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正文
第四章 昔日印象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276  |  更新时间:2021-11-19 20:24:49 全文阅读

乞丐从营帐中走出,正看见马腾接过马上所拖着的一件黑木盒子,双手捧在怀里,一步一步的朝着乞丐走来。

“先生,腾已经命人连夜取来老师当年洛阳之战所穿之衣物。”说罢,马腾双手向前递过,黑木盒子被缓缓打开的半条裂缝显露出一条条黑红色的纹路缠绕交织着的墨色袍子。墨色下方显有一片暗红色的底纹一圈圈围住了袍子的边缘部分。

乞丐伸出手完全打开木盒,拿出了那件他曾经的“战袍”。这才看到袖口和衣领以及拼接处那深紫色的丝线。当真是华丽无比。

“自己曾经真的穿着过吗?”乞丐看着手中的“战袍”皱了皱眉头。墨色袍上传来一阵阵浓稠的血腥味儿。一旁的马腾眼神热切的看着乞丐。乞丐揽过“战袍”信步走进营帐内,不多时,便已换好了装束,重新出现在马腾面前。马腾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终是忍不住热泪盈眶。握紧了双拳,激动低看着一脸冷漠的乞丐。

“谢谢你,这件东西,的确让我想起来了一些事情。”乞丐看着激动的马腾,轻声道。“那先生可是要现在就杀进洛阳,让他们付出代价?!”马腾转身拿起兵器,挥手舞动几下道。“不,我还没有想起别的事情。我的记忆,出了问题。”乞丐拒绝道,同时又端坐下来,呆呆的看着营帐外。

“老师何惧如此,当年屠一城而赦天下,谁人不惧?”马腾忽然激动道。乞丐闻言却忽然面色一变,紧紧的捂住脑袋,面色狰狞而又恐怖,身上墨色流云袍无风自动,周身丝丝血煞之力缓缓浮现。整个营帐中瞬间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儿。

马腾惊惧的看着陷入疯魔的乞丐,握紧了手中武器紧皱眉头看着眼前的景象。

营帐外,马超感觉到营帐内的异常,急忙握紧手中的长枪,迅速来到帐前,看到已经陷入疯魔的乞丐来不及细想,用尽全力,掷出一枪,长枪在空中后化作一道凌冽的银光,狠狠撞击在乞丐周身的血煞之力上。乞丐回过头缓缓看向停滞在身边的长枪,伸出左手缓慢握住枪头,慢慢握紧。长枪就这样在乞丐的手中慢慢的变成一团银色的碎屑。

乞丐缓缓抬起头,一双漆黑的瞳孔正对上紧皱着眉头的马超。马超见此大喝一声,夺过旁边侍卫的长枪,摆好阵势看向疯魔的乞丐。乞丐低下头,背过身去,周身的异样渐渐散去。“父亲,这是怎么回事?”马超握着长枪来到马腾身边,面色冷峻的看向正在缓缓恢复正常的乞丐问道。

马腾放下武器,眼中闪过几道精光,激动的握紧双拳道:“那就是老师的另一面,也被我们众多弟子称之为,‘真实’。”“真实?”马超不明所以的问道。“对,‘真实’之意,源自一个传说。是当时那场天灾所带来的力量。”马腾走向前去,同时对身后的马超解释道。

乞丐转过身,眯起眼睛看着正走来的马腾。“恭喜老师,找回‘真实’之意。”马腾抱拳道。“行了,腾八,我记起你是谁了。”乞丐摆摆手,同时坐下身去。马腾上前半躬下身子道:“老师现在是要准备杀进洛阳么。”

乞丐右手拿起桌上放置的茶盏,轻抿一口撇了一眼到:“腾八,我说了,我记起了你是谁了。”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猩红,让马腾的额头冷汗直流。“是弟子唐突了,只是能帮助老师找回记忆,我也很开心。”马腾抹了抹额头笑道。同时推过身后的马超,向乞丐开口道:“我知道自己与老师的缘分浅薄,我希望,能让犬子跟着老师好好学习一番。”

马超紧了紧手中的长枪,看向面无表情的乞丐。马腾在一旁内心却打起鼓来了。

严格来说,是腾八。他在赌,赌乞丐没有全部回想起来。如果乞丐真的全部回想起来,那么按照他腾八所做的事情,今天大营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活着出去。甚至,包括凉州,整个凉州。乞丐给他留下的昔日印象,远比眼前的乞丐要更加恐怖!他也在赌乞丐只是回想起了一些不怎么关键的信息,这样,还能换取获得“真实”之意的机会。

那次的背叛,可是所有人联手做的,他只是幕后出了一点力而已,想要查到他,还是需要点时间的,况且,不只他是不干净的。这天下,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马腾回想着,眼中闪过一丝愤恨,很快又转化为恭顺。

乞丐眼睑低垂好似是睡着了,而马腾就这样一直恭顺的半躬着身子看着坐在主位上的乞丐。马超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又扭头看了看好似睡着了一样的乞丐,尴尬的不敢乱动。

“我答应了。”乞丐睁开眼睛,放下茶盏道。马超见此活动了自己快要僵硬的脖子回头看向父亲,而马腾已经跪拜在地,高声喊着:“谢老师赐教!自此以后,西凉,马超为老师的第十一弟子!”马超惊讶的看着跪拜在地的父亲,又回头正对上乞丐冰冷的目光,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堵在喉咙中,没有说出来。

马腾欣喜的起身,一掌拍在马超的脑袋上,道:“还不快向老师行礼?”马超被拍的一愣,“不是要行拜师礼么....”话未说完便又被马腾拍了一掌,马腾黑着脸道:“老师不喜欢哪些繁文礼节,简简单单行个礼便可。”马超被拉着跪下行过礼,起身又听见父亲嘱咐道:“以后,见了老师不要忘了行礼就可以了。”马超点头应允,在一旁站下。马腾看着点头示意的乞丐,半躬着身子退出到营帐外。

退出营帐的马腾想到之前营帐中疯魔的乞丐的模样忽然想到了多年以前那个充满绝望的下午——到处都是燃烧的火种,大殿燃起来了,宫墙燃起来了,城门也燃起来了。

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火海,乞丐就那样从火海中漫步走出,挥手就带走了赶来的几名侍卫。越来越多的侍卫冲入内城中,向着大殿中涌去,前仆后继,一波又一波,直到鲜血染红了整个大殿。而那个时候尚未来得及撤离的他躲在宫殿墙中的夹层里一动也不敢动,就那样透过墙壁上呼吸的小孔看完了整个过程。

乞丐离开前丢下被血染红的锦袍,走出宫殿后回头看着大殿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过了一天一夜之后,直到内城中散落的火种都开始渐渐熄灭,他才壮着胆子从夹层中摸索着走出。当时的马腾捡起地上乞丐掉落的锦袍,忽然咧开嘴笑了。而后他想尽办法拜入老师的门下。

后来,后来他又怎么反叛的呢?唔,他也记不清楚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他却是懂的。待到马超获得“真实”之意,再联和国都那几位再上演一出好戏将老师斩杀,岂不是很好?哈哈哈哈哈,马腾念及至此,回头看了看营帐,亦如当年的乞丐一般,笑的意味深长。

麻三盯着眼前拦路的两人有点楞神儿,脑海一道娇小的身影渐渐和眼前两人中的其中一人重叠。

“你,站住!”高个满脸麻子的人看着正欲动身的麻三大喝一声道,不过他微微颤抖的双腿已经出卖了他是个新手的这件事儿,而一旁比他稍矮一个头的少女正涨红了脸,双手死死的拽着高个的右袖口,低下头但还是因为好奇时不时地抬头看向一脸淡然的麻三。

“嗯,我站住了。你们想做什么?”麻三停住脚步,瞥了眼紧张不已的少女又抬起头看向拿着一根粗木棍指着他的高个麻子挑了挑眉道。

“你,行行好,给点吃的吧。”高个麻子本想说两句硬话来掩饰下自己因为紧张而颤抖不已的右手,但是看到麻三淡然的眼神后忽然双腿一哆嗦撇下木棍,跪倒在地,痛哭流涕道。一旁的少女因为死死的拽着高个麻子的左袖口也因此一同跪倒在地。

麻三看着跪倒在地的两人眨了眨眼睛,一时有点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麻三扶起少女,少女十七八岁的年纪,虽然因为常年的缺吃少穿,但是从苗条身材中仍然能看出来以后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行了,站起来吧。我这里有些银两,你们拿去罢。”麻三从怀中掏出一小袋银两,高个麻子看的眼睛都值了却还是立在原地看着麻三,麻三见此有些奇怪,挽着少女问道:“怎么了,接着啊。”同时伸出左手递向高个麻子,手心中那一小袋银子随着麻三上下挥动的左手发出沉甸甸的响声。

“大人,这不是我和舍妹的买命钱吧?”高个麻子小心翼翼的看着麻三,又看了看麻三挽着少女的右手。麻三一愣,回头看了看身体紧绷着的少女。“桃子,不认识你修哥哥了吗?”麻三希冀的问道,少女抬起头思考了几番,看着麻三期望的眼神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麻三低下头,伸回左手,右手放开了少女,少女快步跑到高个麻子的身后,躲在他的背后,歪着头看着麻三。

“拿着吧,保护好桃子。”麻三从怀中掏出更大的一个钱袋朝着两人的方向扔去,高个麻子小心翼翼的接住,又抬头看向麻三。

“右手臂上的桃子印记我不会认错的。拿着吧。好好生活下去。”麻三摆摆手,快步向远处走出,慢慢消失在官道上。

而被叫做桃子的少女看着渐渐消失的麻三的背影怔怔的愣了愣,忽然两行热泪从眼眶中流出。高个麻子回头见到哭泣的妹子,收起钱袋就要追上麻三,以为是他对自己的妹妹做了什么的时候,桃子及时拉住了高个麻子,高个麻子手足无措的看着哭泣的妹子。

桃子擦了擦眼泪,看向高个麻子解释道:“哥,你别担心。他没有对我做什么。”“那你,怎么,怎么哭了呢,要是他敢对你做什么,我,我今天就算是豁出命去,也要废了他。”桃子闻言哭的更加厉害了了,半响哽咽着解释道:“哥,你....你别担心,我只是....只是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就....我就有点难过。”高个麻子坐到在地,迷惑地看着自己的妹子。

桃子擦了擦眼泪也坐到在地慢慢的解释起来,他和麻三,的确认识。

不过那个时候的麻三还不叫麻三,那个时候他还叫御修。

在桃子八岁的时候曾因为贪吃跑丢了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家人发疯了一样全城搜寻过桃子,那个时候找遍了城里城外都没有找到桃子,不过好在过了几天左右,桃子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家人的面前。而后来家人问及桃子在哪里的时候,桃子也只是怔怔的看着东边的方向一句话说不出。后来时间长了也自然就没有人再提及这个问题。

那个时候桃子跟着一个买零嘴的小贩越走越远,等桃子回头再看的时候周围已经全是陌生的环境了。而这时桃子看着渐渐朝她走过来的御修鬼使神差的轻轻抱了上去,说她害怕。她并不清楚御修当时是怎么想的,但是周围阴森恐怖的环境她的确非常害怕。御修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伏下身子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句:“别怕,我会想办法送你出去的。”桃子又抱了抱御修,就这样牵着手跟着御修慢慢走进旁边一道阴森的闸门内。

那几天一直是桃子一直在御修安排的一间僻静的房间内待着。每天御修都会给她送来可口的饭菜。而有一次在和御修打闹过程中不小心撩开了御修薄薄的麻衣。整个上半身,红的,青的,紫的和黑的,交织在一起。御修笑着告诉她这是他不乖的惩罚,让她也一定要乖乖的。不然也会有这些奇怪的东西出现在身上。

再后来,漆黑一片的雨夜中,御修背着她从通道底部一个小小的洞里钻了出去,地面上肮脏的雨水混合在两人的身上,她抬手摸了摸御修的后背,一片黏糊糊的。

御修告诉她那是泥巴。她心里觉得奇怪,泥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腥味儿呢?

后来桃子闻了很多泥巴的味道,没有一种是哪个雨夜,御修背上的味道。

御修在外城的一间客栈内收拾好了一间房间,洗干净的桃子就这样在天亮前被送回家门口前。

后来桃子曾远远的见过御修一面,那个时候洛阳沦陷,御修在城门前跟一个浑身黑红的人影战斗着。

再到现在,又遇到了他。

昔日的印象重叠在一起,还是哪个,贴心的,修哥哥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