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正文
第二章 东窗事发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473  |  更新时间:2021-11-19 20:18:55 全文阅读

麻三看了看身后的一众少年,慢慢攥紧了拳头。来人身上那彪悍的气息使得众人都不敢开口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静静的看着他。“奎四,回来吧。”军营大门前传来一声叫喊,明叫奎四的士兵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浑身紧绷的麻三,慢慢的回过身,走向军营前。

麻三抬眼扫过四周,平日里周围的木头架子也都被人清理掉了。这意味着周边很可能埋伏有人。麻三很想拔腿往后跑,但是他也感觉到了一股杀意锁定住了他。不得已只好也向着军营前走去,待到走进军营大门前,麻三看清楚了之前军营中那小山一样的东西是什么,赫然就是一具具尸体堆起来的尸山,而其中一具尸体正被人以跪拜谢罪的方式面对着这座尸山。

尸体衣服的后领上有个青色的狼头,正是麻三的交易对象,那位从未露脸的军官。

麻三瞳孔一缩,不动声色的来到现在为首的一众士兵面前。“这位兄弟,不知道,你们前来军营,是为何事儿呢?”为首的青年蒙住了整个下半张脸 ,一身黑色的劲装上是一层黑紫色的铠甲,右手背在身后,左手拿起麻三递过来的文书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

“小的,小的是几十里外麻子村的麻三,此次前来,是之前军队里有位大人,让我办件事情。现在小的奉命前来交差。”麻三恭敬的回到,不动声色的看向军营里,此刻几个身着黑甲的士兵正在尸山面前放起火来,其中一人还对着那位军官的尸体踹了两脚。

“是以往的征兵事宜。”麻三看着佁然不动的青年,以为青年不懂他的意思,急忙开口补充道。青年却是伸出左手,往下压了压道:“我知道了,但是现在这里,由我来接手。以往征兵什么的,以后可以不用了。另外,你认识狼四百吧。”

麻三闻言心头一惊,瞳孔微缩。而后急忙答道:“小的,小的不明白您说的是谁?小的以前从未听说过此人。”麻三立刻回答道,微微低下头环顾着四周。一直观察着麻三的青年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

麻三正欲开口继续辩解,却突然发现一抹冰凉的冷意在脖颈间缠绕,慢慢抬起头正对上青年戏谑的目光。“你确定?你不认识?”曹昂开口问道,同时眯起了眼睛,细细打量着麻三以及麻三身后不远处的一群少年。

一旁的奎四看着麻三的目光已经像是看死人一般,当少主笑着问别人问题的时候,此人,不是升官就是升天。这是他奎四多年来悟出的道理!按照麻三的情况,升天是稳了。

麻三咽了口水,眼珠快速的扫过左右正想开口时却被曹昂紧紧掐住了脖子。“我最恨,最恨没有丝毫道德底线的人。”曹昂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缓缓伸出,一把泛着银光的匕首在手指间跳动着。“你说,我是一刀割开你的喉咙好,还是慢慢将你千刀万剐。”麻三涨红了脸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青年知道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也没有要开玩笑的意思。

“听......听我......解.....解释....”麻三努力的挣扎开口道,但是双手却没能拧开曹昂的一只手。曹昂看着拼命挣扎的麻三,又看了看麻三身后不远处那群因害怕而在原地死死抱团也不跑只是静静看着他们的如同羊羔般的少年们。曹昂摔开麻三,同时嫌恶的用之前麻三递上来的文书擦着左手。

“我给你一个机会。说出之前包括现在这些孩子是怎么拐来的,最后卖到哪里了,卖给谁了。”看着如同死狗获救一般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麻三,曹昂接过旁边手下递过来的清水又洗了洗手,缓慢开口道。这附近他早已安排好了人手,今日不管谁过来都难逃一死。

“我,我所召集来的,都是自愿前来入伍的。也不是大人您说的拐来的,我只是负责到此把人交张青,后续的,我也不清楚了。”麻三爬起身,又跪伏在曹昂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张青正是曹昂口中的狼四百。曹昂看着跪伏在地的麻三忽然开口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我肯定你就是狼四百的上线吗?”

麻三心跳一停,抬起头露出迷茫的神色:“小的,小的真的不清楚您在说什么。”“嗖!”一道飞刀射向跪伏在地的麻三,奇怪的是飞镖射入麻三身体之际,跪伏在地的麻三却突然变成了一块儿木头。

“因为,我感受到了你我力量的同源。”曹昂看着眼前的木头冷漠的开口道。“十年前的灾变,真的是惠及众生。连恶人,都掌握这种力量了。”“往东南方向搜集,遇者,斩!”曹昂看向东南方向不远处的地面上掉落的一滴鲜血,下令追捕。

远处麻三捂住因躲闪不及而被曹昂伤到的左臂,向着东南方向疯狂逃窜,心里不禁暗骂道,“曹军吃饱了撑的要管我们狼盟的事情。”狼四百那个蠢货,一定是他被人抓住了把柄。麻三看着眼前的包围圈,东南方向埋伏的魏军已经有所警惕了,进来之前也怪他被这些少年被围住了,没有仔细看清楚。真是常年打雁,被雁啄了眼。

三三两两的曹军手持大斧仔细的搜索着地面上滴落的血迹,慢慢的朝着麻三逃跑的方向包围过来。

麻三见此双手结印,左臂鲜血如泉涌出,一层黑色的迷雾从手印总缓缓涌出包裹住麻三,渐渐消失在空气中,麻三踉跄着躲过追捕的魏军,回头朝着村子里赶过去。只靠如此是走不远的,回去拿所有人血祭,方能彻底脱离。麻三眼中闪过一丝暴虐。

众魏军苦搜无果,只得暂时回军营前复命。此时远处赶来了一位身骑白马的曹军士兵举起了缠着红丝带的右手向着军营前驶来。一只鹰隼也带着一封信稳稳停靠在曹昂的肩上。两封信,一前一后的交到曹昂身边的随身侍卫手中,再由侍卫递给曹昂。

“该死!”曹昂眯起眼睛看向麻三逃走的方向,攥紧了手中拆开的信件,信件上是对狼盟的调查有了一些眉目,之前被狼盟转移的哪些少年,最后,竟然都进了人的肚子里。这还未到大乱世之时。就有两脚羊,人吃人的现象了。真的是让他觉得,恶心!此老鼠,人人得而诛之!

“少主,曹公密信。”奎四接过使者来信,呈于曹昂面前。曹昂强压下火气,打开后细细看来。“董卓废少帝?此事,我们快赶去与曹公汇合。”曹昂立刻下令收回人手,整顿兵马准备立刻出发。“少主,那个老鼠不管了吗?”奎四回头问道。曹昂翻身上马,看着奎四道:“老鼠,终究是老鼠,上不得台面。”奎四点头示意,立刻也翻身上马,身后曹军动作划一整齐的上马,浩浩荡荡的向着会盟之地驰骋而去。

正在逃命的麻三看着狼盟的乌鸦向着自己飞来,眉头皱了皱,思索着是出了什么事情。乌鸦停靠在麻三的背上,麻三取下乌鸦腿上的密信挥手放飞乌鸦。密信看完,麻三破口大骂:“这群蠢货,这个时候被董卓拿捏住了。少帝被废,那我们唯一的筹码不就没了!”麻三攥紧了双拳向着村里急速奔去,为今之计,血祭了村里众人,他也要尽快赶往国都洛阳摸清楚情况。

不是谁生来就是干净的。他们这群老鼠真的就这样被人挖了出来,那么疯狂之际,是要拉上所有人陪葬的。如果他们彻底暴露在天下人的面前,那,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乞丐站在官道上迷茫的看着四周,这附近唯一的木质标识牌儿早就不知道被谁给砍了拿回家当柴火烧去了。如果是有方向感的人,起码还不会迷路,但要是路痴,那就是彻底两眼摸黑,抓瞎了。乞丐迷路了,准确的说,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迷路。太阳挂在天空正中央释放着光芒,乞丐感觉自己快要被烤干了。好在此时远处一辆马车正从官道上缓缓驶来,乞丐见此立刻走到官道中央挥手准备拦住马车,马夫见此急忙拉紧缰绳,马车稳稳的停在乞丐的面前。

马车上走下来一位身着红色锦衣的俊公子。公子看向乞丐,乞丐则示意自己迷路了,想要搭一辆前往长安的马车。公子挥了挥手中的折扇,示意乞丐上来即可。乞丐这才在马夫不屑的眼神中上了马车。

“观先生之容貌,应该是蜀地之人吧。”马车上公子忽然开口问道。乞丐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道:“公子所料应该不差,可是有何事情要询问。”“在下名士法真之孙,法正。此间前去,正是要投奔益州牧,但是来前,我曾遇到曹操的大公子,曹昂。”法正叹口气继续道:“我与子修一见如故,性格兴趣十分相投。子修曾言,如若需要大展身手之际,魏军可让我实现我的理想。但是结合当今天下来看,我,并不看好曹公。”

乞丐挠了挠脑袋,回答道:“也许吧,但是我并不清楚最近天下的形式如何,这个问题,我答不上来。”法正看向乞丐觉得颇为奇怪,当今各地都嚷嚷着要起义,推翻当今朝廷。难不成,乞丐是刚从山里出来的么。

法正看了看一脸迷茫的我,展开扇子,缓慢道:“自几年前天灾引起的黄巾之乱,当今朝廷分发兵权给州牧。而有了兵权,各地州牧野心纷纷膨胀,此后各地糜乱不堪,如此紧要关头,当今天子被废,董卓又立献帝刘协。这就意味,乱世就要到来了。”乞丐想了想,扭过头问道:“最强的几人是谁呢?”

“董卓,袁绍,马腾,袁术等几位。”法正收起扇子,开口道。“那你投靠最强的就可以了。”乞丐忽然开口说道。法正一愣,然后摇摇头,“不,最强的不一定最有用。既非明主,何必相投。”

“最强的不一定有用?”乞丐听后似乎有所触动,喃喃自语着,而后却忽然捂住了心口。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想起了些什么。破碎的画面一一在脑海里闪过。破碎的宫墙,燃烧的大殿。记忆中的碎片无一不在深深刺激着乞丐。乞丐猛然站起身,却一头撞上了马车的顶部。“哎呦。”法正看着捂着头的乞丐觉得自己可能说的有点“刺激”,这个乞丐可能也听不懂这些。

“谢谢,你让我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乞丐看着法正认真道谢。法正挥了挥扇子不在意的一笑。“你可以用一个请求换我一个帮助。”乞丐再次认真道。表示他不是开玩笑。

法正看了看乞丐,右手扶额道:“我想要站在这世间权利的巅峰!你能帮我做到吗?”说完移开右手正对上乞丐严肃的眼神。“那之后,你要做什么呢?”乞丐反问道。

“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人。”法正看着乞丐字字珠玑道,凌冽的杀意让马车外的马夫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乞丐看着法正,法正也静静的看着乞丐。“我会帮你做到的。在我找回记忆之后。”乞丐低下头道。法正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其实,你要是能帮我解决眼下的困境,我会更高兴。”法正指着马车外一众拦路的马贼说道。

原来马车不知道何时已经被逼停了。正前方的官道上是一根巨大的老树的树身拦住了去路。马夫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看着众多的马贼慢慢围了上来。乞丐从马车里冲出,抬手一道剑光闪过,围上来的众多马贼皆身首异处。

“敢问阁下,是哪条道上的。今天,算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也好和兄弟们,打个招呼,以后,不做你们家的买卖。”正前方缓缓骑马走上前来的马贼头目开口喊道。法正撩起纱帘饶有兴趣的看着被马贼围在中央的乞丐,一旁的地上还是上一波围上来的马贼的尸体。

“我是法真之孙,你们,离开吧。”法正忽然开口喊道。马贼头目却并不买账,依旧只是冷冷的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乞丐。依马贼头目看来,乞丐刚才的招式,使用一次就是极限了。现在,要么截杀,要么,也得留下点东西才能离开。

法正见此叹口气,有时候,秀才遇上兵,是真的说不清楚啊。法正收拢起折扇正准备冲出马车帮助乞丐时,又是一道剑光闪过,这次,马贼头目都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看着乞丐。尸体掉落马下。

“你说的很对,最强的,不一定有用。”乞丐回过头看着嘴角抽搐的法正认真道谢,而后骑上马贼头目的马儿朝着远方行去。“我答应你了,会帮你站在权利的巅峰的。”人影行去很远,声音渐渐的从远方传来。

法正看着天边的火烧云和已经快要消失不见的人影,以扇扶额头,喃喃自语:“或许,真的有可能呢?”还没想完,法正又自嘲的一笑,回身拉起马夫,又钻进马车中。他该去找自己的好友,孟达了。

乞丐奔出很远,抬头看向四周,眼神又开始迷茫起来。

这,这又是哪儿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