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正文
第五章 回乡与回营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048  |  更新时间:2021-11-19 20:27:23 全文阅读

永汉元年(189)十一月。

此时已是改立献帝之后,董卓将自己升迁为太尉,成为三公之一,掌管全国军事和前将军事务,后又自封郡侯,拜国相,跃居三公之首,掌宰相权。董卓虽然名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相,但实际上却远远超越皇帝,享有“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等特权。

此时,曹操正卑躬屈膝的跪拜在年幼的刘协身前,恭敬的等候着皇帝的谕令。一旁的守宫令看着跪拜在地的曹操,心中细细思量着。

“爱卿不必如此,快快请起。朕,还需要你这个典军校尉,为朕办一件事。”刘协看着跪拜在地的曹操,凝视着三四秒后,躬下身子扶起曹操。“陛下有何要求可嘱咐于臣,臣,定万死不辞!”曹操半低下头抱紧双拳恭敬道。刘协见此缓缓收回手,背过手走向书桌后的龙椅。虽然年级小小,但是透出来一种俾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气质。

曹操明白,这是龙气。国运皆系于一人之身。在这洛阳城中,他就是无敌的存在。大汉还在的话.....

“朕这个皇帝,很窝囊吧。”刘协忽然落寞的说道,曹操闻言抬起头却正对上刘协凝视的目光。“陛下....不至于此,我等臣子,定会想办法解救陛下。”曹操低下头道。“我其实也明白你们心中的所想,不过这天下,真的有那么好吗?”刘协站起身,抬头望向窗外花园过道处那一抹泛黄的树叶。不待曹操回答,刘协继续道:“从十年前开始,这世界变了,朝廷乱了。虽说武夫之力终究不能影响偌大的朝廷。可,朕现在却又落到了这等地步。”

曹操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旁的守宫令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刘协。“其实坦白的说,你们选任何一种势力都没错,终究比我这个傀儡皇帝要来的好一些。”

刘协慢慢转过身,看着恭顺的曹操,忽然愤怒到:“可是你们不该,不该在我大汉皇帝还活着的时候,就去站队!”巨大的如同章鱼的触角般的东西从刘协的背后伸出,迅速的朝着曹操的位置冲去。

曹操不躲不闪,只是坚定的看着暴起的刘协,刘协忽然一笑,巨大的噬魂停滞在曹操的眼前,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穿透他的脑袋。“哈哈哈哈,我还是没能沉住气。”刘协大笑着收回噬魂,延伸的触角般的东西缓缓重新涌入他的后背。“爱卿觉得,朕,如何?”刘协重新坐回书桌后,意味深长的看向曹操问道。

“臣,定不负陛下所托!”曹操跪拜在地,恭敬的答道。“很好,退下吧。”刘协忽然一改笑脸,冷漠的看着曹操说道。曹操半躬着身子,一步步后退,直至退出书房。穿过长长的走道,曹操见到宫门前对着他招手的戏志才,这才惊觉自己背后的一身冷汗。

“孟德何事如此慌张?”戏志才奇怪的看着大喘粗气的曹操,奇怪的问道。“被陛下敲打了一番。只是,我也的确没想到,陛下也觉醒了。”曹操擦了擦额头,看向戏志才缓缓道。

戏志才,颍川人士,自几个月前入洛阳后,在一番巧合之下,二人结识。此后二人推心置腹,曹操觉得这样颇有种古时名士来投之风。实际上戏志才只是来京城寻人,因为不熟悉的缘故迷路了。恰在银两快要花光的时候,遇到曹操,因为曹操大方,这才跟在曹操左右。

戏志才知曹操多疑的性格,劝道:“别多想,陛下,何来哪种胆识呢。”曹操看了眼一脸淡然的戏志才,又想起临走时刘协那一脸冷漠的表情,最终还是没有把见到的情景描述出给戏志才听。这段回忆,还是深藏心底比较好。

“孟德,再给我点银两呗。”戏志才说着搭上曹操的肩膀,伸出手就要往曹操的怀里掏去。曹操皱起眉头:“你又要去勾栏听曲儿?......行了行了,别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回去给你,回去给你!”曹操一把握住正欲往他怀里摸钱袋子的手,不耐烦的说道。一旁走过的一队士兵奇怪的看着两人,曹操见此低着头,左手搭上戏志才的肩膀,二人拉扯着朝洛阳城东走去。

“典军大人,真是玩的花啊!”身后一群士兵中传出一阵感叹,曹操闻言抓紧了戏志才的肩膀,跑的更快了。“孟德,我没想到你.....唔唔唔。”曹操满头黑线的看着被他捂着嘴巴同时又略带防备的戏志才的眼神,忽然咬牙切齿。

“你再乱说,我就把你丢出去,看你能不能在这洛阳城中活下去。”曹操看着一脸戒备的戏志才,牙齿搓的咯咯响。“实在不行,今日你随我一同去听曲儿吧,也好治治你这毛病。不然,我晚上睡觉,不踏实。”戏志才移开被捂住嘴巴的曹操的手掌一脸揶揄着道。曹操将其一脚踹开,快步走在前面。戏志才嚷嚷着追在他的身后,二人就这样渐渐走远了。

皇宫内,书房中,

刘协看着跪倒在地的守宫令,紧紧皱起了眉头。

“你说,你想要辞去守宫令一职,回乡?”刘协冷冷的问道。“是的,请陛下恩准,臣老母年事已高,烦请陛下批准臣辞官回乡侍奉老母。”荀彧跪倒在地,一字一句道。

“颍川士族,这是对朕已经不抱希望了吗?”刘协看着跪倒在地的荀彧面无表情的问道。荀彧跪伏在地闭上了双眼不愿回答。“罢了,去吧。今日,你就可以回去了。”刘协瘫坐在椅子上,左手扶额,闭上眼睛,右手冲着荀彧摆手道。“臣,告退。”荀彧半躬起身子,出声道,随后一步步退出了书房,荀彧抬起头回头看了眼静谧的书房,又摇摇头。

不是士族对您不抱希望了,而是这个天下,已经失望了........

荀彧慢慢走出长长皇宫,像是在回顾以前的日子。压抑而又看不到希望。荀彧回头看向被残阳笼罩在当中的皇宫,叹了口气,快步离开了。

走在路上,荀彧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几个月前同乡的戏志才就来信说过已到来京都了。可是这么久,都没有见他的人影。荀彧想了想觉得可能是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就不再想他,连夜租了一辆马车,出城回乡去了。

戏志才此时正在京城内最大的妓馆内看着台子上翩翩起舞的舞女拍手叫着好,而一旁的曹操皱着眉头小声地问着他:“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来京城是为了找人的,找谁?”戏志才眼睛盯着台上舞女窈窕的身段头也不回的说道:“我的一个同乡,荀彧,荀文若。”“那你......”曹操正欲说些什么,台下却忽然爆发一阵强烈的叫喊,戏志才大喊着的同时也打断曹操道:“管他做什么,我找人又不是你找人,快快,先看舞,马上‘貂蝉’姑娘就出来了!”

曹操无奈的别过头,看向一旁,仿佛看到了什么一样,眼神微微发亮。

城外,驿站旁酒馆内

麻三接过伙计丢过来的酒杯,慢慢曲起右手轻轻叩在桌面上,三下轻,两下重,一下敲完收回右手。刚才还热情的伙计听到响声,转过头神色冰冷的对着麻三点点头,然后低下头右手伸出,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麻三跟他走。

麻三仰头一口喝尽杯中烈酒,起身酒杯倒扣至桌面上随着伙计来到了酒馆的内院里。

“敢问是哪位大人回营?”酒馆老板从房间内走出,对着麻三抱拳道。同时也细细打量着麻三。麻三面无表情的递出一块刻有一个大大的“修”字的令牌。伙计接过令牌,交到老板手中,酒馆老板扫了一眼令牌,立刻跪伏在地,颤抖着出声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将军回营,还请将军责罚。”

麻三看着老板忽然咧了咧嘴,“都这么久了,胆子还是这么小啊。行了,起来吧。现在打开密道,我要回去办一些事情。”酒馆老板闻言急慌慌的站起身,推开一旁愣住的伙计,走到酒馆内间伸手在墙壁上用力一拍,随着一阵“咔”“咔咔咔咔”的机关的启动的声音,内院中央露出了一条密道。一层层台阶向下延伸出去。

麻三看了看一脸谄媚的酒馆老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慢慢走进密道中。酒馆老板浑身打了个激灵,立刻上前拍了拍机关,密道重新合拢。老板看着一旁还在发呆的伙计踹了两脚,立刻回到侧房内收拾起东西来。

麻三的存在对于酒馆老板这种狼盟的老人来说,是无比可怕的。虽然麻三自己并不知道。

对于麻三的存在,狼盟中大多数人是持反对意见的。虽然狼盟本身的确不算什么好东西,但是和麻三比起来,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很好了。

麻三最初的出现是在十多年前,在北部执行任务的狼盟成员捡到了他,当时的麻三一个人坐在一堆尸体上,头上是盘旋着的饥肠辘辘的苍鹰,脚下是一群贪婪的鬣狗在互相撕咬抢夺着尸体。下午草原上的落日余晖映照在麻三的身上,让这一切都显的像一幅画。这充满原始的,血腥的,暴力的画卷,美的让人沉醉,让人恐惧,

当初的成员救下坐在尸山上的麻三后,最初麻三口不能言,耳不能听。一切的交流只能靠简单的肢体语言来进行。在交流的过程中,狼盟成员发现,麻三的身体很棒!如何说呢,就像平常普通人的身体是处理松弛的状态,而麻三的身体在经过那一段时间狼盟成员的研究后,发现麻三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紧绷着。这不像是麻三在防备着谁,麻三也并未对救下他的狼盟成员表现出戒备的姿态。这只能说明,一切都仅仅是麻三的本能。

麻三的身体随时都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可以暴起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身上的所有部位无一不是如此,无论是四肢或者关节处。都隐藏着让人心悸的力量。当时的狼盟成员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他们的东西。一个完美的杀戮机器。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这个杀戮机器却先对他们动手了。

常人若起杀心,必有缘由。而麻三没有,就像是平常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做着日常生活的必备需求,夜晚降临后,麻三扭断了在场六位狼盟成员的头颅,并且一刀刀把他们肢解,直至分割成手掌大小的肉块儿。

存活下来的所有人看着这个怪物,不敢轻易靠近,而做完这一切的麻三则闭上眼睛倒在地上打起了鼾声,旁边就是那堆被切割成碎肉的尸体。

第二天清晨,狼盟的成员看着那个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呆呆的少年,最终还是把他带了回来。带到了国都,狼盟的大本营中。之后经过商议,麻三被送进了狼盟位于国都地底的训练场。很长一段时间内,麻三消失在了众多狼盟成员的视线中。而最初带回麻三的狼盟成员都渐渐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仅存的一位登上了副盟主的位置。

而后不久一天的黑夜里,狼盟的成员再次见到了消失已久的麻三。当麻三举起手中的匕首,刺入盟主的头颅时,众多狼盟成员才想起当初带回麻三的狼盟成员的劝告——“他活着,我们就活不了。”

然而一切都晚了,当晚整个洛阳城内血流成河,第二天后狼盟内部大清洗,副盟主登顶盟主。此后几个月后,麻三再次消失在了众多狼盟成员的视线中。盟主对外给出的解释是,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至于真相如何,众人不得而知,后续麻三也曾再次回到狼盟,只是一小部分的狼盟成员称见到过。直至今天麻三却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京城外狼盟的酒馆里。

此时走出密道的麻三,正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脸慈祥的老头,而后慢慢跪伏在地道:“父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