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作品相关
序章 风起云涌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4487  |  更新时间:2021-11-11 17:11:33 全文阅读

当东边的天幕破碎开来,巨大的城池虚影浮现在空中时。

漫天黄沙中,扶起因为脱力却又强撑着还未倒下的太史慈的孙策看着眼前沉默的张郭二人,终还是打破沉默询问救走庞德的我的身份。

从当时庞德被人救走时,两人诧异中带着一丝惊疑的神情可以让他肯定两人是绝对认识我的。

那么?难道又是哪位将领被戾气入侵了?孙策在脑海中苦苦思索着当时的情况,

长枪从熔岩中迅速探出,如若不是他挡在太史慈身前,至少子义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但是因为我只是一击得手后,立刻带上庞德远遁。

留下来的能供人对比的也就只有那个一闪而过的长枪了。符合标准之人并不是没有,相反有很多人。仓促情况之下他也不敢确定是谁,还有谁能在子义的崩天裂地下安然无恙地救走一个垂死重伤之人?

“不太清楚。”张郃看向郭淮,眼神闪烁回答道。两人似乎很清楚我的身份,虽然我未必清楚我自己的身份。当然两人也都清楚是我被谁所杀,但是两人很有默契般地的选择了隐瞒下来。

郭淮沉默的看向一言不发的孙策,孙策看着郭张二人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孙策看向两人的神情已经明白了一些,有些事情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不方便摆在明面上讲。很明显应该是魏国那边的一位大将被戾气入侵影了,毕竟庞德也是隶属于魏国的。如果这样来假设的话,那么我的身份基本已经明确了——“苍狼之噬”

孙策架起太史慈无奈的叹口气。这种脆弱的联盟无时无刻不让他感到头疼。就这样的联盟,真的能把战鬼彻底消灭吗?孙策看向茫茫黄沙中那东方的巨大的城池,忧心忡忡地的想到。

身为东吴的核心人物,关于拟定的冥界清洗计划他也清楚。但是为了神州大陆的苍生他并不想参合这种烂事儿,他选择的是静观其变。但他可能是忘记了他是吴主孙权的亲哥哥。

这种局势下,谁人都想事不关己,却又都早已深陷泥潭。没有谁是干净的,没有对错,一切不过是为了至高之力的追求。就像人的贪欲永远是无止的。

一行人略做修整后,向着东方的城池去行去,孙策沉默地的看向队伍末尾渐渐消失的紫色身影,扭头看向同样消失在黄沙中的张郃,犹豫过后无奈回头继续朝着东方碎裂的天幕下巨大的城池进发。

脱离了队伍的郭淮看着眼前手中的黄泉行书,眼神有些迷离。就在之前,在黄沙中发现这本行书后,里边记载的一些东西已经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了。

自古从无对错,不分善恶。不过因为一些人的争权好斗,从而发生这些让神州大陆生灵涂炭的灾难。黄泉行书选择的是他,之前一路追寻的感应,就是行书在吸引着他,那么,要成为“那些人”吗?

郭淮看向手中的黄泉行书,再三犹豫后眼里的迷茫逐渐消失不见。

如若不能终结这乱世,那么,就以暴制暴,自我放逐。

郭淮按照行书记载的方法,努力用心感受着身体里的火种,黄泉行书似有感应般地无风自动浮至郭淮身前半空。

郭淮身体里的火种忽地破碎开来,行书浮至身前疯狂地吸收着破碎四溢的火种,大量黑色的雾气从行书中涌出,笼罩住正在努力抵抗因为身体火种破碎而产生如针扎在脑海里般巨大痛苦的郭淮,

四溢的火种被行书疯狂的吸收完全后,贪婪的行书似乎是没有吸收饱和,继续从郭淮的身躯上吸取着一丝丝的如同郭淮的精血一般的红色细丝向着行书涌去,一丝丝红色雾气在纯黑的雾气中翻涌而出后和黑色的雾气慢慢彻底融合在一起。

感觉力量跌落了好多,但是,新力量,可不赖。

当黑红色的雾气散去后,一身黑红色流云袍的郭淮睁开一双血红的双眼,看向东方巨大的城池,黑红色的气波从身体上缓缓释放而出,郭淮一步一步朝着城池走去。他也该去看看,到底是谁在主导这第三次灾难了!

是的,第三次,第二次的灾变只是小范围的,极少数人清楚的,可怕的灾难。同样也有巨大的机遇。大部分人都以为这是第二次,但是真正的第二次早已过去了。谁也不知道第二次灾变的具体是什么,只是隐约知道三阶之力.....

郭淮也知道了自己在第一时代已经被选上的事情,只是当时他并未获得黄泉行书,无法完成觉醒。

东方破碎的天幕中传来一阵阵巨响。看来,有些人,已经忍耐不住了.......

巨大的行宫中,主殿外,

盘坐在地的一道人影看向城外已经愈来愈近的四国联军。背后巨大的噬魂把他紧紧包裹在其中,青绿色的长发下,半大的面罩遮住了他上半部分的脸颊,只留嘴角那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董相国真是好算计,此计不仅能把真正衷心于我汉室之人全部引诱进来赶尽杀绝,也能把那些阻碍你的乱臣贼子也一同坑杀。”鬼帝转头看向不知从何时起站立在他身后的董卓冷笑道。“或者,我该叫你“忘川渡人”,亦或是“冥界之主”呢?”

董卓看向城外,没有回答鬼帝的问题。血红的眼眸中充斥闪烁着毁灭的气息,不知在想些什么。

鬼帝起身与他并肩而立,巨大的噬魂显得身旁之人有些渺小。但是纵使鬼帝,如今也不过是被他随意拿捏的一颗棋子罢了,不曾轻视过这个一直沉默的人。

“其实寡人更想知道,到底现在的你是被于吉控制的棋子,还是哪个威风一时的冥界之主。”鬼帝附身字字珠玑般的轻语道。

董卓是如何同意哪个妖道的计划他不清楚,但是他清楚董卓是冥界之主,戾气也无法将他控制住。

因为于吉在刚寻找到他时,曾试图让戾气入侵董卓,操控董卓为他所用。然而就在戾气缓缓进入董卓的身体时,董卓直接挥手召唤重明,一剑将于吉从内城打落外城。

被一剑重伤的于吉在见识到董卓的强大的实力后,又在戾气无效之下,只能和他一样卑微的进来求和,并附上了那个在他看来都觉得有些疯狂的计划。

但不同的是,他是棋子,于吉则是董卓的盟友。论到低,他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但是,堂堂天子,大汉之帝。岂能甘心就如此成为一个傀儡。

同样,在了解到这个计划后,他明白,对他来说也未必不是一次机会,一次复兴汉室的机会。

“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不死上一些人,你的想法很难实现。而已我已经寻到了我一直寻找之人的线索。”董卓面无表情的答道。身后漂浮的几把剑影若虚若实地浮现。

“复兴汉室,死上一些乱臣贼子又如何?”鬼帝看向城外,毫不在意的答道。

两人都沉默的看向城外,言语间却透漏出惊天的杀意。于吉看着并肩的两人,站在两人身后,颔首微点似乎很赞同两人的想法。于吉眼神瞥向董卓,下意识地瞳孔微缩,摸了摸腰间的一道快要愈合的伤口。一个星期前,这道伤口还是从胸口一直裂向腹部以下,显得狰狞又可怕。

差点被人拦腰斩断的滋味不得不让他心存忌惮。如若不是搜寻到了董卓一直寻找之人的线索,他差点就真的没命了。戾气虽然可以让近乎成为碎片般的我奇迹般地的死而复生,但是如果他死了,谁又来复活他呢?蚩尤吗?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可以开始了。”董卓收回目光,向内殿走去。“于吉,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一道声音从内殿飘出。于吉看向沉默的鬼帝,点头示意后告退。

鬼帝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远去的于吉,嘴角浮起一丝冷笑。真当他是任人摆布的傀儡吗?要知道,这天下,在他还没死之前,还是姓刘的!况且,禁魔殿,也该重现天日了。巨大的噬魂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慢慢轻抚着鬼帝的身躯。忽地,黑色的雾气从于吉走后的偏殿处涌出,慢慢覆盖住整个内殿,然后是主殿,内城......

水都洛阳,西南五十里外荒郊处

“发财了发财了,发财了发财了....”一道声音从密林中传出,惊起无数飞鸟,不过这些飞鸟都是骷颅的样子,眼眶里只有一丝幽绿的鬼火。

关凤看向身后近乎疯癫的张角。她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弄死他,那么被烦死的就是她自己了。

关凤对着张角比了比镰刀,看着越来越脱线的张角,冷哼了一声。

荀彧看向明显浑然不知危险正在靠近的张角,略带善意的提醒道:“其实,我觉得你可以不用这么兴奋,不然的话,可能你不会活着到达目的地的。”

“什么?为什么?”张角闻言不解地的问道,很快他就明白是为什么了,因为一道裹挟着死亡之气的刀芒正朝着他的面门袭来。来不及反应,巨大的卷轴迅速在张角面前展开,刀芒和卷轴在半空中相撞,卷轴受撞击力迅速弹回,张角暗道不好,然后看着飞回来的卷轴,无奈苦笑随着卷轴一起飞向旁边的一棵大树。

彭!巨大的撞击声响起,树叶如同下雨般哗哗落下。灰头土脸的张角抱起卷轴,看向黑脸的关凤和一旁虽然闭着眼,面无表情,但是能明显地的感觉出在幸灾乐祸的荀彧。

“别,别介啊。我这也是不也是为了保持我们最大的前进的动力嘛。”张角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讪讪地笑道。

那是你的动力!关凤黑着脸,强忍住想要砍死他的冲动,扭头一言不发的继续朝密林深处走去。张角跟上,满脸赔笑的围在关凤身旁。毕竟得罪了这位公主,他可是毛都捞不到。

荀彧默默看向张角起身的位置,被张角和卷轴撞击过的大树的躯干上没有一丝伤痕,仿佛不曾受到撞击一样。

荀彧跟上两人,看向围在关凤身边讨笑的张角,若有所思。

以张角的实力,先前不可能会被毫无防备的轰飞出去。不,至少,不会这么容易。如果这样说来的话,那么就是他在故意试探关凤的实力。那么张角的意图又是什么呢。玉玺对他而言毫无用处,一不小心反之还会招来杀身之祸。但也不可能只是为了偏殿的金银,堂堂天公将军不可能真的如表现出来般的嗜财如命。

那么,他又是哪一方的暗棋呢?难道是那些人吗?荀彧沉思。

张角瞥了眼沉思的荀彧,扭头继续围着关凤不断喋喋不休。他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不过是想把这趟水搅浑,这样才能让他浑水摸鱼不是吗。

人言荀文若神机妙算,这次,他要看着后边的好戏是如何开场的。

况且,人言荀彧,荀文君,身带异香,有“荀令留香”的美称。但是,身边这边,可是什么都没有呢,如关凤身体里的异常,不应该没察觉才对。那么,“它”又是谁呢?

有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已经错过了好几场好戏的他,这次,不能再缺席了。

东南五十里外,

一身白袍的英俊青年看向握着重锤的少女,满脸赔笑的哄着她。但是心里却是将那个不靠谱的孙伯符骂了个遍。

明明说好的一起在黄沙镇汇合的。等了许久的他,没有等到孙伯符,到是等到了眼前这位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当然那时孙策等人已经与庞德交手,大大咧咧的孙策也是忘了汇合这件事儿。但是追了一路的乔婉看着眼前不断赔笑地白袍青年,却是真的快要气的哭出来了。

乔婉嘟起嘴,姐姐失踪之后,她也很着急的,也很努力的在帮忙。但是却始终被他们当做累赘。越想越气,少女直接趴在青年的身上哭了起来,像是在发泄着这么多天的委屈和不满。

青年无奈放下雪残月,环臂抱起少女,任由对方用他的白袍当手帕使用。渐渐地,怀中的少女抽泣声音渐渐停止,青年小心翼翼地看向少女,可是哭着哭着,竟睡着了。

青年无奈笑笑,唤来士兵整理好一墥行帐慢慢地将少女放进去,小心地盖上罗帐。

“公瑾大人,前方有激烈战斗的痕迹,似乎是太史慈将军绝技造成的痕迹。”前方斥候回营跪拜在地,向周瑜汇报着情况。

周瑜轻抚小乔,展开折扇。

这时的东吴大都督一职他早已交由陆逊执掌。现在只是领了一份闲职在随军而已。

周瑜看着折扇,眼神逐渐迷离。那个时候还是神州大陆上神秘之力刚刚觉醒的时候,那时的他不过也尚未及冠而已......

折扇上题有一行清秀的小字——

记昔时年少共忆,

入耳冰言心不懂,

天既早已志意定,

缘何又与君相识。

旧事已过却难忘,

茫茫人海无人诉,

一别去归来成殇,

任防自当不自纵。

浮生倥偬若大梦,

深爱相融散苍穹,

暗夜长只寻君灯,

浅眠短再念君名。

是他为自己而写,也不是为自己写。当时担心的那个人,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让人喜忧参半。

周瑜忽地“噗”吐出一口鲜血,手下士兵习以为常地立刻递出一条手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