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正文
第六章 失之交臂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043  |  更新时间:2021-11-19 20:30:50 全文阅读

戏志才揽着曹操走在路上,意犹未尽的回想着刚才舞娘那曼妙的身姿,然后又用力拍了拍正在发愣的曹操。“孟德,明日我们还一起来吧!”曹操扭头正对上砸吧嘴的戏志才,曹操嘴角扯了扯。“不,也....也好,明日再来。”曹操本想拒绝,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嘿嘿一笑答应了戏志才的提议。

“对了,你之前问我说什么来着。”戏志才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初到洛阳的时候不是说了,你是来找人的吗。”曹操鄙夷的看着恍然大悟的戏志才。从他认识戏志才开始。这家伙不是在酒馆喝酒,就是在勾栏听曲或者青楼快活。

从这几个月来看,第一天勾栏听曲

第二天,酒馆喝酒

第三天,青楼快活,

第四天,勾栏听曲

第五天,勾栏听曲

..........

好家伙,细算起来,要不是他记忆力好,八成都以为戏志才本身就是来京城潇洒的。

“哦哦,是来找人的。”戏志才大步走着,毫不在意的回答道。“我本来是想来找他谋个一官半职,但是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哪种生活。还是美人在怀,珠玉在后的生活适合我啊。”戏志才感叹道,正说着看到街边一家酒馆还未关店,又拉着曹操进了路旁的酒馆,两人背对着酒馆的大门,在店中央做下。戏志才轻车熟路的招呼这伙计上酒,然后将一碟羊肉推到曹操的面前。

“我看啊,你还是关心好你自己吧。你刚刚惹下的麻烦,可不小。”戏志才看着曹操,忽然揶揄地笑道,同时拿起酒杯狠狠灌下一口,酒馆外一队士兵朝着城东的方向,快速的行进着。

“我...我惹了什么麻烦了我?”曹操不自然的紧了紧身上的衣袍,伸手捏起一片羊肉塞入口中,含糊不清道。“你下次脱别人的衣服之前,就不能先问问她是谁的夫人?”戏志才拿出一个酒葫芦拿起酒馆的酒壶往里灌着,叹了口气道。曹操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平静的戏志才慢慢憋红了脸。

“别误会,我可没那个偷窥的兴趣,我只是恰好看到了。”说着,戏志才抬起头看了看曹操的胯间。曹操见此夹紧了腿,死死的看着正在灌酒的戏志才。“你也真是的,脱谁的不好,偏偏脱前将军的爱妾的衣服。”戏志才无奈的开口解释道。“外边那队经过的士兵估计就是拿你去了。现在洛阳城中董卓势力正盛,你这样不是主动把把柄送到他的手上,让他收了你的兵权吗。”

“他敢!我是灵帝亲封的典军校尉。何况我的势力又不在洛阳城中。他也不敢动我。”曹操涨红了脸怒道。“废少帝之前,袁绍不也是跳出来蹦跶了吗,最后还不是被董卓追的逃到渤海郡,要不是袁绍是世家的人,你信不信坟头草都比你高了。”戏志才毫不留情的打击道。言下之意就是人袁绍堂堂四世三公一样被董卓给收拾的没脾气,你再厉害也没人袁绍厉害。

曹操闻言泄了气,慌忙问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你要是管不住腿,那就只能迈开腿了。”戏志才收起装满酒的小葫芦重新系回腰间,放下衣袍遮住葫芦,拿起曹操面前碟子里的羊肉吃了起来。“如果我去董卓麾下呢?我见董卓待我太祖也十分厚道。”曹操不死心的问道。

“董卓此人,性格贪婪残暴,今后必死于鼠辈之手。你与其相交,不过是自取死路。不与其共谋,伐其,方能成大事,名声必然显赫于天下。”戏志才笑道,抬起头却正对上曹操凝视的目光。

曹操忽然大笑,紧紧握住戏志才的双手,“好,我听你的。但是,你要跟我走,为我效力。”戏志才闻言震惊的看着曹操,细细思量后苦笑道:“原来这就是你对我的考验。”“先生之才,隐于世间,岂不是可惜了!”曹操得意的笑道,出发去妓馆时,他早就安排好了人手在城内,城外接应,而后边便可以直奔兖州。今日之一切,皆是他有意为之,目的为试探戏志才的才能。

“颍川是四战之地,当今天下有变,那就会经常受到侵略,先生既然无法回到颍川,不如随我一同前去兖州”曹操补充道,想要断了戏志才回乡的念想。“你我现在本来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怎么能不从你呢?”戏志才放下羊肉苦笑道。“不,我不是想要得到先生的身体,我想要得的是先生的心。”曹操认真道。

戏志才瞪大了眼睛,扯开曹操的双手,双手环抱自己,咽了口唾沫惊恐的看着曹操:“孟德你....”“不不不,我是说,我想要让先生由心的为我效力。”曹操急忙解释道,同时也收回双手尴尬的在衣袍上擦着。“你果真是个地痞流氓。”戏志才站起身道。“承先生夸奖,我就是个流氓。”曹操笑道,从怀中抽出一枚木质令牌交到戏志才的手上。

“既如此,那是绑了我去,还是让我自己去啊。”戏志才收起令牌,无奈道。“先生言重了,当然是.......”曹操正欲回答,忽然酒馆外一群甲士好像认出了曹操,一行人大喊着朝酒馆中冲过来。势必要拿下曹操一样。

戏志才不明所以的看着士兵,又扭头看着跑的跟兔子一样快的曹操愣了愣,大声喊道:“这不是你安排的人吗?”“我安排的屁,没看到他们都抽刀了吗?快跑!”曹操一边大吼着一边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戏志才,又返回桌前,拉起戏志才,一把掀翻了酒桌,两人乘着混乱,从酒馆中逃到大街上,迎面正撞上一队匆匆赶来的侍卫。

曹操见此忽然怪叫一声,拉起戏志才朝着另一边跑去。匆忙间,戏志才看到被众侍卫拥簇在中间身着铠甲的男子和他旁边那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女人。其实不能怪戏志才没认出来,主要是当时见到她和老曹的时候,她是白花花的,穿了衣服自然认不出来。

“你看看你,提了裤子不认人,出事儿了吧。”戏志才喘着粗气看着玩命狂奔的曹操道,“我确实不知道她是前将军的人,要是能重来,重来的话我,我,我就......”曹操无奈道。他本来也就是想随便找个权贵的家眷玩一玩,然后正好借此事试探下戏志才的能力。谁知道会错上了前将军的爱妾。“你就怎么?再搞一次吗?”戏志才头大的看着正在回味过程的曹操,一脸的无奈。“这叫什么话,我一定悄悄的搞。”曹操不好意思道,拉起戏志才跑的更快了。

“等等,他们追的是你,跟我有何关系?”戏志才忽然一拍脑袋,跟在狂奔的曹操身后问道。“你是我的军师,你说有没有关系。”曹操头也不回的继续狂奔道。“可是他们又不知道我是你的军师啊,你松,松开我。”戏志才喘着粗气,涨红了脸,长时间的高速奔跑对他的身体而言是个不小的负担。

“军师啊,你可不能不讲义气,不然董卓知道了,也会剁了你的。”曹操边跑边拉的更紧了。

戏志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飘在他的身后的。董卓知道了又怎么会拿他开刀呢,扯淡。董卓讲义气那是对自己人,曹操这个外人,顶多也就是讲义气的给曹操留个全尸和给他留个碑。两人就这样越跑越远。

曹操在逃到城东后才知道,是董卓对他动手里了。

曹操看着面色苍白不断咳嗽的戏志才,知道这次玩砸了,神情复杂的说道:“这次让你说中了,董卓还真找到了我的头上。”实际这次的事情和他睡别人的人没什么太大关系。有关系的是他被小皇帝召见的事情被董卓知道,从他出皇宫那刻,董卓下了令让他去国相府面见自己,曹操因为一直在外游玩没接到手信。而等不到曹操的董卓起了疑心,下令全城追杀曹操,这两件事儿才撞到了一起。

“现在怎么办?”戏志才看着曹操问道,“你是谋士你问我?”曹操瞪大了眼睛看着戏志才。“你的谋士表示现在快要死了,现在全靠你了。”戏志才双手一摊直接瘫坐在地,没好气的说道。“那就听你的,迈开腿,跑!”曹操一咬牙,拉起戏志才再次朝别的方向转移过去。

戏志才双眼无神的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表示他好痛恨闲着没事儿出来乱跑的自己。如果没有来到京城该多好,家乡那么多善解人衣的小妹子难道不比这满街烟柳强的多么.

深夜,当两人双双从外城曹操手下挖出的狗洞钻出时,戏志才看着外边月明星稀的景象,大口呼吸了一口,又抹了抹脸。头一次觉得,原来,这夜空如此美好.........两人此刻就如同滑稽的伶人戏子一般,在这清凉的深夜中,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京城地底,监牢内。

麻三平静的跟在佝偻着腰的老头身后,老头缓慢的挪着步走进监牢内,指挥着人打开了角落的一扇牢门,两个身着黑甲的士兵从阴影中缓缓拖出一条窈窕的身影。麻三平静的面孔一滞,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指甲狠狠的镶嵌进了肉里,同时眯起眼睛看向了旁边一脸笑意的老头。

“觉得熟悉吧。”老头背过手,看向强忍着怒火的麻三,笑眯眯的问道。“我这一路,都在你的监视中?”麻三走上前去,抱起躺在地上的桃子,细细感受着桃子的伤势,头也不回的问道,“这怎么能说是监视呢,只是,父亲关心孩子,派人暗中保护。”老头子仍旧是笑眯眯的答道。

“你想我做什么。”麻三抱紧桃子恨恨的问道。“我们已经与董卓签订了和约,你,去保护他就是了。”老头子解释道,同时示意那两名黑甲士兵拖走奄奄一息的桃子。

“我需要的,是让你不再压抑自己的内心,然后释放自己而已。”老头转过身慢慢朝着地牢的出口处走过去,身后麻三闻言忽然暴起,然而那两名黑甲士兵似乎早有防备般挡在麻三的面前,一人做防守姿态,一人半蹲下身子,左手曲至腹部,右手如游龙般在侧后方划过,然后迎向麻三冲来的身影。

半响后,随着重重的跌落声音响起,老头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着被两个黑甲士兵死死摁倒在地的麻三。叹息了一口开口道:“你看,现在的你,太弱了。”

“以前那个杀伐决绝的修罗那儿去了呢?”老头围着麻三的身边慢慢踱步道。“我需要的是一个完美的杀戮机器,而不是一个有情有义,有了弱点的普通人。”老头丢下一把黑色的匕首,挥手示意两人可以放开麻三。

“想清楚,你知道该怎么做。况且,我也只是帮助你找回本来的你。”

麻三看着消失在通道口的老头,旁边的两个黑甲士兵立刻回归到原来的位置上,幽暗的过道中央只剩下了呆呆站立着的麻三和地上泛着银光的匕首。

麻三回头抱起奄奄一息的桃子,小声地的说着对不起。如果不是他在路上遇到两人,也不会让桃子经历这些。麻三把头埋进桃子的怀里渐渐的哭了起来。

桃子伸出手指用尽全身力气握住了麻三的左手,微弱的声音传出,“对不起,我还是成为了你的拖累....”说完桃子凝视着不远处,气息愈来愈微弱。

哭泣的麻三听到声音慢慢抬起头看向怀里气息微弱的桃子,又转头看向桃子目光所看之处——那把泛着银光的匕首呆呆愣住。

麻三慢慢站起身,从地上捡起匕首,双眼无神的看向躺在墙角的桃子。桃子看到捡起匕首的麻三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如此就当,多年以前,她从未逃出来过吧。

欠他的,终于还他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