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正文
第三章 故地重游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050  |  更新时间:2021-11-19 20:21:07 全文阅读

乞丐就这样走了三天三夜,到最后彻底的迷失方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那儿了。好在不远处就有一队人马正在向他这边缓慢行进,而正在这时,乞丐回头看到了另一队人马也正朝着这边走来。

“喂?不想死的就赶紧过来吧。”前方那队人马好像发现了乞丐,众多人马中传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看样子还是位女孩子。乞丐正欲抬脚,“别过去,速退。”后方那边人马中立刻传出了一个冷峻的声音。乞丐收回脚,前后来回的摆着头,有点分不清楚情况。

“关中之人,你迷路了。”后方人马中冷峻的声音继续传出。乞丐闻言慢慢向后方走去。“喂!你快回来。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前方的人马中那道女声再次响起。乞丐闻言停下脚步,驻足在两队人马的正中央。在黑夜中审视着两队人马。

前方人马的装束记忆中他似乎见过不少次觉得很熟悉,但总是想不起来更多的细节。后方人马的装束就是典型的关中服饰。奇怪的是他们皆骑一匹白马。此时两方阵营中都缓缓走出一骑,乞丐抬起头看着两人。

“关中之人?”白马上的那人问道,乞丐点头应下。“走吧。”说完来者似乎不愿多说,扯开缰绳,调转马头想要回营。“哪里走!吃我一刀!”不料另一队人马走出那一骑忽然吼道,同时从马背上冲出,手中刀刃狠狠劈向白马。

乞丐这才看清楚,此人确是女子没错。但是双手拎着一柄大刀舞的虎虎生风。乞丐马上后撤闪开,看向白马,而白马之上也飞身冲下一人,面色冷峻,双手用力挥动,一柄亮银枪狠狠撞击在大刀的边缘同时又带动着大刀卸力到一旁的空地上,一旁的大地上被大刀狠狠劈开一道裂痕。

“你什么意思,敢不敢和我正面打一场。”女子憋红了脸看着那人恶狠狠道。“不敢。”来人立刻回答下,撇了枪就准备走。“赵云,你这个懦夫!”女子叫喊到。“我和马小姐不熟,没有必要打过一场。”赵云头也不回道。

“我马云禄吃定你了!你给我等着。”马云禄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赵云逃似的背影,发誓道。

问了我几句是不是关中之人,然后这就走了?走了?

一旁的乞丐看了看已经走远的赵云,又看了看正在气头上的马云禄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开口比较好。

马云禄回过头,一把拉过看起来呆呆的乞丐,翻身上马示意乞丐跟过来。

乞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着马云禄向着凉州行去。距离他的目的地长安越来越远。

“你从哪里来的?”众人中一位看起来年级比较小的士兵看到跟上来的乞丐,又看了看队伍前面冷着脸,闷头苦走的马云禄,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乞丐看了眼其他一言不发,有些畏畏缩缩的众人。虽然有些奇怪,还是答道:“算起来,应该是从五丈原过来的。”

“汉中啊,那边我还没有去过呢。对了,他们都叫我大头,你叫我大头就可以了。”大头接话道,显得非常自来熟 。“我们这边不比富庶的中原,以往来的都是一些商队,也只有少主和小姐去过中原几次。”大头好似看出了乞丐的疑虑,开口道。

“那你们,为什么都这么,沉默寡言呢。”说着,乞丐又抬起头看了看众人低下的脑袋。大头苦笑着解释:“大小姐生气了,我们也不敢多出声,不然,又是可怕的训练逃不掉了。”说着大头看向走在队伍前方的马云禄打了一个寒颤。

“多的你也别多问,等到了营地,我再和你解释。我们西凉人,还是非常好客的”“这次被赵云走了,还没摸清楚他们的意图,回去可能少主也要大发脾气。”大头再次解释道,同时抬头正对上目光扫视过来的马云禄。大头苦笑着拉动缰绳,让自己慢慢落入队伍的后方。

乞丐看着马云禄摇摇头,马云禄皱了皱眉头催促着众人尽快回营。

其实马云禄的心情非常不好。这队人马严格来说算是她的私兵。这次出来他虽然和大哥说是想出去走走,但实际却是想抓到赵云,好让大哥见识到自己的能力。证明一下自己。任务失败了,虽然大哥并不会责怪自己。但是马云禄忽然没来由的想到赵云那张如死人一般冷冰冰的面孔又恨的咬牙切齿。

这个混蛋,每次交手都是一击便退走,还说什么不和女人战斗。混蛋,这是看不起老娘吗?马云禄看着前方营地中的篝火,坐在马背上握紧了缰绳快速冲入营内。

立在营门前的马超看着风风火火的妹妹,忽然扶住额头有些头疼,没来由的想着以后妹子会嫁个什么样的人。他甚至已经开始替那个人默哀了。此时正在路上疾驰的赵云忽然打了个喷嚏,不过他也并未放在心上,姑且当做凉州的气候引起的吧。当务之急,回去复命要紧。

“哥哥,你在笑什么呢。”马云禄看着倚在营门前偷笑的哥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马超放下手,摆摆手,示意没什么。开口问道:“我们的小公主怎么了,出去走走怎么还不开心了呢。”马云禄别过头,躲开了马超想要摸头伸出的狗爪。“很不开心,这个以后再说。这次出去我捡到了一个中原人。呐,就在那边火堆蹲着的那个。”马云禄说着指了指蹲在火堆旁边正对着大头乐呵呵的傻笑着的乞丐。

马超看着正在傻笑的乞丐,转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怎么捡了一个傻子回来。

而乞丐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在笑是因为看着篝火又想起了一点事情,高兴所致。这个地方他确实来过。有熟悉的感觉。正在这时营门口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同时还有马超和马云禄的一声“父亲”。

马腾宠溺的摸着马云禄的脑袋,边走边问道:“怎么了,我的小公主。出去走了一趟,还是心情不好吗。”“没有,只要看到爹爹,我就非常开心了。”马云禄乖巧的答道同时扶着马腾向营帐里走去。马超看了看乖巧的马云禄搓搓手,暗自哼了一声。给父亲摸都不给他摸。

“对了父亲,此次出去,小妹还捡回来一个中原人。不过,好像智力有点问题。”马超抬手指了指蹲在篝火旁的乞丐道。完全无视了朝他投过来的恶狠狠目光的小妹。随着马腾感兴趣的转过身朝着火堆走过去,马云禄经过马超身旁时在他的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她本来准备过几天就把乞丐打发走的。当时和赵云相遇,过了几招。打完,不知道怎么了,就让乞丐跟着她回来了。

马腾走上前去看着蹲在篝火旁的乞丐,正待开口却忽然一愣。然后细细打量着乞丐。乞丐略带诧异的望着他,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先生,腾未曾想,五年后居然还能见到先生。”马腾忽然激动的看着乞丐,而后朝着乞丐行了一个标准的弟子礼仪。一旁的马超兄妹俩愣愣的看着马腾而后又转头看着乞丐。乞丐被这阵势也搞晕了,朝着跪拜的马腾抬手示意他起来再说。马腾起身,半蹲在地激动拉着乞丐的手,看着乞丐那张脸庞忽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几年之前洛阳之战,腾有幸见过先生几面。后来在剑冢前,也见到过先生最后一面。”“此后,您便不知所踪了。所有人都以为您已经死了。没想到,您还活着。”马腾开口道,同时也有些感叹。

乞丐打了个哆嗦,看着眶中带泪的马腾开口问道:“你认识我?”马腾闻言一愣,怔怔地看着一脸认真的乞丐,忽然鼻子一酸。比英雄迟暮更可怕的是,英雄都不记得自己是英雄了。“腾曾经是您座下第八弟子,您,真的什么记不起了吗?”马腾不甘心问道。“不记得了,我这一路,就是为了寻回我的过去,”乞丐却是摆摆手,不在意道。

“腾手中有老师一套战袍,老师随我来。见到此物,老师您应该能想起来些什么。”“寻回您的过去,也该让那群背信弃义之人,尝到恶果了!”马腾忽然站起身,恭敬的扶起乞丐,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营帐中。篝火旁的马超兄妹俩彼此互相对视一眼,在风中凌乱.........

马超看着妹妹心想你这是带回来了一个什么怪物,能让父亲执弟子礼相对。

马云禄怔怔的看着父亲和乞丐进入到营帐中喃喃自语道:“这下我应该是证明自己了。”

先前和乞丐有说有笑的大头更是瞪着眼睛看着被带走的乞丐的背影说了句可惜。

可惜他没和乞丐结个拜啥的。

麻三看着眼前静谧的小山村,咧开嘴笑了笑。

终于,终于还是让他逃出来了。虽然奇怪那些魏军为什么不继续追捕他了。但是也好,这样,血祭的效果在没有人干扰的情况下,更上一层楼。

此刻月亮正渐渐朝着山谷中坠落下去,麻三抽出匕首看了看眼前的村落,眼眸中闪过一丝疯狂,随即冲进了村入口处的一栋屋舍内,一道道银光闪过,几个瞬息后,一道血腥味渐渐在整个屋舍中弥漫开来。片刻后,麻三站在村落中央,看着眼前平静的老头一言不发,只是手中的匕首已经换了好几种握法。

“唉。”老村长叹口气,看着眼前疯狂的麻三。“几个月前来你到村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麻三了。”老村长看着缓缓逼近的麻三开口道。麻三舔了舔匕首上未曾干涸的血迹问道:“那么你也早知道我是狼盟的人了?”老村长摇摇头,几个月前,村里麻魁那一家说找回了失踪已久的麻三的时候,他就知道眼前之人不是麻三了。但是他也的确不知道麻三是狼盟的人的事情。

麻三快步冲上前去,老村长却张开双手好似迎接麻三一般轻轻抱住了他。

“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可怜的孩子罢了。”老村长抬起头看着麻三狰狞的面孔继续开口说道:“当时的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对生活的渴望。那是很多人都不曾有过的东西。”匕首缓缓划破老村长的心脏,从背后缓缓刺出。

老村长伸长了手搭在麻三的肩膀上,轻轻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放过自己。”“没有人,生来便是罪恶的。”老村长慢慢低垂下头,搭在麻三肩膀上的手也缓缓落下。

麻三闻言低下头呆呆地看着已经没有声息的老村长,手中的匕首仍插在老村长的胸口之上而没有取出。这时血祭的大阵缓缓启动,无数血红的细影朝着村子的中央,麻三的脚底缓缓涌入进去。麻三狰狞而又疯狂的面孔闪过一丝痛苦而后便被无数的血影给包裹起来。老村长的尸体缓缓从血影中跌落而出,胸口上的匕首已经消失不见。

太阳缓缓升起,阳光照射进小山村中,平时热闹的小山村中此刻显得格外空旷。村子中央的一栋房屋门前,一道人影缓缓从血茧中跨出。

麻三睁开眼看着地上的一堆白骨自嘲的地笑了笑。“放过自己?”“沾上了就无法洗掉,这种罪恶。我只能一路走到底。”似是自嘲,似是回应着地上老村长的话语。

麻三伸了个懒腰,心中估算出曹昂已经达到了二阶的水准。

麻三看着远方国都的方向,右手摩挲着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魏军的实力,看样子要重新估算一下了。

麻三伸出左手,天空中缓缓飞来一只乌鸦稳稳停靠在左臂之上,麻三掏出纸笔写好信件系在乌鸦的脚上。乌鸦歪着头看着麻三叫了两声。麻三皱起眉头,右手拿出匕首划破左臂,乌鸦对着伤口狠狠啄了下去,一大片血肉被乌鸦叼起,飞向远方。

麻三面无表情的缝合好伤口,看向国都,冷笑一声,纵身飞出村落朝着远方掠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