番之后对晨曦抱拳道“公主殿下,得罪了”

凌仓刚才一直在不远处观察众人的情况,此刻看到张校尉要抓晨曦,立即挡在了晨曦面前

张校尉见状拔剑朝凌仓杀去,他害怕晨曦,是因为晨曦是公主,可凌仓算什么人,竟敢阻拦他

凌仓看对方拔剑而来,当即剑锋出鞘,二人仅仅三招便将张校尉打到在地,张校尉震惊不已,御林军见张校尉被打倒,立刻将凌仓围了起来

“小子,你是什么人”曹彰看凌仓出手如此犀利,颇有些意外

“华山弟子,凌仓”

“哦,华山派的人”曹彰看着凌仓与晨曦二人,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对着凌仓说到

“罢了,小子,华山派与朝廷交好,你与公主又是这般关系,你带着公主走吧,这事我不跟你计较”

凌仓冷笑一声道“我们离开可以,但你不能为难这里的百姓,也不能毁坏赢将军的庙宇”凌仓斩钉截铁的说道,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这么关心这座庙宇,可他现在的心境,谁要是敢毁坏这座庙宇他一定会和对方大打出手”

“放肆,小子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我不为难你已经是给足了华山派面子,再敢阻拦我我就杀了你”曹彰怨毒的说道

“哦,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凌仓冷眼看着曹彰说到

“御林军,杀了他”曹彰命令到

御林军纷纷拔出剑来准备围杀凌仓,晨曦也拔剑出鞘护在凌仓左右

正待众人准备出手时,一阵马蹄嘶鸣的声音响起,比御林军当时到来的声势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战马如洪流一般,满山遍野都是军队,正是虎牢关守军,守军冲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几百名御林军包围起来

军中一将站出来威严的命令道“众将士听令,胆敢对百姓出手和毁坏庙宇者,一律杀无赦”,此人正是虎牢关总兵大将白虎

“是”,虎牢关守军齐齐应到,声势浩大

“是白虎将军,白虎将军来救我们了”人群一片欢呼,尤其是听了白虎的话后,一个个兴奋不已

“白虎,你什么意思,是想造反吗”曹彰咬牙切齿的说到

谁知白虎丝毫不惧,斩钉截铁的对着曹彰和他身后的一众御林军说到“我再说一遍,胆敢对百姓出手和毁坏庙宇者,一律杀无赦,这里是虎牢关,是我白虎的地盘,我是虎牢关总兵,有权保护虎牢关的百姓和一切建筑,胆敢在我的地盘出手,将视为入侵行为,一律格杀勿论”

御林军皆被白虎的威严所震慑,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敢妄动

“白虎,你当真铁了心要和朝廷作对”曹彰愤怒的质问到

“哼,皇上给我的诏书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保护虎牢关百姓不遭侵扰,保护虎牢关境内不遭破坏,我白虎奉旨行事,何来与朝廷作对一说”

“曹彰老贼,你休要满嘴喷粪,颠倒黑白,赶紧带着御林军滚下山去,否则我灭了你”说话的正是关豹,他本就对曹彰恨之入骨,在得知曹彰要毁坏赢无伤的庙宇时当时就暴怒了,此刻见曹彰如此颠倒是非,也不管他到底是谁,当即站出来大骂到

“你……你……”曹彰指着对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简直是奇耻大辱,来虎牢关后白虎的态度本就让他憋了一肚子火,白虎是镇关大将,有些脾气他还能忍一忍,可现在一个副将也敢指着他鼻子大骂,他堂堂的大内总管,何曾受过这等屈辱,可他又无可奈何,贸然动手不占理不说,更重要的是根本打不过人家,他这边身边只有区区300御林军,而对方足足来了两千人马,虎牢关内还有10万守军,他下令动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老太监咬了咬牙愤恨的说到“你们给我等着,我们撤”说罢便带着一众御林军离去”

百姓们见白虎赶走了那些金甲士兵,一个个出了大殿赶忙离开

白虎来到凌仓与晨曦面前,对二人抱了一拳“二位好气魄,在下虎牢关总兵大将白虎,刚才看到二位敢为了百姓出头,甚是佩服”

凌仓也抱拳回礼“将军客气了”

这时一位百姓着装的青年走了过来指着晨曦对白虎说道“将军,刚才这里发生的事属下都看到了,这位乃是公主殿下”这个人便是白虎派去监视曹彰的人

白虎闻言忙对晨曦施礼到“末将参加公主,不知公主在此,请赎罪”

晨曦摆摆手,倒是对这件事好不在乎,反正从小到大也没人拿她当公主,否则刚才曹彰也不敢对她那样无礼

“敢问公主为何驾临虎牢关,可有需要末将效劳的地方”白虎恭恭敬敬的说道

晨曦想了想指着凌仓说到“他以前是虎牢关住民,后来因为一些事情离开虎牢关了,他当年在虎牢关的亲人都已经故去,他离开时年幼再加上时间过长没有多少记忆,你们能否查到他当年的事情”

白虎闻言对着凌仓说到“不知阁下离去时家中有哪些人

凌仓看着白虎,想了想便道“家中有一父亲”

“哦,不知令尊大名,若得知姓名按照当年的户籍查找应该可以找到”白虎提议到

“对啊,这是个好办法,凌仓你告诉白虎将军你父亲的名字不就可以找到你父亲了吗”凌仓有些激动的说道

凌仓沉默良久,表情凝重的看着二人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眼神之中满是悲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