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正文
第七章 巧人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143  |  更新时间:2021-11-19 20:31:45 全文阅读

戏志才回过头看着两人狼狈的样子,右手取出挂在腰间的葫芦,看着曹操,灌了两口酒道:“做你的谋士,一天饿三顿,没事儿还要被追兵撵的跟狗一样。现在当谋士的条件,都这么苛刻了吗?”

“咳,咳,咳咳,he~tui~”曹操站起身,吐出卡在喉咙中的泥土,仰头看着天空感叹道:“我也没想到啊,这次真的是玩脱了。”

“回去就按你所说,起兵讨伐董卓!”曹操咬牙切齿道。“我觉得吧,应该......”戏志才话没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过头正对上曹操凝视的目光。“你要不要这么处心积虑的套我的话。”戏志才纳闷的看着曹操。刚刚开口的一瞬间他就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果然是曹操故意套他的话。

“哈哈哈,先生知我多疑,不过我也是诚心向先生讨教这个问题。”曹操伸手摸了摸胡子笑道。“当人说谎的时候,会不自觉做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戏志才盯着曹操摸着胡子的右手道。曹操的手莫名一顿,然后加快了抚摸着胡子的动作,同时扭头看向了别处。

戏志才叹口气,无奈道:“回去你一个人起兵不是找死么。”“可以先去找袁绍商议,袁绍被董卓追杀过,心里一定会怀恨在心,届时你挂个名,号召各州郡起兵讨伐董卓,就说清君侧。”戏志才收起葫芦,整理了衣袍,不急不缓继续道:“到时候,名儿有了,人,你不就也有了。”

“妙,真是妙极了!”曹操拉住戏志才的双手激动道。“有话好好说,你先把鞋穿上。”戏志才一脸嫌弃地掰开曹操的双手,起身朝着旁边的小路上走过去。曹操笨拙的穿上鞋子,快步跟上了戏志才。两人看着远处不远的一座小城,长舒了一口气。

“你安排接应的人呢?”戏志才奇怪的看着四周,曹操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犹豫道:“元让他们已经从陈留赶过来了,很快的,就这几天就能前来接应我们了。”戏志才闻言扭头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曹操高声道:“你是说,从我们逃出皇城的那一刻,一直都是我们两个孤家寡人在逃命?”戏志才拉长了腔调,不可置信的看着曹操。

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话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们也没出什么问题不是嘛。”曹操摊开双手,辩解道。“孟德?”“嗯?怎么了?”曹操看着忽然笑着开口的戏志才问道。“你把脸伸过来,我给你看点刺激的东西。”戏志才背过手,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戒备的曹操,“我,我不,我拒绝。”曹操连忙摇头拒绝,开玩笑,一看就不会有什么好事儿。他曹操又不是憨人。

“我不管,我需要休息。我要进前面的城池中,休息,你自己看着办吧。”戏志才丢下手中的石头,转身向着城池走去。完全不顾身后曹操的黑脸。

“主公,怎么办,我们要跟进去吗?”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曹操身旁的草丛里对着思考的曹操轻声道。“不必,我跟进去就好了。董卓还没这么快就能抓住我。”曹操摆摆手,再转过身,浑身气质一变,眼眸中似有万千星辰一般,看着路旁边草丛里的黑影沉着稳重道。

“那主公,我们能暂时出去一下吗?”黑影再次开口问道,曹操皱起眉头,问道:“怎么了,发现了何事?”“我们在过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座大墓!”黑影似乎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抬高了几度。曹操扭头看了看渐渐走远的戏志才,回头思考道:“有多大?预计能出多少货?”

“主公,起码够您一年的军饷,并且是在您扩充计划之后的军饷额度。”黑影伸出手比了个数字,曹操惊讶的看着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你,不会,不会是皇陵吧?”曹操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曹操计划中的军饷,对现在的他们来说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毕竟有很多东西都要养的。“这个,应,应该不会吧。”黑影没底的回答道,那个地方也只是匆匆探查了一番,具体他也没有把握那个墓穴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

“那,主公您说,掘还是不掘?”黑影看着踌躇不定的曹操问道。曹操犹豫着,如果是皇陵,那就大发了,别的还好说。现在的他毕竟还是汉臣,但是曹操转头又想到了计划中那个关键的部分,狠下心,一咬牙道:“办它!但是善后一定给我处理的干干净净的。”话音落下,曹操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神色。

黑影点头示意明白,随即后方草丛中不断响起沙沙的声音,曹操这才转过身子,朝着不远处的城池中走去。

曹操刚走到城门下,门前的两个士兵就奇怪的看着准备大摇大摆进城的曹操。曹操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以为然的准备进去,一旁的士兵大声喝起,两人擒住曹操,同时更多的士兵听闻了消息向着城门涌过去。

戏志才坐在小摊里,狼吞虎咽地吃着鲜美的云吞,同时奇怪的看着吵嚷的城门处。过了一会儿,人群层层分开,一队士兵押着狼狈的曹操朝着城主府走去,经过小摊前面时,曹操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戏志才,戏志才吸溜进第四个云吞,再抬起头正对上曹操瞪大的双眼,两人就这样你瞅我我瞅你的看着对方,戏志才忽然转身,同时拿起桌上的云吞背过身继续吃起来。

曹操仰头无奈地看着天空,叹了口气。人生不易,人生不易啊......

曹操被押到县令的面前,在围观群众的见证下,县令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后,将曹操投入大牢。

是夜,曹操坐在牢里冰冷的地面上,无聊的扯着茅草,身后传来一阵儿清脆的说话声音。曹操扭过头见到旁边牢房里是一位眉清目秀的青年蹲在地上,手指圈圈画画着什么。

“在下曹孟德,乃西园典军校尉,因恶了董卓逃窜至此被县令拿住。不知阁下何许人士?”曹操看着神神叨叨的青年缓慢开口问道,青年演算了一会儿随后迷茫的抬起头看向静静看着他的曹操问道:“你,你是在问我?”曹操闻言点点头,等着青年的话语。

“在下马钧,字德衡,一介布衣而已,不比得你们,在此是因为在城中吃了白食被拿住。”马钧不在意的拜拜手回道,又低下头开始演算起来。“我观先生应该是读过书,识大体的人物,怎么会做出这等的事情呢?”曹操来了兴趣,追问道。

马钧见他追问的紧,丢下茅草,倚靠着墙壁对着曹操答道:“我到此恶了之前城中一恶霸,他诬蔑我,并且搜走我所有的银子,随后我就被投到牢中了。不过几天前这恶霸不知道收到了什么风声,连夜搬走了。此后也没人管我。”马钧叹口气,继续的无奈道:“在这里每日免费饭菜,也没有人打扰,我也能更好思考我心中所学。索性我也就懒得出去了。”

“我看先生画的是一柄军刀,不过有一些地方我看不懂,可是先生做了改良?”曹操指着地上马钧潦草的图画问道。马钧欣喜的站起身,答道:“你居然能认出来,你所料不差,我的确觉得现在军刀有许多地方的不足,只不过是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而已。”曹操闻言动容,这草图初步一看像是小儿胡乱作画,但是跻身军伍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青年的改动可以称的上是妙手天成。

毫不夸张的说,马钧的每一处改动,都让这把军刀的使用效率高了一倍不止。如此奇思妙手,当仙人也。

“先生如果不嫌弃,就收下曹操这点薄礼吧。”曹操从怀中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递向马钧。马钧看着笑眯眯的曹操开口问道:“可是有何要求?德衡虽迟钝,但并不愚笨。”马钧靠在墙上并没有要接过曹操手中钱袋子的意思,

“我观先生之才,隐没于世间,实在是可惜了。不如随我回陈留,届时我军中一切事物都对先生开放,先生可一展身手,尽情实验自己的所思。”曹操抛出钱袋,扔在马钧脚下开口道。“对于先生来说,与其虚争空言,不如思而试之。对吗?”曹操不急不缓的开口补充道。

“还是算了吧,我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才能。不过是未曾实验的空谈罢了。”马钧说着捡起钱袋就要交换给曹操。曹操见此只能让马钧收下钱袋,并无别的要求。就权当是交个朋友。

曹操以为马钧不愿追随于他,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马钧是真的以为自己没什么才能。“以后我若真的做出了什么,必会回报与你的。”马钧推辞不过,收下钱袋,郑重的开口道。曹操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那先生能打开这牢房的门锁吗?”马钧点点头,然后从栏杆中伸出手握住曹操牢门的门锁,手心中一道铁丝捅进,一阵咔咔声过后,牢房的门锁应声打开掉落在地上。

曹操站在牢门前双手拉着牢门,看着马钧咽了口唾沫。如此妙才,他一定要....

正当此时曹操面前响起了一声咳嗽,曹操转过头正好对上县令面无表情和戏志才别过头去的样子。

“看起来,我再不来,典军大人,就要自己溜出大牢了。”县令看着曹操不急不缓道。“不是,我.....”曹操闻言扭头看向马钧,正想开口解释,却看到马钧已经背对着他蹲在地上又开始圈圈画画起来。“对,我差一点就成功了。”曹操尴尬的放下握在牢门上的双手,关上牢门,扯着嘴角答道。

“出来吧,严格来说,你我也是同窗。没必要这么生分。”县令看着委屈巴巴的曹操,无奈开口道。言下之意就是,你别装了,我清楚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天拿你也不过是做样子给董卓看的,今夜你二人就出城去吧。明天早上我会派遣追兵的。”县令丢下一袋银两和两套黑袍,转过身走出大牢。曹操笑眯眯的收好银子,朋友多的烦恼,哎嘿嘿。

曹操和戏志才披着黑袍,趁着茫茫夜色向着城外飞奔而去。

“谋士这个职业太危险了,我想回家。”戏志才的声音从黑夜里传出,“那你可晚了,我对你这么好,你摸着你的良心问自己忍得抛下我吗?”曹操翁声翁气的声音紧随其后,“我更怕你在我床上…….”戏志才悠悠的声音从荒野上传出,两人渐行渐远......

凉州,马腾大本营内。

乞丐看着地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浑身冰凉的马超,点点头然后慢慢转过身。“老师,我已经掌握了。”半响后,马超的声音从乞丐身后传出,乞丐慢慢走到主位上,抬起头正对上马超恐惧的目光。

“你还没有掌握,“真实”之意你不过掌握十分之一。”乞丐抿了口茶,淡淡道。马超活动了几下僵硬的身体,坐在侧位上神情不自然的看着乞丐。“你没有那颗沉沦的心,是无法领悟全部的‘真实’之意的。”乞丐悠悠道,虽然他忘记自己是怎么掌握‘真实’之意的,但是关于‘真实’之意的一切,在见到现在身上穿着的墨色袍后统统都想起来了。‘真实’之意还有另一个血腥的名字——‘修罗’之力。

乞丐回想着隐者当初的故事,慢慢眯起眼睛。现在看来,很多故事中,都不是他,或者说,是谁,打造了那样的一个他。

“你还觉醒了另一种力量对吧。”乞丐看着马超问道,不是询问,更似是肯定。马超目光凝重的看着乞丐,握紧了座下椅子的把手。

“不必慌张,接下来,我要去五丈原看看了。”乞丐站起身,缓缓走到营帐门口道。“你父亲安排的这些杂兵,最好还是退下,在没有完全寻回我的过去之前,我并不想当一个恶人,哪怕我本来就是。”乞丐扭头看向马超,随后一步步走出营帐,意味深长的说道。

遗失的记忆,难道我真的是个刽子手吗?乞丐看向茫茫荒原,扪心自问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