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八章)镇西王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21-05-21 09:08:30 全文阅读

凌仓与晨曦并肩在街道上漫步,在决定一起去凌仓的出生地后,二人就从洛阳启程,一路上游历山河,走访民间,走走停停,倒是并没有着急赶路,今天来到了一个小镇上,此处靠近边界,前面不远就是虎牢关了。

街上行人络绎纷纷,虽然少了东都的大气繁华,却给人一种边关小镇难得的宁静祥和,别有一番风味。

“前面不远就是虎牢关了,真没想到那个地方竟是你的出生地”

“嗯,其实我很小的时候一直生活在洛阳,安史之乱爆发后,东都洛阳失守,父亲就带着我们一家迁入虎牢关,可没过多久,父亲就预感到自己大祸将至,为了不牵连我,将我逐出了家门,这些是我从师父那里得知的全部,所以,我要想揭开过去发生的一切,就必须去虎牢关一趟”

凌仓说话时眼神黯淡,眼中有悲伤流露,这几日越是靠近这个地方他就变得越是沉默,晨曦并没有说什么,她甚至看到有两次这个总是以笑示人的大男孩潸然泪下,在楼阁屋顶上坐了整整一夜,晨曦就一直呆在他身边陪着他,尽管时隔多年,往事境迁,岁月可以尘封一切,却唯独无法消除一个人内心深处的记忆,这么多年过去了,凌仓依旧忘不了一向慈祥的父亲将他赶出家门的那个雨夜,因为他总是挂着笑脸,因为他永远不会发脾气,所以人们认为他是一个快乐的人,他就应该是个快乐的人,殊不知,每一个爱笑的人心中,都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悲伤过往,佛曰“众生皆苦,凌仓与晨曦只不过是世间悲苦苍生的一员罢了

“嗯……,你陪我去吃点东西吧,人家陪你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不得请我吃顿好的”晨曦嘟着嘴看向凌仓,其实她并不饿,她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转移他的注意力,而不是总沉寂在自己的悲伤过往之中

果然看着晨曦那嘟起嘴故作撒娇的样子,凌仓忍不住一笑,忧伤的眼神中多了一线清明,“走吧走吧,把你喂得饱饱的,等你吃胖,到时候看谁还敢娶你”凌仓打趣说到,惹的晨曦一阵发笑,冲着他拌了个鬼脸,看着晨曦的样子,凌仓又被逗的哈哈一笑

二人一路上就这样说说笑笑,旁人看去,都以为他们是一对云游天下的武侠情侣。

二人径直走入一家饭店,一个60岁模样的老头正在柜台前吧啦着算盘,看样子应该是这里的掌柜,两小二在店中洒水清尘,除此三人外,店中竟无一个客人,不禁让二人感动惊奇

掌柜的见有人前来,停下手中的活计,笑着上前对二人拱手说到“两位侠士想必是云游到我们这里的吧”

晨曦点了点头道“正是,我们二人游玩至此,赶了一天的路就想着来此处用餐,只是进来后却不见一个客人,掌柜的,这是为何”

掌柜笑呵呵的说道“女侠,这是我们这一片流传了好些年的习俗,中旬这3天,卯时一刻到亥时三刻这段时间里不得进食,若二位想要用餐需要等到亥时三刻才行啊”

亥时三刻,凌仓抬头看看悬挂正中的太阳微微西斜,此时午时刚过,距离亥时三刻还有整整五个时辰,别说是晨曦说她饿了,就连他自己也等不到那个吃饭的时辰,于是不死心的问道

“掌柜,那不知这镇上哪里可以搞些吃食呢”

掌柜的笑着摇了摇头“少侠,别说是这个小镇了,这三天,虎牢关境内,无论是总兵府还是百姓家,都是不存吃食呢,这三天可是我们整个虎牢关的大日子啊”

“哦,想不到虎牢关还有这样的习俗,我倒是从未听说过,敢问掌柜的,不知这习俗可有什么说法吗”晨曦疑惑的问道

听了晨曦的问话,掌柜的迟疑了良久,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为了祭奠我们虎牢关的守护神”

“哦,虎牢关的守护神”二人齐声问道,显然对这件事来了兴趣

看着二人看向他,掌柜的顿了顿继续说道“虎牢关是我朝边界之地,长年来受到西戎蛮夷的侵扰,战事频发,生活在这里的百姓们可谓是民不聊生啊”

说到这时老人又忍不住长叹一声,眼神凄惨,看的出来他曾经也是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可怜百姓

“后来啊,朝廷派了一名骁将前来镇守虎牢关,当将军看到虎牢关的百姓流离失所,鸿雁哀鸣的一片凄惨时,将军怒火中烧,在虎牢关前立誓,一定要赶走西戎,还虎牢关百姓一片太平”

老人陈词激烈,对空抱拳

“将军可谓是神兵下凡啊,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多次大败西戎军,杀的敌军闻风丧胆,不敢进犯,在一场战役中,将军亲自披甲上阵,连斩西戎数十位大将,杀的西戎溃不成军,让那蛮夷直接滚回了老家,多年不敢进犯”

凌仓与晨曦听的入迷“那后来呢”

“将军赶跑了西戎后并未回朝,而是继续镇守着虎牢关,保一方太平,西戎被赶跑后,常年战乱的虎牢关百姓依然过得非常穷苦,街道山路上饿殍遍地,将军不忍百姓受苦,于是下令开仓放粮,将军粮分给了百姓

晨曦止不住的感叹道“实乃大忠大义之人”

掌柜的并未在意晨曦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讲着,倒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那些年里,将军整顿吏治,大兴良田,惩罚贪官,肃清盗贼,短短的时间里,虎牢关就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盛况,百姓安居乐业,人人家有余粮,我虎牢关更是兵强马壮,百姓无不对将军感恩戴德”

说到这时老人话锋一转,身体抽搐,好像陷入了某种伤感的回忆

“可哪知,有一天夜晚,城中突然战马嘶鸣,火光乍现,百姓皆以为是那贼人攻入城中,一个个待在家不敢出门,可谁知,过了一刻,号令响起,那是让全城百姓集合的号声,于是众人皆起身出门,来到西城墙下,可谁知,可谁知……”

老人嘴角抽搐,眼泛泪光,哽咽的说道“谁知众人来到时就看到将军……,将军就血淋淋的让吊在那城楼子上,而城墙上站着一队身披金甲的官兵,为首的是一个太监,百姓们见将军的样子,一时间哀嚎不已,跪地痛哭,那个太监告诉百姓,说将军勾结敌军,密谋造反,还说将军贪污皇粮,其罪当诛”

二人听着老人的叙述也是感慨不已,凌仓红着眼问道“那你们相信那太监的话吗”

老人陈词激烈的说到“那简直就是放屁,将军是被那奸人陷害”

随即又是眼睛一红“将军来之前,官兵畏敌如虎,百姓民不聊生,可将军来后就赶跑了西戎,还了百姓一个太平,之前的官吏,只知道贪污钱财,哪里会管百姓的死活,可将军却愿意把军粮分给百姓,为了给百姓修房买地,将军不惜变卖家产,他的家中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天底下哪会有这样的贼子,天底下又怎会有这样的贪官,苍天无眼啊”

老人声泪俱下,仰天长啸,再看店里的那两个伙计,此刻也是红着眼,低头不断的擦眼泪

凌仓听的动容,还沉寂在这个故事中,晨曦双眼通红,时不时擦一下眼角,二人都被这名将军的故事给深深的打动了

凌仓沉寂了好久才开口问到“掌柜的,这位将军叫什么名字”

老人擦了擦红红的眼睛,开口道“将军乃镇西王嬴无伤”

过了一会,二人缓了过来,向掌柜的告辞走出了饭店

走在街上,或许是刚听完那么悲壮的故事,二人都有些伤感,一时间没人说话

过了一会,凌仓才道“晨曦,你不是饿了吗,要不……”

晨曦轻轻的摇了摇头,红着眼睛说道“嬴无伤将军一世英名,我很佩服他,我想用当地的方式来祭奠一下他,我想将军在天有灵,他的英灵一定会保佑虎牢关一方平安”

凌仓轻轻嗯了一声,也不再说话,二人继续往前走,发现路上好多行人手中拿着香纸烛火往城外赶去,凌仓心中疑惑,于是拦下一位老头问道“老伯,大家形色匆匆的都往城外赶,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去啊”

老伯看了二人一眼,耐心的说道“这几天,是我们的守护神赢将军归西的祭日,城中众人都是去镇外的祠堂祭拜将军的”

“哦,城外有祠堂吗,在什么地方啊”凌仓赶忙问道

“嗯,当年将军惨死,那一众奸人走后,我们就将他的尸骨收了起来,虎牢关和旁边镇上的百姓自发为将军修筑了祠堂,以供后人祭拜”老伯说这话时表情有些伤感,能看的出来,百姓们对将军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凌仓转头看向晨曦提议道“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要不我们也去祭拜一下将军的祠堂”

“嗯”晨曦轻轻点头,二人在买了一些香火后就跟着人流朝城外的祠堂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