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铠甲勇士天师 > 正文
第四十七章降头(23)
作者:恶魔学家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21-05-29 22:38:46 全文阅读

一掌血水化成的大手呼啸的拍向云飞,还在思考要如何对付降头师的云飞结结实实吃了这一下重击。

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就连走廊的墙壁也被在强大的撞击力下坍塌了。

"我就是阎王,阎王叫你三更死,我看谁敢留你到五更!"

陶醉于这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快感,降头师都开始变得飘飘然起来,完全不把云飞放在眼里了。

"咳咳。"躺在尘土飞扬的砖块中,云飞止不住的咳嗽。

咳着咳着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口腔里传来一股腥甜之味。

"流血了!"

看起来这似乎本不是什么大事,战斗中难免会有些受伤的。

可云飞清楚刚才的一击虽然没有躲掉,但还不至于把自己伤成这样。

"不对。"

再仔细品味,在腥甜之中还夹杂着一点淡淡的恶臭味。

"毒。"

云飞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中毒了,自己明明有天师之铠护体怎么还会中毒呢?

"什么时候?"猛的惊醒,他好像终于明白了"难道是那时候。"

尝试着想要站起身,可是无论云飞怎么努力都无法动弹,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根本不听使唤。

"可恶。"

见到云飞如此,降头师小的越发的猖狂。

"看了起作用了呢。"

其实降头师这全身的血水里早就包含了大量的蛊毒,普通人只要吸入一点就会立马发挥作用。

之前于这些天师交过手,降头师知道他们的铠甲具有护体的作用,他的蛊毒几乎不可能回去他们产生效果,可凡事无绝对。

偶然的一次让他发现,天师铠甲并不可以起到完全隔绝的作用,在天师转换形态时会在一瞬间的失去护体的作用,而那也是他下毒的最好时机。

走廊空间狭小,在这里遭遇到密集的攻击的话,不管是谁也只能在原地防守,而降头师早就猜测云飞和其他天师一样,会有其他的形态,所以他赌云飞会在那时切换形态,只要云飞会切换,降头师散布在空气里的蛊毒就会入侵到云飞的身体。

他很清楚云飞一直在算计他,可他何尝也不是一直在算计云飞呢,姜还是老的辣。

"桀桀,看你的样子怎么了,是不是要放弃抵抗了,我早就说过了你逃不掉的。"

论谋略,云飞还是输在了经验上。

"我会把你变得和我一样,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砍断你的手脚,挖出你的五脏六腑的。"

降头师处于绝对的胜利者的姿态对着云飞下达了他的死刑。

四个血柱直飞而来将云飞钉在墙上。

"啧啧啧,你的这个乌龟壳还真是硬啊。"

"刚才你不是还挺能说的吗,怎么不继续了啊!"

"省省吧,一个只会用毒的胆小鬼,正面都不敢和我打的家伙。"

虽已处于败境,云飞的嘴上可是不依不饶,借机嘲讽。

"等我打烂你这副铠甲把你揪出来,我看你还嘴硬到几时!"被云飞气的不轻,降头师的身上越来越多的血柱。

"再这样下去的话,搞不好今晚就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面对降头师如急雨般的打击,云飞没有任何办法,现在的他只能在天师之铠碎裂前将体内的蛊毒排出体外。

额头冷汗直冒,这是云飞第二次离死亡这么近,即便如此云飞还是没有自乱手脚,等待毒素排出一刻再次反击。

突然降头师的攻势慢了下来,顶在身上的血柱也化成血水断了下来。

降头师脚步逐渐不稳,血身也开始荡漾回旋,冒出一个个血泡,头颅也变得肿胀异常。

"啪。"

云飞跌落在地,得到了片刻喘息。

"可恶啊,明明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我就可以成功了。"

突出的眼睛瞪着云飞道:"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强行出手,啊!"降头师不干的吼叫着。

要不是云飞今晚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也不会强行吞食那么多的尸体导致体内煞气失控。

只要再给他一个月,不一个星期也行啊,他也就可以彻底掌控那颗黑球了,可惜没有如果。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垫背!"

血手伸向云飞,在快要抓到云飞时,一剑斩下。

"算了,还是你自己一个人上路比较好。"

在云飞不懈的努力下,蛊毒已被他排出大半了,但这也让他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这样足以。

"放心黄泉路上,会有鬼差配着你的,你不会孤单的。"

跳离降头师,此时的降头师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全身都膨胀开俨然成了一个大气球。

"我不会放过你的!"

"嘭。"

降头师炸裂开,血雾充满整个楼道。

"呼,结束了。"

云飞转身离开朝着楼身走去,今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要去看看何墨染的情况怎么样了,踏上楼梯的一刻,血雾之中降头师那干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过了,我要拉你陪葬!"

"这都没死。"

血雾席卷流动,明显是奔着云飞去的。

惊讶归惊讶,云飞也不马虎,来到了二楼,气定神闲。

双手结印,十指不断飞速变换的,待最后一印结成。

"凝。"

二楼楼梯口,一张红色的屏障展开,隔绝住了血雾。

"还好,我早有准备。"

摊坐在地,云飞真的不想在动了,他真的没想到这个降头师的生命力堪比小强,都成这样了还没死透。

事情还没有结束,云飞可不能这样,最后无奈之下,一个银色令牌被拿了出来。

"只能这样了吗。"

这道令牌正是在鬼楼那里获得的天雷令,其威力巨大,代价也是十分明显,那就是和其他的令牌比起来消耗巨大,即使身为天师的云飞用起来也是有点吃不消,所以才一直没有使用。

可现在看来已经容不得他再犹豫什么了。

天雷令插入腰间,电弧瞬间划过全身,原本还残留在体内的蛊毒,在电流穿过全身的时候也被天雷令给祛除了。

"原来天雷令,还有这种用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