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正文
第八章 不辞而别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133  |  更新时间:2021-11-21 09:39:26 全文阅读

麻三穿过熙熙攘攘的大堂,跟在小二的身后朝着二楼的厢房中走去。“公子您且等等,貂蝉姑娘马上就上来了。”小二边说,边恭敬的端上一壶新茶,放在麻三面前的桌上后缓缓退出房间。麻三掀开帘子看了眼正在堂中翩翩起舞的貂蝉,面无表情的拉下帘子后,从怀中取出一壶烈酒仰头灌了下去。

  不多时,门外的小二看着缓缓走来的貂蝉俯身上去说明了情况,貂蝉莞尔一笑嘱咐小二去取后堂的几壶烈酒来。小二应声许诺快步走下楼取酒去,貂蝉推开房门,坐在榻上看着麻三。

  “怎么,我们的修将军,难得愿意见我了?”麻三闻言抬起头正对上坐在榻边的貂蝉玩味的目光。“我存在你这里的烈酒呢?取来。”麻三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已经吩咐人去取了,怎么,这么久没见,对人家这么冷淡呢。”貂蝉起身坐到麻三的旁边,伸出手环手轻轻的抱住麻三,窈窕的身躯紧贴着麻三的身体,一脸娇羞道。

  麻三闭着眼睛,仰起头,抬起手中的半壶烈酒朝着自己浇下。“哎呦”貂蝉惊呼一声,看着自己被麻三后背留下来的烈酒浇湿的身体,慎怒道:“你做什么,今天是发什么疯了?”麻三扳过貂蝉,揽入怀中,平静的看着貂蝉开口道:“在你们心中,我不就是一个疯子么?”貂蝉从麻三的怀里挣脱,走到一边披上一件青色的袍子回过头缓缓头:“那是他们的想法不是吗?我从未如此想过。”

  麻三看着平静的貂蝉,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变了。”貂蝉打开门接过小二手中的酒壶,走到麻三身边,拿起桌上精致的酒杯,伸出纤纤玉手倒了满满一杯递给麻三道:“我没变,变的是你。”接着不急不缓道“以前那个让所有人闻风丧胆的御修去那儿了呢?”麻三接过酒杯,一口喝光杯中烈酒,问道:“你们想要的是以前那个杀人工具,而不是我这个有情有义的人。对吗?”麻三的话语中藏着一点希冀。

  “你本来就该是那个样子不是嘛,如果不是那个任务的意外,你怎么会颓废成现在的这个样子。”貂蝉再次倒满酒杯却别过头去答道。“人人都说戏子无意,婊子无.....”麻三看着貂蝉开口道却忽然又被貂蝉打断,“够了!我现在并不是一个舞女,过几天你就会知道我已经是王司徒的义女了。”貂蝉皱着眉头开口道,同时攥紧了肩上披着的青袍。

  “哈哈哈哈哈,可笑,你真以为区区一层身份能遮住我们的丑陋吗?”麻三看着貂蝉开口怒笑道。不等貂蝉反驳麻三继续道:“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你当真了?”麻三伸手扯下了貂蝉身上披着的青袍,握紧了她的右手,一把扯进自己的怀里,感受着怀中人儿炽热的体温和窈窕额的身段,麻三大力的捏了一把。

  貂蝉抱着麻三的胳膊羞红了脸却无言反驳。“我们永远都是老鼠,见不得任何太阳的。”麻三俯身在貂蝉的耳边咬着她的耳垂缓缓道。貂蝉挣扎着扭动着身躯羞红了脸却根本无可奈何。貂蝉当然知道她司徒义女的身份不过是一道遮羞布而已,她自己的遮羞布。就这样被人扯下,怎么会好受。

  “可惜我明白这件事儿太晚了,晚了四年。让我错过了好多事情,好多,我已经无能为力的事情。”麻三抱着貂蝉向后倒去,同时感叹道。低头正对上爬俯在他身上如小猫般的貂蝉的似水的眼眸。麻三抬手勾起貂蝉的下巴,看着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眸玩味的笑道:“美色,的确是很强大的武器。”

  貂蝉整个人好似瘫软了一般,紧紧地贴着麻三的身躯,也不答话,只是睁着那对儿犹如春水的眼眸看着麻三自顾自说话。麻三向下摸去,貂蝉的眼神渐渐迷离起来,却依然咬紧了牙关,喉咙中发出阵阵微弱的叫声,呼吸慢慢急促起来,双手死死抱着麻三的右臂,如八爪鱼一般紧紧吸附着。“你看,有时候,身体并不会遵循我们的意志而行动。”麻三低头咬着貂蝉的耳垂暧昧道。

  麻三右手揽着彻底失去反抗的貂蝉,左手轻轻的褪去怀中人儿的衣裳,将她整个抱起压在身下。感受到怀中人儿糜乱的情欲,麻三低下头吻在她的头上,再次伸手向下摸去。貂蝉双手攀上麻三健壮的腰部随着麻三手臂慢慢动了起来。

  “你我就是杀器,你负责摄人心魄,我负责致命一击。”貂蝉嘴中哼哼着,不知道是否在回应麻三的话语。“我不痛快,所以,就都别想痛快了。”麻三褪去衣衫,貂蝉意乱情迷的抚摸着麻三健硕的肌肉和身上的伤痕。“让这皇城,在你我手中乱起来吧。”麻三迅速拉过一旁的锦缎盖在两人的身上,房间中不时传出的貂蝉的喘息声越来越大.......

  狼盟中,老头看着对面端坐的中年人士慢慢皱起了眉头。“王司徒,我们先前约定中,并没有这一条。”老头子抿了口茶平静的开口道同时扫过王允身旁不远处那两个外强中干的侍卫。内心却自得意满起来,哼,有些人,一味的沉浸在过去的辉煌中不可自拔,殊不知早已大祸临头。

  王允抬起右手捋了捋胡子不急不缓道:“我也是为了我们更好的合作而已,并不是为了更多的利益,相反,我会让出更多的位置给你们。”老头眼中几缕精芒闪过,不动声色的开口道;“哦?那在下倒是想要听听司徒大人有何高见了。”王允看着老头眼中一丝厌恶闪过,不久后董卓便要拜封他为司徒,这句司徒大人,他现在还受的起。但是狼盟这只牢牢依附在大汉心脏中的肥硕的老鼠,如果再不借机铲除,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按照他们的能力,如不斩草除根,便如离原小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王允挥手示意侍卫退出去,老头子见状也挥手让侍卫退出了房间。王允这才慢慢开口道..........

  戏志才趴在曹操的背上,一手还拎着一个酒葫芦不时地灌上两口,曹操吐出舌头大口喘着粗气,脚下的一只鞋子已经开了嘴。两人就这样狼狈的在乡间的小路上走着。

  县令说的天亮会派遣追兵的事情没有骗他们,但是也没告诉他们是骑兵。这就很曹丹了。等两人听到身后的动静的时候,骑在马上的县令已经近在咫尺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儿的看了一会儿,曹操两人看到县令身后的骑兵才如梦初醒般撒丫子狂奔起来。

  曹操纳闷的想,这人呐,有时候不逼自己一把,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我曾在极度悲催的情况下跑过了骑兵!开玩笑的,实际上是他们两个人跑进了林子里,骑兵无法再追赶之后,俩人也没敢多停留,一口气跑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戏志才在曹操的背上长叹一口气,曹操放下他,开始观察附近是哪里。“我才知道,原来现在做谋士对身体的要求也这么高了。”戏志才又灌下两口酒,无奈地说道。“你且忍忍,待到陈留,绝对让你比在京城过的还舒服。”曹操看着眼前有点熟悉的景象,忽然大喜过望。“快快,前方便是我世交好友,吕氏的宅子。”曹操边说边拉起戏志才,两人就这样摸着黑出了树林,奔着不远处的一座大宅子奔去。

  戏志才看着高兴的曹操,皱起眉头道:“这样,会不会有问题。”曹操奇怪的看着紧皱眉头的戏志才的问道:“我们两家世交,他不至于害我的。可是有什么问题?”戏志才知曹操多疑的性格,劝道;“我们还是换一家投宿吧。我还能坚持一会儿。”戏志才强忍着脚底血肉模糊的血泡道。

  “不必,今夜好好休整,明天才能更好的赶路。元让他们与我们应该已经十分接近了。再摸黑赶路我怕可能会错过他们。”曹操拉着戏志才敲响了吕氏大宅的后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来者一见到曹操大惊失色,看着狼狈的两人,急忙伸手迎进两人,而后探出头看了看四周迅速的关上门。

  “孟德,你们怎么会弄得如此狼狈。”中年人吩咐好下人烧制好热水,拉着曹操坐在园中的石凳上问道。“京中出了些意外,董卓蛮横专政,朝中大臣,对其早有诸多不满。”曹操伸出手搓了搓脸庞,打起精神继续道:“我在清风阁那个的时候没打听清楚就那个了,然后被董卓拿住了把柄,被他夺了我的兵权且一路追杀至此。”曹操看着吕氏眼中一闪而过的精芒不急不缓道。

  “既是如此,你我两家世代交好,今夜你就宿于我府上。明日一早我备好马车,送你们回陈留。”吕氏犹豫再三后开口道。曹操明白这是怕他拖累了吕氏,毕竟当今天下,董卓独断专政,蛮横残暴。谁也不想惹到这种疯子。能留他一夜,曹操已经非常感激了。随着下人传来热水烧好的声音,曹操扶起戏志才,两人依次进入厢房中洗漱干净,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袍。

  戏志才撩了撩身上的青色袍,又拿起旁边曹操脱下的内衬蘸上水,擦了擦自己的酒壶,这才满意的把酒葫芦挂回腰间。一袭青衫,配上潇洒肆意俊秀的面庞,当真是美如画卷。当然,除了旁边蹲着的那个猥琐曹操。导致那儿那儿都不和谐。

  “我掏心掏肺的举动,终于感动了先生,肯追随于我左右。以后,必定会传为一段佳话。”曹操站起身,揽过戏志才的肩膀道。“你真的掏心掏肺了吗?”戏志才意味深长的问道。曹操打了个哈哈,揽着戏志才向着偏房吕氏安排好的房间走去。

  深夜,前宅中堂忽然传来一阵儿刀剑相击之声。曹操猛然睁开双眼下床穿好鞋子,神色冰冷的抽出身旁剑鞘中长剑迅速冲出。戏志才听闻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起身披好衣袍,慢慢朝着曹操窜出的方向走过去。

  前厅一阵猛烈的叫喊声响起后,戏志才也彻底清醒了。慌忙朝着中堂跑去要看清楚到地发生了什么。此时曹操迅速出剑斩去吕氏左臂,吕氏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神色冰冷的曹操,张大了嘴巴似要说出什么话,但是一道银光闪过后,吕氏闭上了嘴巴,带着死不瞑目的表情被曹操一剑斩飞了头颅。

  戏志才冲至中堂,一道黑影迎面飞来,戏志才伸出右手抽飞了黑影,待黑影跌落在一旁咕噜噜滚到地上时,这才看清楚正是前夜接待他和曹操的吕氏。戏志才捂住胸口,强忍住恶心的冲动,看向站在堂中央神色冰冷的曹操。

  “先生先去后门,待我处理了这些出卖我们的叛徒,就去追随先生。”曹操提起剑扭头向戏志才投去一个柔和的眼神,而后慢慢走向静谧的后宅中。

  戏志才抚了抚胸口,抬脚正欲走向后门,眼光却扫过角落里,吕氏那死不瞑目的头颅。

  戏志才长叹一口气,吕氏出卖了他们吗?不,并没有,虽然他并不知道吕氏为什么这个时候在中堂,但是这一路上他也注意过,从出了当时的县城后,渐渐没有多少人再关注过他们二人了。这表明董卓并没有将他们二人放在心上,只是习惯性的下了一个调令而已。越是远离洛阳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听调不宣。这也就意味着二人暂时是安全的。

  戏志才内心不禁思索:“孟德心中怀有虎狼之心,残酷刻薄而少恩。用人时可心甘情愿的为人委屈自己,不用人时亦如丢弃野草般而弃。如若孟德得其志,天下,怕是皆为鱼肉,风雨飘摇,糜乱不堪。”想同此间关键,戏志才看向后宅,听着后宅传来的惨叫声,忽然跪拜在地,朝着曹操地方向行一大礼,而后轻轻推开前门看向外边苍茫的夜色,不辞而别。

  戏志才清楚后门一定有曹操安排的暗卫,这一路上,曹操从未坦诚相见。既是如此,倒不如回颍川,肆意潇洒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